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陈纵横秋伊人 > 第219章 棺材!

第219章 棺材!

作者:陈行者 返回目录

第219章棺材!


夜,黄浦江岸。


中粮海景壹号豪宅。


袁鲤站在景观护栏前,她手里捧着手机,手机上的新闻,让她心脏前所未有的颤动。


莫家,莫少爷被斩断了手脚?


那触目惊心的新闻,让她呆滞,震愕。


昨日,陈先生说,三百万,买下莫佳明的手脚。


那时,她还以为,只是一句威胁。


可,此时此刻,当看到新闻上的消息时,袁鲤彻底懵了。


他说的,不是玩笑。


夜色上海,唯美绝伦。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黄浦江岸,微风习习。


吹乱了她的长发,她的美眸,渐渐湿润。


她这一生,从未有过一个男人,如此为了自己,而大动干戈。


自古红颜多薄命,不许人间见白头。


她亦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


但似乎,在这短暂一生中,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命星。


一怒为红颜。


那一刹,她落泪。


情绪复杂。


袁鲤眸中,闪过一丝复杂失落。


黯然回首花尽处。


一抹清香红颜来。


她迟疑着,拿起手机,拨通了陈先生的电话


心绪紧张,微微凌乱。


可,对方电话却显示,已关机。


而,在她眼中,此时的那个男人,却已是全部


而,这个深夜。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人,彻夜不眠,惊恐颤抖。


绿黛红颜两相发。


千娇百媚情无歇。


或许,在那个男人心中,她只是一个花瓶。


这一刻的他,仿佛被幽灵监视控制了一般,那种感觉,让他毛骨悚然!


白天,车子被控制,手机电话被控制,那一幕幕,让他此时完全惊恐慌了神。


那个男人,简直是恶魔!


那便是,王浩。


王浩躲在自己那栋天价别墅豪宅内。


他整个人都感觉一股莫名的惊恐!


他已经做好了打算,等天一亮,便打车前往码头,乘坐游轮出海,借旅游之名,逃亡岛国!


这片沪海,是彻底待不下去了!


昨日,那个男人的威胁,依旧在耳边回荡啊。


王浩此时,已经整理好了所有行礼箱装备,整整两大行李箱的物件,价值数千万。


至于,豪宅和其他豪车之类,他根本来不及卖掉了。


此时,也只能丢在这里了。


就连莫佳明,都被砍断双手和第三条腿。


王浩毫不怀疑,那个男人会说到做到啊!


为了保命,王浩只能逃,必须逃!


准备好棺材?!


这犹如一柄利刃,悬在王浩头顶。


随时可能砍下来。


这个长夜,有人失眠,有人踌躇,有人安然踏实,有人胆颤心惊


终于,一抹东方鱼肚白,缓缓浮现在了天边。


这座城市,从黑夜中苏醒。


>    这位堂堂校园主任,此时此刻…却成了一个逃命的老鼠,简直可悲。


只要,逃出出海,逃出华夏,那凭借他随身携带的无数财宝,相信能才岛国,也混的如鱼得水。


一夜深邃。


他仿佛,什么事都未曾发生一般,依旧淡然的晨练。


结束后,洗漱完毕,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白衬衫,套上西装外套。带上手表。


而后,他平静淡然,来到了对面的秋氏庄园。


紫园别墅区内。


陈纵横早早起身。


一万个俯卧撑,一万个仰卧起坐。


就在此时,餐桌前的秋霜下,眨巴着眼睛,突然好奇问道。


餐桌前的空气,变得微微一愣。


姐姐秋伊人也是美眸一闪,虽然她继续在切割牛排,可显然…也被调动起了心绪,在认真听着。


此时,秋氏庄园内,保姆阿姨已经准备好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陈纵横自顾自坐下,与秋氏姐妹两人,便开始用餐。


“诶小白脸,你跟袁鲤,到底啥关系啊?”


秋霜下美眸惊疑好奇,掩嘴不敢置信,“你真把她包养了?”


就在此时,陈纵横终于抬起了头来。


“给你三秒钟闭嘴,否则我不介意把你丢出去。”他的面色很平静,这话语的模样,也根本不像是开玩笑。


可,陈纵横却并未搭理。


“你是不是…真的跟袁鲤?”


陈纵横还是没有搭理。


秋伊人也是一脸呆滞莫名??


这场早餐的气氛,及其尴尬诡异。


早餐完毕,秋霜下气呼呼的拎着包,在一大群保镖的簇拥下,甩门而去。


秋霜下:“”


她顿觉委屈这男人,为了袁鲤,竟敢凶自己?!


这。!


可,不知为何,她此时的心中,隐隐也有些莫名的烦躁。


就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何。


于是,她也不再开口说话。


而陈纵横和秋伊人,则是搭乘奔驰车队,缓缓朝着集团大厦驶去。


车内,一路上气氛莫名。


秋伊人有心想替妹妹,给陈先生道歉。


秋伊人不与其对话,那他便也乐得安静,闭幕憩息。全程,真的没有任何对话。


一路上,抵达公司。


而后上楼。


两个人坐在车内,仿佛冷战了一般。


不过,论冷战,陈纵横显然是大神级别的。


他本就是一座冰山,惜字千金。


点燃了一根卷烟


,翻开书籍,淡淡阅览了起来。


这两姐妹的复杂程度,超乎了他的想象。所以,若非迫不得已,他真不想与这两姐妹有任何纠葛。


两人真是,没有一句对话。


秋伊人强忍着不说话,气呼呼的回到办公室里。


而陈纵横则是淡然的回到隔壁安保总监办。


王浩整理完一切东西,拎着整整两大箱子行礼,面色复杂的走出了别墅。


转身,望了一眼身后那栋价值上亿的别墅。


王浩心中及其不舍,若不是…因为事发焦急匆忙,他是真的不舍,将这栋别墅丢弃。


孔子那句话说的没错,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而,与此同时。


沪海市,某豪宅别墅内。


逃出这片该死的江南!


否则,他将赴莫佳明的后尘啊!


至于,报警?


将房子拍卖,起码能价值上亿。


只是如今,他根本没有机会去做这一切。


此时的他,只有逃,快速逃出沪海!


更何况,昨日他连高速收费站都出不去!


交警都将他列为通缉名单了,只能呆在城市内,等待翁中捉鳖。


可想而知,对方的手段有多可怕!


王浩可没傻到这种地步!


就连莫佳明,都被折磨成这般。


就凭自己,那区区一点人脉势力?报警能有用吗??


很快,一辆网约出租车,便缓缓驶来。


车子,是他通过隔壁邻居的手机预约的。


此时的王浩,感觉浑身都被监控,甚至他连手机都不敢用了,跟不敢随身携带调子设备,生怕被那个男人监视。


但王浩智商高,他已经偷偷在网吧,通过网吧电脑,购买了一张豪华游轮的出海旅游船票。


借着游轮出海的契机,趁机偷渡到岛国,从此再也不回华夏。


拎着两大箱子的行礼,他站在别墅门口,等待着。


一路上,王浩心惊胆颤。


随身没有携带手机,更没有带任何电子设备。


一身空空,只为躲避那个男人的追踪。


网约车停在别墅门口,王浩将行礼放进后备箱,而后坐进了车内。


“师傅,去一号游艇码头!快!”王浩心中焦急,坐进车内,连声对司机说道。


“好的。”司机点头,启动车子,直接朝着一号游艇码头方向驶去


无数游客们正在检票,陆陆续续的登上游轮,准备出海。


出租车停下,王浩带上一顶鸭舌帽,小心翼翼地下车,而后来到后备箱,取出那两箱行礼。


他环视四周,确认没有可疑后,这才疾步朝着游轮检票方向走去。


他甚至,还要求出租车师傅,关掉汽车收音机。


出租车一路行驶,终于…穿过数条街道二十分钟后,抵达了一号游艇码头。


远远望去,一架巨大的豪华游艇,已经稳稳停在了港口海域。


也只能,通过旅游的方式,偷偷偷渡出去了。


“先生,请出示您的票。”游艇检票


台门口,一名制服姑娘微笑着,冲王浩示意道。


一路上,并未有任何突发情况发生。


这也让他,稍稍安定些。


如今,他没有其他路可以出城。


“东西带的有点多呢?需要我帮忙吗?”就在此时,前方飘来一道平静的声音。


“不需要,谢谢。”王浩随意打发了一句。


可是,突然他发现不对劲?


王浩赶紧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票,递给检票姑娘。


姑娘核对了一下,然后点头,放行。


王浩心中终于大松了一口气,他拎着两箱行礼,疾步跨进了游轮的楼梯上。


他,一身西装笔挺,领带工整。


皮鞋蹭亮,就这么站在游艇护栏上,嘴里叼着一根卷烟,目光幽幽淡然。


陈…陈纵横?!


他猛地抬头!


唰!他的面色,骤然大变!


一道熟悉如恶魔般的身影,正缓缓倚靠在游艇护栏前!


王浩目眦欲裂,整个人都震惊了!自己的逃跑计划,完全没有任何破绽,他怎么会发现的?!!


简直如同幽灵般,形影不离啊!!


下一秒,王浩猛地,甚至都顾不得行李箱了,直接就跑!


当见到这个道身影,王浩整个人都惊恐颤抖!


他…他怎会…怎会在这儿?!!


他怎么可能?!


“王主任,别来无恙?”陈纵横嘴里叼着烟,就站在前方,幽幽然道。


唰~!王浩的身躯惊恐一颤,急忙止步,猛地转身再次朝着游艇上跑去!


可,他还未来得及迈步,整个人就突然被悬空拎了起来。


此时此刻,唯有逃命啊!!


“嗖!”可一道身影,犹如闪电般,以更快的速度,从王浩身旁飞闪而过。


下一瞬,陈纵横便已经出现在了王浩前方三米处。


“你…你要干什么?!!”王浩整个人惊恐颤抖,使劲挣扎。


陈纵横直接如同丢猪肉一般,将他丢在脚下。


而后一只皮鞋直接踩踏在了王浩的脑袋上。


眼前的画面,瞬间旋转。


陈纵横拎着王浩那近两百斤的身子,如同提猪肉一般,将他直接提下了游艇。


顺便,还将他那两只行李箱,也给一并取了下来。


钻石、翡翠、玛瑙


一系列,天价宝贝,就这么…被塞满了整整两大箱子!


这些,都是王浩平日里受贿所得!


“老朋友相见,怎不打一声招呼就走?”陈纵横嘴角叼着烟,声音幽幽。


他面色平静,饶有意味的打开了王浩的那两只行李箱。


随着行李箱的打开,整整两箱子的金银珠宝,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王浩此时,身躯都在惊恐颤抖着。


“东西挺多。”陈纵横目光幽幽,扫视着这满满两箱的宝贝。


“不过,你好像还忘了一样东西?”陈纵横低头,看着脚下的王浩。


今天,为了逃命,他一股脑全都带上了!


“什什么?”他声音哆嗦。


陈纵横缓缓吐出两个字,“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