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玄天魔帝 > 第二千六百三十七章前往深处!

第二千六百三十七章前往深处!

作者:执笔天涯 返回目录

诸神黎明与黄昏。


陈然走在这片死寂的大地。


黎明和黄昏的掌控,已是基本完成。


从黄昏到黎明,又或者从黎明到黄昏,陈然感受着这份改变,眼中有着太多的感悟。


“生死轮回,岁月沧桑。世人所求为长生,我等所求也不过是脱离这世间的规则,无视生老病死……”


陈然低语着。


诸神黎明和诸神黄昏,代表的是一个纪元的轮转。


陈然将这两地掌控,对往后抗衡纪元之灾,可谓是有着无法估计的好处。


所以,陈然才会不惜耗费如此长时间,也要掌控这两地。


陈然能想到是谁,也在等着他的出现。


但显然,那位存在察觉到了危机,并没有出现。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对此陈然也没在意。


“也是时候唤醒古神,然后前往最终之地了。”


陈然眼神清寒,莫名看了某处一眼。


这段时间,陈然总感觉有一双视线在盯着他。


距离诸神黎明这里极远处,黑袍尸体幽幽看着,不言不语,久久未动。


“你又可知,我看着你,是否是贪那些宝贝……”黑袍尸体嘶哑低语,带着不知是恨意,还是宿命的意味。


而此刻。


时间的流逝下,他陈然只会越来越强。


世间万物,又有什么值得他畏惧?


“若还想着从我身上夺取好处,那也太小瞧我陈然了。”陈然低语一声,走向天秀山。


那魁梧的身躯,依旧那般风采独特。


陈然笑了笑,指尖浮现一点光芒,融入绣凤石像。


很快。


陈然已是走上天秀山。


他大袖一甩,其上云雾顿时散开。


那里绣凤坐着,自然也是化为了石像。


“怎么,你想叫我一声娘?”绣凤戏谑道。


陈然一滞,随即苦笑,这还真叫不出来。


绣凤站起来,拍拍陈然的肩膀,笑道:“以后对绣鸢好一些就是了,我可不想有你这么个没情商,没脑子的蠢儿子。”


石壳如冰雪消融,露出绣凤的肉身。


她微微睁眼,看到陈然,顿时咧嘴一笑,不过也没说什么。


“你不准备说些什么?”陈然忍不住问。


深叹息,神色变得复杂。


身后。


陈然能感觉到绣凤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久久不曾移开……


陈然唯有苦笑。


“滚,滚,看到你就心烦,把绣鸢叫醒,让她过来……”绣凤鄙视,极其嫌弃的让陈然离去。


陈然无奈,只能离去。“有你在,我天神终究成了这个纪元最强,这一点纵使纪元破碎也不会改变。待到那时,纵使我等皆死去,天神一族也能延续。战儿,原来你那时候就是知道了……”绣凤深


在这混沌最深处,错综复杂,有着许多古老诡异的地方。


就算陈然,以肉身去探索,也需要花费太多的功夫。


不过有了黎明和黄昏两地,陈然便是能借此冥冥之中感知其他生灵的存在。


接下来的几日,陈然将天道世界的古神,以及一些无辜的生灵都是唤醒。


至于像黎永生这类天神族古神,便让他们永远化为石像,待在这黎明与黄昏的交织之地。


而在半个月后,陈然也是彻底完成了对黎明和黄昏两地的掌控。


他在混沌区域待得时间已经极长,也差不多到了结的时候了。


而且此刻,陈然的力量也是达到了一定程度,有把握控制偌大混沌区域。


不过最终如何,还是要看怎么动手。


接下来自然是要去找人祖他们。


等找到他们,陈然也要开始收复这片广袤的混沌之地!


到时反抗者,陈然自然不会再轻易放过!


在他边上,澹台七七也坐着。


她此刻正在熟悉着原道之力,陈然也在慢慢引导着她。


“大道无形,皆有由来。大道有形,皆从初来……”陈然低语,晦涩的言语不断映入澹台七七脑海。


对此,大致方向已经确定,但一些细节陈然倒是没有多想,到时随机应变就是了。


天神族地上。


陈然盘膝坐在天门山。


没个生灵的道都是不同的,即使修同样的道,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存在方式。


陈然的修行未必适合澹台七七,修道修道,还是要修最适合自己的道。


“七七,可懂?”许久,陈然问。


原道!


这是陈然自行领悟,独属于陈然的道!


此刻澹台七七领悟,陈然也没将自己的修行方式交给她,而仅仅是自己对原道的一些感悟。


陈然无奈摇头。


若是他将此道传出去,初祖都得争得头破血流,也就这小丫头一脸不在乎。


“你慢慢修行吧,我要去陪我娘了。否则她又要说我,有了男人就忘了娘……”澹台七七吐了吐舌头,离去了。


“不懂。”澹台七七睁眼,满是茫然。


陈然一笑:“不懂就对了,若懂了,那还修什么。”


“都是你传我这劳什子道,搞得我像个傻子一样。”澹台七七轻哼。


绣鸢和东皇走了上来,眼神古怪的看陈然。


陈然懒得理这两货。


“弟弟,东皇说你不喜欢女人,看来她是骗我的……”绣鸢又小声道。


陈然一滞。


“啧啧,弟弟,你又祸害良家妇女了。”忽然,绣鸢那贱贱,跟万生学的声音响起。


陈然扭头。


“大帝?什么大帝?我就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东皇轻哼,彻底不要脸了。


陈然眼皮直跳,不再理她。


而很快。


陈然顿时瞪了眼东皇。


东皇左看看,右看看,口中吹着口哨,跟个女流氓一样。


“你啊,还是个大帝……”陈然无奈摇头。


他一顿,继续道:“接下来,我需要你们去做些事情。”


“什么事?”


“东皇,你带七七回混沌之乡。有她在,再你们从旁辅助,应该能对混沌之乡有更大的掌控。到时,就不要让任何生灵进出了。”陈然道。


老神棍,乱古神帝,绣凤他们皆是过来。


“陈然,找我们来什么事?”他们看着陈然。


陈然一笑,道:“自然有事。”


沌之乡,一起防住出入口。”


“那你也可以用这两地逃避强敌!”九转妖神忽然道。


“这世间,还真没几个能让我逃的。”陈然笑道:“好了,接下来,我会将一部分两地的掌控交给你们,等我找到人祖他们,你们便离去。”


东皇挑了挑眉,却是没说什么。


而接着,陈然又是对绣凤他们道:“至于你们,则是带着诸神黎明和黄昏横在混沌之乡前。”


“你不带着?”绣凤问。“掌控着两地,只是要明悟一些道,这对未来有巨大用处。不过两地本身倒是没什么攻击力,唯有让敌人进入此地,但那些存在也不会进来,所以你们带走就是。到时与混


而此次,他也要将那些自私自利,不顾诸天安危的存在该镇压的镇压,该杀的杀。


他可不想日后与天道战斗,这些存在还时不时来恶心他一下。


索性,就趁着这次机会来一次大清洗。


九转妖神张了张嘴,终究没说什么,但原本冷冰冰的脸色更臭了。


陈然也没多想,开始布置接下来要做的一些事情。


在陈然看来,这混沌深处也是重中之重,自然要将其控制。


陈然已是能感知到。


人祖,人族,万生,叶寻仙……


这些自天道世界归来的,应该都在那里……


时间流逝。


诸神两地不断深入,消失在茫茫混沌中。


两地所去之处,有着一处极其浩瀚的大地。


就在前几日,他偶然发现了这少年的诡异,身上竟是带着一些信仰之力。


这类修士尽管少,但还是存在


但在如今的仙魔大地,已是没有修信仰的生灵。


……


仙魔区域。


陈华此刻正兴奋的追着一个少年。


陈华因为实力,以及身份的原因,已是禁止去仙魔长城参加战斗。


这让好战的陈华憋闷不已。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对手,自然迫不及待的追了上来。


因这些生灵皆是去了万佛区域,是与仙魔区域为敌的。


陈华发现,顿时激动起来。


他知道,如今两大区域大战不休。万佛区域,信仰恐怖,就连仙魔区域的一些修士也是被迷惑,又或者说堕落。


陈华脸色一白。


“不好!”陈华本能的感受到了危险,但他却是不曾退缩。


古魔…向来不退!


但还没等他动手。


“轰!”


少年转身,爆发出了比他想象中强大不知多少倍的信仰之力。


不过也就在这瞬间,一道神光自天而落,直接泯灭了那少年。


陈华一呆。


神力?


他咬牙,想要一战。


“骨气倒是有了,但相比陈煌那一代的古魔,却是差了太多。今日便将你擒下,送往万佛区域,我必有重赏。”少年大笑,轰然动手。


但他一动,就是浑身一颤,猛地抬头。


“我与你同脉。”男子笑笑。


“啊?”陈华一呆:“我们古魔哪来会修神的?”


“我沉睡了太久,最近才醒来。”男子笑了下,看着陈华的眼神有些柔和。


他可不记得他们仙魔区域有古神……


陈华忍不住抬头,看到了一个陌生,却让他惊悸不已的男子。


“你是谁?”陈华心颤不已。


他是陈念生,游子归家,已然沧桑。


“我的父亲是陈煌。”陈华看着陈念生,悸动更加强烈。


他捂着胸口,感受到了极大的熟悉,以及好感。


忽然,他问:“你可知那少年为何说你不如这个时代最初的古魔?”


“为什么?”陈华愣了愣。


“因为我们一开始不知道自己是古魔,只是在追寻着守护所需要的力量。这份执着,我没有在你身上感受到。”男子一笑,随即有些沧桑的问:“对了,你是谁的孩子?”


他愣愣看着陈念生,有些转不过弯。


但下一刻。


“轰!”


陈念生一怔,随即惊喜:“原来是大哥的孩子。”


陈华一懵。


大哥?


“念生,是你么?”陈韬晦声音都颤抖了。


刚才感受到的时候,他都是有些无法相信。


“爷爷,我回来了。小然把我唤醒了。”陈念生红着眼,满是激动。


一道魁梧的身影轰然出现。


陈韬晦,仙魔之主!


他眼眸剧烈抖动,都是微红。


“哈哈哈,好,好,回来就好。”他眼眶很红,已是许久没这么开心。


随后他拍了下陈华的脑袋,笑骂:“傻愣着干什么,这是你二叔!”


陈华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爷爷?


陈华又懵了下。


而下一刻,陈韬晦便是大笑。


仙魔区域注定不会平静。


陈道源小院。


陈道源静静地坐在亭子上,前面有一副棋盘。


你妹哦。


原来是二叔……


这一日。


“咯吱。”


门打开了。


“是小煌啊,你来干什么?”陈道源头也不回的问了句。


他凝神,正在自己与自己对弈。


忽然,他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那是他孩子的。


沙哑,欣喜,充满思念的声音传到了陈道源耳中。


“吧嗒。”


手中执着的黑子掉落棋盘。


一阵沉寂。


蓦地。


“父亲。”


陈道源带着慌乱,带着紧张,带着生怕是梦的小心,猛地转头。


下一刻,陈道源泪流满面。


“念生,是你么?”他低喃,恐大梦一场。“是我,我回来了。”陈念生笑着流泪道,人生多梦幻虚影。可此刻,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