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次子 > 第二百五九章 吃军棍的是你

第二百五九章 吃军棍的是你

作者:西关钛金 返回目录

大明次子正文卷第二百五九章吃军棍的是你朱橚对朱朗的提议心动了,他不想要进什么稽查队,一个月五两银子,他脑子有病呀...除了不想进稽查队,更重要的是朱橚对自己的三哥和四哥的体力十分相信。


朱棡和朱棣都是体育擅长者,朱橚相信自己的三哥和四哥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想到这里,朱橚就准备将这个赌约给接下来,而且输了不过就是打几军棍而已,这算什么呀。


可是就在朱橚想要大喊可以的时候,一边的朱标却十分的给朱橚使着眼色,朱标想要提醒自己的弟弟不要冲动,因为朱标就在昨天的时候还问过朱朗,第一个考核是不是太简单了,八十里的路程,在他看来很简单。


可是朱朗却微笑得和朱标说了一些跑马拉松的困难,八十里...看着好像很少,但是真正跑起来,而且还是有时间限制的前提下,很容易被人将节奏给打乱。


要知道朱朗的这第一个体力的考核,里面还有时间的限制,你要是跑慢了,得的分就会少,这样一定会有人拼命的跑,想要在前三十之中。


如果是这样,那就中了朱朗的计谋,因为你这样开始就拼命的跑,后面一定会打乱节奏的,所以朱朗告诉朱标,这第一项考核至少要清除一半的人。


朱标是知道第一项考核的厉害,所以他想要提醒自己的五弟,不要和朱朗赌斗,但是朱标一脸咳嗽了好几声,朱橚那是看都不看朱标。


直接对着朱朗喊道:“好...本王答应了,要是你输了,可别不认账?”


朱朗哈哈一笑:“太子哥哥在这里,让太子哥哥作证,只要朱棡和朱棣中有一人得了第一,那么你就不用参加我的海上稽查队,但是如果你的三哥和四哥失败了,那么你就要挨军棍,挨了还要继续的训练。”


“一言为定。”朱橚哈哈一笑。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跟着还得意的看了一眼朱标:“太子哥哥,你要给我作证呀。”


朱标一个无语:“你个小傻子呀...。”


太子妃常洛娘这个时候笑着看向朱朗问道:“朗弟...你看我弟弟常森能不能及格呀?”


常森是常洛娘的三弟,本来常森不用考核,朱朗已经同意常森进入稽查队,但是常森却十分有骨气的要求考核,这让朱朗很意外,后来朱朗还和常森聊了一些事情,朱朗发现这个常森还真的挺不错,重要的是这个常森大局观不错,是个做将领的料子。


这也让朱朗有了爱才之心。


常洛娘说完之后,一边的朱朗点点头:“常森一定能及格,这次只要常森可以通过考核,那么他就是排将...。”


“排将...?”一边的朱标露出笑容:“那可不小了,至少算是队长了吧?”


朱朗笑着点点头,大明“伍人为伍,二伍为什,外立什长一名。三什为队,立队长一名。三队为哨.外立哨官一员。五哨为总,外立把总一员。五总为营,俱属主将一员”。


朱朗为了将海上稽查队区别大明正统军队,所以将现代军衔编制给拿了出来。


一个班九人,一个排30人,一个连一百五十人,一个营五百人,一个团三千人...!


分被是班正,排将,连将,营将,团指挥使,现在的团指挥使就是朱标,朱朗是副的,这边常洛娘一听自己的三弟,只要通过了考核,就可以做排将,也是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小眼睛开始盯着前方不远的考核必经之地,想要看到自己弟弟的身影。


“那我呢...?”听到常森可以做排将,一边的朱橚露出了一丝期待的表情,他也想要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官职,朱标看着朱橚无语得摇了摇头,他实在不想看自己弟弟那无知的模样。


朱朗这个时候倒是笑了起来:“你呀...如果你的三哥和四哥赢了这次的考核第一,那我让你做营将,当然了,要是赢不了,那你就坐大头兵吧。”


“营将...我是营将了。”


这边朱橚则是自动将朱朗后面的话给过滤掉了,一直惊喜的认为自己是营将,那小脸得瑟的,朱标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就在朱标想要和朱橚探讨一下的时候,忽然,常洛娘激动的有手指指向前面喊道:“看...有人了...。”


“三哥...四哥...冲呀!”朱橚一下跑到了阳台的栏杆处,对着前面就喊了起来,只是可惜的,第一个出现的不是朱棡也不是朱棣。


而是一群不认识的百姓,这群百姓跑在前面的百姓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皮肤黝黑,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矿工,此时的大明初期,朱元章还是允许私人采矿的,特别是银矿,很多勋贵基本上手中都有一两座银矿。


雇佣这些百姓为矿工,一年也能弄个二三十两的白银,不过,这矿工很是吃苦,也必须身体素质最好的人才能成为矿工,要是身体素质差一点,那么你在矿场是干不下来的。


明朝初期的时候,矿工没有反抗过,为什么...因为饷银不错,能养家湖口,等到了永乐的时候,矿工就完了,根据浙江按察使轩口等所奏,他们还要自备生产工具。而开矿所得分为4份,1份上缴,1份归工头,1份归打工人自己,最后那份作为矿场的公费。


由于各地情况不同,有些地区的矿课往往达到30%,甚至会有更高比例,远超唐宋时期的20%与蒙元时期的少10%-30%。


最后,朝廷往往不顾实际开采情况,要求保证完成任务。甚至如前文所述,出现浙闽两省的指标***情况。提督责成工头,工头又责成无钱无势的打工人,层层加码导致富者困敝而贫者逃亡,许多民众被倒逼成为盗众。


后面明朝不知道有多少起义都是矿工带头的,当然了,你只要不压榨他们,只要给他们留一口饭吃,哪有百姓想要造反的。


“哎幼...这些人好厉害。”朱樉有些心虚了,看着第一梯队跑过去之后,很快,第二梯队过来这一群人就是体能好的庄家人,他们常年在户外高温作业,这样的奔跑是真的没有一点的压力。


“三哥呢...四哥呢?”朱橚看着第二梯队跑过去,明显有些慌了。


朱标则是安慰道:“我们这里才是四分之一的路程,你不要着急。”


“不着急...?”朱橚一个荒唐:“等下吃军棍的可不是你...。”说完,朱橚对着前面嘶吼的喊道:“老三,老四,你们给我快点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