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真是一个大好人啊 > 第4章 关于我未婚妻很强,所以我被殃及了这事

第4章 关于我未婚妻很强,所以我被殃及了这事

作者:秋来2 返回目录

“哈哈哈!”


宁信就着蒙蒙细雨大吼道:“我今天死也能换一个,圣女,我滴完成任务了,值了,哈哈哈!”


护卫宁信看着吴楚一边笑,一边抹着自己鼻子里流出的黑血,期待着吴楚他与自己是一样的下场。


吴楚他铁定是中毒了!


“少爷。”华点吓得大叫起来:“快吃鸡屎!能催吐。”


护卫首领关山当即控制住瘫软的宁信,怒喝:“解药呢?”


可两人先后服下的“毒鸡汤”没隔多久,按理说自己中毒流血,过了几息之后,吴楚也该七窍流血了。


宁信有些疑惑。


但不慌,一定要稳住!


他认为只要吴楚喝了毒鸡汤,铁定也会死。


吴楚还没发作,兴许是耽误的时候久了,下雨冲淡了毒鸡汤的浓度。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宁信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跌倒在地,死命的盯着吴楚。


可吴楚啥事也没有,甚至还瞪了一眼去抓鸡屎的书童华点,看意思是在骂蠢货。


“他娘的,你到底喝没喝毒鸡汤?”宁信忍不住大吼。


哎,不仅是宁信惊了,连护卫首领关山也惊了。


少爷怎么看都不像是中毒的样子。


吴楚有百毒不侵七日的buff,所以这也是他敢干了这碗毒鸡汤的底气。


他张开嘴巴让宁信看:“瞧瞧,鸡汤我早就喝下去了。”


宁信怒火攻心指着吴楚:“奶奶的,铁定是你玩阴的,没喝骗我。”


这个时候护卫首领关山再次确认宁信中毒了,发作时间极快,可是少爷却啥事没有。


不对劲。


“少爷,你没喝?”华点苍白的脸色又回来一些了。


“我喝了。”


“啊?”华点一个踉跄跪在地上,大哭起来:“我滴少爷哎,你怎么就走了。


你那没过门的漂亮小娘子,还有埋在京都树下的银子,都等着你回去呢。


你走了,她们可怎么办啊?”


吴楚踢了他一脚:“少爷我死不了,你哭早了。”


“啊!”


华点见吴楚起身走几步,一点中毒的样子都没有,急忙擦了擦眼泪。


有大问题!


吴楚绕过木桌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宁信道:“别演了,赶紧起来。”


华点当即大怒道,拿手上的鸡屎砸他:“宁信,你他娘的敢骗老子,老子剐了你!”


“吴楚,我就要杀你,谁要跟你演戏!”


宁信拼尽力气大吼。


他好气啊!


没瞧见自己都中毒,要死了?


“演戏?”


护卫首领关山都糊涂了,有拿自己小命逗闷子的?


而且宁信怎么看,都是要死了。


“你还给自己加戏,行。”吴楚端起碗道:“满足你,我再喝一碗。”


“不是演戏。”


护卫头领关山一下子就打碎了坛子:“少爷勿要再喝,这鸡汤铁定是有问题。”


吴楚手中碗里的鸡汤,却是直接灌嘴里,顺便吧嗒吧嗒嘴。


“不可能!”宁信眼里透出浓浓的不解:“你喝了,为什么没中毒,七窍流血而死?”


吴楚把土瓷碗一摔,站起身来看着他:“对啊,我为什么不中毒?”


“自然是少爷是个大好人,这鸡汤根本就没毒。”书童华点当即嚷嚷着。


“他奶奶的,穿山甲,你敢跟我玩阴的!”


宁信双目流血,他想通了,铁定是自己被上司卖了。


吴楚他早就知道有毒,所以提前服下了解药。


现在这番作为一定是他在故意演我!


“谁是穿山甲啊?”吴楚努力撑大宁信的眼皮:“告诉我,我可以帮你报仇!”


宁信咬着牙吐出一口血,染红了草地:“他娘的吴楚,到现在你还演我~”


“穿山甲是谁?”吴楚追问一句:“你别给我玩套路。”


嘎呗。


宁信瞳孔扩散~死了!


啪啪啪。


宁信的脸,亲切的拍打着吴楚的手。


略显清脆的带水皮肉撞击声在野外回荡。


“真死了!”


吴楚站起身来,看着略显高大的关山冷声道:


“查查,谁是圣女,谁是穿山甲,想杀老子,连根给他们拔了!”


关山当即跪在地上请罪,大意了,若是吴楚被毒鸡汤毒死了,他难逃其则。


幸亏少爷早有察觉,提前服下解毒的丹药。


“行了。”吴楚直接把关山给拽起来:“今日的事情莫要往外说,看看他是谁塞进来的。”


“是。”


关山当即领命,刺客这件事必须得彻查:“少爷,这圣女铁定是魔宗的。”


“我与魔宗圣女有仇?”


关山顿了顿小声道:“少爷,与你定娃娃亲的那个姜妍梅,她与魔宗圣女有仇。”


“卧槽,无妄之灾!”吴楚忍不住往后大跳了一下:


“我这个人虽然最爱看女人打架了,可魔宗圣女不能连场下看热闹的人也给杀了,她还讲不讲理?”


“少爷,他们魔宗自是不喜讲理的。”关山提醒了一声:


“说杀你就杀你,要不然凭什么被称为人间地狱呢?”


“他娘的,把他骨灰都给老子扬了。”


吴楚骂骂咧咧,幸亏自己有外挂,要不然知县还没上任,就得死在这。


“是。”


关山先是搜身,把宁信给扒光了,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顺便给宁信火化扬灰。


少爷说给宁信骨灰扬了,那必须得扬了!


“老关,你从普通人到了修仙者,用了多少时间啊?”


吴楚瞧着关山直接打出一掌,还带火焰炙烤的。


“少爷,我资质不佳,用了两个月的时间。”


其余一旁护卫露出羡慕的神色,这叫资质不佳?


正常人三个月之内从普通人踏上九品下,走上修仙者的道路,就已经是资质非常好了。


“少爷,你未婚妻姜妍梅,可是妥妥的天才,仅用了三天。”


护卫头领关山一脸的羡慕之色。


吴楚看着这帮护卫点点头,果然你们羡慕的人,也在羡慕着他人。


“少爷,你的腿伤真好了。”


书童华点一脸惊喜,现在走路也不瘸了,方才还有点瘸呢。


“好了,只是偶然有点疼。”


吴楚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险恶,只想自身也要变得强大起来,如此才有横行世界的资本。


最为重要的,素未谋面的未婚妻惹下来的仇,凭什么要我来抗?


况且魔宗圣女该不会觉得,姜妍梅会喜欢自己这个五大恶人之首的前身吧?


毕竟能和魔宗圣女结仇,想必姜妍梅的实力也不会低。


明明我的前身跟魔宗圣女的做派才是一路人,她还来杀我?


要我是魔宗圣女,铁定来收自己当小弟啊,要么就派人来诱惑一番,加入魔宗!


这样才是她对付姜妍梅最好的法子。


吴楚想不明白,魔宗圣女脑瓜子里想的主意,是怎么一回事?


他走着走着,瞥见村民家里的枇杷越墙而出,伸手就能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