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真是一个大好人啊 > 第32章 下注

第32章 下注

作者:秋来2 返回目录

“回师爷的话,就是这。”


作为吴楚的心腹,华点自然而然就成了差役嘴里的师爷。


华点对于师爷这个称呼很是满意,便点点头,直接走了进去。


站在门口的两个看门的,见差役来了,也不拦着。


谁还不好个赌?


当差时间来玩两手,那也说明自己赌坊生意火爆。


至于县衙的差役敢来闹事,那铁定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敞开门迎客做生意,便是如此。


站在楼上的赌坊老板周智满脸笑意,因为知县狂妄的行为,押三日和七日的人极多。


所以他把这场赌注的赢家标注在月余上,带着一群人吃掉另一群人的钱。


这样总有人能吃上肉,方可把生意长久的维持下去。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他儿子在县衙被打了一巴掌,周智也不在乎。


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什么?


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华太师的外甥,这个消息还没有被传播开来。


所以押月余的人不多。


得罪了严太师的人,被小阁老定死的人,能有个好?


“父亲。”周家大少一改往日纨绔子弟形象:“我已经放出风声,是否要在家躲着?”


周智摆摆手:“你这七日莫要在家好好休息,就要顶着巴掌印在外面溜达。”


“儿子明白。”


周家少爷脸上严肃神色当即敛去,变成了嬉笑模样。


华点进了赌坊,瞧见里面是人山人海。


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人在耍,大厅中间已经挂出了新任知县吴楚几日死的赌盘。


旁边还有人不断的诉说着,今日新任知县大人飞扬跋扈的事迹。


甄家是驴城真老爷,是驴城共同的认知。


结果新来的知县不知轻重,上来就拿他们当


三日、七日、一个月、不死。


三日和七日的赔率最低,不死的赔率最高。


只要过了一个月,那便是不死赢了。


“七日,我押注七日十两,快点给老子写票据。”


“老子押三日五十文,搏一搏。”


“我,我押一文,不死。”


“哈哈哈。”


圆台周围充满了快活的氛围。


不知道是他囊中羞涩,还是想要花一文钱斗大伙开心。


就算你有一文钱,也可以来赌,这便是千金台的规矩。


纵然这一文钱还没有票据值钱,但该写还得写。


一个大圆台里面全都是写字的账房,每个人皆是脸上带汗,手腕都有些发酸。


这就属于暑假开学最后一天,疯狂赶作业。


纵然现在才是春天,可满屋子的人,把赌坊的门槛都要踏烂了。


纵然如此,门子也没有制止的意思,没法子,赌坊生意好,还能拦着?


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华点并没有着急出手,而是仔细看了看,总归四个选择,赔率最高的人,反倒是没有几个人买。


像华点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因为有些人都想闷声发大财。


“不死是怎么个赢法?”华点看着一旁讲解的人问道。


“好叫客官知晓,只要新任知县大人他能在驴城活的时间超过一个月,那就算是不死赢了。”


“哦。”华点笑了笑:“那押不死的人多吗?”


“应该不多,毕竟大家都是来赚钱的。”


华点点点头,从怀里掏出少爷给他的两千两银票,拍在高台上:


“我押新来的知县大人不死,两千两。”


收钱的账房有些惊讶的抬头,毕竟押不死的都是几文钱,买着玩的。


两千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


知县一年的俸禄还不到三十两,一户农家一年的吃穿住行大概二十多两。


可见旁人的收入水平,是比知县高的。


但一口气拿出两千两银子,可还真是不多见的大户了。


账房查验过银票之后,当即大声嚷嚷出来:“押不死两千两!”


每个人押注,都要给喊出来,以此来刺激更多的人花钱。


这一声吼叫,当即让菜市场的赌坊集体沉默了三秒钟,然后犹如海啸一般的声音嘈杂传播开来。


竟然真的有大冤种钱多,给赌坊撒钱啊!


“大家伙快来看,这里有傻子。”


“哈哈哈。”


又是一阵大笑。


就连赌坊老板周智也被两千两买不死的人给惊了一下。


这是有人来砸场子的?


“那人是谁?”周智吩咐了一句,想要调查处他的底细。


“父亲,那人是吴楚的书童,就是配合他一起演戏,阴了林森,给吴楚打甄昊借口的人。”


“哦,原来是他的人。”周智点点头,果然猖狂的很,随即笑了笑:


“无妨,有人跟着他能多买些不死的赌注,咱们都是赚的。”


毕竟这托不用自己去找,人家主动送上门来的生意,那可就太好了。


“父亲,新来的知县别看猖狂的很,可是手段却是有一套。


尤其是那几个阴兵四兄弟的人,听闻是七品,还有另外一个刺客,可能实力在七品之上。”


“不急。”周智摆摆手笑道:“咱们坐庄,还能被别人给弄了,况且有的是人急。”


他相信赌狗为了赢,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杀吴楚的人,绝不会在少数。


“父亲遇事沉稳,面不改色的劲头,儿子还是要多多学习。”


面对儿子的吹嘘,周智摸着胡须笑了笑。


一楼的华点收好票据之后大声吼着:“小爷我就是驴城的师爷华点,今天刚上任的。


我家少爷说了,有钱一起赚,如今赌我家少爷不死的赔率最高,你们知道为啥最高吗?”


“因为他得死在这。”


“就是就是。”一阵阵附和声。


华点也不恼,而是哼笑了一声:“你们知道个屁,都听好了。


我家少爷乃是华太师的亲外甥;


京都五大恶人之首;


天下战力第一姜妍梅的未婚夫!


这驴城从今天开始,就变天了。


我家少爷说的话,就是驴城的法。


你们这帮蠢货,想让他死,你们尽管来,我家少爷都接着,看看死的是谁!


发财的路子,就在眼前,看你们能不能抓住了!”


华点说完之后,皮笑肉不笑了两声,便带着两个衙役,在一阵注目礼当中,扬长而去。


人群自动给让出道路,这是没法子的事情。


如此背景通天的人,怎么就来了驴城当知县呢?


这不是来坑钱的?


有些人听完这番介绍之后,便动了心思。


赌坊老板周智脸上的怒色一闪而过,狠狠的锤了一下栏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