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冒牌古神 > 61、果然水很深

61、果然水很深

作者:黑山青狐 返回目录

“半天的时间,我们前来的目的,差不多都完成了,验证出了档案上的某些内容,接下来,就只剩最后一件事情了。”阿兹特克开口说道。


聂远接过他的话茬,笑道:“去奥斯顿城主的老宅看看,能否挖掘出什么,档案上没有记载的内容,印证教会的猜测。”


“恩,我们是接触过奥斯顿夫妇的,说不定真的能有什么发现。”阿兹特克颔首道。


“聂远,你的手,没有以前暖和了诶。”


这时,南希突然开口道。


聂远愣了愣,而后诧异道:“你这么敏锐吗,刚才来找你们时,我去看了下档案里记载的那口井,可能是那时摸了凉水吧。”


“应该是这个方向了。”


阿兹特克看了看手中的简易地图,便带着二人,向奥斯顿老宅走去。


“哦……”


南希回应道:“难怪呢。”


他甚至也哼起了小曲儿,但和南希哼出来的,并不是一个节奏,属于另外一种常见的歌曲旋律。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然而,就在他还没有哼几句的时候,在前面带路的阿兹特克,突然转过头来,脸色古怪的看着他。


南希也没有再多说了,而是继续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事物,并哼起了小曲儿。


聂远也满心闲适的,跟在领路的阿兹特克身后,优哉游哉。


聂远表情惊诧,心头突然涌现出一缕不祥的预感。


“为什么要哼这首歌呢?”阿兹特克蹙眉道。


聂远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处,也传来了一点力道,低头一看,南希也脚步放慢,仰起头来,一语不发的盯着他。


“怎么了?”


哪怕,这种旋律是万分常见,男女老少,都耳熟能详,信口拈来的。


只是在同伴们的眼中,谁都可以唱,聂远却绝对不应该。


南希还是没有说话,不过却认同的连忙点了点头。


看他们的模样,好像是这首歌,有某种不该提起的禁忌一样,谁唱谁有病。


也可以说,我想更加融入普通人的生活,真正做到隐藏自己的行迹,便以这首歌为媒介了。


因为连这首歌,我都能够做出平常心的样子唱出来,那么谁都不可能再发现我的身份了。


但出于对聂远的信任,只要他随便给出一个说辞,就能够糊弄过去。


你可以说,我是在回忆敌人给我们带来的痛楚。


但是!


但是眼前这个聂远,回答的却是:“我闲来无事,哼个曲儿而已,刚才听人唱了,还挺好听的。”


甚至可以说,我就是心血来潮,突然回忆起了一点前尘过往,不禁感慨的很。


因为古神的气息在,血脉也是经过验证的,再加上这些天亲密相处的加持,同伴们不到万不得已,真的,真的不会去对聂远,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南希瞬间将自己的小手,给抽了出来,并眼神诡异的看着眼前的聂远。


阿兹特克同样如此,他已经上前一步了,一语不发,亦是眼神诡异!


缩!


话落,他就只感觉到自己的手掌一空。


这还没过多久呢,就角色互换,两极反转了!


刚才,是假南希、假阿兹特克,一语不发,眼神诡异的盯着真聂远!


这该死的强烈既视感啊!


是那么的熟悉!


【提醒你一声,不要那么做,这个身份,水很深,你把持不住】


水很深?


现在,是真南希、真阿兹特克,一语不发,眼神诡异的盯着假聂远!


离开镜子世界时,真聂远对复制体的告诫,瞬间在脑海中一闪而逝!


他已经完全复刻了真聂远的一举一动!


不管是行为、语气,还是刚才哼曲儿时的节拍、音色!


有多深?


当时听到真聂远的告诫,这个复制体当然不会放在心上了。


他们发现了猫腻,察觉到了不对劲。


假聂远仍在努力的故作镇定,诧异道:“怎么了,你俩为什么这个表情?”


这些都是他刚才近距离观察过的,不可能有丝毫的破绽瑕疵!


但是眼前南希和阿兹特克的眼神、态度,已然说明了一切……


“我不就是聂远吗,你在说什么啊南希。”


假聂远装作一头雾水的模样,不解道:“我真是搞不懂你们两个,为什么会这样说啊。”


“你……是……谁?”


南希的语气非常危险,开始低沉起来,丧失了任何天真的模样,道:“你,把聂远藏哪去了?!”


南希也低沉道:“聂远才不会那么回答呢。”


有些事情。


啪!


阿兹特克这下也不用等了,径直走上前来,抓住了聂远的肩头,道:“说实话对你有好处,别想跑,你跑不掉的。”


除了真正的神灵本身以外,其他外物,是根本没法复刻的!


不管帕斯镇再怎么诡谲,蕴藏在这里的抽象源,等级如何的高。


有些记忆。


有些气息


不然这些年来,本就没有完全觉醒力量,还被诅咒缠身的后裔们,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了!


不要忘了,他们除了诅咒以外,还有父神的祝福存在!


它也至多只能蒙蔽古神后裔的视野与认知而已。


哪怕可以复制记忆,但其关键线索,是绝不可能被其提取并复制出来的!


连神灵都无法隔空探知到他们的身份、记忆,区区帕斯镇的抽象源,如何又能做到呢?


这就是假聂远的破绽所在!


而这种祝福,也伴随有遮蔽其身份的神之属性!


那是主神们本身,都无法破除,无法察觉到的事物。


他猛然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再将真聂远当时所有的行为,都前后串联起来,他发现……


“你们为什么向我动手啊,我……”


说到这里,假聂远自己卡壳了。


从而可以推断出,假聂远自认为完全复刻了,真聂远与同伴们相处时的状态、行为。


是的,这一点他绝对是做到了,而且没有丝毫的瑕疵。


真聂远好像很早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后面很多行为,应该都是在检验同伴真伪的。


譬如,他两次都将“四”这个字眼,咬的很重,并总是有些古怪的,开口与同伴们,说着不合时宜的话。


他哼这首曲儿,正是在侧面的,查看同伴们的反应,检验他们的真假!


而自己不知道这一层心思的存在,只是模板化的,把那样的行为照搬过来,却对同伴们的反应,做不出丝毫正确的回答!


除非……


真聂远当时做出的行为,本就是瑕疵所在!


“你承认了啊。”


南希踱步上前,一把就抓住了假聂远的上衣,让他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瞬间就被拉的跪倒在地!


“果然……水很深。”


假聂远喃喃道:“你这么能装吗聂远,心思深沉,不动声色啊。”


“那么,真正的聂远,到底在哪里呢。”


“我没法告诉你们,而且……”


分明是小孩子的模样,呈现出来的表情,却阴沉的让人觉得可怖。


她静静的站在那里,手中捏着假聂远的领子,便宛若至高的主宰,以极度蔑视的眼光,在俯瞰着低劣秽物!


假聂远的声音,顿时开始虚弱起来,道:“而且你们都察觉到了后,我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呼~~


话刚说完,假聂远的身形,就化为了云烟,被不知道从哪里刮来的寒风一吹,便消逝无形。


南希抓住他领子的手掌,也随之攥个一空。


而不远处路过的行人,都像是没有看到这一幕般,眼神都没有变动过,直接忽略了他们的行为,行迹如常的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