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陈纵横秋伊人 > 第45章 父子团聚

第45章 父子团聚

作者:陈行者 返回目录

第45章父子团聚


陈纵横目光平静,任由那漆黑的枪孔对准自己的眉心。


他淡淡扫视了一眼董飚。


“昨日,你父亲也是如此,将枪口对准了我,扣下扳机。所以…他今天死了。”


轰~!听到此话,董飚的身躯猛地一颤!持枪的手都有些颤抖!


“如果不想赴你父亲后尘,那便乖乖收起枪吧。”


陈纵横淡淡吐出一口烟圈,儒雅如书生倦气,“给你父亲找一口棺材,好生葬了吧。”


董飚的身躯,再次颤抖,他手中的枪械就抵在陈纵横眉心上。可,枪却在发抖。


今日,来之前。


父亲更是再三警告…一定不要,对这个男人开枪。


因为,开枪…对他是无效的。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他的手指紧扣着扳机,想开枪,却因为巨大的惊恐,而不敢摁下扳机。


昨夜,那场动荡…他虽未亲眼所见,可父亲却再三警告!


父亲死前,那双断腿,便是见证。


“呃!”董飚一声怒吼,猛地将手枪扬起…朝着天空,疯狂乱开!


“呯呯呯!”无数子弹被打上天空剧烈的枪声,回荡在半空中。


他最终,还是不敢开枪。


这个世界上,连枪械子弹都可以躲避的男人…他,还惧怕什么?


此时此刻的董飚,怒意狰狞…而旁却又闪现父亲的警告。


是战,还是败?


就凭他董飚区区一个小混子…又要如何,与之对抗?


董飚,选择放弃报仇。


他,认输。


他选择尊重父亲的警告。


昨夜,董门已经损失了数十员成员…整个别墅尸横遍地。


今日,父亲都被斩杀。


此时,他的心情不错。所以懒得再杀。可若这个董飚找死,那么陈纵横也不介意顺路送他一程,父子团聚。


董飚整个双眼瞳孔,身躯颤抖虚软着,跪倒在地。


身后,黑压压一群的董门成员,尽皆低头。


“你救了自己一命。”陈纵横目光悠然,深吸了一口烟。


杀人,与他而言,不过眨眼瞬间。


杀与不杀,全看心情。


他也没必要继


续站在这儿了。


?道德经》的戒律篇,他还只看到一半呢,此时…正好趁着空闲,再去翻阅一遍。


今日此时,董门…溃败。


陈纵横缓缓吐出一口烟圈,悠然自若的转身,离去。


人已杀,事已了。


“陈…陈英雄…饶命…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丁大满吓得屁滚尿流,跪倒在地狠狠磕头!


身后,他的那群保安组长们也尽皆跪地,颤抖的磕头求饶。


整个大厅内,这群人轨道在地的场面…有些壮观。


当他穿过一楼大厅时,眼角余光淡淡撇了不远处的丁大满一眼。


轰~!丁大满整个人如遭雷击!


他双腿直接发颤,猛地跪倒在地!双腿中间,一股热流涌出。


董门,董先生…就这么,死在了自己集团门口?


今日这一幕,对她冲击…太大。


望着跪倒在地的董门少主,她的心绪无比复杂…今日,秋氏集团与董门,算是,彻底结下梁子了吧?


陈纵横没有理会,对于区区蝼蚁,他确实没有碾死的打算。因为多此一举,因为不屑。


大厦集团门口。


秋伊人俏脸复杂,站在门口许久,美眸中的震骇迟迟难以平复。


董飚跪倒在地,面目血红,没有理会秋伊人。


秋伊人无奈,只得转身,离去。


大厦门口,黑压压一片的董门成员,尽皆低头。


呆滞了许久,她才在两名助理的提醒下,恢复过神志。


“董少主,节哀。”秋伊人俏脸复杂,上前…与董飚轻轻道了一声。


无论与董门是否结仇…董先生是死在她大厦门口,她作为秋氏集团的主人,理应上前,问候安慰。


那等力量,是他所向往的。


董飚跪在地上,许久许久。


直至双腿都发麻僵硬,他才颤抖着,从地上起身。


小保安谢明站在不远处,心中的震骇,难以言喻。


那个陈先生,举手投足间,杀人眨眼。这等手段,让他那颗心脏,巨震。


谢明的眼中闪过一抹憧憬…渴望。


董门之主丧命,从今日起,这董门,便归他董飚执掌。


“为我父亲,准备一副最好的红木棺醇。”董飚声音冰冷如寒,缓缓说道。


四周,一群成员凝重点头。


他上前,双手颤抖着,亲自抱起父亲的尸体。


然后,就这么抱着尸体,一步一步…朝着越野车走去。


四周,黑压压一片的成员尽皆低头肃穆,为其让开一条道路。


“从今日起,由我董飚,继承董门话事人之位。”


他的声音不响,但却清晰的传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在场所有成员面色凝重,尽皆鞠躬,行礼!


他小心翼翼地将父亲尸体放进了越野车内。


然后,转身。


目光扫视在场黑压压一片的成员。


这位董门的桀骜公子,在经历了丧父之痛后,终于…一日之间蜕变。从一个公子哥,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江湖人物。一尊即将崛起的,青年枭雄!


这,或许亦是董国虎今日这场自寻死路的真正原因?


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久,将死之前,让儿子…亲眼见到自己被杀。让儿子,真正蜕变。


“参见,新主公!!”


浑厚的拜见声,回荡半空!


气势汹涌。


那一眼,透着无极锐利…!


“陈纵横。”


董飚嘴里缓缓吐出这三个字,看不出是喜是悲。


虎父,无犬子。


董飚,已成猛兽。


他目光森冷深邃,缓缓抬头,凝望了一眼头顶的秋氏大厦。


正因那人的指使教唆,父亲…才命陨至此。今日种种,一切…皆因那背后的出价者。


他,要让那名出价指使者…付出,代价。


沪海,阮氏医药集团。


言罢,他转身,坐进了父亲的那辆凯雷德越野车内。


“父亲身前与秋氏集团毫无瓜葛,为何会对付这个陈纵横?”董飚坐在车内,扭头望着车窗外的数百名成员。


“给我调查清楚,是谁…出价指使父亲的?”他的眸光,森寒毕露!


董门出手,岂有活口?


这些年,他多次拜托董先生出手,不知杀了多多少仇敌。


董先生的手段阴狠毒辣,那陈纵横死前,一定遭受万千折磨。


阮文耀脸上的红肿已经消退了许多,此时,他正躺在办公椅上,静静享受着按摩’。


而他的目光,却幽幽深邃的凝视着落地窗外。


若是预料不错,那个陈纵横…今日,怕是已变成一具尸体了。


想到此,阮文耀的嘴角,扬起一抹狞。


这个沪海市,胆敢跟他阮文耀作对者必将死无葬生。


此时此刻,他只需要等待董门的电话即可。


待董先生电话一到,那…即代表陈纵横的死讯。


突然办公桌前一个急促的电话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