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真是一个大好人啊 > 第22章 一窝老油子

第22章 一窝老油子

作者:秋来2 返回目录

见识到周围百姓的反应,吴楚无声的笑了笑。


纵然死了一个林森,后面还有他代表的家族势力。


寻常百姓上有老下有小的,谁不害怕遭受到打击报复?


“人人都说驴城民风淳朴,看来你们是没有冤屈啊!”


吴楚刷的打开折扇,面带微笑的看着林森。


大好人随机挑战系统:奖励已发放。


“获得技能打谁谁留痕(七日)。”


有个男人张了张嘴,直接被他身边的女人给拧了一下胳膊,眼神颇为生气。


小孩子也早早的被捂住了嘴,生怕发出什么不和谐的声音,以至于牵连全家。


祸从口出,趋利避害的道理,他们都懂的。


因为那是有着血粼粼的教训。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纵然是鱼肉乡里,那也是这帮胥吏过头一边手,知县多是吃的剩下的。


姜绮鹤暗暗摇了摇头,吴楚一丁点的执政经验都没有,就是个菜鸟。


这番光明正大的询问,怎么可能会有人敢应声。


在他没来之前,敢于为了公平或者自己利益发声的百姓,要么被弄死了,要么被收拾的不敢言语。


吏治崩坏可不是朝廷上崩坏的,下面早就烂透了。


林森很满意眼前百姓害怕自己的态度,但他搞不清楚眼前这位“老祖”是不是心血来潮的想要多管闲事。


毕竟这都是平白沾因果和缘法的事情,修仙者不该如此做啊!


林森有些想不明白,万一有人应下了,对于登天梯的人而言,就会收到影响。


不像他,没那种成仙的奢望,只想着逍遥世间,所以猖狂一点也没什么。


“不知上仙来驴城所谓何事?”林森小声的问了一句:“若是小人能帮到上仙,也好将功赎罪。”


“上仙,不知上仙驾到。”县主薄王新见县丞不来,只好站出来:


“还望上仙勿要怪罪,我等在城中备下酒宴,还望上仙能够赏脸。”


林森松了一口气,这个老鳖孙总算是站出来说话了。


现在跪在地上不敢动弹,加上双腿流血,他都感觉有些麻了,身体许久不曾有过这种感受了。


“你是何人?”


吴楚收回目光,这驴城是县丞说了算,就算打了什么所谓刑房大老爷的脸,可他终究是个吏。


县丞可是正八品,才是朝廷任命的官。


“小人是驴城的县主薄,正九品。”王新颇为讨好的拱手行礼。


“正九品也配与我说请客,叫你们驴城最大的官出来。”吴楚接过林森举着的匕首道:“要不然,要不然啊。”


“小人懂。”


听到这番话,县主薄王新忍不住心中雀跃。


果然!


新任知县背后必有高人指点,来驴城当知县,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就入城。


至少也得向全城以及周边村落,宣布新知县的到来,将来这驴城是谁说话,才说了算。


盟友。


妥妥的盟友。


县主薄王新打定主意,必须紧紧围绕在新任知县身边,唯他马首是瞻。


不仅仅是报吴楚的大腿,更重要的是能报上华太师的大腿。


这驴城一亩三分地,他可不愿意县丞一个人的家族说了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这驴城的话事人也该换一换了!


利益,只有共同的利益,才会让大多数人聚在一起,选择自己的盟友。


正在县衙办公的八品县丞甄昊,听到刑房经书跑回来汇报的消息。


“果真如此?”


“不敢隐瞒大人。”


甄昊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便顺从的走出衙门。


无他,林森好歹是自己人。


要是这个时候,连自己人都不出面救一救,那队伍便不好带了。


况且林森如此蛮横,本就是甄家故意为之,吸引火力用的。


甄昊头戴乌纱帽,身着绿袍,胸口绣着黄鹂鸟图案。


最好不要惊动甄家老祖,以免耽误了他老人家的修仙之途。


甄昊深深的明白,在驴城这一亩三分地上,手里有剑不用跟没剑可用,那是两码子事。


总之赔罪的事情,今日赔些好处就陪些好处,只要人还在,明日还能更多的赚回来。


在轿子里想了一会,四个身强力壮的轿夫健步如飞,从县衙便到了城门口。


身着八品官服的甄昊,从轿子里走出来,自是有衙役驱赶百姓,让出道路。


县主薄王新见县丞甄昊出了城门,脸上淡淡的笑意当即收敛起来,装作后知后觉的亚子。


遭到衙役的呵斥之后,不少百姓已经不想看热闹了,开始往远处走了走,避免神仙打架,祸及到自身。


县丞甄昊看着坐在马车上无聊晃荡腿的男人,眉头已经皱起来了。


待到他走近了一看,心下有些震惊。


这不是新任知县吴楚吗?


他没有死在上任的路途当中,这可是一件怪事!


那些人失手了?


小阁老是从哪里找来的杀手?


许多问题都萦绕在甄昊的脑子里,但脚步依旧未曾停歇。


“下官见过知县大人。”甄昊止住脚步当即扯起话头:


“下官不知知县大人到来,没有着让礼房做出迎接的准备,着实是在下的过错。”


这两句话,直接把吴楚质问的话头给堵回来了。


不愧是老油条,吴楚脸上带着笑,在努力的想着对策。


甄昊这话一出来,倒是惊得跪在地上的典吏林森麻了。


新来的知县大人。


那个京都有名的浪荡子,五大恶人之首吴楚?


完了。


一切都晚了!


林森越发的感觉自己的双腿发麻,甚至还带着颤抖。


落到五大恶人之首的手里,还能有个什么好?


最为关键的是自己不知死活,当面调戏了他的夫人,哪个男人能忍?


林森的大徒弟刘文心思百转,得罪了新来的县令,看样子师傅得下台了,那这刑房以后不得我说了算?


总而言之,知县大人能轻易让七品境界的林森下跪,实力必然深不可测。


铁定不会向前几任知县一样,死的不明不白。


“竟然是知县大人!”县主薄王新也后知后觉的拱手行礼: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望知县大人恕罪。”


驴城两个最高品级的官员,向着一个男人行礼,许多衙役都麻了。


事发太过突然,谁也没有准备,知县大人就这么来了。


吴楚瞧着这帮老油子,一个个可真是见风使舵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