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重活一回:做风口的猪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去北边商谈合作

第二百一十九章 去北边商谈合作

作者:做翻身梦咸鱼 返回目录

在和北边长达两个小时的通话中,孟青善了解到北边现在陷入极度困境中。


这时候孟青善哪里还顾得上担心被西方财团记恨,马上表示自己可以向那边破产的矿山企业家庭提供生活物资援助。


对面先是一愣,然后先是想孟青善表示了感谢,然后说出他们打算将这些矿产资源租借给孟青善一段时间。


那边很直白的告诉孟青善,那些东西他们真的不能卖,但是现在如果不做些妥协,那里的人们就会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


而且原本一直在坚持不卖这些产业的很多人,已经有了卖掉这些东西,以换取那些依靠矿产资源和那些企业生活人们的一条活路。


很痛快的答应没问题,只要你们那边列出你们认为合适的方案,我马上派我这边公司的人带着钱,去和你们签合同。


那边很尴尬的问孟青善能不能亲自过去签合同,因为很多条款是不能写到明面上合同上的,大家需要秘密签署一份补充合同。


鉴于孟青善一直以来对北边非常友善,他们觉得孟青善是个非常好的买方,不过他像跟孟青善谈谈,希望他只是拿钱租而不是买。


孟青善脑子又没抽,怎么可能一定要买一个国家非常看重的家产。


这样的事情肯定知道的人越少也好,最好是自己这个公司董事长亲自去签合同。


那边知道孟青善这小子有钱怕死,在那边向孟青善保证,他去到那里的时候,一定会对他的人身安全作最好的保障,保证不会让他受到任何人身威胁。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孟青善一下子就明白了,人家这是担心他这边到时候耍赖不还人家东西,必须签订一个秘密协议。


说白了明面上的合同只是给大家看的假合同,私下签署的那份合同,才是真正的有效合同。


那边无语:这小子不是一般的怕死,我们都这么安排了,还不忘要求自己保镖带武器。


不过还是很痛快的答应,孟青善可以带几名佩戴武器的保镖过去。


被自己的偶像知道自己是个胆小鬼,弄得孟青善很尴尬。


不过这货并没有在偶像面前打肿脑袋充大丹,再三感谢了对方对自己安全方面的照顾,最后还不忘问了一句:那个我带一个贴身保镖,可以让他合法带武器么?


那边知道华国对武器禁的很严,不过也知道,这货这么有钱,跑去别的地方让保镖弄到武器,包架飞机飞去也不是难事,很痛快的答应了孟青善的提议。


既然已经商量好大致的合作方向,两人约定双方加紧准备,一个月之后,孟青善带领一支掩人耳目的谈判团队,飞去那边洽谈合作的具体细节。


孟青善赶紧向人家表示感谢,并且说自己只带一个保镖就行。


武器么,为了表示对那边的尊重,等他们到了那里,由他们提供一支手枪就可以,回来的时候就会交还。


从这边赚的带了血的钱,还是撒回来点能让他安心。


再说人赚钱不就是为了花么,怎么都是花,让然是怎么花的自己心里痛快就怎么花。


要说准备,肯定是北边那边要没日没夜的准备了,孟青善想的非常清楚,自己这次就是借机把自己一直撒不出去的钱尽量撒出去。


虽然自己以前做的那些,足以使得北边的人对自己充满好感,但是莫名其妙重生的孟青善,对很多事情都心存敬畏。


真正的谈判就是自己和他们谈。


带去的这些员工,就让当地的工作人员带着他们去北边各地观光旅游一圈。


孟青善让自己老哥和露丝还有张欣娣,在公司里挑选一百名表现好的员工,这次他要包机带他们去北边旅游。


这些员工当然是以谈判代表团的名义去掩人耳目的。


还是坐直升飞机一样的高升。


孟青善前世虽然是这位的小迷弟,但是说实话,那事人家真的成了大脑袋以后的事情。


谁知道时间才过去半个月,他这边的一百名公费旅游员工刚选好。


安德烈几人就兴高采烈的给孟青善打来电话,原来那位上次跟他打电话的官员高升了!


“嘿,安德烈大叔,现在你们都知道我是个福星了吧!


他仅仅跟我打了一个电话,刚认识我就好运的高升,他绝对是因为我带给他的好运高升的噢!”


以前的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也没有具体打听过,前世他但凡有一点闲工夫都被他拿来四处发骚去了。


孟青善听说那人高升去了北边首都,为了表示自己很惊喜,故意装叉道:


“孟!我想你是故意逗我们笑的对吧?


不过下次不要这样了,我们几个岁数大了怕被笑死。


他的话音刚落,那边安德烈几人就是一阵爆笑。


孟青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笑成这样,正打算问,那边葛里高里小的上气不接下气:


孟青善尴尬的挂断电话。


尼玛!


好吧现在我告诉你,他确实是遇到了福星。


不过那是一头被他用猎枪干掉的野猪,哈哈哈!”


几天后孟青善再次接到了那边打来的电话,脑袋比之前大了几号的那位,并没有表现出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


他告诉孟青善,他的工作虽然发生了一些变动,不过这次的事情依然由他负责和孟青善对接。


糗大了!


你们这帮老家伙至于笑成那样么,大家还能不能在一起愉快的玩耍!


十几天后,孟青善带着王建国,还有挑选出来的一百名星海集团优秀员工,乘坐华航包机直飞北边。


到达北边之后,孟青善一行得到了北边高规格的接待。


已经商议好的时间不变,临挂电话前他问孟青善,如果多加几个项目他那边有问题没有。


孟青善毫不犹豫告诉对方,到时候见面谈,只要自己手里的资金没有花完,所有的项目自己来者不拒。


孟青善也带着王建国,和对方的谈判代表一起开始秘密谈判。


说是秘密谈判,其实就是孟青善听对方告诉他,哪些北边的重要矿产资源和企业,遇到了那些困难,需要多少资金支持。


经过一些列的欢迎仪式,孟青善和星海集团一百多人,被安排在了之前定下的酒店。


第二天起,星海集团的一百名优秀员工就被几辆大巴借走,去游览当地的著名景点。


这些企业有些孟青善前世听说过,有些没有听说过。


这十三个大型厂矿企业,几乎全都涉及北边很重要的部门,其中一大半都跟北边的军队有或多或少的联系。


北边把这次谈判的所有资料都拿出来后,孟青善发现上面远比之前告诉他的五个矿产企业多。


后面又增加了八个大型厂矿企业!


“这个厂子你们也打算把他租赁给我们公司?


我觉得这个厂子你们完全能很好的留在自己手中经营,没必要拿出来吧?”


这让孟青善一时觉得脑袋大了不止一圈。


指着上面生产导弹发射车的那家工厂,孟青善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不会把这些企业中的任何东西拿走,而且会尽量保证生产和工人工资和福利。


所以这些原本不会出现的企业就被填进来了。”


对方的谈判代表耸耸肩:


“之前它确实不在这次的谈判之列,不过上面说贵公司同意只是租赁。


哪怕是做个样子,也是要有人进驻的,谁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技术资料丢失的事情。


如果出现那种麻烦,那自己就成了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孟青善有些头疼,这些东西的很多生产技术都是人家的宝贝。


自己这边说是租赁,明面上却要对外宣布是自己出钱买下的,将来肯定是要派自己公司的人进驻管理。


这些地方我们是没办法派人进驻的,大家都知道,这里面有些东西碰了就是大问题。


既然明面上我们买下了这些地方,就算做戏,我们也得派人进驻给外人看。


想到这里,孟青善拦住对方的话,拿起一半以上名字都和北边重要军事设备或军队有牵扯的厂矿名单,一个一个点着说道: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咱们还是直接了当的说明白最好。


现在一看,人家连人都不想派去。


这和他们之前准备的完全反了啊!


可是这些玩意太敏感了,我们无法拍管理人员进驻!”


北边的谈判代表之前还担心,星海集团这边非要派人进去接触那些机密资料。


尼玛,难道让我们求人家派人进去?


因为孟青善坚持这些企业自己公司不能派人进驻,无法签署明面上购买这些企业的合同,谈判因此卡在了那里。


以前我们准备的是怎么想着办法,不让星海集团派人接触那些资料。


现在倒好,人家根本就不打算派人进驻。


孟青善一看到对方多出来的五个人,就知道这几人应该是军方的代表。


一名五十多岁,虽然体型胖乎乎,但身上依然有着彪悍气息的人,手里拿着被孟青善打了叉,表示坚决拒绝掺呼的重要工厂的目录。


没过多久,那边的谈判团接待了一支五六人的北方小组。


第二天这五六人和北边谈判代表团,一起参加了和孟青善的谈判。


但是迫于无奈,可以说的更直白点,迫于我们已经无法维持这些企业的生计。


你们魔都国际商贸公司这几年所做的一切,使我们觉得你们是唯一可以帮助这些企业的人选。


对孟青善道:


“孟先生,说实话当初我是拒绝把这些东西添加到这张表格中的。


连之前反对这件事情的人都来做说客,这事估计很难推掉。


经过双方连续一个星期坦诚商议,孟青善和他们达成了协议。


你提出的问题,也是我们非常担心的,所以现在我们来一起商讨一下怎么样解决这些问题。”


孟青善一看这个架势,心说这回顾及真的认真商议这些企业怎么派人进驻了。


不过孟青善明确表示,这几家工厂的安保问题由北边全权负责,到时候无论是除了什么问题,都由他们自己这方负全责。


孟青善这种坚决不碰北边这些工厂最核心东西的做法,让后来的那几人非常纳闷,孟青善为什么愿意做这种出力不小,却几乎得不到什么好处的事情。


协议中,孟青善象征性的每个自己明面上购买的企业,都陪去一个员工出任挂名CEO,真正的负责人依然是北边派驻的副手。


说难听点,就是孟青善随便找来一个自己公司里的闲人,到这家工厂充当吉祥物。


但是我们华国人谁都没有忘记,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老大哥曾经帮助过我们。


在我小的时候,县城盖了一座很漂亮的楼房,三层高楼梯左右各两户人家。


再一次谈判间隙,几人和孟青善闲聊,其中一名年纪最大,目测绝对超过六十岁的老人,向孟青善提出了这个疑问。


孟青善很认真的告诉他:“我年纪小,在我出生的时候,北边老大哥对我们的援助早已经结束。


那个时候华国绝大多数地方还都在用旱厕,这样的住宅楼成了我们那里最高级的楼房。


因为两户人家共同使用的走廊外面,是用砖块砌成的镂空阳台。


一户一个卧室一个客厅一个小厨房,另外一户只有一个大卧室和小厨房。


紧挨着楼梯旁,是两户人家公用的一个水冲厕所。


“后来我才知道,之所以叫专家楼,是因为楼房图纸,是几十年前老大哥援建专家带去的。


第一批住上那样楼房的人,就是老大哥派去援建我们的专家。


那座楼被我们当地人称为花楼,也叫专家楼。”


孟青善回忆了一会儿,接着说道:


我们现在比以前强大了,华国人信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但是它依然被我们当地人承做专家楼,我们华国人以前是很弱总被欺负。


虽然我们那里的那座楼,是很多年后按照留下的图纸建造,没有住过一个老大哥专家。


如果我只是个普通华国人,没有能力那是没办法。


现在我有那个能力,所以我要代表我们华国人,向以前帮助过我们的人致敬。


这也是我这些年来不管赔多少钱,也要帮助那些曾经援建华国老大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