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陈纵横秋伊人 > 第174章 江南的酒

第174章 江南的酒

作者:陈行者 返回目录

第174章江南的酒


半小时后,奔驰车队缓缓驶入了位于江滨路的万豪酒店。


这里,便是费凡瑾预约的酒店地址。


沪海市超五星级,万豪双子大酒店。


两栋高耸的酒店摩天大楼,汇聚成双子星的形状。


两栋大楼中间,是装修富丽堂皇的大厅门廊。


金碧辉煌,如欧式皇宫般。


奔驰车挺稳后,两名酒店服务生恭敬上前,小心翼翼地拉开了车门。


秋伊人和陈纵横两人,款款跨出了轿车。


而就在此时。


‘轰隆…!’昏暗的天际中,闪过一道雷鸣。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紧接着,豆大般的雨水,倾盆落下。


而后,她便与陈纵横一同,走进了酒店内。


酒店服务生一路指引,带着俩人,朝着最顶层的总统包间引去。


酷夏夜,暴雨至。


“你们,在大厅自助餐厅用餐吧,用完后,在门口等我便是。”秋伊人对身后的那群保镖们吩咐道。


这间no1总统包厢,最低保底消费一百万人民币。


可见,能来此消费的客人,需要多庞大的财富地位。


穿过走廊,乘坐电梯直抵酒店顶楼。


终于,来到了这间号称是全沪海市最奢侈的包厢之一,j万豪酒店,no1总统包厢。


四名男服务生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包厢的两扇溜金大门。


入眼,一片富丽堂皇。奢侈无边。


一顿晚宴,最低消费100万。这,可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消费的起的。


一顿晚宴,便吃掉了一套房子啊。


而,在总统包厢的落地窗前,一道紫色的旗袍倩影,正伫立着。她目光卓卓,就这么深邃的凝望着窗外的景色


此时,透过数百米高的落地窗外望去…整座城市,都被笼罩在一片雾蒙蒙的雨幕中。


一张巨大如皇宫帝王的餐桌,横放在包厢正中央。


餐桌上,金蜡烛点缀,烘托出一股古典的氛围。


站在落地窗前的费凡瑾,轻轻点头。


“秋总,你来了。”而后,她旗袍的倩影,缓缓转身。


窗外,暴雨倾盆。


“费小姐,您的贵宾已带到。”包厢门口,服务生恭敬的说道。


陈纵横。


他,竟也来了?!


可当,她的目光…落在包厢门口时,却微微一愣。


因为,她看到了门口的另一道熟悉身影。


这个陈纵横,害得父亲落下残疾。


害得父亲的计划全盘皆输。


这一刻,费凡瑾的美眸,明显一颤。


那是一股冰冷愤怒,和仇恨。


这一切,全是拜他陈纵横所赐。


可此时,他竟…来到了这场晚宴中。


如今的父亲,变成了一个活死人。


/>


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该死男人的模样。


这个男人,害得她费家变成如此。


这让费凡瑾的面色,变得冰冷。


“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欢迎你。”费凡瑾俏脸冰冷如寒,目光直直针对陈纵横。


与此同时,秋伊人也将费凡瑾的称呼,从费总…改成了‘凡瑾’。


她不希望,两家真的因此,而彻底分裂。


此恨,绝不可能忘。


“凡瑾,他是我朋友。我邀请他一起来的。”秋伊人上前一步,磁声解释道。算是打一个圆场。


她想试图,挽回这段情谊。


“这里不欢迎他。”费凡瑾俏脸冰冷无比,再次重复道。


曾是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


她真的不希望,股东和家族决裂。


他叼着烟,就这么悠悠然的走进了总统包厢内。


而后,自顾自的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对陈纵横的恨,已深入骨髓。哪怕多看一眼,都让她感觉愤怒难以遏制。


可,陈纵横却目光淡然。


“谁允许你进来的?谁允许你坐下的?你,滚出去!”费凡瑾俏脸冰冷愤怒,美眸狠狠瞪着陈纵横!示意他滚。


“哦?你,再说一遍?”陈纵横却叼着烟,手指轻轻敲击着红木桌面,微微盯着费凡瑾。


不请自入。


他风轻云淡,没有半点的客气模样。


这个男人的眼神,气息汹涌,似猛兽一般,让她心脏震颤。


费凡瑾美眸复杂深邃,面色有些煞白难堪。


蹬蹬蹬。


费凡瑾竟是被他…一道目光给震的倒退了几步。


“都坐下,吃饭。”


秋伊人径直拉开一张椅子,坐在了餐桌前。


“保安!”她厉喝一声,眼看着就要叫酒店保安。


“行了!”一声清喝,秋伊人俏脸凝重,踩着高跟鞋走进了包厢。


这才,冷冷的走到餐桌前,入座。


不过,她的眸光,却依旧狠狠瞪了陈纵横一眼。


她的话语,打破了现场剑拔弩张的冰冷气氛。


费凡瑾强忍下内心的仇恨怒意,深吸了一口气。


很快,包厢御用服务员们开始上菜。


一盘盘金碟装盘的奢侈菜肴,被小心翼翼地端了上来。


那眸中的愤恨,杀意,难以掩饰。


“上菜。”费凡瑾拍了拍手,示意服务员上菜。


无愧为,消费保底一百


万的总统包厢。


金装佛跳墙、红烧熊掌、清炖河豚、清蒸猴脑


一道道顶尖奢侈的菜肴,端上了桌。


服务员点头,退出包厢,前去取酒。


几分钟后,两名服务员,抬着一坛沾染泥土的陶瓷酒坛,缓缓走进了包厢。


每一道菜,都是奢侈顶尖,世间罕有。


“上酒。”费凡瑾声音平静,对服务员打了声招呼。


但一股酒香,却已经遮掩不住,漂浮在空气中。


“秋总,这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二十年陈酿,女儿红。”费凡瑾坐在包厢餐桌正前方,声音平静,缓缓说道。


将酒坛缓缓放下。


坛口还未开封,似是被泥土尘封了许久。


而后,小心翼翼打开了坛盖。


一股浓郁酒香,瞬间漂浮而出。


秋伊人轻轻点头,“有心了。”


服务生上前,用刀子凿开酒坛的泥土封口。


山鬼俯栏窥火候,炉神伏地丐刀圭。


饮余一纮中黄酒,坐听鹃声松上啼。


整个包厢内,都被甜甜陈酿的酒香充斥。


江南黄酒,世间一绝。


陈纵横坐在餐桌前,嘴里叼着烟,目光幽幽深邃。


对酒,他向来嗜爱。


而此时,一坛黄酒,彻底将包厢内…整个气氛都给勾了起来。


酒香四溢,让人垂涎。


两名服务生上前,取来酒勺,为三人斟上了三杯醇香浓厚的黄酒。


酒液醇黄,如琼浆玉液。


醉生梦死,人生几何?


“斟酒。”费凡瑾冲服务员打了个招呼。


而后,她端起酒杯,一口,将满满一杯的黄酒饮尽。


秋伊人轻轻点头,也跟着,将黄酒饮去了半杯。


散发着浓浓酒香。


“秋总…”费凡瑾端起酒杯,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别扭的改了称呼,重新喊道,“伊人,我干杯,你随意。”


陈纵横坐在一旁,倒也不客气。


举筷,开始动餐。


酒香漂浮在包厢空气中。


满满一桌的珍稀菜肴,混杂着黄酒的芬芳,让人食欲大盛。


他的姿势无比优雅,就像绅士。


而餐桌前,两名女主角,也正式的,开始切入话题。


他来,可不是谈事情的。而只是,来单纯用餐,仅此而已。


抿酒,享用菜肴。


费凡瑾轻晃着酒杯,长发盘起,精致的容颜显得有些深邃。


“伊人,先前的事情,是我父亲不对。”费凡瑾声音复杂,缓缓说道,“我费家,愿意退出这次股权争斗。”


费凡瑾迟疑着,终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算是…主动求和么?


包厢内,空气变得有些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