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次子 > 第二百四三章 朱朗的狠辣

第二百四三章 朱朗的狠辣

作者:西关钛金 返回目录

“唐铎...你来给本王决断...是本王对,还是那些乱臣贼子们对...?”朱棡直接将问题抛给了一边的刑部尚书唐铎...这个时候唐铎算是欲哭无泪了起来。


因为这两边都不是好得罪的,这位唐铎和别人不一样,他是一个喜欢中庸的人,就是不喜欢得罪人,他是朱元璋身边的老人了,一直侍奉在朱元璋的左右,镇守濠州。


去年的时候,李善长接管了濠州也就是凤阳建造中都的时候,那么侍奉在朱元璋的左右,镇守濠州就被回京,任命为刑部尚书。


在这个刑部尚书的位置上,唐铎做的是小心翼翼,可是今天,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让他遇到这么麻烦的一件事情,看着一边的晋王咄咄逼人,另一边则是各种勋贵家的子弟集体不善的眼神。


唐铎是真的有些无奈了。


“三位殿下,还有各位小侯爷,你们之间的事情不涉及到大明律,所以本官没有办法给你们决断,不过,我已经将可以决断的人给你们请来了。”


唐铎虽然感觉麻烦,但是他也早就想好了将事情给推掉的方法,就是去请太子殿下,这件事情只有太子殿下才能解决,并且唐铎还是太子的老师,相信太子也会帮自己老师这个忙。


但是唐铎却不知道,太子他是等不到了,因为太子现在正在宫中照顾喝醉酒的朱元璋,代表太子来的是那位刚刚上位的宗正府令。


“请得谁呀...?”众人看向唐铎问道。


“太子殿下...。”唐铎也是老实回答。


这个答案让众人齐齐都喊了一声好,因为大家都知道太子这个人是十分儒雅的,不管闹成什么样,太子殿下一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不会轻易的重罚大家。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众人心里一有底,跟着就又开始争吵了起来,唐铎那是连忙开始再次劝了起来,只是就在双方大吵的时候,外面朱二虎喊了一句:“宗正府令到...。”


朱朗一身朱红色的王服走了进来,一看到朱朗,朱棣一个惊讶:“你怎么来了,我大哥呢?”


“是呀,大哥呢...让他过来看看这些嚣张的勋贵子弟,要是大哥不来,以后一定会后悔的,我们朱家的天下,就要变成别人的了。”


“大哥...大哥...。”朱橚这个小不点也是奋力的喊着。


只是三位殿下如此激动,另一边的那些勋贵子弟看到朱朗却感觉到一些心慌,因为朱朗这个人声名在外呀,卫国公府上的嫡子,还有宋国公小妾的弟弟,甚至是朱樉都没有在这位朱朗的身上讨到便宜,而且全部都被干废了。


前面三位皇子,他们是真的没有害怕,毕竟双方都会点到即止,即使撕破脸也不会感觉难堪,只是这位朱朗一出现就没有那么多的肯定了,里面一定会有变数的。


“胡云拜见朱公子...。。”


就在朱朗还没有站稳的时候,胡惟庸的长子连忙从一边走了过来,对着朱朗就是躬身一拜。


“咦...胡云,你怎么也在这里,上次去你家的时候,你爹可是让你在家中读书,准备为国效力呀。”朱朗微笑着看向一边的胡山。


胡云是胡惟庸的长子,说真的,按理说胡惟庸老奸巨猾,自己生出的儿子也一定不是一个好东西,但是这胡云却真的很一般,做什么都是中规中矩,一生几乎没有任何波澜。


他死了,还将自己的老爹胡惟庸给害死了。


据说,胡惟庸案是由胡惟庸的儿子的一场车祸引发的,胡惟庸的儿子坐马车在闹市横行,车速还很快,因为马夫的操作不当导致了马车翻车,胡惟庸的儿子因此身亡。


胡惟庸痛失爱子心中很是恼怒,于是就动用了自己手中的权力将那个马车夫找了出来,并命人将其活活打死。


这件事情不知怎么就传到了朱元璋的耳中,朱元璋觉得胡惟庸此事做的很不妥,想要胡惟庸给马车夫抵命,胡惟庸自然就害怕了连忙和朱元璋解释,还说可以给马车夫家人一大笔钱作为赔偿,但是朱元璋却明确拒绝胡惟庸这个提议,一定要胡惟庸抵命不可。


胡惟庸觉得朱元璋是成心想要杀自己,所以就想办法拿捏住朱元璋,让他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胡惟庸本来就是开国功臣,也是一步步走到丞相的位子上的,朱元璋原来对他也很信任,所以胡惟庸自己在朝中也有很大的势力。不过虽然自己在朝中势力大,但是也树有政敌,胡惟庸这边还没动手,那边就有人把他举报了。


朱元璋正看他不满,这边又有人说他疑似谋反,所以就开始彻查此事,胡惟庸案牵扯极广,一共处死了相关的三万多人。


朱朗对胡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胡云虽然年长朱朗几岁,但是胡云对朱朗一直都是毕恭毕敬,不敢有一点造次,这可能是胡惟庸教的,但是胡云这位宰相之子能做到这一点,还是很难能可贵的。


看着微笑的朱朗,胡云连忙解释:“今日我是陪着别人来的,只是来看个热闹,想要换一换自己读书的脑袋。”


“哦...!”朱朗笑了起来:“你是来换换脑袋的,可是你不知道的是,有的人却已经将你的名头给放在前面了,本令得到的消息是胡惟庸的长子和大明三位殿下在秦淮河上因为寇老板而动手打了起来。


不知道这话要是传到令尊的耳中,你还有好日子过吗?”


“啊...!”胡云一个惊骇:“朱公子,您要给我做主呀,我就是和别人来看一下的,别人都出钱买了花,我连买花的银子都没有,我什么时候和三位殿下打起来了。”


说着,胡云又看着朱棡等人躬身道:“三位殿下,胡云和你们可没有动手,就连口角都没有。”


“额...他确实没有和我们口角,朱朗...?”朱棡大咧咧的来到朱朗的身边,本来是想要给胡云作证,只是一个户头朱朗却大声的喝骂一声:“混账,本令的名字也是你直接呼喊的?”


“战...。”朱朗身边的亲军都尉府的兵士齐齐的一个呐喊。


这一声战字出口,将这花船中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本来还在一边的寇静也是带着笑容来到了朱朗的身边:“朱公子,晋王殿下也是无心之失,请一定不要动怒,这次要说错,都是奴家的错,是奴家弄了这么一个花宴,才引起了这么大的误会。


所以要是有罪,请治奴家的罪。”


说完,寇静跪在了朱朗的面前。


“寇老板...。”很多怜香惜玉的小侯爷们都露出了心疼的表情。


“呵...。”一声冷笑,朱朗看着那些小侯爷们淡淡的道:“怎么...寇老板跪了本令,你们不爽了,是不是想要动本令呀...来呀,本令欢迎...。”


跟着朱朗将手抚在寇静的脸上:“寇老板,这么多人痴迷于你...真的是好魅力呀...,”


“给我放开寇老板,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只见一名男子站了出来。


“你是哪位?”朱朗不慌不忙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跟着有些折辱的将寇静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让寇静跪在自己的身前。


“我是汤庄...为我叔叔是信国公汤和...!”汤庄看着朱朗道:“你可以调查这次的事情,但是你不能折辱寇老板,否则我和你不共戴天。”


“来人...。”就在汤庄说完与朱朗不共戴天的时候,朱朗直接喊了一声。


跟着朱二虎从外面走了出来:“末将在。”


“信国公汤和子侄汤庄有造反的嫌疑,打入牢狱,先鞭笞一百,跟着寻汤庄一家,查问是否有通元的证据...。”


“是...。”朱二虎没有犹豫,直接带人将汤庄给抓了出去,这边汤庄则是大喊:“朱朗,你敢用莫须有的罪名抓我,我和你不死不休。”


“莫须有?”朱朗淡淡一笑:“这可不是莫须有,我是大明的宗正府令,代表大明皇室,你要和我不共戴天,除了造反还有什么,现在你又和我不死不休,那就不需要审理了。


来人,抓捕汤庄一家,随后流放中都,修建城墙,遇赦不赦...。”


“我冤枉,我冤枉,我就是嘴上一说,朱府令饶我一次,饶我家人一次,请看在我叔叔的面子上,再给我一次机会。”汤庄大声的哀求。


“你叔叔...?”朱朗微微一笑:“你叔叔的面子,我朱朗不需要给,因为我和他没什么交集,有本事就让你叔叔求陛下出来给他面子,让陛下撤我的职。


这样你就可以和家人从中都回来了...。”说完,朱朗手一挥,就在往外面给我先打一百下,打完拉下去。


“是...。”


朱二虎一个躬身,随后直接将惨叫的汤庄给拉下去打了,一下一下又一下,仅仅不到五十下,朱二虎就过来告诉朱朗,人已经被打昏迷了。


不过,让所有人感觉可怕的时候,朱朗却名不改色心不跳的道:“泼醒了,继续打,一百下,一下都不能少。”


不一会,汤庄的惨叫声再次响起,一花船的人都开始提心吊胆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