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次子 > 第四十四章 牛粘液性痢疾

第四十四章 牛粘液性痢疾

作者:西关钛金 返回目录

(芜湖下雪了...


赵凌下午就前往当涂,不过,遗憾的是,赵凌并没有在当涂看到邓捷,因为此时的邓捷跟着陈茂不在当涂县城之中,而是不知道去哪里游玩去了。


没有办法,赵凌只能将曹妙真给的东西留在了当涂县衙,等邓捷回来再由邓家人交给邓捷。


赵凌没有办法停留等候,他去苏州是调查一件大事的,所以只能率先离开。


就在赵凌走后的第三天,也就是年初七的时候,邓捷才和陈茂一起回了当涂,两人玩的那叫一个尽兴,回来之后还看到了自己娘亲给带来的东西,邓捷那是更加的开心。


不过,最让邓捷开心还是赵凌留下的话,曹妙真嘱咐邓捷,好好的在当涂为当涂百姓造福,只要邓捷可以好好的干,那么等邓愈再立军功,就会求陛下开恩,搞不好,这样就可以将邓捷再次给接回应天。


这个消息让邓捷开心了起来,也让邓捷看到了希望,所以邓捷就准备大展拳脚,为当涂的百姓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


“救命呀...救命呀...谁来救救我家的孩子呀...!”


年初十的清晨,朱朗还在自己的架子床上睡的昏天暗地的时候,忽然,在自家的房子外面响起一声凄惨的求救声。


朱朗眼睛一睁,连忙的对外面喊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不一会...就见大狗走了进来:“朗哥...没什么事情,就是东村的那个财主家来人了,要到吴老黑家抢人,吴老黑喊人救命...!”


“东村那个财主是赵德发吧...这吴老黑不是赵德发的佃户吗...为什么赵德发要来抢吴老黑家的人?”朱朗也没有了睡意,直接从床上起来。


看到朱朗起床,大狗连忙帮着朱朗将衣服给拿了过来,随后对外喊道:“小雪,快点进来,朗哥起来了。”


“哦...!”只听外面一声答应,汪雪就跑了进来,开始和大狗一起帮着朱朗穿衣,而在穿衣的同时,大狗告诉朱朗。


吴老黑确实是赵德发的佃户,而且吴老黑这个家伙还是最巴结赵德发的佃户,对赵德发十分的狗腿,不过,现在再狗腿都不行了,因为吴老黑的儿子前几天将赵德发的家五头水牛给拉出去放的时候,不知道吃了什么,这五头水牛居然全部拉起稀来,已经拉了好几天了,本来像小山一样的水牛全部都廋脱了相。


赵德发让吴老黑赔钱,可是吴老黑哪里有钱,这样赵德发就来抢吴老黑的儿子和女儿,现在吴老黑正在全村子的乱喊,连朱朗家这么偏僻都没有放过。


“小朗...我和你二香姨准备去看看,你要不要也去看看?”


就在这个时候,汪大娘从外面兴奋的走了进来,看这个样子,汪大娘是准备去看八卦了,哎...朱朗一个叹息,不管哪个朝代,这个国人爱看八卦的这个兴趣,从来都没有变过。


汪大娘别看三观很正,但是对于看八卦她还是十分的热衷的。


朱朗叹息一声,不过,随后笑了起来:“当然要去...。”


汪大娘嘿嘿一笑,跟着立即...朱家所有人集结待命,都没有留人看家,所有人都往东边的村子走了过去,朱朗家旁边的这个村子叫三家村。


为什么叫三家村,因为以前这里就只有三家,后来外来的人慢慢的多,就成了三家村,而在三家村的村民,基本都是富农和地主家的佃户。


谁让他们是外来的,外来的在这里基本上都没有田,只能租别人的田来种。


刚刚到这三家村,这前面就已经围了好些人,吴老黑家在三家村的最左边,这个时候那里的人最多,除了围观的村人之外,还有赵德发带着自家的狗腿子站在吴老黑的家门口。


这个时候,只见吴老黑的娘子死死的抱住自己家的两个孩子,吴老黑则是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赵德发则是看着吴老黑的妻子骂道:“我也不想拉你两个孩子回去,可是你看看,你家小子将我家的牛给霍霍的,五头呀...本来个个都壮的像个小山一样,可是现在一直拉稀都快拉死了。


我给你工钱,你给我放牛,你将我家牛给放成这样,难道你还有理了?”


“没理,没理,赵官人我们家没理,但是求求你不要抓我儿子和女儿,我们赔钱,但是请先容我们欠着,我和我们家老黑一辈子给你赵家当牛做马还,希望您大人大量高抬贵手呀。”吴老黑的娘子哭着对赵德发求情道。


“一辈子当牛做马...?”赵德发冷笑一声:“你也太高看你和你家的吴老黑了,我家五头水牛,一头水牛三十五两,五头就是一百七十五两,你们家一年的收成也就是十两不到,一百七十五两,你们家要不吃不喝十七年,我倒想要问问你,你和你家的吴老黑能不吃不喝十七年吗?”


“啊...?”这话一出,直接将吴老黑的娘子给吓得瘫倒在了地上。


周围吃瓜的村人也是一起发出了惊骇的声音,不过,也有懂行情的村人向四周道:


“赵官人家的五头水牛就是卖四十两都不过分,真的是好牛呀...别人家的水牛300斤左右,赵官家的水牛都有500斤,三十五两一头真的不过分。”


“是呀...赵官人其实也是挺讲理的,你放牛人家给工钱,你将人家的牛给弄死了,那你就要赔偿。”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没错...人家虽然有钱,但是人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还钱的话,就真的过分了..!”


...................


朱朗仔细的听了听周围的村人之言,还基本上都站在那位赵德发的一边,这让朱朗心中感怪怪的,不应该大家一起斗地主吗?


不过想想,这吴老黑家确实也不占理,又不是赵德发故意来找你家的茬,你放牛将人家五头水牛都给弄得要死不死,说真的,你放到谁家,谁家也不干呀。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赵德发对后面道:“来人,将牛给牵过来。”


很快,五头牛被牵了过来,而在五头牛被牵来的时候,这牛还边走边拉,哎呦...这味道,让一边的汪雪和严世花,一起将自己的小鼻子用丝帕给捂住了。


朱朗这个时候,默默的看了看这五头病牛,仅仅是这么简简单单的看了一眼,朱朗心中就有了定论,这五头牛全部都是牛粘液性痢疾,朱朗都有些惊骇,这个吴老黑的儿子是怎么弄的,直接将五头头都给弄成了牛粘液性痢疾。


要知道牛粘液性痢疾很厉害,是由牛痢疾短螺旋体引起的牛特有的一种肠道传染病,以病牛消瘦、腹泻、黏液性或黏液出血性下痢为特征。


这些牛如果再不治疗,顶多五天,全部都要死,一个都不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