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新宠 > Chapter 14

Chapter 14

作者:南绫 返回目录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Chapter  14</p>


夏娃被“游手好闲”这四个字气到了,恼得直接挂了电话。</p>


周洛没回打过去,直接把这事交给了助理,助理拿着手机,离开会议室出去处理了。在她眼里,夏娃归属私人事件,无论她在周放那边多受重视,她也不可能让这类事情影响到自家老板的工作。</p>


这完全是两种性质的事情,不在同一条水平线上,没有可比性。</p>


会议室内,郁盛神色未变,一众人又寒暄了几句,随即约了晚餐时间。</p>


秋屿起身收拾平板电脑和文件资料夹的时候,周洛终是没忍住将视线落在他身上。对方虽自进会议室后一言未发,安静沉默的好似不存在,但那张脸和身高,想不注意都难。</p>


周洛这两年也陆陆续续投过几个网剧和电影项目,见识过娱乐圈的繁华和星光,但现在想想,那些男明星小.鲜.肉,居然没有一个比得上眼前这个安静的助理。</p>


而拥有这样长相的男人,居然只是一个助理?凭他的模样,哪怕他什么都不会,只要朝镜头前一站,也多得是人愿意塞钱给他花……</p>


“周总。”郁盛的声音适时令他回神,周洛收回目光,和郁盛带笑的目光对上。她分明笑容明媚,可周洛却隐隐觉察到了其后的不悦。</p>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是因为他多看了那个助理一会吗?可刚才,他用这种目光——甚至更加肆意的目光打量她时,她根本毫不在意。</p>


这么护短的吗?有意思。</p>


**</p>


对方给郁盛安排在酒店的错层商务套房内,因为分上下楼,有两个卧室,郁盛便让秋屿直接住进了套房。</p>


距离晚餐还有几个小时,她准备回房间休息会,洗个澡,再换身衣服。</p>


套房很漂亮,朝南是大幅落地玻璃,有点像她在B城的错层公寓,顶部高挑,采光非常好,视野更好,可以将马路对面的惊叫乐园尽收眼底。</p>


“阿屿,找人查一查周洛和周放的关系,还有一个叫夏娃的。我想知道,她和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夏娃和顾觉之间的事,她没兴趣查,但周家人不同——尤其周洛。</p>


她要跟周洛合作,得先弄清楚周放在海名的话语权,以及周洛和夏娃的关系如何。当然以刚才那个简短的电话来看,夏娃在周洛这边似乎不如在周放那边得宠。</p>


但一个年纪和她差不多的女孩,能同时跟顾觉、周放、周洛都有点关系,莫非也是富家千金?但B城上流圈子从没听过有个夏家,不仅B城,S城也没有。</p>


“好。”秋屿没有多问,简单应下,取出笔记本电脑,在餐台上打开开始做事。</p>


郁盛冲完淋浴,换上更为舒适的衣服下来时,秋屿已经结束工作,正在用房间里的胶囊咖啡机冲泡咖啡。</p>


“房间提供的胶囊咖啡,不一定好喝,试试看。”他将两杯咖啡搁在一旁吧台上,从冰箱取出牛奶倒入。</p>


郁盛嗯了一声,站在落地玻璃前看对面的惊叫乐园,手里还拿着一本介绍册,一一比对地图和建筑。</p>


秋屿将加了牛奶的咖啡亲自递到她手边,郁盛喝了一口,嫌弃的递还给他:“不好喝。”</p>


他接过搁到一旁:“我让楼下咖啡厅送现磨的吧。”</p>


“不用麻烦了,我们下去买吧。”郁盛将手里的介绍册翻到其中一页,然后展示给他看,“阿屿,我要去这个鬼屋。”</p>


秋屿愣住:“您确定?”</p>


没人比他更了解郁盛,她怕冷怕黑,之前有一次半夜打电话给他,因为她临睡前看了一部很经典的《林间小屋》,加上那天她一个人住在公寓,结果又困又不敢睡。</p>


最后是他开车赶去,和衣在她公寓一层沙发上躺过了后半夜,她才在楼上睡着。</p>


郁盛大概也是想起了那次,不过在她看来情况不同:“没事,反正今天你和我住一个套房。”说着,她又补充了一句,“现在就去。”</p>


**</p>


郁盛没有去过这样大型的游乐园。</p>


十三岁之前,她妈妈还在的时候,是碍于家里条件去不了。她妈妈独自抚养她,生活压力大又忙碌,她从不会提过分的要求,有时周末去一趟附近的小型游乐场,她已经很满足了。</p>


十三岁之后,她去了B城,进了郁家。郁贵东除了和她有血缘关系外,等同于一个陌生人,根本不可能像个正常的父亲一样在假日带她出去玩。</p>


再后来,她长大了些,在学校有了要好的朋友,可以独自外出并照顾好自己,郁贵东却动了让她联姻的心思。</p>


她曾被郁贵东带去和某个谢顶的中年实业家吃过两次饭,也是从那时候起,她清楚明白到自己对郁贵东而言意味着什么——哪怕那个时候她只有十七岁,根本还没成年。</p>


但在郁贵东眼里,一个拥有交换价值的“礼物”显然没有是否成年一说。</p>


她正式和顾觉订婚后,即便有时间有钱,也完全没心思去游乐园那种地方。</p>


她总是嫌时间不够用,有太多东西要学,有太多资料数据要看要分析,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已和同龄人距离遥远,连初中高中交到的朋友也渐渐疏离。</p>


她根本不可能像个正常的无忧无虑的大学女生那样,享受青春、友谊和恋爱。</p>


S城位处江南,冬天多雨,正巧前一天刚刚下过一场,此刻空气里满是湿冷的水意,那种湿冷,远比B城的寒冷更甚,一丝一丝的冷意仿佛能钻到人的骨头里去。</p>


郁盛穿了件厚软的白色绒外衣,外衣很长,过膝,有兜帽,可以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可她还是觉得冷,尤其在进了鬼屋之后。</p>


和大多数明明怕得要死却又想玩鬼屋的人一样,她在踏入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后立刻感觉四面八方都不安全,随时会跳出什么东西。</p>


“阿屿……”她去揪身旁人的大衣,感觉自己的指尖凉透了。</p>


“嗯,我在。”他感觉到了拉住自己大衣的手指,甚至能想象到对方纤细指尖落在他黑衣大衣上的莹白色泽,他手指动了动,还是忍住了想要握住她手的冲动。</p>


秋屿忍耐的时候,郁盛却毫不客气,攀着他衣袖抱住他手臂靠过去,将脸颊贴住他手臂同时用手指半挡着,一旦情势不妙可以立刻捂住眼睛。</p>


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她靠住他的时候,对方的身体似乎微微僵了下。</p>


“阿屿,你怕黑吗?”</p>


“不怕。”</p>


“那你怕鬼吗?”</p>


“不怕。”</p>


“那你刚才为什么要抖?”</p>


“……”</p>


还好,这种环境下,她注意力不会在同一个问题上纠结太久。</p>


他们慢慢深入鬼屋,周围逐渐出现各种奇怪的声音,开门的吱呀声、有人似乎在幽怨的叹气,郁盛感觉衣摆别人拉扯了下,立刻捂着眼睛整个人缩进他怀里,“有、有东西摸我!”</p>


“没事,只是一个工作人员蹲在那里。”秋屿点开手机的电筒功能看了眼,确定只是无害的工作人员之后,刚想关闭电筒,郁盛已经从他怀里抬起头。</p>


他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郁盛侧头看去,在电筒的帮助下清楚看到了自己脚旁的一张“鬼脸”和血.淋.淋的“半截身体”,这一眼对视差点直接把她给送走……</p>


郁盛说什么也不肯走了,拉着他说要原路返回。</p>


“已经走了大半,原路返回花费的时间更久,更何况,后面还有其他客人,有几个路口很窄,又很暗,返回的时候会撞上别人。”他一条一条耐心的劝说,可这个时候,劝说根本无用,郁盛哪里肯听。</p>


她拽住他大衣的衣襟,把自己的脸藏在里面,连眼睛都不肯睁开,更别说走路了。</p>


秋屿被拽得动弹不了,尤其心口那一处,能清楚感觉到她紧贴着他的温热呼吸。</p>


明明是无赖又不讲理的模样,与不久前开会时那个沉稳大气的郁盛相去甚远,可他就是抵抗不了,心脏又酥又麻,就像不是他自己的。</p>


他听见自己叹了口气,第N次无原则的败下阵来:“那我背您出去,好不好?”</p>


“嗯。”这回郁盛同意了。</p>


秋屿蹲下,轻轻松松将人背了起来:“害怕就闭着眼睛,一会就出去了。”</p>


郁盛没出声,但是将搂着他脖子的手收得更紧了些。即便背着一个人行走在黑暗里,他的脚步也又快又稳,这种感觉令人安心。</p>


郁盛渐渐不怕,松开捂眼的手,还有心思和他聊天:“阿屿,你肩膀好宽啊……”</p>


“……”</p>


“我记得以前你也背过我一次,我有没有变重?”</p>


“……”</p>


“阿屿,我刚才就想说了,你身上好香啊,用了什么香水?”</p>


“郁总,我没用香水。”</p>


“是吗,我再闻闻。”</p>


对方说完,秋屿就感觉到有温热的呼吸靠近了他的后颈,像某种毛茸又柔软的小动物那样,轻轻嗅了嗅,还不小心蹭了下。</p>


他脚下不知绊到哪里,一个踉跄,迅速用手扶住旁边的墙壁才避免了摔倒。</p>


“你没事吧?”清软柔媚的嗓音在他耳旁响起,气息拂在他耳际,带来一丝丝酥麻的痒。</p>


黑暗中,秋屿悄悄收紧了手指,开口时声音却比往常更加冷静:“没事,马上到了。”</p>


**</p>


夏娃没想到来S城散心居然会看到那个令她心烦的女人。</p>


顾觉已经几天没来见她了,自从那晚她发了张做牛排的照片,他过来他给她安排的公寓里坐了会,吃了几口牛排外,就再也没去找过她,也没有带她出去。</p>


夏娃觉得自己已经够主动了,而且她和他之间原本就是他欠着她的,如今让她一而再的主动去找他,她做不到。</p>


可就这样待在B城,只要他想,她又随时能被他找到。</p>


最后,她决定带着好朋友来S城待几天。</p>


她知道周洛在S城,而且自这个乐园开业后,她还没来过,哪里知道跑这么远,还能见到不想见的人。</p>


不远处的鬼屋门口,郁盛正从一个男人的背上下来,她看起来心情不错,笑着和对方说了句什么,那人便朝一旁的棉花糖摊子走去。</p>


很快,男人带着买好的棉花糖回来,递到她面前,她揪下吃了一口,又揪了一团踮脚递到对方嘴边。</p>


目睹全程的夏娃摇头叹息,她的好友在旁边不解的问:“怎么了,看见谁了?”</p>


“一个认识的人,我还以为她多喜欢他,结果……”夏娃语气感慨又正义,“不过我也不算多意外,这样的豪门联姻哪里来的真爱,有些女人表面看起来美好其实私下玩得各种开放……”</p>


“豪门联姻,你该不会是在说你男朋友那个被家人安排的未婚妻吧?”好友闻言眼睛顿时亮了,“你看到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了?哪儿呢?别傻着,赶紧拿手机出来拍照啊,这种都是她出轨的证据!越亲密越好!”</p>


夏娃被好友催促着拿出手机,最终调整镜头开始拍照。</p>


冬天的傍晚太阳落山早,六点都不到天色已经黑了,夏娃数次按下拍照键的时候,闪光灯自动工作,连闪数下。</p>


秋屿是何等敏锐的人,即便在人来人往的乐园里面,也立刻觉察到了朝着他们连闪的闪光灯。</p>


他回头,迅速从人群里辨别出对方的方位,然后在对方略带慌乱的愕然表情里快步走到她们面前:“很抱歉,可以给我看一下你的手机吗?”</p>


夏娃有片刻失声。</p>


男人双腿修长,穿了一件全黑的薄昵大衣,逆着一旁摩天轮的灯光走来,那张脸清冷又淡漠,漂亮到令人失语。</p>


“什么?”视觉的冲击让夏娃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她握住手机怔在那里的时候,对方再次说了句抱歉,然后伸手取走了她的手机。</p>


手机离手之后,夏娃才反应过来,想要扬手夺回自己手机,秋屿已经迅速从还开着的拍照界面进了相册,点开新拍的几张照片,无一例外主角都是郁盛和她。</p>


“你未经同意拍摄了我们的照片,已经侵犯了我们的隐私权。这一次,我只选择删除照片,如果再有下次,我会报警。”秋屿将手机反转,让她看清了屏幕上的照片。</p>


因为拍摄镜头拉得很近,照片主角一看就是他们两人,夏娃连想要辩解只是拍乐园不小心顺带拍下两人的话都说不出口。</p>


之后,他将里面他和郁盛的照片全部删除,之后进入“最近删除”栏,再将照片彻底删掉。</p>


他动作很快,不过数秒已经将删除了照片的手机递还到她面前。整个过程里,他脸上都没有丝毫表情,眉宇间的冷色疏离到令人望而生畏。</p>


“唉唉,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夏娃的朋友好不容易才找回声音。</p>


秋屿并不理会,还了手机直接转身,朝郁盛走去。</p>


“夏夏,怎么办……”那女生见状,伸手去拉夏娃,“我们就这样错过这个机会吗?”</p>


夏娃此刻心里又恼又羞,偷拍被当面捉到,还被郁盛的人当面警告,让她无法忍耐。</p>


“你待在这里!”她一咬牙,点开手机按了几下,然后握着手机追了过去。</p>


郁盛还没和秋屿说两句话,就看见夏娃带着一脸坚毅之色冲到她面前:“拍照是我不对,可你这样,对得起顾觉吗?”</p>


郁盛:……??</p>


是她……耳朵出问题了?</p>


(麻烦宝们看下作话=3=)</p>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