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陈纵横秋伊人 > 第1096章 橘子洲头!

第1096章 橘子洲头!

作者:陈行者 返回目录

第109六章橘子洲头!


清晨。


陈纵横一身黑色西装,神色平静,踏入秋氏庄园。


餐厅内,大餐早已备齐。


无论是秋怀海,骆香楠,还是秋霜下。


此时,都是有些心神不属。


面对吴家那般庞然大物,无论是谁,都会惶恐不已!!


而,待陈纵横坐下吃饭时。


秋伊人忍不住追问:“陈先生,昨晚你是不是去了吴家?”


闻言。


陈纵横神色淡漠,淡淡道:“不错。”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吴天骄,已死。”


“什么!”


秋怀海神色震撼,猛地站起身来!


那可是吴家太子!


他怎么都没想到,在自己还在为吴家的事,而发愁头疼时。


说杀就杀了?


眼看陈纵横神色如常,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夫妇两人,都是对视一眼。


陈先生已经将吴天骄杀了!


骆香楠的脸上,同样满是不可思议。


这可是吴家太子!


今天,她决定提前去上班,以处理公司内外的事情。


可以预见,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要陷入公司的事情,而焦头烂额了。


车上。


心中的情绪,复杂莫名。


吃完早餐,外面的奔驰车队,已经备齐。


秋伊人踩着高跟鞋,缓缓登上迈巴赫轿车。


明明,已经是身心俱疲,但脑海中,却还在不断盘旋之前的事情。


这件事,终究因她而起。


却是将陈纵横,都牵连了进来。


秋伊人柳眉微蹙,神色复杂。


心中,满是犹豫。


昨晚,她辗转反侧,却怎么都睡不着。


“我我想跟你道个歉。”


“昨天的事,是我牵连了你”


而,此时。


一想到陈纵横,冲出火海,浑身血肉绽开的样子。


秋伊人的心中,就会不自觉涌起歉疚的情绪。


她看向一旁,微闭双眸的陈纵横,心中泛起一丝波澜,索性开口。


陈纵横点燃一根烟卷,淡淡道,“我的任务是保护你,当吴家将这件事,牵扯到你的身上时,就已是取死有道!”


闻言。


秋伊人心中,不由一暖。


陈纵横睁开眼睛,缓缓道:“不必道歉,这是我的私人恩怨。”


“私人恩怨?”秋伊人不由得一愣,“难道你们之前认识?也是,吴家这种大家族”


“蝼蚁罢了,我怎会认识。”


不知多少辆车,正不断的,向吴家庄园驶去!


同时。


暗地里,无数武器,被车泽剑暗中送往吴家!!


仿佛,心头的压力,都是赫然一轻。


而,此时。


江南,无数人马空前调动起来!


当整个吴家,彻底将所有底牌,所有人马,都是动员起来的时候!!


无数家族才惊觉。


沪海地下世界的王者,吴家的实力已经发展到了这么恐怖的程度!


整个江南,都被惊动了!


吴家的这番动作,足以让无数人心颤!


直到此时。


这次,他死定了!


不知多少家族势力,都这么下定论断。


面对如此恐怖的势力,除非陈纵横连夜遁逃,否则根本无法力敌!


而,倾尽一个家族,近乎全部的力量。


只为了对付一个人!


陈纵横!


这些在外面都是能占住几个场子的狠人!


而,当他们踏入吴家庄园时。


都是不自觉的,神色恭敬起来。


轰隆隆!


吴家庄园,附近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


而且,?还不断有人前来!


也没有人,敢有任何的小觑!


果不其然


这些年的发展,吴家的底蕴,越发恐怖了起来!


曾经,吴家横压沪海地下世界,无数势力!


吴家的老爷子的一双铁拳,杀戮无数!


后来,即便吴家沉寂了下去。


一辆越野车,嘎吱一声,在门口停下。


砰!


车门开启。


此时。


整个吴家庄园内,聚集了近万人马!


而,此时。


“我的天,猿王刘破山!”


“这这是上一代的刑门堂主啊!他都隐退七八年了吧?”


&nbs


一个身形低矮,手脚粗壮,面色冷漠肃杀的男人,走了下来!!


他的背上,看起来滑稽可笑的,背着一把开山刀!


但,他的出现,瞬间掀起一片哗然!


曾经,单枪匹马,屠杀数百人!


而,此时。


越来越多的人,相继前往!


p;“哼!他儿子刘一刀被陈纵横随手捏死,这当爹的,肯定要来报仇了!”


刘破山神色冷漠,浑身上下,似乎带着恐怖的爆发力!


他在几十年前出道,杀戮无数,创下赫赫威名!


曾经,或是现在。


在沪海江湖道上,闯出赫赫杀名的存在,不断前来!!


这些,都是吴家的底蕴!


“杀门堂主,冷杀!”


“清风舵主,金破天!”


“”


“江南商会会长,车泽剑前来吊唁!”


轰!


不知多少人,瞬间沸腾了起来!


而,正在这时。


一辆车,停在门口。


瞬间,引起了轰动!!


车泽剑大踏步走来,神色悲痛的叹了口气,“节哀顺变。”


四周。


因为车泽剑的到来,已经引起了轰动!


大厅门口。


吴仁义亲自迎接,神色恭敬。


“劳驾车会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大厅内。


吴仁义神色冰冷,站在两具冰棺前。


两个儿子的尸体,都被手下人拼了起来,勉强有个人样。


不知多少人,都在窃窃私语。


眼前这人,可是沪海的一把手!!


竟会为了家族子弟的事情,主动登门


车泽剑缓步上前,亲手摆上一束白花。


旋即,就提出了告辞。


似乎,无意喧宾夺主。


但,纵然如此。


冰棺里,两具尸体的脸上,都是神色狰狞。


仿佛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陈纵横!杀!”


底下,排山倒海一般的呼啸声,让空气都在震颤!


·黑压压的人潮,绵延不绝!!


此时。


吴仁义站在大厅前,居高临下,望着庄园内无数黑压压人潮!!


“今日,我吴家付出无数力量,只为击杀陈纵横!”


而,最前方。


近五十人站在那里,面色冷漠无比,恐怖的煞气,冲天席卷!


他们的气势,甚至比底下的人还要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