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陈纵横秋伊人 > 第172章 人心不古,物是人非

第172章 人心不古,物是人非

作者:陈行者 返回目录

第172章人心不古,物是人非


夜,山顶豪宅。


郭少泽褪去一身浅蓝色西装,露出那一身精健的肌肉身躯。


他缓缓来到泳池十米的跳水台前,深吸一口气。


而后,对着深蓝的泳池,纵身一跃。


“噗。”水浪四溅。


郭少泽身躯在浪花中翻腾,犹如一只鲨鱼般,急速穿梭在水浪中。


每日夜练,游泳一小时。


是他的必备训练。


百米的泳池中,他身姿如鲨,穿行在其中。


一圈,两圈、三圈他的体能,似乎永不枯竭。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泳速之快,远超常人。


五分钟后,他已经游完了千米的水程。


与此同时,女秘书宁婉,一身o制服高跟鞋,款款朝着泳池方向走来。


“如何,苏晨…死了么?”


这等速度,完全…超越了任何一个国家队的游泳运动员。体能之强,让人震惊。


他仰躺在水池中,缓缓游荡着,似是在憩息。


让苏晨去复仇,只是一个诱因。


按照那陈纵横的性格,怕是…还未等苏晨复仇成功,就已将其斩杀了吧。


郭少泽仰躺在泳池水中,淡淡问道。


在他的计划中,那苏晨…无非只是一颗棋子而已。


如若不安,民心难安。毕竟,他才刚吞并了一个黄家。一切江湖舆论,还未消退。他郭家不能贸然再出手。


而,此时此刻,苏晨的死。就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想到此,郭少泽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对付陈纵横,对付秋氏集团,他需要一个借口,一个理由。


可女秘书宁婉,却俏脸复杂难看,迟疑着说道。


唰~!


如此,他复兴集团,便能名正言顺,出手了。


“公子…计划,失败了。”


不可能。


按照他的推算,按照他对陈纵横的分析理解,绝不可能。


听到此话,郭少泽的面色,闪过一丝错愕?


失败了?


几乎,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陈纵横。


那是一个杀伐狠辣的疯子,一言不合,便暴戾杀人。


这些日子,郭少泽看似低调。


可实际上,他却已经调动了整个心理学专家,性格情绪学专家将陈纵横的性格,彻底分析了一个透彻!


“立刻传唤苏晨前来。”郭少泽躺在水池中,面色冷戾。



那种性格的人,怎么可能放任苏晨离开?


这,不可能。


“不是说,计划失败了吗?苏晨为何又死了?”


“苏晨的确死了。但,不是被陈纵横所杀。陈纵横放开离开了。”宁婉俏脸复杂凝重,解释道,“手下们在送苏晨去医院的路上…被董门之主,董飚劫持。董飚杀了苏晨。”


公子…苏晨,死了。”女秘书宁婉面色凝重复杂,说道。


“恩?”郭少泽瞳孔一凝,疑惑看着她。


“是。董飚出手,屠杀了苏晨。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强占收编了苏家和山羊港。”宁婉凝重汇报道。


刹那间,空气骤寒。


一瞬间,泳池四周的空气寂静森寒。


“董门董飚??”郭少泽目光紧紧盯着女秘书。


而且,半路…还杀出了一个董门董飚?!


“董门,董飚。”


郭少泽的面色,戾冷无比,一股杀机涌现。


计划失败,全盘错乱。


何人不知,苏家山羊港,是归顺于复星集团的势力。


名义上,苏家是姓苏。可实际上,苏家背后的靠山,是姓郭!


郭少泽声音冷戾,带着一股可怕的寒意。


在这沪海市,在这江南地带。


这,简直…是找死。


“哗~!”郭少泽身躯猛地一窜,从泳池中猛地飞窜而起。


还从没有人,敢从他郭家的地盘上,抢夺势力的!


可那董门董飚…竟敢,趁机抢夺他郭家的势力?


“给我调出董飚的所有资料讯息。我要全部。”郭少泽披着浴袍,一步一步朝着别墅大厅走去。


如果说之前,他还不知道沪海市,有董飚这么一号人物。因为董门实在太小了,小到无人。


无尽水浪中,他精健的身躯腾空翻阅,而后稳稳落地。


右手一扬,一件浴袍披在身上。


这个名字,让他第一次,正视。


“是。”女秘书宁婉恭敬点头,而后,她迟疑了几秒钟,又突然问道,“公子,为何不派人,直接将那董门摧毁?”


那么此时,郭少泽…知道了。


董门,董飚。


“虾,要养大了吃,才好吃。”


郭少泽的身影消失在黑夜别墅中,只留下了…这么一句深邃的话。


的确,区区一个董门,何须如此麻烦?


派人,倾巢毁灭之,便是。


费凡瑾一人,孤零零的站在落地窗前。


美眸,孤独凄凉的望着窗外星辰。


与此同时,黑夜中。


费家别墅。



父亲纵横江湖几十年,可却…被那二十出头的陈纵横,一招制服。


自从,一个月前父亲被斩下手臂后,便一直重创住院,直至今日,依旧未痊愈。


父亲被重创的,不仅是身体。还有心智


以至于,满盘皆输之下,无法承受,心神奔溃。


如今的父亲,随还活着。


那等情绪,根本不是父亲能承受的。


父亲太想赢了。


仰头望着星空,她感到一阵无力。


仅凭她一个弱女子,又要如何,与秋家对抗?


可躺在医院重症监护病床上,就像一个活死人。


她费家,这一场造反篡位,彻底败了。


她恨、她嫉妒、她不甘,却又无奈。


她嫉妒,为何秋伊人能找到…这般强悍的帮手。


就连黄家都被灭了。


那个陈纵横,绝非凡俗啊。


费凡瑾贝齿紧咬着红唇,美眸中,闪过无尽复杂的情绪。


最终,她拿起手机,迟疑着给秋伊人,发送了一条短信过去。


而她自己,却孤立无援。


她恨,恨秋伊人为何如此冷酷无情,斩断公司所有的费家眼线,不给她费家一点希望和活路。


秋家庄园,闺房内。


秋伊人迷迷糊糊地伸了个懒腰,揉了揉凌乱的长发,而后下床。


清晨,夏季的阳光,已经早早升空。


驱散了这片城市的漆黑迷雾。


打开一看,是费凡瑾发来的短信?


?秋总,明晚有空么?我想…请你吃个饭,跟你谈谈。


顺手从床台柜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讯息。


结果却发现一条,深夜发来的未读短信?


虽然表面上,费家已经偃旗息鼓。


可,防人之心却不可无。


短信中标注的‘明晚’,便是指得今天晚上。


秋伊人美眸微微复杂凝起,这费家的问题,还没解决。


而此时,这费凡瑾…突然发自己短信,要约自己晚餐?


这,又是何意?


谁都不知道,费家的计划是什么。毕竟,费家是集团元老股东之一。


若是费家再次造反动乱,对集团而言,损失太过严重。


曾经可以相互穿着闺蜜装,一起约会。


曾经,她们共同攻读商业,只为给集团贡献一份力。


秋伊人并非怕费凡瑾,她只是,觉得疑惑不解。而且,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位曾经的闺蜜。


曾经可以挽着手,相互逛街购物。


可如今,人心都变了。


迟疑了许久,秋伊人最终,还是给她…回了一个字过去。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