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陈纵横秋伊人 > 第886章 陈纵横不死,我心不安

第886章 陈纵横不死,我心不安

作者:陈行者 返回目录

第88六章陈纵横不死,我心不安


她不想让陈先生离开。


“我一会儿回来。”陈纵横声音冷漠,淡淡回了一句。


而后,转身,离开了卧室。


只留下袁鲤一人,孤零零的留在豪宅卧室内


此时,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秋伊人孤身一人在秋氏集团。


不知危机与否。


他需要紧急赶回去,护送秋伊人,先回秋氏别墅。


江南风云,如今已经瞬息动乱。


这片天,也是时候,应该清一清了。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黑色奔驰s六00,飞驰回到了数十公里外的秋氏集团大厦。


陈纵横叼着烟,跨出了轿车。


江南动乱太甚,天知道他离开的这一刻,,会发生什么。


所以,他紧急调派了军用无人机,来波阿虎秋伊人安全。


而此时,现场,秋伊人并未有什么生命危险。


一路朝着秋氏大厦内走去。


而此时,距离秋氏大厦数百米上方,数十架军用无人机,还在缓缓盘旋飞行着。


这十几家无人机,是陈纵横方才离开前,入侵军用卫星,特地调派过来,暗中保护秋伊人安全的。


顿时,,上空那数十家无人机,仿佛得到回应一般。


齐齐升空,消失隐匿在漆黑的云层中。


陈纵横一身西装笔挺,搭乘电梯,上楼。


那么,这些军用无人机,便也可以调离而去了。


随着陈纵横的踏入大厦。


他抬起手腕,点击了一下,那只欧米茄手表。


而后,与她一同乘坐迈巴赫轿车,缓缓驶离,朝着秋氏庄园方向驶去


而,在城市的另一边。


沪海市,虹桥医院,重症监护室内!


此时,已是傍晚五点。


秋伊人呢也准备下班了。


陈纵横顺势,护送着秋伊人,下楼。


他的身上,满身都是伤口,腥血染红了整个躯体,一片凄惨!


这些伤口,一道道遍布充斥,将他身上…几乎道道致命。


全都是被,袁鲤用锋利的玻璃片,给切割出来的。


一场紧急的救援,正在进行!


数十名医院内,最顶尖的专家大夫,正齐齐聚集在重症手术室内!


手事室台上,远星集团的董事长,郭星磊,正浑身是血,凄惨的躺在手术台上。


这,伤的未免也太过严重了!


对方,这是下了死手了!!


若非,郭星磊病患的身体素质顽强,病患练过武学,所以才能硬撑到现在。


他的整个腹部,甚至都已被切开,肠子都漏出来了,场面一片凄惨。


数十名顶尖手术专家大夫,正焦急的进行着救治研讨方案的探讨!


他们从未见到过,这般凄惨的病人情况。


恐怕当场就要失血过多而亡。


医生们围拢在手术台前,此时,所有医生们的面色,都是前所未有之凝重复杂。


这等病人的情况,他们几乎是前所未见。


而且,一路上,他的伤口,也经过了专业的之血处理。


这才能侥幸,保住一条小命。


如若不然,要是普通患者,恐怕根本无法承受啊。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手术!


病患身份,及其特殊!


郭星磊,远星集团董事长!


伤的太重了。


医生们紧急研讨治疗方案,而后,立刻开始动手!


数十名江南市最顶尖的手术医生,齐齐动手,开始…紧急救助郭星磊!


此时,郭星磊身上,已经注射了麻药,他已经昏迷过去,失去了直觉。


医生们在对他的腹腔,进行一场大清理。


郭星磊的腹部,卡着无数碎玻璃渣子


病患的生死,关乎道整片江南商业的格局。


所以,今日这场手术,无比救活病患,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数十号医护大夫,小心翼翼地剪开郭星磊的腹腔伤口,而后开始替他清理伤口。


而后,小心翼翼地将他的肠子缝合。


而,他的后背上,肩膀上也被锋利的玻璃碎片隔开


整个皮肤,肌肉甚至连白骨森森的脊椎骨,都已裸露在外。


这些渣子,有些已经深深刺进内脏肠子里。


随时可能夺命。


务必第一时间,i将碎玻璃渣子取出。


否则。


此时,重症监护室内,所有医护人员们,额头都已是冷汗渗透,不断冒出。


这一场手术,太过提心吊胆了。f


场面前所未有之几餐凄惨。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严峻手术。


上头发话了,这场手术,之恩给你之臣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而,与此同时。


此时的重症监护室病房外。


一群远星集团的高管董事们,正面色焦急凝重的站在俺那儿,等候这董事长的手术。


fan方才,做手术前,所有医护室人员们,都已经签下了生死状。


如果。


稍有不慎,他们所有医护人员,恐怕都要陪葬。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郭星磊死。


而,与次同时!


突然,医院的楼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这场手术,牵扯了太多太多的人。


郭星磊背后,有许多势力有共同体焦急。


郭星磊出事,背后所用的势力,都要出事。


气场前所未有!


而后,在无数保镖的簇拥保护下。


沪海市城市副会长,于川平,带着一副墨镜,面色冷戾如寒,一步一步,走上了楼梯。


&n


bsp;  紧接着,一群神身穿黑衣西装的保镖成员们,面色宁红中那个凝重,疾步开到,朝着楼梯上走来!


数百号保镖开道。


重症监护室门口,当那群股东们,见到于会长的瞬间,所有股东们,面色复杂凝重。


所有股东,齐齐恭敬鞠身!


“见过于会长…!”


他此时的面色,无比阴沉,仿佛十二月的寒霜。


他一步一步,走上楼梯。


在数百号黑衣保镖的簇拥保护下,一路朝着重症监护室的门口的方向走去。


“手术,如何?”他声音冷漠,缓缓问道。


那十几名股东们面色复杂,沉默。


“手术,还在进行中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消息”几名股东复杂的说道。


场面复杂凝重!


在场数十号身价过亿的股东,齐齐给于川平鞠身行礼!


于川平棉森inghz面色凝重,没有说话,而是,就这么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口,气息冷戾。


当年,他从政。


郭星磊下海。


两人黑白两道,相互联盟。


于川平面色深邃,冷漠,气息冰冷如寒。


墨镜之下,整个人,有种爆发的前兆。


郭星磊,是他结识了几十年的兄弟。


而,他与郭星磊,两者之间的牵连,也欲来越神深,几乎不可分割。


几乎可以这么说。


郭星磊活着,他于川平才能安然无恙。


这才,打下了如今这片江南,远星集团。


规模破万亿。


可谓是江南毒霸一方的超级企业。


因为,他的很多选票,都是郭星磊,在帮他暗中操作,拉票。


如果,郭星磊出事。


那么,明年,于川平的任位选举,恐怕…要出事。


如果,郭星磊出事了。


他于传平麾下的所有商业资产,都会受到冲击。


包括,他在庙堂上的权利地位。


一切,都将烟消云散。


更别提,超越上面那位一把手,取而代之,成为正会长了。


郭星磊出事,那他于川平的仕途地位,将动摇,将被不保。


如果,一但落选。


那恐怕,他的仕途,全毁了。


一切,都将严小雨是严小雨是男。炎夏



不惜一切代价,救活郭星磊。


如果郭星磊救不活。


不知道有多少竞争对手,等着看他出事。


所以,于川平此时的面色,很凝重。


方才来医院前,他就已一个电话,通知了医院院长


而,此时。


医院大楼内,刚得到消息的院长,和一众医院领导们,已经急匆匆赶到了重症急救室现场。


“虹桥医院院长,鄙人陆通,见过于会长!”


那么,院长,和那十几名参与手术的一声,也别想活下去。


如果救活了,任何代价好处,都会奖励。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啊。


一群人,就这么站在那儿,站在于会长身后。气氛凝重的等待着。


整个场面,前所未有。


手术,就这么紧急进行着。


院长陆通,面色恭迎凝重,急忙带着一群手下们,上前…给于会长鞠身行礼!


于川平面色冷戾凝重,没有说话,而是双手负背,就这么站在重症江湖事病房重症监护室病房前,冷漠的等待着。


于会长不说话,在场的那群院长,医生高层们,也都不敢说话。


手术室的大门,被推开!


几名浑身染血的重症大夫们,面色憔悴,凝重的走出了手术室内。


“手术如何?!”于川平站在病房门外,棉森i面色凝重,上前厉问道。


从下午两点,一直,进行到了傍晚七点。


整整五个小时的手术。


终于,傍晚七点。


几名手术医生们面色凝重,小心翼翼汇报道。


一张病床担架,被紧急推了出来。


担架上,远星集团董事长,郭星磊的躯体,就这么躺在担架床上。


“手术,目前暂时成功。”


几名艺术人员棉森inghoz面色凝重,复杂说道。


“禀于会长,病患的命,暂时保住了,不过,能否恢复,还需要,看他自身的毅力。”


郭星磊被几名医护人员推着,紧急送往了重症监护的ice病房内。


进行江南,最顶尖的医疗设备进行维护。


维持他的生命体特征。


他的鼻子上,挂着呼吸机和扬起,整个人身上,都被缠绕着一层厚厚的绷带,整个人显得凄惨无比。


他依旧陷入昏迷中,没有醒来。


深受重创,此时的他,几乎已经没了半条命。


于川平站在病床前,看着带着呼吸机的郭星磊。


他,缓缓摘下了墨镜。


面色,前所未有之凝重,散发着一股寒意。


整个过程中,于川平面色凝重,跟在身后。


跟着走进了病房内。


后方,还有一大群集团的高层董事们,所有人,都面色凝重,站在病床前,看着重创昏迷的郭星磊,所有人面色,都是无比复杂难堪。


“星磊,你放心。”


“陈纵横不死,我心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