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穿成极品老妇后:我种田养崽炖大鹅 > 第三百六十二章 隐藏的身世

第三百六十二章 隐藏的身世

作者:小丸子 返回目录

李满园一怔,笑道:“你同意他们俩的婚事我明白,可这么习惯使唤老爷子,不是为人臣子该做的事吧?”


徐世安瞥了李满园一眼,道:“比起你动辄撸袖子大吵一架,我这存粹是把太上皇他老人家当做自家的长辈,有何不妥吗?”


李满园失笑,就喜欢看徐世安明明占了便宜,却一副本该如此的架势。


太上皇这大半年就住在南衡府了,为了给徐家程家,连过年都没回京城去,为此皇帝送了好多东西到徐家以表孝心,可是让李满园又白白的赚了一回。


有帝后做表率,那些原本要孝敬太上皇的王公贵族,好东西自然也都送到徐家来。


别只看这些东西,最重要的是让人知道徐家是太上皇的人,也是皇帝看重的臣子,想要暗中整治徐家的人得细细掂量一番。


“你娘她……真的不会再为难我吧?”李满园想到徐老太,又一次的想打道回府了。


可徐老太去云水县那边养老,投奔的是大儿子,作为二儿子的徐世安却不能当做不知,自是要过来看望的。


“不会,大哥如今已经是正经的县令,娘除非不想大哥更进一步,否则定不会再做之前的事。”徐世安皱了下眉心。


“爹吃糖,心情好。”胖胖举着被他舔的都是口水的糖果往徐世安的嘴里塞,惹的李满园在一旁看笑话。


父子俩嬉闹了一通,一家人总算到了云水县县衙。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当初李祥在这里做官的时候,强行将两侧给衙役住的班房都拆开了重建,愣是扩成了小三进。


大房人口虽然多,但农家也没有讲究一人一间屋子的,倒是还住得下。


“儿子\儿媳给娘磕头了。”


“孙子\孙媳\孙女给奶奶磕头。”


徐世安夫妻在前头,带着家里老少给徐老太磕头,这是古人孝道中的一环,李满园不习惯却也忍了。


“都起来吧,你们大老远来的也累了,先去歇着吧。”徐老太绷着脸,一开口便是赶人,不见半点的慈祥。


李满园眯了下眼睛,转身便牵着一双儿女往出走,其他晚辈见了自是都跟上了。


“你瞅瞅,她才是知府夫人就这样了,往后要是有个诰命还不知道要咋样呢!”徐老太指着李满园的背影喊道。


“娘不知道吗?李氏有功,太后娘娘特封她为二品诰命,且夸赞李氏贤惠淑良,恭俭孝谦。”徐世安立直了身子,语气生硬。


自家娘这番作态,当真是无法与那些官家的老夫人相比,换句话说是上不得台面。


明明一句话就能缓和关系,非得要用给李氏和孩子们难看的方式来开场,要二房的心如何能向着大房?


“娘,您这又是何苦呢?”徐世宁苦笑,他是早就知道徐家最不可以得罪的人就是李满园了。


不说李满园的脾性就不受屈,在外头可是比男人还本事,手底下的人比他们兄弟这官老爷还多。


关键是李满园办的那些作坊,赚钱又能让老百姓感恩,最后又拱手相让给朝廷,这样的作为便是男儿也不敢。


所以,得罪李满园的结果只能是自己倒霉,告御状去只要不是李满园叛国都不会出事。


“我就是看不惯她那高傲的样子!二品诰命又如何?还不是我徐家妇?”


“孙子都有的人了,还穿成那样,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给谁看呢?我要是再不压压她的威风,她李氏能上天!”


徐老太不肯承认自己有错,本以为李满园会碍于这么多人在场给她个面子,哪想到李满园直接带人就走。


婆婆的威风没抖起来,以后还如何耍威风?


“老二啊,你跟弟妹解释一下。娘其实是心疼你们赶路辛苦,想着晚上吃团圆饭的时候再唠嗑。”


“咱们都是一家人,娘一向软话不会软着说,委屈弟妹了。”


徐魏氏最清楚自家缘何得来的官身,甚至是徐世宁怎么活下来的,这里头都少不得李满园的功劳,感激都来不及哪敢得罪?


“娘这是干啥?奶奶就是说二婶几句又咋了?这年头,婆婆还说不得做媳妇的了?”大儿媳不满自家的孩子去投奔二房,结果到了才知道二房南下了,故意这般说道。


“闭嘴!”


“老大家的,别当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着啥!今儿我把话撂这,你们爹的命是你们二叔、二婶救下的,大房能有今天也是你们二叔、二婶帮忙的。要是谁不知道感恩,徐家大房容不下这样的人!”


徐魏氏难得的发回火,见大儿媳妇还想开口,立即冲儿子们喊话道:“这话也是跟你们几个说的,谁再敢给我起小心思,要么拿着休书滚,要么就自请除族,往后在外头别说和我们姓一个徐!”


徐世宁本想说徐魏氏说的严重了,可环视一圈儿孙,才发现自己对他们多疏于管教。


“你们娘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这辈子大房欠二房的还不清,你们还认是我徐世宁这一脉的人,就给我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我也豁的出去老脸给你们说好话,让你们二叔、二婶多照看几分。”徐世宁一表态,于徐家人的意义便不一样了。


便是徐老太,也久久没有作声。


“大哥严重了,你我兄弟一场本就该互相扶持。我先去看看李氏,晚些时候再与大哥痛饮一场,就用李氏带来的酒,那方子还是她赠与贺知府的夫人的。”


徐世安拱了拱手,故意说了后面的话,是敲打也是警告徐家大房的人,别再打李满园的主意,他们不够格。


徐老太若有所思的看着徐世安离去,被徐世宁两口子劝的心烦后回了房间,连伺候她的婆子也打发了,才从床边的枕头下拿出一个灰色的小布包,一层层的打开后里面赫然藏着一块玉佩。


“兄长,我护了世宁这孩子一辈子,宁可委屈了自己亲生的也要让世宁过的好些,可如今世宁要依靠老二才有今日。如今咱们这一辈儿交情好的人也不多了,我还该让世宁知道他的身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