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47章 您要造反?

第47章 您要造反?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这是?”


傅友德看着眼前满地的玻璃,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这琉璃他不是不知道,在权贵之间颇为流行,而且经常是可遇不可求。


眼前的这巨额的财富,竟是随意的丢在地上。


暴殄天物!


这是傅友德心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


“怎么样,老傅,咱这大孙厉害吧?”朱元璋颇有些得意的问向已经愣住的傅友德。


“这……这都是殿下造出来的?”


傅友德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朱元璋不容置疑的点了点头。


傅友德忽然想到了什么,心头砰砰直跳起来。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如今河南,山东遭遇严重水灾,朝廷赈灾粮款缺口高达二百万两,难怪皇上一大早就要跑来这里了。


“皇上,您是想……”


傅友德话还没有说完,便看见黄雄英走进来,急忙把话咽了回去。


如此神物,竟然可以人工大量制造!


这是什么?


这是点石成金之术啊!


“那可不。”


黄雄英笑笑,道:“我不是跟您说了嘛,这东西并不是真的琉璃,制作起来也不困难,要真是大规模的生产,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一旁的傅友德闻言,眸中是掩饰不住的震惊。


“爷爷,傅爷爷,你们来啦!”


黄雄英笑着走了进来。


朱元璋见到黄雄英,脸上就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道:“雄英,你这琉璃比咱前两天来看到的,可多了不少呢!”


正想着,只听朱元璋道:“雄英,你这东西能不能做成各式各样,色彩艳丽的模样?”


黄雄英微微一怔,他有些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不过他昨天倒是尝试做了一颗玻璃白菜出来,如今老爷子问起,那就正好给他展示一下。


不是琉璃!


想要多少有多少!


那么若是用这东西拿出去当琉璃买,岂不成了聚宝盆了?


秦淮河畔签到十年,手艺对于黄雄英而言,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爷爷,你在这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说着,黄雄英转身进入了里屋……


玻璃白菜的制作工艺难度并不高。


只需要用烧成胶状的玻璃进行再次加工就行,最难的点是在手艺上。


手艺好,才能做出好看的玻璃白菜。


眼前的这颗玻璃白菜,根部晶莹剔透,叶片翠绿欲滴,乍看之下,简直就是神物!


就是见惯了宝物的二人,心中也都是大受震撼。


人工竟然能如此简单的就制作出这般视觉冲击性极强的物件来。


出来的时候,黄雄英的手中已经拿着一颗玻璃白菜。


“这……”


朱元璋和傅友德都是瞪大了眼珠子。


朱元璋愣愣的观摩着这颗玻璃白菜好久,抬起眼睛看向黄雄英时,已是掩饰不住的火热:“雄英,那你能不能帮爷爷制造一些出来,就像这颗白菜一样,做出一些骏马啊,老虎啊,飞鸟,鲤鱼一类的东西?”


???


黄雄英露出疑惑的神情,问道:“爷爷,您是想……”


简直是不可思议。


又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傅友德干巴巴的问道:“公子,此物,你当真可以随意制作?”


黄雄英点了点头:“不瞒你说,不仅是我,只要掌握了这种工艺,很多人都可以制作出来,所以,只要这种工艺传开了,它也就不值钱了,不过若是手艺好的话,兴许还能值些钱。”


朱元璋轻叹了一口气,道:“咱确实说过,但是如今形势所迫,咱也是无可奈何,况且这东西也就是权贵和那些大户人家能买得起,从他们手中取些钱财,倒也无妨。”


黄雄英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担心的道:“爷爷,您也说了,买得起的都是权贵和大户,甚至是皇家,如果过个几年,这个技术传开了,那岂不是把这些人都得罪死了?”


“此举虽然可以快速的聚拢一笔财富,但也是有相当大的风险啊!”


话还没有说出口,朱元璋已经点了点头。


“可是……”


黄雄英看着朱元璋道:“可是爷爷前两天不是说,不让孙儿拿这东西去敛财吗?”


黄雄英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钱财这种东西,少有少的用处,多又多的用处。


老爷子缺钱,他并不是太意外,毕竟洪武朝当官的,俸禄其实并不多。


朱元璋笑了笑,道:“无妨,爷爷不怕!”


黄雄英闻言,沉吟片刻,问道:“爷爷最近很缺钱?”


朱元璋犹豫片刻,搓了搓手,道:“大孙,不瞒你说,爷爷最近手头……确实有点紧。”


“像白菜这样有造型的琉璃,可不可以给咱再来一百个?”


嗯?


黄雄英有些诧异的看着老爷子,在他的印象中,老爷子一向厉行节俭,怎么这个时候变得如此贪婪了?


“爷爷,那您就挑几样去卖吧。”


“不!”


朱元璋摇了摇头,握住拳头:“我全都要!”


心中想着,黄雄英试探道:“爷爷,这东西并非真正的宝贝,也许再过几年就一文不值了,您可要想清楚了,搞不好一下子把京师的权贵都得罪了,指不定……还会涉及到皇家……”


朱元璋抬手打断黄雄英,道:“无妨,这一次就算是得罪了全京师的权贵,咱也要去做。”


“可是……”


就刚刚自己给他的这个玻璃白菜,如今拿出去少说也得卖个几万两银子,这一百个放出去,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够起兵造反的了!


这老爷子究竟想要干什么?


黄雄英看在眼里,叹了一口气。


世人皆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对此。


黄雄英继续道:“可是如果传到洪武皇帝那里,您知道洪武皇帝一向最讨厌的就是贪官,还有不折手段牟利的商贾,他老人家一旦震怒,恐怕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朱元璋闻言,嘴角微微翘起,道:“好大孙,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咱自有分寸,如果出了什么事,咱来负责,绝不会连累到你的身上。”


朱元璋眼神坚定,看来对于这个钱,他非赚不可。


上一次又跟自己说,如果你是皇帝云云。


莫非……


想到这里,黄雄英问道:“爷爷,老实说,您要这么大一笔钱是想干嘛?”


两世为人的黄雄英深有体会。


老爷子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呐,难道他有什么苦衷?


得罪了全京师的权贵也在所不惜,甚至搬出洪武皇帝也都压不住他。


“以为什么?”


朱元璋看黄雄英没有继续说下去,好奇的问道。


黄雄英暗暗瞥了一眼旁边喝茶的傅友德,朱元璋立马会意,笑道:“老傅是自己人,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朱元璋沉吟片刻,轻叹一口气,道:“实话跟你说了吧,咱这一次也是为了百姓,日前河南,山东遭遇暴雨,多处河堤决口,淹没田地房屋无数,上百万百姓流离失所,朝廷赈灾银两缺口二百万两以上,所以爷爷这才想到你这里的琉璃,看能不能补上不足之数。”


“呼——”


黄雄英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孙儿还以为……”


朱元璋猛的一怔,旋即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臭小子,你脑袋里都想些什么东西呀!”


“不是……”


黄雄英有些尴尬的笑笑,道:“上一次您说如果孙儿是皇帝云云,这一次又突然想要谋求巨额的银子,很难不让孙儿不往那个方面想……”


黄雄英这才道:“孙儿刚刚还以为,您要造反呢!”


噗!


傅友德一口茶水直接喷了出来。


朱元璋一怔,只听黄雄英道:“想要筹集赈灾粮款,其实并不需要去把全京师的权贵和大户都得罪了。”


“哦?”


朱元璋顿时露出了好奇的神色:“莫非咱大孙有更好的办法?”


朱元璋笑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好了,既然搞清楚了,那大孙应该不会再反对咱去卖你那个琉璃了吧?”朱元璋笑着问道。


不想,黄雄英却是摇了摇头。


他并不想用假琉璃去骗京师的权贵和大户,不是因为他害怕得罪他们,也不是觉得骗取他们的钱财不合适,而是因为,这样一来,自己就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头。


连皇帝都带头不折手段的去谋取钱财,那么全天下的商贾还不有样学样,而且从此还多了一个借口,这样的风气开不得。


但是面对灾区上百万的灾民,他又绝不能坐视不管。


黄雄英点了点头。


这让朱元璋和傅友德顿时露出期待的神色。


特别是朱元璋。


正想着,便看见黄雄英从屋内拿了一件东西出来,定睛一看,他手中的东西依旧还是那仿琉璃的制品,不由得露出疑惑的神色。


“雄英,这是?”


朱元璋不解的询问,但是下一秒,嘴巴却是微微张大,整个人彻底的呆住了,仿佛定格了一般。


这让他非常的矛盾。


几乎一夜未眠,最终他还是决定,先解决燃眉之急,毕竟人命关天!


如今他大孙说有更好的办法,这让他如何不期待?


甚至脸上的那一道道皱纹,都看得一清二楚,仿佛在镜子的后面是一个真实的自己一般。


这是一面镜子。


朱元璋当然知道。


因为黄雄英把那那仿琉璃的制品放到了他的面前。


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已然呆滞了的脸庞。


是那么的清晰。


原来自己脸色的皱纹这么多了,还多了不少老年斑,但还好,那英武的模样没有变……


朱元璋一时之间看痴了。


傅友德也是连忙凑过来一看,顿时也是瞠目结舌。


《木兰辞》中就有这样一句诗,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这个时候的人们,用的都是铜镜,铜片打磨光滑之后,能够将人的影像映照出来,品质好的铜镜稍微能看得清楚一些,品质差的只能大致看个轮廓,至于妆容如何发饰如何,那基本全靠瞎蒙。


如今眼前这个如此清晰的镜子,乃是朱元璋平生所仅见。


黄雄英点了点头:“其实并不难,只是在那琉璃仿品的后面渡上一层薄薄的银液便可。”


“大孙,咱的好大孙真是……真是太好了!”


朱元璋这个时候,已经找不到任何的话语来夸赞黄雄英了。


好长一会。


两人心中的震惊这才消散一些。


朱元璋目光灼灼的看着黄雄英:“大孙,这……也是你造出来的?”


朱元璋重重点头。


只听黄雄英道:“由于是特殊时期,一小片镜子咱就卖十两银子,大一些的再卖贵一些,可以照全身的大镜子,咱就卖一百两银子。”


“京师有上百万的人口,权贵大户更不在少数,这样的镜子算是新奇物品,而且也是居家必备,小镜子卖得不算太贵,而大镜子权贵大户又消费得起,想来没有人会拒绝的。”


只是那双眼中的宠爱与欣喜,却是比语言更胜十倍。


黄雄英看着激动的朱元璋,道:“爷爷,想要筹措赈灾粮款,咱不用卖那假琉璃,咱就卖真镜子!”


“嗯。”


“好大孙,咱的好大孙……”


黄雄英侃侃而言,朱元璋却是红了眼眶。


颤颤巍巍的拿着手中的镜子,朱元璋是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激动与喜爱,嘴里喃喃道:


“如此一来,咱们只要卖上几万片镜子,就足以凑够赈灾粮款了!”


好一会,朱元璋才抬眼看向黄雄英,目光灼灼,道:“你这可是立了一大功啊,为朝廷分忧,为皇上解难,更是为了灾区上百万的灾民谋福啊!”


“雄英,说,你想要啥?爷爷让洪武老爷子赏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