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真是一个大好人啊 > 第33章 不急,等他们先动手

第33章 不急,等他们先动手

作者:秋来2 返回目录

华点人虽然走了,但是话却把余下的人给镇住了。


什么华太师的外甥,京都五大恶人之首,顶多算是有些权贵。


这里远离京都近五千里的驴城,那里的势力也笼罩不到这里。


这都不重要。


最让人震惊的便是吴楚的未婚妻是姜妍梅!


那可是打的魔宗兄妹俩不知所踪的人呐。


公认战力天下第一,谁敢惹?


万一将来她登天梯成功,成为仙人,那就更没人敢惹了。


现在她的未婚夫到了驴城,着实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就算三年后,姜妍梅去登天梯,可在此期间,谁敢对他们一家动手?


新来的知县背景如此硬?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还叫大家怎么玩?


余下还没有下注的客人,当即就选择跟着华点买不死。


如此高的赔率,以前不知道吴楚这般厉害,那死了就死了。


现在知道这等信息,此时不下注等着捡钱做什么?


待到第二天,赔率降了,那自己再买就相当于赔了。


一时间,千金台的赌坊又开始喧闹起来。


账房先生的手,这下子又开始酸了。


坐庄就是要收集信息差。


利用信息差,如此才能更好的为自己盈利。


最大的利,得赌坊自己收着,绝不能被他人带跑偏。


赌坊老板周智锤裂了栏杆,按耐不住自己的脾气:


“驴城绝不能允许这么牛逼的人存在。”


至于方才表现出来的云淡风轻之类的,在此时破功。


他儿子刚刚的彩虹屁,一下子就被无情戳破了。


“不知父亲大人,有何对策?”周家少爷指着下面疯狂买不死的人道:


“万一吴楚保证一个月不死,咱们可能就赔了。”


前几任知县的小命是生是死,都握在他周智的手上。


现在出现了吴楚这么一个意外,脱离掌控,让周智心中极其不爽。


“不急。”周智摸着胡须平复了一下心情:“找个机会弄死他,派人把县衙盯紧了。”


“县衙都是咱们的人,吴楚就算被困在这县衙内了,更何况掌管官印的大仙庙,他都不一定能顺利掌控官印。”


“嗯,此事我们不要当出头鸟。”


周智看着下面汹涌叫嚷的百姓,眉眼闪过一丝怒色:“天塌了,有甄家在前头顶着。”


“是。”


于此同时,甄家占据城南一角。


甄昊急匆匆的回到家中,看样子小阁老失手了,兴许还不知道呢。


现在最为紧要的便是给人送信,让他在找个好一点的杀手来。


多花点钱,把事情办的漂亮些,一点也不亏。


可惜小阁老一个劲的往自己怀里搂银子,却不怎么往外花银子,着实是个貔貅。


关乎他自己的终身大事,都不上心,还等着别人给他上心呢?


“父亲。”县丞甄昊微微行礼。


甄家的家主,从面相上看着三四十岁,没有太多岁月的留痕。


甄正看着儿子脸上的巴掌印,随手一挥:


“此乃润颜膏,涂抹之后,能够消除疤痕。”


“今日发生之事,父亲可是听说了?”甄昊打开瓶子往脸上涂抹。


“自是听说了,来者不善呐。”


“什么纨绔子弟根本就不在乎,只是让咱们忌惮的便是那个姜妍梅。”


甄正摸了摸胡须,淡淡的开口道:


“我听闻小阁老是想要姜妍梅一个名分,逼着吴楚退婚,可是这俩人都没有答应。”


“父亲,这便是有点耐人寻味了。”


甄昊继续摸着润颜膏:“因为姜妍梅的态度不够清楚,我们不好下手。


而且以吴楚今日表现的手段来看,他绝不像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


“京都那些个勋贵子弟,扮猪吃虎,不比你差。”


“那咱们何时动手?”


“动手?”


甄正站起身来,仔细端详儿子的脸庞,叹了口气道:


“家里老祖还在闭关冲击,等待三年后登天梯的机会,一切稳妥为主。”


“那咱们就不管?”


“不管了。”


甄正叹了口气道:“你这脸上的疤痕无法消失。


看来是一种手段,为父短时间无法参透。”


甄昊愣住,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这吴楚果然是来者不善。”


“忍吧。”


甄正在厅内走了几步。


修仙嘛。


欺软怕硬,不寒碜。


出了事自然是有大头顶在前头。


“既然小阁老想要这个名分,咱们自是等着他出手。”甄昊站起身来道:


“孩儿明白了,此后必定会尽力协助吴楚办差。”


“嗯。”


甄正点点头,只要自家老祖能够顺利登上天梯,甄家才算在大武朝真正奠定了富贵。


“要是有人杀他你也不用管。”甄正提点了一句:


“对于下面人的态度要不清不楚,他们自己猜测到,便自己去办,你莫要掺和进去。”


“父亲说的是周家等人?”


“那帮赌狗,贪心的很。”


“孩儿明白。”县丞甄昊摸了摸自己的脸:“父亲,那小阁老那里?”


“该如何办就如何办,咱们甄家能惹得起谁啊?”


甄正哼了一声道:“拿了银子,还不是都孝敬了太子!”


“三年,我们再蛰伏三年,勿要出现变故,将来必定会有着极大的回报。”


“是。”


甄昊点点头,太子殿下已经当了五十年的太子了。


三年之后,说不准寿胜皇帝选择等天梯,太子就变成大武朝的皇帝。


“吴楚被安排到驴城,说不准也是皇上在敲打太子,毕竟他怎么就那么巧合的调戏了当朝九公主呢!”


“朝廷的争斗,不要掺和,站错队,容易死全家的,况陛下聪明机敏,不是你我能揣摩透的。”


“孩儿明白。”


甄家家主甄正定下了基调。


否则吴楚能这般张狂,必定是背后有所依仗。


周家以为甄家会出手,甄家认为周家会出手。


结果两方都选择暂且苟起来,不搞事情。


完成任务的华点,直接回了县衙,向吴楚禀报此事。


至于两千两银票的事情,他根本就没问,少爷还不能自己带点钱救急了。


“嗯,看来赌坊的生意挺不错的。”吴楚看了看票据,开口道:


“不知道今天晚上会不会有人来杀我!”


六扇门的捕快姜绮鹤瞥了吴楚一眼:“你就这么盼望有人来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