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次子 > 第二百三三章 朱标推崇刘伯温

第二百三三章 朱标推崇刘伯温

作者:西关钛金 返回目录

“快点,再快点...!”太子朱标的马车以最快的速度在水泥路上疾驰,此时由朱朗监造的水泥马路已经竣工,朱元璋亲自检验,跟着下旨,全应天开始铺设水泥马路。


并且以后大明的所有地方都要做这样的马路硬化。


现在的时间是大明的八月...此时的应天迎来了最热的一段时间,朱朗的水仙村,  安逸,和谐,在秦淮河边,一处秦淮河最清澈的地方,被画了一个大约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的私人领地。


一群女孩正在里面嘻戏玩水,这些女孩不是仅仅只有朱家的人,  很多水仙村的女孩也都在里面。


而在另外一边,  则是男孩们的游泳池,大狗,  二狗,疯狂的表演着跳水,带领水仙村的男孩们一个劲的在秦淮河中折腾,朱朗也是微笑着靠在躺椅上惬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只是可惜呀,朱朗只能在男生的一边,虽然自己的女人在另一边,但是自己却不能去,因为那里面还有别的女孩,明朝的时候...人们对于“三纲五常,夫唱妇随”“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十分重视,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女性的社会地位可想而知。


从明代开始,大力提倡“贞洁烈女”,朝廷为地方上守寡守节的妇女树立“贞节牌坊”,命令地方政府予以宣扬,  这种行政手段更使得女人为了“忠贞”不得不压抑情感上的自我追求。


因为自朱元璋以后,君主专制越发严苛。为了维护此种统治,  家长制作风,纲常伦理,贞洁烈女等观念被提倡,甚至是强制灌输,导致了中国社会的停滞甚至是倒退,女人则是此种现象最大的受害群体。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生在明朝比生在宋朝要悲惨。


朱朗要是此时去了女孩们的一边,那就都要给娶了,不娶人家就等于失节,女性失节只能去死呀,你说朱朗敢去女孩们的那边吗?


一口将身边的酸梅汁给一口喝干了,周庞笑嘻嘻的坐在了朱朗的身边,看着周庞,朱朗问道:“听说你最近跟着丁千户身边...还说想要进军队。”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嗯...!”周庞点点头看着朱朗:“公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军队,想要进军队,我总感觉我的未来就在军队之中。


公子,您就去和丁千户说一声吧...!”


“可是你要知道,进军队是有死亡的危险的。”朱朗看着远处问道。


“当然知道,  不过,我不怕...。”周庞回答的很是干脆。


朱朗点点头:“你有这份心很好,不过,暂时不用进军队,我可能会在最近的时间,折腾一个海上稽查队,大约一千人,你倒时候先进海上稽查队,不过,我要和你说清楚,那个海上稽查队训练十分的严格,到时候,你是我的人,都不会得到优待。”


“公子...周庞不需要优待,请公子放心,周庞一定不会给公子丢脸。”周盘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这让朱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朱标匆匆而来:“朗弟,朗弟...!”


“大哥...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朱朗连忙从躺椅上笑着起身。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朱标并没有和朱朗拉家常,而是直接看着朱朗有些气恼的质问道。


“什么为什么呀...大哥...我到底做了什么,你要问我为什么?”朱朗哈哈一笑,其实朱朗已经知道朱标来这里的原因,但是却依旧还是和朱标打着哈哈。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胡惟庸为什么成了右相...我不是和你说过了,我们两人一起死保刘先生做右相。”朱标一个气愤,直接坐在了朱朗的躺椅上。


“胡惟庸和李善长根本就是蛇鼠一窝,他们都是淮西人,胡惟庸上了,和李善长有什么变化,你非要支持胡惟庸,朗弟,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呵呵...!”看着气急败坏的朱标,朱朗则是笑了起来,跟着也坐了一边道:“大哥...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就是水仙村的一个小村人,我能和你一样,在右相的位置多嘴。


你让我和你一起推荐刘伯温,那就是太高看我了,这次胡惟庸上台更是和我没有关系,我去胡惟庸的府邸只是感谢他前段时间对我水仙村的照顾。


胡惟庸搞了那么大一个阵仗,我也是没有想到的,至于传出的胡惟庸为右相的时间,那是早就草拟好的旨意,被人传了出来而已。


和我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别人说这话我信,但是你朱朗...你在父皇心中的地位多重,我还是清楚的,我听母后说了,父皇三次找你谈话,你和父皇两人坐在谨身殿聊了很长的时间,母后进入送茶点的时候,听了你和父皇之间的一点谈话,就是右相人选问题。


刘伯温这次下去查询工部贪污的事情,将中都的官员全部抓到,李善长主管中都,可是中都的官员却贪赃枉法,简直可恶,李善长这次一定要裁相。


刘先生正好立功,而且刘先生的为人我们都是有目共睹,他如果可以当上右相,那就是皆大欢喜,为什么...朗弟你不力荐刘先生...反而说了很多胡惟庸的好话?”


“额...!”朱朗微微一个傻笑:“娘怎么乱说,我和爹就是吃吃喝喝,哪里谈论了右相的归属问题,大哥...我和你一样都是支持刘先生的,但是...我们两人支持没有用的,刘先生永远都无法成为大明的宰相。”


“为什么...?”朱标有些不忿的看着朱朗:“刘先生对大明是有贡献的,他主张,“国不自富,民足而富”,“国以民为本,而民以食为本。”


他还主张,“生民之道,在于宽仁。”刘先生的民本思想,不仅表现在极力主张官员廉洁从政,轻徭薄赋,而且针对“厚利入私家”的现象,主张均平,“推余”补不足,兹实王政始。


刘先生更是《大明律》的编纂者,也是法律最坚定的执行者。刘先生一生最鄙视,最痛恶的是之中那些弄虚作假,阿谀奉承,摇尾乞怜和尸位素餐的人。


而且刘先生为官口碑甚好,高风亮节,不肯结党私营。


父皇也对我们说过,满朝都是党,只有刘先生一个不从。刘先生洁身自好,不结党,不营私,做一个孤臣,做一个只为江山操劳的正义之士。为民而不为权,以身许天下,大明虽大寥寥几人矣。”


“额...!”看着有些激动的朱标,朱朗只能露出苦笑,自己的大哥呀,虽然有可取之处,但是思想还是木讷了许多。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