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真是一个大好人啊 > 第18章 看清我们一家的脸

第18章 看清我们一家的脸

作者:秋来2 返回目录

吴楚关闭面板,扬起手臂,啪的一巴掌,直接把巡城兵丁打的转了个圈。


纵然只是九品下的境界,比身体强壮程度,也不是寻常人能比得过的。


大好人随机挑战系统:奖励已发放。


“获得诅咒无效七日。”


什长赵细晕晕乎乎的倒在地上,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指着吴楚道:


“好胆,你敢打我,来人。”


其余九个看门士卒,当即拿着长枪涌上前来,与马车保持一丈的距离。


他们也就欺负欺负过路百姓,真遇到硬茬子,他们也怕。


至于更多的入城百姓,倒是颇为兴奋的看着热闹。


甚至有人趁机溜进城中去,省了几枚铜钱。


毕竟这些雁过拔毛的巡城兵丁,大家早就看他们不爽了。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可是为了生活,又不得不低头。


毕竟他们可是代表的官府。


如今总算是有正义之士来主持公道了,最好把这十个兵丁,全都给打一顿。


为大家伙出口恶气!


吴楚跳下车,走到什长面前:“抱歉,我不该动手打你。”


什长看着他走过来,本有些惧怕,不曾想听到吴楚说这话,又来了精神:


“没有十两银子,我起不来,你敢殴打朝廷命官,等着充军发配五千里吧!”


“别走啊,你等着,我叫人!”


“我告诉你,你完了。”什长赵细恶狠狠的道。


吴楚又是一脚致命打鸡。


“啊!”


“我怎么完了,说说,我听听?”


什长赵细脸色更加难看,整个人弓的和虾米似的。


惨叫声在城门口响开。


然后便有两个士卒,踉跄的跑进城内去搬救兵了。


“好。”


人群有人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吴楚呵呵笑了笑,冲着众多看客拱拱手。


姜绮鹤依旧抱着新亭侯刀,默默看着吴楚像个猴子一样,给大伙卖力的表演。


他怎么就脸皮那么厚呢?


“哥哥,好厉害呀。”小胖丫吴妙妙鼓掌道:“就是要打坏人。”


“好。”吴楚冲着小胖丫应了一声,指了指拿着长枪的士卒:“你过来。”


“爷,你有什么事?”


伍长王校当即放下长枪,小跑过来,遇到硬茬子陪个笑脸,让大爷赶紧进城不就得了。


不给过路费的人,谁不是隔着老远都气势汹汹的,大家遇到这种人,直接就帮忙清道让路。


哪有老老实实排队的,这不是来找茬的是来干嘛的?


啪。


又是一巴掌。


伍长王校同样被打的转了个圈,倒在地上。


有了什长的经验,他直接趴在地上装死。


吴楚甩了甩手道:“还敢跟我要过路费吗?”


“爷,我们再也不敢了。”其余几个士卒急忙陪着笑脸道:“你赶紧走吧。”


“看清楚我们一家子的脸,以后再收过路费的时候,记住喽。”


“爷,夫人和小姐的脸我们记住了,以后保准不敢为难。”


姜绮鹤瞧着吴楚这番恶少的做派,心里倒是长长输了口气。


恶人自有恶人磨!


她心里莫名觉得有些舒爽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在六扇门受到的教育,是要制止这种行为的。


姜绮鹤摇摇头,可能是自己受伤了,此时不宜行动。


作为铜牌捕快在办案的时候,底线就应该灵活一些。


这些苍蝇可没少吸食百姓的血汗钱。


皇帝为了收税,在京城的城门收过路钱,空手的,背篓,挑担、过车的,都有明确的价码。


等等!


姜绮鹤眼眸微微一亮,什么叫夫人和小姐?


那可是我名义上的亲妹夫!


但现在姜绮鹤又懒得去给吴楚拆穿,又不是他说的。


吴楚又踢了一脚躺在地上装死的什长:“本少爷等着你去叫人呢。”


“你等着,可别走。”


“驴城谁是你的靠山啊?”


“自是驴城刑房大老爷。”


“他叫什么?”


“刑房大老爷的名讳,也是你配知道的。”


吴楚没言语,坐回马车上,开口道:


“给你个机会,把他叫来给你撑腰,你也配跟我要银子?”


“你给我等着。”


什长捂着肿胀的脸,吐出一口血水,躺在地上呻吟道:“今天没有百八十两,你走不了!”


姜绮鹤依靠在马车上,面对吴楚的这番作为有些不解。


“你已经解决了入城的事,干嘛不直接进城?”


“我凭什么默不作声的进城?”吴楚同样坐在马车上:“你当过知县没?”


“自是没有。”


“我告诉你,知县上任,得巧立名目,拉拢豪绅,如此才能大捞特捞。”


姜绮鹤:???


这人怎么那么讨人厌,刚刚对他升起的一点好感,总是被他那张嘴,给破坏的一干二净。


他怎么就不是个哑巴呢?


吴楚坐在马车上晃荡着腿:“可现在驴城新知县上任,县丞以下的人连表面功夫都不做。


官场集体给我来个下马威,我能轻易进城吗?”


“不能。”小胖丫吴妙妙攥着拳头小声道。


吴楚摸了摸喵喵的脑袋:“什么叫知县啊?


知县就是一方土皇帝,方圆几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从今天开始,这驴城的法,只有我吴楚说了才算。”


对于这个浪荡子的狂妄言论,姜绮鹤倒是出奇的没觉得错。


但是下面的人,怕是会阴奉阳违,本朝可不是与士大夫共天下,而是与胥吏共天下。


什么叫胥吏,就是知县下面未入流的小吏。


“可是,吴知县,你才上任第一天。”


吴楚瞥了面容姣好的大姨子一眼:“那又如何?”


“你在本地没有根基,行事自是要小心一些。”


“没有根基,才需要闹他个天翻地覆找最大的头头来立威,向驴城百姓宣告我的地位。”


吴楚刷的甩开折扇:“大姨贼,你需要学的事情还很多。”


“呵。”


姜绮鹤对于吴楚的歪理,嗤之以鼻。


如今吏治崩坏,还是皇帝带头崩坏的。


下面的人会对于你一个被罚近五千里之外,还是被小阁老针对的知县臣服,怕是不可能的事!


“少做那些春秋大梦。”姜绮鹤小声的说道:


“你可别忘了强龙不压地头蛇,小心他们暗地里把你搞死,前三任知县死的可是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