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次子 > 第二百三四章 危险的刘伯温

第二百三四章 危险的刘伯温

作者:西关钛金 返回目录

大明次子正文卷第二百三四章危险的刘伯温朱标对刘伯温十分推崇,这里是要肯定一点的是,刘伯温这个人对大明确实是有贡献的,朱元璋即皇帝位后,刘基上奏制定了军卫法。


简而言之,军卫法就类似唐代的府兵制。打仗的时候打仗,安稳时则去耕田。


当时元朝尚有余力,元明之间分界线尚不明确,史称九边。军队如若不驻扎,元兵烧杀劫掠无人阻挡。军队如果驻扎,军费开支巨大。军卫制度的确立,不仅解决了生产问题,更为边防的安全提供了保障。


除军卫法外,刘基提出经世致用,以民为本的政治主张。刘基认为:圣人作经以明道,非逞其文辞之美也,非所以夸耀于后世也。学者诵其言、求其义,必有以见于行。言之无不通也,验之于事,则俑然而背驰,揭揭然不周于宜,则虽有班、马、杨、韩之文,其于世之轻重何如耶


刘基说:圣人的道理到底对不对需要用实际情况来证明,倘若是华而不实,那么文采和历史各位大家一样又有什么用呢?在以儒家为正统思想的明朝,提出“经世致用”这种思想见解是非常不容易的。


并且刘伯温也是朱标的老师,他常常的对朱标说起一个故事:山东藤县有一位老人非常善于养蜂,他成功的秘诀在于精心管理。


他每次取蜜的时候只拿走多余的蜂蜜,而不把蜂蜜全部取光。


这样,原来养的蜜蜂安心定居,新来的蜜蜂也愿意在这里繁殖,家道越来越兴旺。后来,他的儿子继承家业,但对养蜂的管理却截然不同。


夏天不管烈日暴晒,冬天任凭风雪覆盖,甚至蝼蛄,蚂蚁钻进蜂箱也不管,结果蜜蜂举族而去,其家道也因此败落。刘基借此感慨“为国有民者可以鉴矣。”


体恤民情,爱民如子,不外如是。


刘基一生秉承“以道事君”的态度。刘基说:“以道事君者,忠之大也。”这里所说的道,主要是指治国理政应该遵循的理念和原则,也包括社会正常运行必须服从的真理和规律。在皇权高于一切封建统治专制下,刘基在看待君臣关系上能提出“以道事君”的理念,需要莫大的政治勇气。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凤阳建都,平定王保保和选任宰相等重大问题上,刘基都敢于在朱元璋面前直言,发表自己的不同看法和主张。


这样的刘伯温在太子朱标的心中,那绝对是相位的不二人选,为国为民,鞠躬尽瘁,可是,刘伯温却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相位的继承人。


朱朗看着有些激动的朱标,嘴角微微含笑道:“大哥...刘先生很好,我承认,可是大哥也要想一想,这样好的刘先生,为什么爹爹不愿意用?


洪武三年,征虏大将军徐达率军大破扩廓帖木儿,爹十分的开心,决定开始按照功勋开始封赏,随后爹爹大封功臣,封公者六人、封侯者二十八人、封伯者两人,而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名气很大的刘先生居然排在了倒数第一,被封为诚意伯。


看看大明第一功臣李善长的封爵,开国辅运推诚守正文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中书左丞相,封韩国公,岁禄四千石,子孙世袭”,同时“予铁券,免二死,子免一死”。


徐达的封赏是,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傅、中书右丞相参军国事,改封魏国公,岁禄五千石,予世券。


看着多风光,再看看刘先生的封赏,开国翊运守正文臣、资善大夫、上护军,封诚意伯,禄二百四十石。


跟他们两个相比,刘先生可以说是爵位最低,俸禄最少,连徐达的二十分之一都不到,当年爹爹亲口说过,李善长就是萧何,徐达就是韩信,而先生就是张良。


并且封爵第二年,就让刘先生辞官了,还因为胡惟庸的陷害,差点连爵位也没有了。


还是大哥你出面一直不停的为刘先生求情,刘先生才能留在朝堂之上,大哥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


朱朗的话,让朱标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这也是他狐疑和想不通的地方,因为连朱元璋都亲自承认刘伯温的能力,为什么刘伯温给创业皇帝朱元璋打工,尽心尽力,最终却得到这样的下场呢?


朱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看着有些皱眉的朱标,朱朗慢慢的道:“大哥,很多事情,看上去很奇怪,都是因为我们只看到了表象,如果我们看得仔细一点,就会发现很多的不同。


首先刘先生是浙东四学士之一。


有了这个标签就意味着刘先生已经成为浙东集团的代表人物,有一句话说的好,叫人在江湖生不由己,而且刘先生还是元朝旧臣,他在元朝做过官,这些因素都决定了爹爹在大封功臣的时候,对刘先生不会给予太高的封赏。


最重要的一点还是爹爹一直都在防着刘先生。”


“父皇防着刘先生,这是为何?”朱标不懂。


朱朗叹息一声道:“这件事情本不想告诉大哥你的,但是现在还是和你说一下,这件事就是当年小明王韩林儿被围困,要不要去救的问题。


当时韩林儿还是名义上的皇帝,被人围困那,当时爹爹就打算去救他,不过,刘先生劝阻了爹爹,说不要去救,你救出来之后麻烦可就大了,你弄个皇帝回来,将来你的位置可怎么办。


不过,爹爹还是没有听刘先生的,于是就去救韩林儿了,只是这韩林儿被救了回来之后,你会发现还真的是请回来一个爷,弄得爹爹很被动。


最后眼看着不行了,好在上天开眼了,韩林儿坐船的时候,船漏水了,韩林儿被淹死了。”


“这个我知道呀,这有什么,不是说明刘先生有先见之明吗?”朱标反问。


“大哥...这事儿的味道你要细细品才能明白当时爹爹的心情。当时韩林儿名义上可是爹爹的皇帝,然后刘先生对待皇帝的态度居然是这样的,刘先生说这话的时候,当然是为了爹爹着想。


可是爹爹当了皇帝,那想法可就变了,爹爹想的可是子孙万代的事,而且爹爹这个人一向都是为了老朱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人。


刘先生对皇帝不敬,可以痛下杀手,这就是爹爹的忌讳,所以这样的人,一辈子也别想成为大明的相位,而且刘先生现在正在被爹爹疯狂的打击。


大哥你却要力挺刘先生成为右相,如果刘先生真的成为了右相,那么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一席话说完,朱标被震惊的无话可说,额头有大颗大颗的汗珠落了下来!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