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 > 428章 两份保险?再传唤王主厨

428章 两份保险?再传唤王主厨

作者:某二狗 返回目录

,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


张伟的问题,是让很多人意外。


你问什么不好,非要问王主厨和老谈的关系如何?


法庭上很多人都不可思议。


因为他们关系好不好,你自己不会看?


你没看到人家王主厨都作完证了,还依旧到场支持老谈吗?


你没听到昨天作证时,王主厨都是怎么说的。


老谈和自己是认识十几年的朋友了,大家一起学的厨艺,一起出来开餐厅,两个人一起拿出了一部分积蓄,一起奋斗事业。


这样的两个人,关系怎么可能不好?


“刘女士,请你回答一下我的问题,王主厨和老谈的关系,到底好不好?”


“我相信作为老谈酸菜鱼最资深的员工,跟了他们11年,你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吧?”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张伟可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他只关心问题的答案。


“这个……”


刘女士仔细回忆了一下,“老板和王主厨的关系,应该是非常好的,他们一开始创业的时候,就和亲兄弟没两样!”


“哦,一开始?”


张伟很快捕捉到了一点,并且面露怀疑。


刘女士面露尴尬,但看了眼法庭四周后,还是坦白道:“怎么说呢,就是很多人处久了之后,这矛盾也就会出现。”


矛盾!


这个词,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法庭上的不少人,听证席和陪审团听到这个词,全都眉头一皱。


这里头,难道还真有什么事,是他们不知道的?


“刘女士,请你仔细想一想,回忆一下,然后告诉我们,老谈和王主厨到底有什么矛盾?”


“就是关于一些餐厅运营上的事,还有老板工作重心的事情,王主厨这几年对老板的表现都不太满意,甚至还……”


“甚至还怎么了?”张伟赶忙追问。


刘女士看了王主厨一眼,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就是,他们有时候还吵架,而且吵的声音很大!”


此言一出,法庭上倒是有不少人意外了。


“哦,吵架啊,不过合伙做生意嘛,在生意中产生分歧,吵架也是常有的事。”


张伟呵呵一笑,淡定调侃了一句后,接着问道:“刘女士,他们吵架频繁吗?”


“一开始偶尔吵吵,后来……”


刘女士又不说话了。


“后来怎么了?”


见张伟追问,刘女士也无奈,只能坦白:“说实话,自从老板娘一直来餐厅后,王主厨和老板的矛盾就逐渐增多了。”


“哦,和老板娘也有关系?”


张伟大有深意的看了陈潇雨一眼。


“是啊,和老板娘有很大的关系。”


刘女士又叹了一口气,“其实吧,这件事也不能怪老板和王主厨,主要是老板娘太有钱了。”


“你想想啊,老板和王主厨两个人,辛辛苦苦累死累活,一年去掉必要的开支,才挣那么几万块钱。”


“我们都听说,人家老板娘的前夫特别有钱,虽然她和前夫离婚了,但每年都能从对方那拿到几百万的分红呢。”


张伟听后点了点头,问道:“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吗?”


“是啊,来店里稍微有点年头的员工都知道,所以我们私下里都说,老板压力大啊。”


“老板娘漂亮也就算了,关键每年还能拿这么多钱,老板又是想要证明自己,这二人处起来肯定很难吧……”


刘女士说到此,一脸的无奈。


这换做是谁来都一样,老婆一年几百万,你自己一年挣不到几个钱,你不难受?


“那我就奇怪了,老谈和陈女士之间的隔阂,和王主厨有什么关系?”


刘女士一脸复杂的摇了摇头,“可能是嫉妒吧。”


“嫉妒?”


“是啊,嫉妒!”


见张伟提问,刘女士一脸肯定的回道:“我们老员工都看得出来,王主厨其实嫉妒老板能够找到老板娘这么有钱又漂亮的女人。”


说到这里,刘女士也没顾忌了,反正该爆的料都爆了,还能怎么样嘛?


“其实啊,我们私下里都说,王主厨每次看到老板和老板娘的时候,那个眼神就有些不对劲,我觉得很明显是嫉妒了。”


“老员工都看得出来?”


“是啊,都看的出来,我们几个老员工私下里聊八卦,说老板找了老板娘,不知道到底是运气好还是不好。”


“那王主厨嫉妒老谈,所以二人经常吵架?”


“是的,很多时候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但他们两个突然没来由的吵了起来。”


刘女士说着,压低声音,“在我看来就是嫉妒,王主厨就是嫉妒了!”


“嫉妒啊?”


张伟大有深意的看向听证席前排。


王主厨在刘女士放开自我,把餐厅的八卦都说出来后,脸色立马有些不好看了。


感受着四周审视的目光,他双手握拳,五指攥紧。


“反对,传闻证据!”


但就在此时,控方席上的一声打断,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辩方这是在做什么,传唤证人上庭之后,居然开始聊起了八卦?”


侯亮亮指着张伟,看向审判席,一脸不屑:“刘法官,你就任由辩方律师在法庭上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聊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


“这……”刘法官一时间,居然也不少反驳。


“刘法官,我问的问题可不是无关痛痒,刘女士的回答也不是子虚乌有,事实上她也说了,餐厅里很多老员工都知道这些事,所以如果我在传唤其他员工上来作证的话,就可以证明这些并非谣言,也并非所谓的传闻证据!”


张伟早已准备好说辞,甚至还挑衅似的看了侯亮亮一眼。


“张律师说的不错,反对无效。”


刘法官决定,还是挺一下张伟吧,毕竟他解释的也在理。


侯亮亮一脸不爽,立马向张伟追问:“可你让证人说这些,到底有什么意义?”


刘女士说的都是什么,都是餐厅的八卦消息。


这一次的案子是纵火案,是餐厅火灾爆炸案,甚至还有一位员工失去了生命。


可你却在法庭上聊八卦?


侯亮亮暗恨,自己怎么没有将死去员工,也就是受害者的家属喊过来,让他们在听证席上“真情表演”一下。


早知道张伟要整这些,他就应该直接把事情做绝,让受害者家属拖家带口来法庭上哭,给法庭制造压力!


“到底有什么意义?”


张伟听到侯亮亮的提问,反倒是有些好笑。


“这些提问,意义可大了!”


“不可能,八卦能有什么意义?”


“这些八卦的意义,就在于能证明一件事!”


张伟说着,竖起一根手指,语气骤然加重:“在餐厅纵火的人,很可能不是我当事人老谈,而是王主厨!”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不少人都诧异的抬起头,看向法庭上的张伟。


也有不少人转透过,看向了王主厨。


“不可能,你这是在无端揣测!”


“错了,我提出这些,都是有依据的!”


面对侯亮亮的否认,张伟冷笑一声,直接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


看到U盘的瞬间,法庭上所有人都下意识朝控方席上的谭莹莹看去。


就你了,专业人士!


谭莹莹生无可恋的低下头,嘴里喊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小谭啊,你带了笔记本吧?”


谭莹莹差点要哭了,我带没带笔记本,还有意义吗?


呜呜呜,我就是个工具人,一辈子逃不掉了。


一脸绝望的谭莹莹,只能接过张伟手中的U盘,然后打开随身笔记本,连接投影仪,动作一气呵成。


不到十秒钟,投影屏幕上就出现了画面。


“咳咳,刘法官,为了配合我接下来展示的证据,我希望能够请法庭重新传唤王主厨上庭作证,可以吗?”


“这……”


刘法官陷入犹豫之中,因为你现在的证人,还没有交叉质询过呢。


“控方,你如果反对的话,本庭……”


“哼,无妨!”


侯亮亮倒是没反对,甚至还不屑的看了张伟一眼。


目前这个证人是刘女士,一个餐厅老员工而已,讲的证词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八卦,对他来说也没有质询意义。


既然张伟要证明什么,他也可以接着,然后找到破绽出来反驳。


“那好,刘女士你可以下去了。请证人王主厨,再次上庭接受质询!”


就在刘法官的宣布下,刘女士离席,王主厨则再次坐回证人席。


“咳咳,你好王主厨!”


张伟笑着和眼前人打招呼。


“你好,律师。”


王主厨回应了一声后,突然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要证明什么,但我绝对是无辜的!”


“是吗,无辜的?”


张伟呵呵一笑,脸上有一丝嘲讽。


上了证人席,你可就逃不掉了!


至于你到底无辜不无辜?


那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而是由证据来说!


投影屏幕上,开始播放证据。


“大家请看大屏幕,这里是一份保险合同,是由我当事人谈志气和保险公司签署的商铺财产保险,保额是300万,保险受益人是他和王主厨二人。”


“不过因为保费的额度配比不同,受益人分到的金额也不同,我这样说罢,如果这次的案子我当事人无罪,火灾是一场事故,那么他能获益超过270万,而王主厨也能得到30万的赔偿。”


屏幕中,一些关键的数字被圈了出来,让所有人都能清晰看到。


保险合同的协议,所有人其实都知道,因为他们听控方提到过了。


保险合同很快翻过了。


“大家应该都看完这份合同了吧,但在这里我有个疑问,我相信大家可能都会有个疑惑,那就是如果这案子最后判定老谈是故意纵火,那么保险公司会赔吗?”


法庭上不少人都翻了翻白眼,这还能赔?


你当保险公司是傻子啊?


你要是因为意外,他们可能会赔,但也有可能不赔。


毕竟保险公司的事情,谁说的清楚。


但只要你存在一点故意的行为,他们铁定就不会赔。


“是吧,我相信很多人心中都有了答案吧,保险公司肯定不会赔啊!”


张伟说着,笑了笑,“所以啊,不仅老谈拿不到270万,王主厨也不可能拿到30万的保险赔偿,对吧?”


“这又有什么意义?”控方席上,侯亮亮又站了起来。


“别急,精彩的来了!”


张伟却让他稍安勿躁。


“小谭,点开下一份合同!”


谭莹莹立马照办,点开第二个文件夹,里头是一份新的保险合同。


“大家请看,这又是一份新的保险合同,而且投保人是谁,大家都看得清楚吧?”


张伟考虑周全,甚至直接在合同上圈红了一行字,就怕有人看不清。


“王主厨!”


法庭上,有人惊呼,来自辩方席,正是老谈。


不少人也都诧异了,怎么还有一份保险合同,而且投保人居然是王主厨自己。


“大家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还有一份合同?”


“而且大家看到没有,这一份合同的条款和之前那份是不一样的。”


“我在这里给大家解释一下吧,这份合同是怎么回事!”


张伟说着,示意谭莹莹继续操作,投影屏幕上的一些条款也都被红线标了出来。


“大家请看这里,这份合同上标明了一点,那就是如果餐厅在经营过程中,出现天灾人祸,甚至是有人故意纵火等行为,只要事故的责任人不再投保人身上,那么他就可以获得赔偿。”


“大家再看一下投保金额和赔偿金这一块,这上面写明了,赔偿金可是有整整400万。”


张伟说着,抬手指向王主厨,“也就是说,哪怕这案子控方胜诉,老谈纵火罪成立,餐厅起火的原因在老谈身上,第一份保险合同无效,这第二份保险合同也一样有效。”


“因为只要责任不在王主厨自己的身上,那么保险条款就能成立,王主厨将会获得整整400万的赔偿金!”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意外了。


没想到这个王主厨,居然会投这样一份保险。


“王主厨,我展示的合同,是不是真的,请你回答我?”


张伟又来到证人席前,笑着问道。


“我会自己的事业投一份保险,这又有什么问题?”


“这就是说明,你承认了?”


王主厨没有否认,甚至都懒得回答了。


“小谭,下一张!”


听到张伟的命令,谭莹莹立马切换下一章照片。


这一次出现的,是好像X光照片一样的东西,但背景依稀能够看到,好像是一间餐厅厨房。


“大家请看,这是我请的一位消防专家提供的检验照片,事实上那天去看过现场之后,我产生了一个疑惑。”


“我在火灾现场闻到了刺鼻的气味,其中有一点味道像是汽油,这让我很疑惑,汽油可不是在厨房内常见的清洁用品,所以我为了严谨一点,请了一位消防专家帮我分析分析。”


“这位专家很专业,他色谱分析法和光谱分析法帮我重新检查了一遍火灾现场的化学残留物,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张伟说到此,故意停顿了一下,拉起了现场所有人的兴趣。


“结果他还真发现了汽油燃烧后的残留物!”


汽油!


陪审团面面相觑,听证席交头接耳,就连审判席上的小刘都惊了。


厨房内出现汽油?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蓄意纵火的铁证啊!


“汽油,怎么可能!”侯亮亮直接站了起来,一脸惊讶。


“怎么不可能,这位专家可是消防署的专家顾问,他的检测报告你还不相信的话,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张伟驳斥一句后,又看向证人席上。


“王主厨,我问一下,餐厅厨房内出现汽油,这可能吗?”


“这……”


王主厨一时半会,有些说不出话来。


“算了。你不用回答也没事,反正我们都知道,厨房内有明火,汽油又是易燃物,估计连小志都知道,厨房里不能放汽油吧!”


张伟指了指听证席上的谈小志,呵呵一笑。


法庭上不少人也都笑了。


这是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汽油需要远离明火,更加不可能出现在后厨。


“王主厨,最后一个问题,火灾发生的时间是周末凌晨0点左右,那个时间段你在什么地方?”


“我……我在酒吧喝酒!”


王主厨被张伟提问,连忙解释:“周末工作太忙了,下班后我就去酒吧喝了一杯,然后很晚才回家,酒吧有我的消费记录!”


“是啊,你去了酒吧,但你却也说谎了!”


张伟看着王主厨的手,笑道:“你其实那天忙到晚上10点左右,然后去酒吧喝酒,在11点就离开了酒吧,再然后你却又回到了餐厅内,对不对?”


“怎么可能,我回去干什么?”


“当然是回去纵火啦!”


“你有什么证据!”


“怎么,你不否认了,直接反问我要证据?”


“这……”


听到张伟的调侃,王主厨脸色一变。


但还未等他回应,张伟已经冷笑着凑了上来,“你知道吗,你这个人生活作息还是挺健康的,起码知道运动,天天带着智能手表,检测心率数据,真是难为你了啊!”


王主厨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智能手表。


“你是不是以为,这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手表?”


“那我可以告诉你,这手表不仅一点也不普通,而且还带有GPS定位。”


“我再告诉你,这手表是铁匠科技研发的,而我刚好认识铁匠科技的首席研发官,你说我要是请他帮忙定位一下某个用户在周末的行程路线,你猜他会不会帮这个忙?”


说到这里,张伟已经是满脸笑容。


而王主厨听到这些话,面色却变得无比难看。


他手上的智能手表,难道真的可以将他所做的一切都展示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