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真是一个大好人啊 > 第10章 坏人总想多哔哔证明他是对的

第10章 坏人总想多哔哔证明他是对的

作者:秋来2 返回目录

吴楚接过两张银票,对着阳光仔细看了看。


蒙面人对于这个书童小心的模样表示不屑:“别看了,票号通用,各地都可以兑换。”


吴楚哪里认得银票是真是假,他装模作样的把银票揣进自己的怀里,就听到提示。


大好人随机挑战系统:完成随机挑战,奖励已发放。


“不受魅惑七日。”


“还有三千两呢?”


蒙面人面露难色的道:“这样吧,剩下的三千两银子,你去驴城当县令,然后捞回来,咋样?”


“我一个书童,也就当个狗头师爷,还能当知县?”


“对,你熟悉吴楚,铁定能模仿他。”


蒙面人只能耐下心来,哄骗眼前的书童,套出真话来。


然后顺手捏死他,去追击真正的吴楚。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吴楚直接摇头:“你说的这个风险太高了,还是给我三千两现银。


出了这么大事,我得远走高飞,说不准就得出海才能活命。”


“你不要太过分!”


蒙面人脸色甚是难看,他已经安耐不住想要杀了眼前这个书童的心思了。


“不给钱,来来来,弄死我。”


“你个废物,你怎么敢的。”


吴楚啪的给了蒙面人一巴掌:“你有本事弄死我!”


“看见没,我就敢打你。”


“没见过啊,今儿你不就见识到了我又多狂?”


蒙面人满眼的不敢置信,以至于方才没有反应过来,躲掉这一巴掌。


这就是京都首恶仆人的行为做派吗?


“你找死!”


蒙面人出奇的愤怒了。


吴楚有些挣扎的踮起脚:“有本事你就真弄死我,煞笔,反派死于话多定律都不知道。”


“你不弄死我,你就是个鳖孙,中不中?”


“来来来,没吃饭啊,大点劲。”


蒙面人一把捏住吴楚的脖子,他看着吴楚嘴角勾起的微笑,蒙面人只觉得是对自己的嘲笑与羞辱。


自从成为修仙者,他还未曾受过如此羞辱呢!


他用力一掐。


噶呗。


蒙面人松开了手,他自己脖子直接断了,倒在地上。


事发突然,他甚至不知道为何死的是自己!


吴楚自是有金刚不坏加十倍反伤的被动,直接反伤弄死了刺客。


“呸,想杀我,我让你看看什么叫我杀我自己!”


吴楚拉开他的蒙面,像是一个中年人的模样,然后在他身上摸了摸,摸出一枚银质令牌。


“往生堂:送!”


吴楚站起身来,摇了摇头:“果然是个穷鬼。”


他又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未来大姨子姜绮鹤,便直接把她抱起来,别说,小腰倒是挺软和。


“大姨贼,今天你遇到我,算是赚到了。”


至于刺客的尸体,也被吴楚扔在了马车车架一旁。


死人有时候比活人好用。


吴楚赶着马车,慢悠悠的往前走,无论是谁想要杀我,都得死。


路旁,一个茅草屋做的茶摊。


布幡被风吹的微微荡漾。


茶摊外面摆着两张木桌,铜壶在火炉上烧着,冒着热气。


四个短衣长裤的大汉,带一个眼睛红肿的小胖妞。


汉子们身上血腥味不轻,旁边还有个包裹,隐隐约约露出血水来。


他们骂骂咧咧的坐在长凳上,大喊着倒茶。


老大娘笑呵呵的提着铜茶壶一人给倒了一碗。


“大哥,我听闻寇三娘在寻夫君,咱们哥几个要不要去试试?”


“那是驴城这一片有名的水鬼,实力高深要当河神了,没几个人敢惹她的,你去,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我听说她都八十了!”


“可人家长得漂亮,那叫一个润。”


“是及,是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哈哈哈。”


四人越说越兴奋各自饮了茶,为首的老大面露难色,这茶喝着香中带臭,如鲠在喉。


随即翻江倒海,一泻千里,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大哥?”三个人想要运转灵气逼毒。


“兄弟们,这逼~茶有毒。”


话音刚落其余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茶摊上响起一阵诡异的笑声。


马蹄声渐起。


“吁。”


吴楚勒住缰绳,先是瞥了一眼桌子上的四个汉子,三个短衣打扮围绕着一个白面书生。


全沉默坐着,只是隐隐有些粪臭味。


“店家,此间可有凉茶?”


正在擦拭灶台的大娘听到声音,慢慢抬头,瞧见脚蹬黑靴,腰戴玉佩,一袭白衣红边华服的公子哥赶着马车。


再仔细一看脸,唇红齿白,尤为俊俏的小伙子。


“哎呦,客官,咱们小店只卖热茶。”大娘热情的招呼着:“想喝凉的,你得等等。”


至于车厢插了许多箭矢,被她自动忽略了。


驴城这治安,路上不被打劫,那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也好。”


吴楚翻身下车,牵着缰绳,在这等一等关山和华点。


这四个汉子沉默着坐在这,不像是活人,难不成是大白天诈尸?


还是赶尸的道长蚌埠住了,拉裤兜子了,他撇下尸体跑到远处擦擦?


吴楚顺势坐在一旁的长凳上,伸了个懒腰,一阵阵清凉袭来。


这小小的驴城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老大娘端来一壶茶,先是倒在白碗里烫了一下,泼掉,这才续上第二碗。


吴楚右手握拳,五指在桌上轻轻敲了三下。


“客官瞧着年岁不大。”


“嗯,今年才刚刚二十。”


大娘不懂年轻人的动作,但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她便顺势坐在一旁的长凳上。


毕竟难得遇到一个俊俏的独行公子,反正也闲着无事。


不聊上几句试探长短,不合适!


“公子是往驴城县去?”


“路过驴城,都说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江都,虽然我现在没钱,可我就是想去见见世面。”


“公子长得这般俊俏,茶钱就免了。”


卖茶大娘笑呵呵请吴楚喝茶:“兴许啊,公子到了江都之前,你便能遇见美貌娘子,从此一辈子吃喝不愁。”


“大娘说的对,吃软饭,我不是不能考虑。”


听到这话,卖茶大娘登时眼睛一亮:“当真?”


吴楚瞥了一眼那四个汉子:“不过,我兴许过一会就有钱了。”


我不是来当圣人的,我是来黑吃黑的。


当然了,正义的说法是替天行道!


杀了小的,惹来老的,铁定能发一笔小财。


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这腰缠十万贯的路子,它不就有了吗?


就等着机会骑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