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陈纵横秋伊人 > 第70章 灭他,弹指间

第70章 灭他,弹指间

作者:陈行者 返回目录

第70章灭他,弹指间


“我陈纵横的字典里,没有‘逃’这个字。”


他缓缓吐出一口烟圈,眼眸平静而淡然。


那年,美利坚两架核动力潜艇相迎,都未曾让他退缩。


而今,区区一个沪海蝼蚁黄家,又怎可能,让‘死神’逃离?


“希望那黄家能有自知之明吧。”陈纵横缓缓掐灭烟蒂,转身。


“灭它,弹指间。”


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狂傲,霸道,匹敌,纵横!


这一刻,秋怀海的心脏,竟是不可控制的一颤。


那一瞬,他的眼中仿佛看到了莫名的幻觉?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秋怀海低声喃喃,重复着陈纵横方才的那句话。


他的眼中,一片不敢置信的复杂。


那种感觉,仿佛…那个青年的背影之下,隐藏着一头滔天…凶戮的影子。


灭它,弹指间?


陈纵横淡然的坐在餐桌前,开始享用早餐。


“红酒,谢谢。”


这世间,真有人,能独身一人,匹敌黄家么?


回到秋家别墅客厅。


依旧是如同往常一般,一杯红酒,一块牛排,一块西红柿。


他淡然的就像一个局外之人。


他将酒杯微微一挪,示意保姆阿姨倒酒。


保姆阿姨替他斟上了一杯浅浅的拉菲干红。


可他,陈纵横。却是数十年来,第一个。


魔女秋霜下气呼呼的坐在餐桌前,美眸几乎仇视的瞪着陈纵横。


至于,那黄家的所谓血信,所谓三日之约,取人头?他,竟是毫不在乎。


数十年来,很少有人,能在黄家血信送抵之下,还能如此淡定的。


小魔女吃饭的时候,也不忘讽刺这个该死的小白脸男人!


黄家三日血信之约,很快…这个小白脸就会死翘翘了。呵,她的仇,终于可以报了~!


这个该死的男人,昨夜之仇,没齿难忘。


“呵,你就吃吧。多吃点,反正你也活不过三天了。”


平日里,秋伊人对妹妹,是很疼爱的。几乎从没有开口叱喝对方。


可今天,她却面色很冷厉,对着自己的妹妹怒斥道。


“霜下!注意你的言辞!”


就在此时,一旁的姐姐秋伊人,却突然美眸凝冷,厉叱道。


而后,秋霜下将美眸愤怒的扭向陈纵横。


都是这个该死的小白脸男人!


魔女秋霜下美眸倔强,不甘…委屈恨恨的看着姐姐。


这是姐姐,第一次如此凶她。


“哼,不吃了!”秋霜下气呼呼的甩下筷子,转身拎着背包,疾步走出了大厅。


别墅门外,一阵暴躁的引擎轰鸣声咆哮。


而此时,陈纵横依然平静,轻抿着红酒,就像一位儒雅绅士。


他越是这般淡然,秋霜下的怒气就越大!


姐姐秋伊人俏脸复杂,冲手下打了个招呼。


“多派几辆车,跟上二小姐,时刻保护她的安全。”


r />


粉色兰博基尼怒吼着,飞驰而去。


如今,局势已经紧张到极点。


箭在弦上。


“是!”手下接令!


三辆奔驰保镖车疾驰着紧跟而出


上午,奔驰车队缓缓的停在了秋氏大厦门口。


秋伊人和陈纵横两人,缓缓下车。


为了以防万一,秋伊人必须全面保障周边亲人的安全。


黄家杀戾凶残,为了利益,为了报复,天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那是暴风雨前的最后安静。


小保安谢明恭敬的站立在岗亭前,目光恭敬。


上午的行程,并未出现突发状况。


这几天的沪海市,异常平静,平静到让人毛骨悚然。


站在岗亭前的谢明精神一震,行了一个生疏的军礼,道,“禀领导,我叫谢明,集团安保科三处的值岗员。”


“你,当过兵?”陈纵横看着他那毫不标准的军姿,反问了一句。


陈纵横走进集团时,目光淡淡扫了他一眼。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了一句。


“三日之后,待我处理完事,教你军姿礼仪。”


陈纵横飘下一句话,然后单手插着裤兜,淡淡离去。


谢明尴尬的挠挠头,“没…那会儿俺们村里征兵入伍,我因为身体素质差,验不进。我就是…比较向往”


“军姿不是这么举的。”他缓缓吐出一口烟圈,目光淡然深邃。


陈纵横虽不收徒,但…却是可以传授一些简单的军体拳和军姿。


谢明站在岗亭前,整个人都是精神一震!


面前这个青年,是个好苗子。他仿佛忆起了曾经的下属。


敢有勇气,替自己送信去黄家,这般气魄,指得指点一二。


谢明的心脏就激动起来!那,是他所向往的强者力量!


一整个上午,秋氏集团内都一片安静。


陈先生,竟,竟打算指导自己了!


想到陈先生那一身匹敌可怕的身手


但,同事们却也只敢私下议论纷纷。


明面上,谁都不敢提及。


虽然,昨日那封黄家血信,已传遍整个秋氏集团。


上上下下,数千名同事之间早已传遍消息,震惊所有人。


一排宝马7系轿车组成的车队,从远处缓缓驶来。


车队缓缓停在了秋氏大厦门口。


整个集团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就在中午十一点左右。


阮家与秋氏集团是合作方,所以…可以随意进出集团。


宝马轿车车门打开,一身缠着绷带,打着石膏的阮文耀,缓缓钻出


保安对车队并未阻拦。


因为这排车队,是阮家药企的车牌。


阮文耀抬头,脸上还带着一阵阵淤青未退。


他目光复杂的望了一眼头顶的秋氏大厦。


了轿车。


两名女助理上前,小心翼翼地搀扶住他的两只胳膊,以防他跌倒。


阮文耀身后,还紧跟着数十名黑衣墨镜的专业保镖。


自从数日前,他被董门董飚打个半死,敲诈了数百亿的股份资产之后。


“扶我进去。”


两名女助理搀扶着他,缓缓朝着大厦内走去。


阮文耀带着一大群保镖,乘坐电梯直接来到了九十九层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内,秋伊人正在办公处理公务。


从此,他无论何时出门,去往哪里…都会带上整整几十个保镖。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保障他自己的安全。


“阮公子?您…这是??”秋伊人俏脸一愣,有些懵。


数日前,她见到阮文耀时,对方不还是好好的么?


结果门却被敲响了。


开门一看,便见到了浑身缠绕着绷带的阮文耀。


阮文耀自然是不能将自己被暴揍的事情说出去,他找了一个自认为合适的借口,掩饰道。并且佯装的很无所谓。


只是,谁家的楼梯…能这么狠?跌了一跤,需要缠这么多绷带??


可,几日不见?他怎么,伤成了这副模样??


“没事,前几天下楼梯,不小心跌了一跤而已。”


对于这个阮文耀,她还是有些烦。若不是因为有合作协议,她根本不想与阮文耀见面。


“伊人,昨日黄家送来血信的事,我听说了。”


秋伊人不傻,她看透,却也不说破。


“阮公子,您前来…有什么事吗?”


他的心思,早已铺垫好一切。秋伊人如今无依无靠,自己在这个关键时候插手,正是雪中送炭的好时机!


女人在慌张的时候最需要什么?那便是帮助!


阮文耀面色带着一丝关切焦急,担忧道,“伊人,那黄家可不是好惹的…我今天下午出国,也给你买了一张航班机票,你赶紧跟我乘飞机离开…出国去避避风头吧!去新加坡,我在那边有别墅,我给你打点好了一切。”


阮文耀面色带着凝重关切,说道。


他阮家在新加坡有产业,有合作伙伴。


在新加坡,他软文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自己出国的时候,给秋伊人也买了同一航班的机票。借机带她一同出国。借着保护她的名义,一同去新加坡。


去了新加坡…那一切,还不是他阮文耀说了算?!


对付女人,灌酒便是的。灌多了,她也就迷糊了,然后,,,


阮文耀平日里这种事情干多了,经验简直丰富。


秋伊人皆是,与自己住同一栋别墅下…借着帮她避风头的名义,两人喝点小酒,然后…还不是顺其自然?


这些,都是经验手段。


想到此,阮文耀的眸光深处,闪过一丝占有的激动。


在他的计划中,秋伊人,即将变成他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