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陈纵横秋伊人 > 第211章 子不教父之过

第211章 子不教父之过

作者:陈行者 返回目录

第211章子不教父之过


保姆阿姨见此人能坐在餐桌前。想来,应该是与家主认识吧。于是她也不敢怠慢,听话的拿了一副碗筷,递到了陈纵横面前。


陈纵横接过碗筷,也不客气,直接开始用餐。


鱼翅,鲍鱼,生蚝…各类海鲜,他拿起筷子,一一品尝。


这,简直!


他竟,真是来吃饭的?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莫佳明此时的面色,无比狰狞。


他没想到,这家伙,竟敢主动上门?还敢在他家,如此肆无忌惮的吃起了早餐?!


陈纵横坐在餐桌前,将一块鲍鱼肉递进了嘴里,缓缓咀嚼品尝。


突然,一道手掌虚影猛地呼啸而来!


“啪!”狠狠一巴掌!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莫佳明整个人被一股剧力抽飞出去!


而后,他抬起眉梢,轻扫了一眼莫佳明。


“哦,敢顶嘴了?”


“艹你妈,你不知道这是我家吗?还敢嘴硬?!老子弄死你!”莫佳明声音狰狞,直接撩起衣袖,似乎就要动手!


在场保姆:“”


这特么,什么情况啊?!


当着他们妻子俩的面,敢抽他儿子的巴掌??!


轰!他的身躯,狠狠轰砸在数米外的一张茶几上,整个茶几都被轰的粉碎。


莫有山:“”


骆香楠:“”


蹭!餐桌前,莫有山猛地窜了起来,目光冷冽,直瞪陈纵横!


“小子!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莫家!你今天有命走进这里,可没命走出去!”莫有山彻底怒了!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陈纵横为有胆量,能闯进莫家。


“我最讨厌,有人叨扰我用餐。”陈纵横缓缓收回了手掌,继续拿起筷子,用餐。


不远处,莫佳明颤抖着,从茶几废墟上爬起来,“噗!”还未站稳身子,直接一口血喷出。


“佳明!你没事吧?!”母亲骆香楠俏脸慌乱,急忙上前,一把搀扶住儿子。


“来人!”莫有山猛地一声喝!


几分钟后,从厅堂门外,瞬间冲涌进一群黑衣西装的府邸保镖!


整整,二十名保镖,凶戾无比,杀气腾腾!


可,此时此刻,这是在莫家内!这里,可是他莫家的地盘!


敢在自己家地盘内,如此放肆?抽自己儿子巴掌?这简直,是找死!!


管你是谁,今日…都别想站着出去!


而餐桌前,陈纵横却依旧淡然,伸着筷子,悠然享用着满满一桌的丰盛早餐。


“这点儿人,好像不太够。”陈纵横边吃早餐,边回了一句。


寂静…。


这里,可是莫家府邸啊。诺大的府邸,又怎能没有安保措施?


这群莫家保安,可是经过精挑细选,花重金聘请来的团队,目的,就是为了应付以防万一的危机!


“年轻人,今天…你若是不能给我莫某一个满意的交代,你就别想…站着离开我莫家!”莫有山声音平静冷漠,带着一股寒意。


“给我再叫人!”


莫有山大喝一声!


&nbsp


这?!简直!


狂妄至极!


莫有山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气炸了!简直是挑衅啊!


黑压压的一片保镖团队,几乎将整个庭院围堵的水泄不通。


莫家,当年搞房地产,便是地下势力起家。如今,莫有山身为董事长,身边又怎会不备些打手力量?


这,都是他的杀手锏。


;  于是,没过多久,又是一大批私人保镖力量,从外面调遣了进来!


又来了三十名保镖!


加在一起,现场保镖人数足有50人之多!


莫有山嘴角一抽,简直裸的当众挑衅啊!


“好!再叫!”


莫有山大喝一声!


“现在够不够?!”莫有山声音冷戾,问道。


可,陈纵横眸光淡淡扫了一眼,回了三个字,“还有吗?”


这。


他用餐的姿势很优雅,气定神闲,仿佛置身于事外一般。


而,在厅堂外,黑压压一片的人海,围堵的水泄不通,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他。杀机盎然。


没过多久,莫家门外,一辆辆面包车停下。


门外的手下直接掏出手机,拨打电话,紧急调派公司安保打手!


冯家宅院内,陈纵横淡然的坐在餐桌前,享用着早餐。


鲍鱼汤,海鲜砂锅…缓缓品尝。


硕大的莫家宅院,都已经人满为患了。


“怎样…现在还够不够?!”莫有山双手负背,面色前所未有的冷戾。


今日,纵使得罪秋氏集团,也在所不惜!眼前这人,他杀定了!!


一大群身穿便装的打手,猛地下车,不断朝着宅院内涌进。


根本,数不清有多少人。


整片现场,几乎被黑压压的人海给围堵成一片。


莫有山:“”


在场打手:“”


这简直,狂妄到极点啊。


此子,如此肆无忌惮,胆敢闯入他莫家宅院,真当他,莫家无人?


真当这莫家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


“你莫家,只有这点人吗?”陈纵横轻轻端起碗,抿了一口鲍鱼海参粥,缓缓说道。


“噗!”莫佳明整个人再次被抽飞出去,鲜血狂吐。


“儿子!!”莫有山面色大变,猛地冲上前,将儿子从地上搀扶起来。


此时的莫佳明,无比凄惨,满脸红肿,就像一只猪头。嘴角溢血,因为疼痛而颤抖。


莫有山气急反笑,“年轻人,老夫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你这般嚣张狂妄之辈!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嚣张之人总是死得很快?”


不远处的莫佳明也怒气汹涌,狰狞的冲到了餐桌前,怒指骂道,“艹你妈…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扇我巴掌?你当我莫家好欺负?!”


“啪!”陈纵横抬手又是一巴掌。


莫佳明:“”


莫有山:“”


一会儿上黄泉路?


“爸他,他打我…?!”莫佳明哆嗦着剧痛的面颊,声音不敢置信,带着狰狞。


在这莫家大宅,这人竟还敢动手打自己?!


陈纵横缓缓抬头,眼角眸光扫了不远处的莫佳明一眼,“坐下,多吃一儿点吧。一会儿上黄泉路,饿着肚子不太好。”


下一瞬,哗啦!


宅院内,黑压压一片的打手,疯狂汹涌而上!


近百号人,席卷而来!


这特么,此子之狂妄,简直史无前例啊。


莫有山被气得暴怒狰狞,“老夫我横行江湖几十年,从未见过你这般狂妄吹牛之人。”


/>    “都t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弄死他!!”莫有山暴喝!


而此时的陈纵横,也终于将碗中的海鲜鲍鱼粥喝完了。


他手中的筷子轻轻一挑。


餐桌上,一块鲍鱼贝壳,犹如子弹一般,突然弹射出去!


而陈纵横,却依旧安静的坐在餐桌前,享用着早餐。


面前,那黑压压而来的人海,他竟仿佛毫不在意一般?


一群打手,汹涌杀戾而来!砍刀森寒!!


“噗!”一名打手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贝壳便急速贯穿了他的气管喉咙!


他身躯猛地一颤,双手惊恐…试图捂住脖子上的血窟窿可,腥血如喷泉般止不住的涌出!


他蹬蹬蹬倒退了两步,而后身躯,猛地栽倒在地


“噗!”贝壳势如破竹,猛地轰穿了冲在最前面的一名打手气管,而后携带着恐怖的余威,再次疯狂穿透!


“噗噗噗!”那贝壳携带着恐怖的力量,在半空中飞过一圈半弧,所过之处,一具具躯体栽倒,腥血蔓延。


那群打手们,甚至都还未来得及靠近他,便直接被栽倒在地!


无数打手冲袭,竟都靠不近他身周一寸?!


那群打手们,纷纷惊恐的围堵在四周,但楞是无一人,再敢上前啊!


这简直,是恶魔啊!


前方,一片冲袭的人海,还未近身,便被飞射而来的贝壳蟹脚、各种食物残渣轰射的崩溃四散。


而他,陈纵横,依旧平静淡然的坐在餐桌前,趁着空隙,他又给自己盛了一碗海鲜粥,继续享用。


这,简直!


手里端着一碗海鲜粥,轻轻品尝。


这般情景,这般姿态,竟是及其诡异,让人莫名毛骨悚然。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他身周三米。


愣是被逼得,留在三米开外,警戒着他。


餐桌前,他云淡风轻,悠悠而坐。


陈纵横缓缓放下了碗筷,拿起餐巾,擦拭嘴角。


而后,他侧目旋眸,扫向了人海中的冯有山。


“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


在场所有人,除了那躺在地上的十几具尸体外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他吃饭。


这特么,太恐怖了。


终于,一碗海鲜粥入肚。


“既如此,那我只能,亲自前来了。”


莫有山的面色无比狰狞,警惕盯着这个男人!


此时此刻,他竟有种,莫大的危机感啊!


“按照常理,他还是学生,所以…我也不便代为管教。只能,由你们做家长的,亲自教训。”


陈纵横点燃了一根卷烟,叹息一声。


“但无奈,昨日警告却无人问津。我在秋氏大厦,等你们到九点,你们还是无动于衷。”


“你到底,想干什么?!”


陈纵横缓缓吐出一口烟圈。


“让你们上门道歉,你们不听。那我只能,亲自而来,听候你们的赔礼声了。”


这。


是要莫家给他赔礼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