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新宠 > 3. Chapter 3

3. Chapter 3

作者:南绫 返回目录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Chapter  3</p>


秋屿侧头看她,伸手接过她手里的外套和包:“这不是跟踪。”</p>


“我不是发了消息让你先回去吗?”她看着对方低垂的眼帘,“我现在想走走散步,不想坐车,你回去吧。”</p>


“您可以继续,当我不在就行。”他说着,直接退到一旁树影里。</p>


郁盛:……</p>


她看着树影里那双笔直的大长腿,再次叹口气了:“行了,出来吧,我有点饿了,我想去吃火锅。”</p>


“好的。”他上前,落后半步走在她侧后方,没有多问她为什么明明吃了晚饭还会饿。</p>


郁盛边走边拿视线余光去瞥他,他比她高太多了,这样高大挺拔的一个男人,手里却拿着她橘红色的小包包,还亦步亦趋走在她身侧,一脸淡定坦然。</p>


周围惊艳于他容色的行人纷纷投来目光,可他目视前方,脸上没有丝毫不自在,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根本不在乎。</p>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比起助理的工作,你是不是更喜欢当我的司机和保镖?”火锅店包厢里,她托腮看着桌旁给她擦拭碗筷、倒饮料、装调料、烫菜烫肉的秋屿。</p>


他动作一顿,没抬头,继续夹着毛肚在沸腾的汤里上上下下:“已经做习惯了,无所谓哪个职位。况且,这些工作助理也都能做。”</p>


郁盛夹起碗里已经烫好的毛肚,感叹:“你这样显得我很废。”</p>


“您的时间和精力应该花费在更重要的事情上,这就是助理存在的意义。”这回答配上他不苟言笑的表情,近乎刻板。</p>


郁盛早已见惯他这模样,将他还在给自己烫肉,开口制止:“好了,我又不是猪,吃不了这么多,你也一起吃,吃完回去开会。”</p>


“是的,郁总。”</p>


郁盛:…… </p>


秋屿对她的称呼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由郁小姐转变为郁总的,她已经不太记得了。对于“郁总”这个称呼,她是抗拒的,毕竟她那个小公司,目前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就只有他们两个人。</p>


与其说是公司,倒不如说工作室来得更贴切。</p>


她目前没有租写字楼,暂时将办公地点安置在她名下唯一一套房产里。</p>


这套房子不大,上下错层式,加起来也不过一百多平米,一层布置了沙发、小会议桌、书柜、投影仪。</p>


二层里外两间,外面那间是开放式房间,透过朝南的围栏看下去就是一层落地窗区域,这里放了两张办公桌和办公椅,做成办公室。</p>


后面那间房还是保持卧室的模样,她有时累了还能有个地方休息。</p>


从大三下学期开始,同系的人都陆陆续续出去实习了,她也一样。只是别人的实习是真实习,而她则充分利用这些时间,注册了这家公司。</p>


郁贵东是做风投起家的,他擅长交际,胆大路子野,年轻的时候抛妻弃女攀上有钱人家的女儿,靠着这第一桶金,才慢慢有了今天的郁氏。</p>


不知是不是近几年年纪大了,郁贵东敢冲敢闯的心思逐渐淡下来,出手远不如年轻时那样胆大,即便碰到很不错的项目也总想多拉几个投资者一起。</p>


而顾觉,便是所有拟定对象里他最中意最想合作的那个。</p>


她和顾觉订婚之后,郁贵东确实达成心愿,得到了顾觉的资金加盟。</p>


不过顾觉这人在商言商,他能点头的投资,都经过切实考察,判定有投资价值才会出手。郁贵东曾试图混过几个包装完美的项目在诸多投资案中,但无一例外都被顾觉避开。</p>


郁贵东吃不准顾觉是运气好无意避开还是真知道什么,因为吃不准便有所顾忌,之后慢慢安分下来,倒是因此对郁盛态度缓和了一些——至少表面功夫算是不错,平时卡里的零花钱也稍微大方了一点。</p>


郁盛进大学后接触股票和期货,研究一阵子,用郁贵东那里得来的零花钱私下另开了个账户。</p>


她数学很好,研究计算,加上从郁贵东和顾觉那里听来的各种消息,买进卖出的,几年下来,钱早已翻了又翻,能买七、八套这样的错层小公寓。</p>


目前只购置这一处房产,主要还是不想让郁贵东那边知道。</p>


毕竟,钱好藏,但房产不容易藏。</p>


前一年她自己学投资,起了做公司的念头,干脆添置了一些办公用品,暂时将这里当做工作室。只等哪天遇到真正靠谱的项目,再正式组建公司。</p>


公寓的地址稍有点偏,郁盛最终还是坐上了车。</p>


秋屿开车既快又稳,最早他便是给她做司机的——当然,这只是表面,实际上她当初找的是保镖。</p>


顾觉名下有一家国内数一数二的影视公司,在她和他订婚之前,他偶尔也被拍到过和哪个流量小花一起现身云云。</p>


这些绯闻对某些女艺人来说是需要避免的,但对某些女艺人却是获得流量和话题度的方法。好的CP可以让艺人获得更多的好感,也不纯粹是黑流量。</p>


磕CP是粉丝的自由,可有些粉丝磕着磕着就走火入魔了。</p>


郁盛和顾觉订婚的事自然让一部分CP粉大喊难以接受,虽然不至于做出什么伤害事件,但去她大学围堵、肆意谩骂、跟踪拍摄这类事起初却频频发生。</p>


她不是圈内人,也无所谓网上的粉圈言论,但对现实生活里多出来的麻烦却不想默默忍耐。于是,该报警报警,该告的就告,保镖自然也成了钢需。</p>


秋屿是家里退休的司机老牧推荐给她的,在这个陌生冰冷的家里,老牧是为数不多的一路给予她照顾和关爱的人。</p>


看到秋屿的第一眼她就想拒绝,虽然对方气质沉稳内敛,眸光清澈冷冽,但那张脸实在是太帅了,她甚至一度有点怀疑老牧是看她生活单调才介绍了秋屿给她。</p>


一职两用,也算物尽其用,不白费了那张脸。</p>


但事实证明,人真的不能只看脸。</p>


他年轻,却沉稳,寡言少语,只知道埋头做事,如果没有必要,他可以跟在她身边一整天却不说一句话。看似修长清隽,实际上却是散打高手,据老牧说,正常情况下一对五不是问题。</p>


而从春天开始,她又挖掘出了他的新技能,当时她因为之前熬了一个通宵,当晚做市场调研表的时候趴在桌上睡了过去。</p>


等她之后醒来,却发现那份只做到三分之一的调研表已经被人做完了后面的部分,并且打印完毕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p>


她看完调研表震惊极了,居然比她计划中自己做得还要好,几个被她忽略掉的细节部分也填补进去了。</p>


再之后,他就成了她的助理——虽然,司机和保镖的工作仍旧由他负责,但就像他说的,就算是助理,也可以兼顾司机和保镖的工作。</p>


回想当初,可真是捡到宝了。</p>


哪怕不抬头,他也知道后座的女孩一直在看后视镜中的自己。</p>


他能感觉到她的视线,她在看他的脸。</p>


“你说你长这样,走到哪里都会吸引路人注意,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跟在我身后又不被我觉察的呢?”她感叹,“今天你要是再晚点现身就好了,我一直想试新学的招式。”</p>


秋屿看了一眼后视镜,微微拧眉:“您明明可以不去惹这个麻烦。”</p>


“确实可以不去,但你不明白,有的时候为人处世不需要用理性分析,偶尔也要感性一次。我只是有点忍不住,这个人太渣且伪善,又当又立,即便我不认识卢娜,我也不想他好过,居然还敢若无其事来撩我,当我瞎子吗?”</p>


她靠在椅背上,低低笑了一声,开车的人并没有回应,也没有附和,郁盛习惯了,自己安静片刻,吩咐道:“之前收集的那些照片,明天可以发了,找人先发在我们学校网站上。”</p>


“是。”</p>


“对了,卢娜家里那边怎么样?”</p>


“先前联系的医生已经开始治疗,她父母先前反对也是因为治疗费用,现在治疗免费,自然不会多说什么。”</p>


卢娜家里条件一般,父母属于比较底层的打工族,割腕这件事闹的有些大,亲戚朋友都知道了,她父母之前来学校时又被人指点议论。她父母恨铁不成钢,回去后把这些压力丢在了卢娜身上,最后导致她心理出了问题。</p>


郁盛让秋屿联系的是一个很有名的心理医生,治疗费用却让人望而生畏,在她父母认为,卢娜伤口早就痊愈,继续住在医院已经够离谱了,居然还要花费那么多钱去看心理医生?这是要逼死这个家吗?</p>


郁盛之前去医院探望时,正好听到卢父在病房里说的这些话,她想帮卢娜而不是给她增加麻烦。</p>


在她看来,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p>


她资金紧张,那是相对而言,既然想帮那就帮到底。</p>


“恕我直言,郁总,您做这些卢娜并不知情。在她眼中,您是个不愿意和像她这类平凡人交朋友的富家千金,经过这阵子,或许还加上了情敌这一条。”</p>


“无所谓。”郁盛并不在意,并不一定非要是朋友才能帮助对方的。她又想起所有期待和幻想被自己掐碎的那一夜,她从顾觉那里离开,他没送她,甚至没有询问一声。</p>


她走出别墅区,走上马路,最后走累了,直接在路边坐下。她只是想缓一缓,等她缓过来她会再次站起来继续走。</p>


有人经过她面前,然后退了回来,问她怎么了,是不是需要帮助?</p>


“是忘记带钱和手机了吗?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坐在路边很危险,尤其你还这么漂亮。你住哪里?我用手机帮你叫车吧,你坐车到地方了直接下就行,我会在手机上帮你付钱。”</p>


她抬头,看到一张圆圆的笑脸,那时的卢娜也很胖,但她眉宇间没有一点自卑,眼睛又大又亮,亲切可爱。</p>


后来,到九月新生入学的时候,她又见到了卢娜,她很意外的成为了低她一届的学妹。</p>


再后来,卢娜在新生欢迎大会上见到了上台演讲的高煊。</p>


卢娜的一切卑微和自惭形秽,从喜欢上一个表里不一的男生开始。</p>


****</p>


郁盛抵达工作室公寓时,已经差不多晚上十一点,而她还有很多工作要忙。</p>


今天顾觉出现在校门外时,她已经第一时间告诉了郁贵东。每次这样的约会,郁贵东都巴不得她彻夜不归。所以今晚她不必回去那栋别墅,可以留在公寓里过夜。</p>


“目前所有我有办法插手的项目都在电脑里,你先过滤一遍,挑选三个最优出来。”</p>


郁盛换了鞋,取过他手里的包和外套,直接朝楼上走,“我先去换身衣服,你要喝什么自己拿。我要咖啡,上次新买的那种咖啡豆。”</p>


“好的,郁总。”他脱下西服外套,里面的白色衬衣略贴身,宽肩窄腰,西裤皮带扣束之下,双腿愈发显得修长笔直。</p>


哪怕只是这样最简单的白衬衣黑西裤,也是可以直接放在世界顶尖舞台上走秀的身材和颜值。可他却总不自知,取出她喜欢的咖啡豆,开始低头专注的磨起来。</p>


那认真专注的表情,似乎对此刻的他来说,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哪怕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到极点的琐碎事。</p>


每次看到这样的秋屿,她都有一种珍珠蒙尘、大材小用的诡异感觉。</p>


等到秋屿煮好咖啡,打开电脑完成工作,郁盛仍旧没下楼。坐在会议桌旁的男人有点迟疑的看向楼上,开放式的二层空间,从他的位置可以看见二楼围栏处的办公区域。</p>


迟疑的片刻,从楼上传来女孩清软的嗓音:“阿屿,你上来——”</p>


搁在桌上的手指微微收紧,但又很快松开,他起身,朝楼上走去。</p>


郁盛不在外间,他看了眼里面的房间门:“郁总。”</p>


“进来啊。”声音从房间里传来,带上了一点不耐。</p>


秋屿迈动长腿,几步就走进房内,房间里只开了盏落地灯,光线晕黄,四周弥漫着一股甜柚和樱花的香气,里面浴室的门开着,空气里有微微水汽。</p>


明明已经是十月下旬了,空气里却仿佛有一团火,让人无端端燥热起来。</p>


郁盛裹着浴袍,一边擦头发一边拉上窗帘,回头朝他道:“阿屿,我肩膀疼,来帮我按按。”</p>


她说着,随手把毛巾丢下,伸手去解浴袍的系带。</p>


在系带松开的同时,男人已飞快别过头,垂眸避视。</p>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