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盖世人王 > 第二百五十章 神坛之说

第二百五十章 神坛之说

作者:一叶青天 返回目录

血日冲出雄关,压向了废墟世界。


这一幕震动了雄关内外,军部高层都大惊失色,血日悬挂在雄关上漫长岁月,沉淀无穷无尽的战场煞气,恐怖程度是难以想象的。


事实上,没有任何人可以主导血日,更不可能打出血日的神威,而他们只能和血日沟通关键时刻释放神威,镇守雄关。


然而这一日,谁都没有想到,白发修罗掌握了血日,那么他的精神意志到底有多么的变态?竟然可以收服痛饮亿万生灵之血的血日圣宝!


“关师姐,你师尊真够变态的!”


雄关之内,张大炮都被惊住了,原本他来雄关搬救兵,本以为关天玉会上报军部,展开救援行动。


“我们还有大事要办,就不多留了。”


张大炮他们匆忙离去,打开跨越虚空的传送阵,赶往北极大地。


冠军王盘坐在官邸中,脸色阴晴不定,怎么有种不祥的征兆?


但是没想到在军部高层还在议事,白发修罗直接掌控了血日,打向了废墟世界,深深震撼了每一个人。


“他是我师尊的事情,不要传出去。”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关天玉眼神古怪,白发修罗就是一个谜,连他的性别都是未知,没有任何人见过他的真面具,就算是洞天之主都看不透。


圣宝不得打向蛮荒大山,王兽不得猎杀雄关士兵。


人与荒兽厮杀的东域世界,战火焚天,漫长岁月过去都没有彻底平息。


如若两大种族不惜一切厮杀,两方阵营谁都吃不消,最终落个玉石俱焚的下场,这对谁都没有好处。


废墟世界景象剧变,金阳洞天的强者脸色难看,该洞天圣子级的宝物在这里毁灭,刚才就被金阳镜的本体给扑捉到了,否则岂能第一时间来到这里。


现在吞日雀所说的少年,难道就是昔日北极大地的神一样的少年?


事实上,按照久远时代前,雄关和蛮荒一脉的约定。


它们关心的是大夏军既然要重建,难不成夏族还有活着的族人不成?


“夏族……”


金阳洞天的强者脸色严肃,多么久远与古老的名号,曾经辉煌绝伦,最终却惨败收场。


只不过古老的废墟世界不能列入蛮荒大山,白发修罗打出血日算不上违反规矩。


大夏军已经重建的消息让金翅大鹏鸟脸色凝重,昔日夏族举族齐出,杀向了蛮荒大山深处,结果一战全灭。


这里面发生的前因后果,十天十夜都说不完。


虚空秘府已经横渡离开废墟世界,来到蛮荒大山边缘区域,与虚空合一,躲藏起来。


钧天肉身流血,难受的发抖,这种感觉真的比死还要痛苦,尽管有圣元宝轮稳住肉身,但是刚才的大战让他的每一寸血肉都在发抖。


他抱着头颅,努力压制着全身的颤栗感,倒不是皮肉伤痛,而是强者神威已经压制到他的骨血里面,对他的影响很大。


相传这一族血脉至强,仙人洞都要折腰,每一位都像是远古战神复活归来,有些时代可以力压仙人洞。


自从夏族覆灭,仙人洞高高在上,举世无敌!


…………


他像是溺水窒息,凭借坚定不移的信念,无数次的抗争,最终睁开了布满血丝的眼睛,只觉得头疼欲裂。


钧天大口喘息,浑身汗如雨下,这一刻他对强者神威有深刻的了解,真的能磨碎人的斗志,斩裂人的信念。


钧天渐渐平复,汲取圣元宝轮的霞光物质调养,眼睛也望向静坐的神女。


渐渐的,钧天昏昏沉沉睡着。


他做了一个噩梦,再被金翅大鹏鸟斩杀,再被吞日雀吞到肚皮里炼化,再被三头狮子吼碎肉身……


纵然他有钢铁般的意志,也被折磨的快要疯掉。


穆馨好奇观望,但是看得越深,总觉得陷入宇宙漩涡中,身心俱颤,道心差点崩塌,不由得心惊肉跳。


“太可怕了……”她背靠在墙壁上,拍了拍饱满的酥胸。


“你可算醒了。”


穆馨称之她为宫主,她应该是某个势力的掌权者,真的像是一位女圣人,盘坐在有些裂痕的秘府世界中,正在观望万物源石。


色彩斑斓的小石头沉浮在虚空中,相比以前它发生了变化,内部的景象更为清晰,如同孕育出一片完整宇宙河山,流淌万道光泽。


显而易见,白衣宫主道法高深,梳理了万物源石沉淀的道法,更容易观望和理解。


“这么恐怖的造化送给你了?”


穆馨吓了一跳,道:“你知道这是什么至宝吗?如果能掌握住,可以化作你的本命至宝,绝对至强至霸,能压制神兵,更可以千变万化!”


万物源石蕴含万道,可以任意演绎出各式各样的兵器,举世都很难找出第二件出来!


发现钧天坐了起来,穆馨走了过去,坐在他身边,问道:“说,宇宙石粗胚到底是怎么挖出来的?”


“这是我师尊送给我的。”


钧天说道:“至于什么宇宙石粗胚倒是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叫万物源石。”


白衣宫主乌发披肩,肌体闪烁五色仙辉,美丽的面孔圣洁无暇。


她的话语轻柔如水,道:“想要锤炼出一口万道兵,没有任何希望,除非可以掌握万道之力。”


闻言,穆馨吐了吐香舌,道:“吓人,当然除非是起源道体!”


钧天惊异,千变万化?岂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他还真没有想过锤炼本命兵器,不过既然要入道了,钧天认为是要考虑锤炼一口伴随他一生的兵器。


“难。”


穆馨郑重道:“人族一脉十大起源体,起源道体可以位列前三了,刚出生就是上天的宠儿,内蕴无穷无尽的大道痕迹,这种人不需要修行,随着年纪成长就可以无时无刻诞生起源道力。”


“当然,十大起源体质基本上绝迹了,万古都不见得能诞生一位!”


钧天有些沉默,他们所说的是外界。


“起源道体?”


钧天惊异,好奇问道:“起源?这是什么体质?”


“十大至强体质!”


这种人唯有真正去面对,才能体会到什么才是至强,什么才是横扫一切的无敌底蕴!


钧天眼神怪异,他掌握的《起源仙体》,乃是祖上一脉的旷世绝学,未来能否将他的体质进化为起源体质?


白衣宫主将万物源石归还了钧天,不由得一笑:“我欠你一个人情,想要什么就说吧。”


“至于起源道体……”


穆馨深深吸了口凉气,起源道体现在真的存在,并非某种传说。


号称可以镇压一切的盖世体质,一旦出生就被列为举世无敌的年轻至尊。


“拜师?”钧天有些错愕,他走的是祖上路,拜师也没有什么意义吧?


“你知道宫主是谁吗?”


穆馨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但也知道说了一句废话,翻了翻白眼,传音道:“就连我才是宫主的记名弟子,还不快快拜师,以后我就是你师姐。”


穆馨偷偷给钧天使眼色,这让后者有些懵逼,我该提出什么样的条件?


“笨啊!”


穆馨咬牙传音道:“拜她为师!”


“你们来自外界吗?那是什么世界,还有走生命起源路的强者吗?”


“祖庭是什么?神坛又是什么?”


“您的修为到底达到了什么领域?”


“行了,你这丫头。”


白衣宫主静若真仙,宁静祥和,美丽的脸颊上神圣不可侵犯,已经洞悉了他们的传音内容,说道:“生命起源路,我还真的教不了你什么。”


既然话说到这里,钧天索性就问了一大堆的问题。


她能洞悉到瓦块的神秘与可怕,有跨越历史长河而来的波动,里面似乎有什么可怕的强者在举办封神大典!


“这片世界很不凡,掩盖了一段历史,难以追溯!”


白衣宫主淡淡说道:“当年我被仇家追杀,意外打开了时空裂痕,坠入了这片世界,在废墟中发现了这座破碎的神坛。”


这时间,钧天将琉璃瓦块归还给白衣宫主,难道这东西所指的就是神坛?


“宫主,这……这东西您是怎么得到的?”


穆馨俏脸大变,凑上去认真扫视着琉璃瓦块,哈喇子差点流出来。


“可以这么说。”


白衣宫主点头道:“这块破裂的神坛,曾经是完整神坛的基石之一,虽然仅剩下一块瓦,但能修补,重建,重塑,对我意义非凡!”


她的神情凝重,很清楚琉璃瓦块的事情一旦散发出去,断然引发一场腥风血雨,神坛的价值是难以估量的,强大如她都难以守住。


穆馨有些心悸,当年她和宫主正好在一起,真的险些死掉,坠入了蛮荒大山,又被狼群围攻,幸亏遇到了钧天才逃出生天。


“破裂的神坛?”


钧天想到了九色瓦块,不动声色问道:“神坛是不是起源台?”


钧天皱眉,道:“祖庭又是什么?里面是否存在难以理解的物质,可以帮助强者证洞天之主!”


“祖庭……”


白衣宫主惊讶,旋即微笑道:“不过任何起源台都有资格称之为祖庭的,你们这片世界的起源台,只能称之为王庭。”


“坐在神坛上,就可以成为强者吗?”钧天一脸的怪异。


“这里面牵扯到的因素非常复杂,等待你接触到这个领域,才能去了解神坛到底是什么。”


白衣宫主说道:“我现在告诉你一切,你会觉得天方夜谭,特别对于生命起源路来讲,路断的原因,与起源台有很深的牵连。”


“问了也是白问。”穆馨摇头道:“有些规则现在了解了,会让你的道心潜意识发丝改变,这对修行的影响很大,很不好。”


“什么人?”


“我说前辈,您能不能把话都说清楚了。”钧天挠头问道。


起源台,灵品,天品,王庭!


“只有成就王者,才有资格建立王庭,王庭等同于王者的大道根基,储藏着王者的道法秩序,更蕴含一些你现在难以去理解的东西。”白衣宫主又说道。


白衣宫主的眼眸扫向远方,一路上有人尾随,但是对方隐藏的太深了,似乎是徘徊在蛮荒大地上的幽灵。


她的双目溅射出五色霞光,窥伺到徘徊在大地上的神秘影子,扛着一口乌黑大锤,已经诡异的消失在天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