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新宠 > Chapter 11

Chapter 11

作者:南绫 返回目录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Chapter  11</p>


“周先生,久仰!”顾觉朝对方伸出手。</p>


“不请自来,没有打扰到你吧?”顾觉身姿挺拔,周放却也不逞多让,虽年近四十,但因为长期注重健身保养,身形依旧紧致有型,加上面容俊朗,说三十出头也不为过。</p>


“周先生说笑了,你可是B城商界的传说人物,你能光临蓬荜生辉。”</p>


两个男人寒暄间,郁盛留意到顾觉的措辞,虽然恭敬,但并没有对对方使用尊称,就像是下意识抗拒这样做。很快,她感觉到有一道目光投在了自己身上。</p>


郁盛眸光轻转,落在周放身侧的娇小女孩身上。</p>


对方大概没料到她会突然看过来,眸底的惊艳和其他一些复杂情绪一时间收刹不住,她似有些慌乱的移开视线,然而不过数秒却又像是下次决心般再次将目光投来。</p>


郁盛的视线和她对上,这次,对方没有移开,但郁盛注意到,她勾在周放手臂上的手指收紧了不少,似乎略带紧张。</p>


“对了,介绍一下。”顾觉微微勾唇,揽过郁盛的腰,再开口时声音低沉而惑人,带着亲密,“这位是我的未婚妻,郁盛。”</p>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哦?”周放的目光瞥来,眸底同样略过一丝惊艳,但很快就消失不见。成熟男人的眸光深沉犀利,哪怕是笑着的时候,也带着打量和审视的意味,“原来是郁家千金,真是郎才女貌。”</p>


“谢谢周先生夸奖。”郁盛回以微笑。 </p>


周放轻轻拍了拍勾着自己手臂的白嫩小手,“这位是夏娃,我的侄女。夏夏非常有才华,刚刚在巴黎国际芭蕾舞大赛上拿了冠军,我就想着带她到处走走,放松一下。”</p>


“周叔叔。”夏娃似乎对这样直白的夸赞很不好意思,勾着周放朝他嗔道,“我哪有那么厉害……”</p>


“侄女?”顾觉笑容未变,同样朝对方伸出了手,“你好,夏小姐。”</p>


夏娃缓缓伸出手,和他握住:“顾先生,你好。”</p>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交汇,郁盛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双方的无声对视仿佛穿越了重重时光。这个画面,很像是在看一部虐恋情深的玛丽苏偶像剧。</p>


真可惜,她十三岁之后就不看这类电视剧了。</p>


宴会后来的时间里,顾觉明显沉默了许多,酒却一杯接一杯,没有少喝。</p>


郁盛倒是无所谓,他先前带她转了半个场子,该认识的商圈名流和新贵,她都已经认识了。她今晚过来,原本也不是为了顶着顾觉未婚妻的身份当个吉祥物。</p>


今晚会到场的一些商界人物,她早就和秋屿两人做了全面完善的调查,不仅清楚知道对方的全部个人资料,还对几个特定想要接触的人物做过深入分析。</p>


例如阳乐新媒体的那位创办人岳栋,表面看起来和顾家关系不错,和顾觉更是多次合作,亲如兄弟,诚信可靠。但事实上,他有个从小失散的异父妹妹,曾怀抱大红大紫的明星梦签约顾觉的明灿影视,最后却在数次被.迫.潜.规.则.后选择自杀。</p>


说来讽刺,她自杀的新闻还小小上了次热搜,而岳栋也是因为这次热搜注意到了对方,最后经过调查验证,对方就是他找了很多年的妹妹。</p>


有这样的隐藏纠葛,很显然岳栋也不可能得了斯.特.哥.尔.摩症,所以郁盛猜测他先前和顾觉那些合作,都是为了获得对方信任。至于获得信任之后会怎么样,才是她感兴趣的部分。</p>


再例如大智地产的总经理吴广艳,年轻时候曾秘密跟过顾老爷子几年,还生了一个私生子。</p>


而这位私生子最近毕业归国,进了顾氏工作。她不知道顾老爷子是否知道这个私生子的存在,但很显然顾觉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弟弟。</p>


他本身是顾老爷子二婚再得的老来子,但因为爱屋及乌,他自小就比他那两位年长的哥哥姐姐更得老爷子的重视。</p>


他接管顾氏之后,已经渐渐把大哥二姐还有他们两个儿子手里的权力人脉瓦解的差不多了。</p>


连同一个屋檐下长大的亲人,他都能如此不留情面,更何况是一个外来的私生子?</p>


如果顾觉知道,他绝对不可能让对方留在顾氏。</p>


再再例如……</p>


……</p>


放眼满场,一派繁华盛景,却也处处波谲云诡。而这里面的变数,对郁盛来说都是商机。</p>


郁盛热衷于寒暄和交际的时候,顾觉不知何时没了踪影。</p>


顾家这栋老宅很大,别墅也分前后两栋,中间以一个偌大的玻璃绿植花房相连。</p>


花房非常大,有园丁打理,四季如春,哪怕是冬天,依然姹紫嫣红。花房不属于宴会范围,少有人踏足,而此刻,在层层叠叠的花叶深处,却传来对话声。</p>


“……周叔叔?所以你这是又给自己找了个叔叔?”男声压得格外低沉,带着撩人的磁性。</p>


“这与你无关。”女声甜糯娇软。</p>


“无关?呵……”男声发出笑声,可这笑声却是冰冷的,还带上了一丝怒意,“是谁允许你这样和我说话的?”</p>


“放手!你喝多了!”大抵是男人做了什么,甜糯的女声带上慌乱,“现在不是从前了,我们早就没了关系,你也无权再管我的事!”</p>


“哦?是么?”</p>


“你干什么……唔……”</p>


再之后,是衣衫摩挲的声响,灯光幽暗枝叶繁茂的花丛后方,男人将身材娇小玲珑的女孩压在墙角,一手扣住她脸颊,紧紧吻住了她的嘴唇。</p>


花丛另一侧,因为收到秋屿传来的资料想要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慢慢查看的郁盛:……</p>


艹……</p>


眼瞎了……</p>


郁盛一边面无表情吐槽,一边默默将手机关了静音,动作流畅的打开摄录功能。虽然有枝叶挡着拍不清晰,但录音却一清二楚。</p>


“唔,嗯……顾觉!”一个深入浅出的吻,让夏娃双颊泛上粉红,倒是令她多了几分媚.色。</p>


她用力推他,无奈使尽全力,也推不动身前的男人分毫,她似气狠:“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到底想干什么!”</p>


“分手?当初一声不吭消失的人是你!你知道我后来找了你多久?……”</p>


“明明是你说分手的,也明明就是你——算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都过去了,我现在很好,我也不再喜欢你了……”</p>


“呵,你的身体似乎比你要诚实一点……”</p>


“你干什么!不,唔……别……顾觉……啊……轻点……”女声逐渐娇柔起来,似乎带着微微颤抖,欲.拒.还.迎。</p>


郁盛:……</p>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哟,她只是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看资料而已……</p>


郁盛拍完精彩片段,抚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无声退开。</p>


**</p>


郁盛再返回前面宴会大厅的时候,听闻顾家老爷子已经提前退场了,似乎是身体抱恙。</p>


她对这位随意安排她人生的老爷子没有任何好感,也没有任何套近乎的想法。</p>


今晚该认识的人都认识了,该加的微.信也都加上了。再加上顾觉忙着玩霸总和白月光的游戏,她估摸他也没时间再来这边,于是郁盛决定早点回去休息。</p>


她从服务生手里接过自己的大衣,穿上后朝别墅外走去。</p>


今天她过来的时候坐的是顾觉安排过来的车和司机,此刻宴会才进行到中段,宾客的车子都停在别墅区的停车场内,一般有客人离开时,会有泊车小弟代为取车。有些宾客自带司机的,自然在离开时提前通知司机将车开过来。</p>


郁盛是个例外,车子是顾觉安排的,她没有司机手机,而顾觉此刻正在“忙”,她自然也通知不到司机。</p>


好在外面雨早就停了,回家这种事很简单,打个车就行。</p>


她裹紧大衣,一边朝别墅区的大门走去,一边低头用手机上的软件叫车。结果她才刚刚走出顾家别墅的范围,黑色的车子就从后面驶来,在她身侧停下。</p>


“郁总。”秋屿推门下车,替她拉开的后排的车门。</p>


“你怎么在这里?”郁盛看了看他开车过来的方向,那里是顾家别墅旁的一条车道,她明白过来,“你该不会宴会之前就已经在了吧?你……又没吃晚饭?”</p>


秋屿像是没看到她脸上的不快,只是开着车门等她。</p>


事实上,他不是从宴会开始之前就已经在这里了,而是从顾家的车子去别墅接她开始,就已经一路尾随。</p>


郁盛大概也想到了这点,脸色顿时更不好看了:“行啊你,一声不吭的都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发个消息。要是今天我坐顾家的车走了呢?难不成你再跟着一路护送我回家?你腿上的伤还没好透,又不好好吃饭……”</p>


她越说越生气,他倒是全程站在那里一言不发,郁盛最后气笑了,也不想再说下去,衣服一拢就上了车。</p>


回公寓路上她全程冷脸,直至他在沿街一家很有名的火锅店旁的车位停下:“郁总,吃火锅吗?”</p>


郁盛:……</p>


“如果不吃的话,那我直接送您回公寓。”他说着,就伸手去拨档。</p>


修长手指刚刚握上档位,就被后面伸过来的葱白细指给握住。</p>


秋屿回过头,对上郁盛面无表情脸:“说,错了没有?”</p>


秋屿怔了两秒,结果手背上一重,原来是被她掐了一下。她生气的模样特别生动,一双桃花眼漆黑水润,纤细漂亮的眉紧紧蹙起,饱.满.红润的唇抿着,过浓的艳.色里透出了可爱的孩子气。</p>


还有她掐他的动作,根本不疼,就像是被猫轻轻挠了一下。</p>


他看着她,语气温柔:“嗯,我错了。”</p>


对方承认错误的速度总是让她无语,一点成就感都没有。</p>


郁盛冷笑:“是啊,这次错了,下回还敢,对吧?”</p>


“下次……我会看情况,如果时间尴尬,就买一些面包点心之类的备在车上。对不起,今天又让您担心了。”</p>


郁盛心里满意了,气也立刻没了。</p>


她一个晚上都在交际,就只吃了几口蛋糕点心,此刻闻到外面火锅店溢进来的麻辣香气,想起肥牛黄喉吃到嘴里的鲜嫩美味,立刻推开车门:“阿屿,走啦,我们去吃火锅!”</p>


秋屿把档位拨好,熄了火,侧头看了眼郁盛已经迫不及待走进火锅店的背影,轻轻勾唇笑了笑。</p>


**</p>


第二天,郁盛在手机上看到了顾觉的未读微.信,上面显示发送时间是凌晨一点多。那个时间她早回了公寓洗漱休息,手机也关了静音。</p>


郁盛拉开窗帘,玻璃外是大片的阴色天空,昨天后半夜雨又淅淅沥沥下了起来,看来今天会继续下一整天。</p>


今天是周六,她不用去学校,除了晚上有个饭局,白天她都可以待在公寓里。</p>


这套小公寓位于二十层,她很喜欢在下雨的时候坐在落地窗边看下面的城市。</p>


地暖两个星期前就已经开起来了,原木色的地板上铺了一块白色长绒毯,上面再搁上一个矮几,放一杯咖啡,她能靠坐在那里唰一上午手机。</p>


大概因为她没回顾觉消息,临到中午的时候,他来了电话。</p>


郁盛还是接了。</p>


“怎么没回消息?”</p>


“昨天喝多了两杯,刚醒。”</p>


“在家吗,晚上接你出去吃饭?”</p>


“我在外面,今天要陪朋友。对了,礼服和项链我已经让人送回昨天那家造型沙龙去了。”那条裙子和项链都价格不菲,她上午就让秋屿亲自过来取了送回去,这会应该已经送到了。</p>


电话那头的男人一时间没了声音,片刻,才有低沉微冷的声音传来:“你就这么不屑我送的礼物?我顾觉送出的东西,什么时候收回过?”</p>


郁盛莫名其妙:“昨天你派司机来接我去的那家造型沙龙没说那是送的啊。”</p>


然而顾觉却似乎余怒未消:“裙子和项链我已经买下来了,如果你不要,我会吩咐他们处理掉!”他说罢,直接挂上电话。</p>


郁盛:……</p>


神经病啊……</p>


早点说是送她的,她自然会留着换现啊,资金这东西她永远都缺好不好!</p>


顾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生气,似乎并不应该,她已经解释了她并不知道。</p>


可从昨晚开始,从见到夏娃跟随另一个男人现身,听到她甜甜叫着对方“叔叔”,一如从前她刚到顾家时,怯怯唤他“小叔叔”,他的情绪就变得不太受控制。</p>


昨晚夏娃后来哭了,他的那点醉意也被她哭醒。</p>


她伏在他怀里哭得伤心又无助,揪着他西服的手指一直在颤抖,问他到底想要怎么样。她还是那个小女孩,尽管数年过去,她一点都没有变。</p>


那一刻,他明白她心里还有他。</p>


他轻轻抱着她,仿佛再次找回了失去多年的宝物。</p>


然而听着她娇娇的声音,他脑中却忽然掠过了另一张脸,那张脸,精致艳丽,眉宇间总是带着淡淡的天真纯媚,光看外表真的很像一个完美无瑕的水晶玩偶。</p>


可他却知道,在那之下,有着极其清晰的分析能力和冷静头脑。</p>


她远比她看起来的模样要聪明的多。</p>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从不认为这世界上有比夏娃更重要的女人,可此刻夏娃分明在他怀里,失而复得,但他却不由自主想起另一个女人。</p>


最诡异的是,他心底竟然起了负罪感。</p>


他和郁盛订婚后这几年,身边女伴从未停过,也曾被她撞见了几回,可他从未在意,更遑论负罪感。</p>


后来夏娃拒绝让他送,他再回宴会上的时候郁盛已经离开了,先前他派去接她的司机说,应该是她自己的司机开车过来接她离开的。</p>


他想起晚上他带她穿行宴会与人认识寒暄时她明媚的笑容,似乎非常高兴他在这样重要公开的场合带着她,介绍她。</p>


他突然有点想见她,临睡前给她发了消息。</p>


直至此刻,她在电话那头提到裙子和项链的事,他听着她清软的嗓音说着懂分寸的话,突然就窜上了无名怒意。</p>


开车的老钟看了眼后视镜,没有说话。</p>


片刻后,秘书打来电话,表示沙龙那边收到了昨天郁小姐的裙子和项链,不知道该怎么处理。</p>


顾觉沉默了几秒,还是开口道:“让他们重新包装漂亮一点,送到郁小姐别墅去。”</p>


“好的。”</p>


老钟再次诧异的看了眼后视镜。</p>


顾觉看向车窗外,轻轻拧起眉心。</p>


**</p>


晚餐地点在上次因意外被中止,未能顺利前往的度假村内。</p>


这次秋屿愈发谨慎,给车加满油,特意提前三个小时出发,一路均速,甚至在郁盛中途下车去休息站的洗手间时,都跟在后面。</p>


郁盛有点无语,不过想起上回的遭遇,加上拗不过他,也只能随他去了。</p>


这家伙保护她的时候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她安全一点,也就代表他能少受点伤。</p>


他们到的早,对方在晚饭前,亲自开着度假村电瓶车,带他们在里面晃了一圈。</p>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