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陈纵横秋伊人 > 第47章 新的枭雄

第47章 新的枭雄

作者:陈行者 返回目录

第47章新的枭雄


“啪…!啪…!啪!!”


寂静的别墅大厅中,只能听到那一阵阵剧烈狂怒的把掌声!!


阮文耀整张脸都被扇成了猪头般浮肿,“噗!”猛地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如同猪头一般晃晃悠悠,几乎栽倒。


可董飚根本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一手猛地拎住他的衣领,再次狠狠一巴掌!


噗!他的一整排门牙,直接被扇飞了好几颗,满口鲜血淋漓。


“少…少董公子…我们是自己人…你…你怎么打我…?!”阮文耀猪头脸剧烈颤抖着,因为门牙被扇飞,说话都口齿不清了。


“董…董先生…我要见董先生”阮文耀声音颤抖哆嗦,整个人几乎奄奄一息。


“你想见我父亲?!好,成全你!”董飚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犹如拖着死尸一般,将他狠狠拖到了那口红木棺材前。


“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了,很快,你就会陪我父亲一起上路。路上,你会见到他的。”董飚将阮文耀的整张脸死死摁进了棺材里!


“自己人?”董飚面色骤冷如寒,杀机暴涨,他扬起手掌,再次狠狠一巴掌扇了下去!!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谁特么跟你自己人?!”


‘噗嗤!’阮文耀大口喷血,又是数颗牙齿被扇飞。


棺材中,那张脸的主人…正是,董先生!!


此时,董先生尸体的整张脸都变形了,面容扭曲…虽然经过入殡师的美容,可依旧遮掩不住那血淋淋的狰狞…


他的头颅,是被什么东西轰爆的,头颅都炸裂了!


阮文耀被摁进棺材中,整个人都透不过气来…昏暗的红木棺材中,他目光惊恐的扫视而过…


突然,他的眼睛,对上了棺材中那张死者的面孔。


轰!阮文耀整个人如遭雷击!心脏都差点被吓得蹦出来!!


死了??


几秒钟后,他被狠狠从棺材中揪了出来。


“跪下!”董飚面色冷戾,狠狠一脚,直接踹中阮文耀的膝盖。


阮文耀身躯惊恐巨颤,大脑如遭雷击,一片巨震!!


董先生死,死了??


凶名赫赫的董先生,竟,竟然!


阮文耀整个脑袋都被踩在地上,头皮被磕破,鲜血溢出。


“给我父亲,磕头!”董飚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脑袋,对着地面狠狠撞击!


“呯…!呯…!呯!!”


阮文耀双腿剧痛,狠狠跪倒在地。


“董先生…董先生…怎么会?”阮文耀跪倒在地,声音惊恐颤抖,带着不敢置信的震惊!


“磕头!!”董飚狠狠一脚,踩踏在阮文耀的脑袋上。


小秘书俏脸惨白,转身惊恐逃离…可还未逃出去,就被不远处的一群黑衣人给逮住了!


整个别墅,都被黑压压一片的檀宫成员包围,连一只苍蝇都逃不出!


“若非因你,我父亲…也不不会死!”董飚面怒狰狞森寒,那是一股滔天的杀机!


阮文耀整个人的脑袋都被砸的血肉模糊,眼睛、嘴巴、鼻子全是血。


“饶…饶命少董公子…饶命”阮文耀声音颤颤巍巍挣扎,这一刻的他,简直凄惨到极点。


边上,那个妖精小秘书呆滞站在一旁,娇躯瑟瑟发抖。已经完全被这一幕给吓住了!


一切的一切,孽源


便是这该死的阮文耀!


此时此刻,阮文耀瘫软蜷缩在地面上,整个剧烈颤抖…他的大脑,彻底空白一片,已经完全被吓傻了。


他一脚狠狠踩踏,将阮文耀整个人踹翻在地!


那是一股滔天的恨意!


若非这阮文耀的重金恳求,他父亲也不可能去招惹那姓陈的!更不可能身陨!


死的,不应该是陈纵横吗??!


“陈…陈纵横呢…?”阮文耀声音颤抖惊恐,不敢置信的问道。


“呯!”董飚又是狠狠一脚,踹在他胸口!


他做梦都难以想到…躺在红木棺材里的,竟是…董先生?!


那陈纵横呢??


陈纵横的尸体呢?!!


董先生…竟,竟是被那…陈纵横,所杀??!


这,这怎么可能!!


董门之主,董先生…怎么可能会被陈纵横杀死?!


“你还敢提他?!你可知…那陈纵横是何人物?!”董飚目光狰狞戾怒,狠狠一脚踩踏在他胸膛之上!


“我父亲被那陈纵横所杀,今日…我便杀你,给父亲陪葬!!让他黄泉路上,不孤单。”


轰!听到此话,阮文耀的身躯惊恐震骇,再次剧烈震颤!


“不要…!董公子…不要杀我!!”阮文耀剧烈颤抖,惊恐爬到董飚脚下,凄惨求饶!


“董公子…别杀我…我,我愿意…给你钱!你要多少钱,我都给!!”


这一刻的阮文耀,彻底被吓破了胆。死亡面前,他只求活下来!


这个结果,彻底…让阮文耀吓得惊恐颤抖。


董飚目光狰狞森寒,缓缓从衣服口袋中,掏出了一柄漆黑手枪!


今日,他要让这阮文耀给其父陪葬!


若冲动,大不了杀了这该死的阮文耀,给父亲陪葬。


可若是冷静下来,那他…要让阮文耀、整个阮家,给出一个合理的价格,来…赎命!!


与其杀人,不如交易。


董飚狰狞的瞳孔中,闪过一抹无尽的诡异深邃。


“是么?你,愿意给多少?”他声音冰冷,缓缓问道。


董飚,不是一个冲动无脑之人。他,的心思,缜密到极点。


董飚面色冷漠,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回答,他缓缓给手枪装上了四发子弹。


“别…董公子…!我…我出两个亿!!”阮文耀整个人都快奔溃了,惊恐悲腔道。


董飚还是没有说话,给枪械上膛,打开保险所,然后…漆黑的枪口瞄准了阮文耀。


他董飚,更喜欢交易。


从父亲死的那一刻开始,董飚…便已经变了。他,正在成长为一尊枭雄。


“我…我出五千万…”阮文耀声音颤抖。


轰~!听到这句话,阮文耀吓得面色骤变。


这…这是要…毁他阮家家业啊~!!


阮氏集团,数百亿市值!!


“不要!董公子!!你…你要多少钱!你说!!我一定给!!”阮文耀心脏剧烈颤抖,裤裆里一股热流都被吓得失禁涌出。


董飚目光平静冷漠,就这么盯着脚下的阮文耀。


“阮氏集团,50的股份。”


“不要!不要!!我给!!我给!!我立刻给父亲打电话!!”阮文耀吓得彻底颤抖惊恐!连连求饶!


这,是裸的当众敲诈抢夺阮家家业啊!


“你成功耗光了我的耐心,看来,你还是下去陪我父亲吧。”董飚缓缓扣动了扳机。


50的股份,那…可是上百亿的资产啊!!


董飚目光诡异阴冷,将一只手机丢到他面前。


“那么,打电话吧。通知你父亲前来,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