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46章 朱允炆,你一定行的!

第46章 朱允炆,你一定行的!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奉天殿。


此时已经入夜,但是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颖国公傅友德,翰林学士刘三吾,户部尚书赵勉,吏部尚书詹徽等一众大臣,井然有序地站着,鸦雀无声,偶尔忍不住瞥上一眼上位那个高大的身躯。


朱元璋背对着诸位大臣,一动不动。


“河南,山东六百里加急发来奏折,连日大雨,黄河暴涨,河南、山东多处河堤决口,淹没田土房屋无数……上百万灾民……上百万的灾民呐……”


说着,朱元璋缓缓转过身来。


那双犀利有光的眼睛,慢慢扫视着众大臣。


“嗯。”


朱元璋点了点头。


“说说看吧,怎么办。”


刘三吾站了出来:“臣以为,当务之急便是赈灾,赈灾最急无非两项,粮和钱!所以依臣所见,第一,任命一人巡抚灾区,即刻前往灾区主持工作,第二,命周边各省立即筹集粮草,运往灾区,第三,从国库中抽调赈灾粮款,组织救灾,抢修河堤!”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朱元璋继续慢慢的扫视着群臣。


“臣,有话说!”


刘三吾说的他都懂,其实说了等于没说,不过朱元璋也不责怪他,毕竟总需要一个人来带个头。


“其他人呢,还有什么要说的?”


他是刘三吾的女婿,刚刚的这番话,可是打了老丈人的脸,可是他也不能不说,因为户部是真的没钱了。


大明如今虽然看着蒸蒸日上,但是国库实在不富裕啊!


户部尚书赵勉站了出来,道:“禀皇上,刨去蓝大将军出征所需的三十万两银子,国库现存库银五百二十三万两,除去不能动用的压库银三百万两和朝廷急需支出的各项银款一百八十七万两,剩下的银子不足五十万两,户部实无款可拨啊!”


说着,赵勉暗暗瞥了一眼刘三吾。


赵勉一时间说不出来。


在得到灾情信息之后,他是做过工作才来的,但时间紧急,他也没有查到这么细的地方。


朱元璋听罢,一张原本天庭饱满的脸皱成了苦瓜,用手不断的捏着眉头,缓缓说道:“那周边的省份呢,能不能抽调出粮草?”


“这……”


“根据臣的估算,又要赈灾,又要修河堤,缺口在二百万两银子以上!”


话说到这里,刘三吾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倒是詹徽站了出来:


“禀陛下,据臣的调查,由于前年干旱,所以临近的两江,四川等省份存粮早已调运一空,去年刚刚恢复过来,各省存粮仍处于空虚的状态,根本就拿不出粮食啊!”


话音落下,举殿默然。


所有大臣都默契的低下了脑袋,生怕上位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


三个建议,已经被否了两个。


然而坐回到龙椅上的朱元璋更是用手不断揉搓着额头,良久,才悠悠道:“国库没钱,各省没粮,缺口二百万银子,你们倒是说说该怎么办?难道就看着灾区的上百万灾民活生生饿死吗?”


“朝廷养你们,不是要你们提问题的,是要你们解决问题的!”


威严之下,一众大臣把头埋得更低。


“说话!”


朱元璋的声音陡然大了起来,已经由焦虑转为了愤怒,指着群臣,呵斥道:“提问题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踊跃,说办法的时候怎么一个个都哑巴了?”


“禀陛下,还有约二百万石!”


这一次站出来回话的是颖国公傅友德。


奉天殿内,气氛一时间凝重到了极点,许多大臣额头已经流下汉水,但没人敢动手去擦。


朱元璋也懒得再去骂了,沉默了片刻,问道:“京师的军需储备还有多少粮食?”


傅友德皱眉道:“陛下,这可都是军需储备啊,如今边关未稳,若是战事紧急,恐怕……”


“好了,不要再说了!”


“嗯。”


朱元璋点了点头,道:“调出一百万石,紧急运往灾区,以解燃眉之急!”


“还有户部剩下的那几十万两银子,全部调出来,向富户购买粮食,急运灾区!”


“其余不足之数,咱再想想办法吧!”


朱元璋抬手打断傅友德的话:“咱不能看着百姓们活活饿死!”


他经历过灾荒,知道灾民们的苦难,那悲惨的情形,他一辈子都忘不了,因为他的许多长辈亲人都是活生生饿死的。


朱元璋轻哼了一声,道:“至于派谁作为巡抚去主持赈灾,咱再想想,好了,既然你们没有更多的意见,那照咱的意思,抓紧去做吧!”


“遵旨!”


听了朱元璋的话,一众大臣齐齐躬身:“皇上圣明!”


“哼——”


御书房。


“皇上,皇孙允炆求见。”


众大臣齐声应道……


……


安公公领命便要退出……


“等等。”


“咱没空,让他回去吧。”


“是。”


安公公连忙躬着身子,倒退而出,不过步子倒是比先前轻快了不少。


片刻后。


朱元璋一边看着手中的折子,一边叫住了安公公:“让他进来吧。”


“是。”


朱允炆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我看您辛苦,就给您送一些吃食过来。”


“嗯。”


朱允炆提着一个食盒,进来了。


“皇爷爷!”


朱允炆撅着嘴巴,将食盒放在了一旁,小心翼翼的道:“皇爷爷,您一会记得吃,可别累坏了身子……孙儿,孙儿真是没用,一点也不能为皇爷爷分忧……”


朱元璋抬起眼睛,看了一眼言辞恳切,而又眼眶发红的朱允炆。


朱元璋点了点头,道:“先放下吧,咱没有心情吃。”


“哦。”


听到朱元璋的话,朱允炆心里头不由闪过一抹欢喜。


这么些天来,怕是朝堂上的事太多,皇爷爷这才顾不上我吧?


“好孩子。”


朱元璋放下手中的折子,脸上的皱纹微微舒展开来:“坐,坐下说话。”


朱元璋看着朱允炆,问道:“炆儿,最近在学什么?”


朱允炆连忙恭敬回道:“黄子澄老师最近在教孙儿礼记大学篇。”


看来确实是我想多了!


朱允炆一边想着,一边坐了下来。


朱允炆眸中露出精光,急忙回道:


“圣人云: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


“哦。”


朱元璋道:“能给咱说道说道吗?”


朱允炆闻言心喜。


因为这又回到了以前他最熟悉的环节。


朱允炆微微晃着脑袋,一口气就背出了许多。


朱元璋点了点头,问道:“那何谓明明德?何谓亲民?何谓止于至善?”


朱元璋看在眼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如果是以前,他不会这样。


朱允炆连忙回道:“所谓明明德,便是让我们内心本有的光明品德明亮起来,所谓亲民,乃是新民也,就是推己及人,使人人都能去除污秽而自新,所谓止于至善……”


朱允炆侃侃而谈,一扫之前的颓靡,颇有些意气风发。


朱元璋欣赏钱唐的骨气,这才作罢。


他认为作为一位君王,就不应该被这些所谓的圣人之言所左右,而是要有谋略,有手段。


因为他不喜欢儒学,更是讨厌孔孟之道,甚至一度想废除这些东西,更是下令将孟子搬出文庙。


当时钱唐扶棺进殿,抗疏入谏曰:“臣为孟轲死,死有余荣。”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觉得挺好的。


因为他的大孙朱雄英出现了,也就意味着,未来的大明天下不需要朱允炆去治理了。


至于这些儒学经典,则应该是治国的手段,可以学,但不能被左右。


所以,他之前并不是太喜欢朱允炆整天钻研这些东西。


“皇爷爷,我说得对吗?”


“对,很对!”


朱允炆好好学他的儒学,以后成为一名贤王,挺好!


不过此时的朱允炆哪里知道这些,看见朱元璋的笑容,这些天积聚在心中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


朱允炆鼓足了勇气,道:“父亲不在了,让炆儿替您分忧吧!”


“不必了,你回去好好读书就行!”


朱元璋笑呵呵的回道:“好了,炆儿,你先下去吧,咱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呢!”


“爷爷!”


要是以前,皇爷爷考较了学问以后,必然会问他一些国政的问题,甚至有时候还会把他留下来,教他批阅奏疏。


但是现在,皇爷爷没有半点让他留下来的意思。


朱元璋随口说了一句,然后便又拿起了奏折,凑近火光,看了起来。


朱允炆闻言微微一怔。


来之前,母亲一而再再而三的嘱咐,一定要主动争取。


不错。


而且好好读书就行是什么意思?


朱允炆好不容易才找回一点从前熟悉的感觉,怎么突然又变得陌生了起来?


朱允炆在心中不断的给自己打气……


况且今天的他,是有备而来!


我一定要主动!


朱允炆,你一定行的!


“哦?”


朱元璋抬起眼睛,露出几分好奇的神色,看了朱允炆片刻,道:“说说看。”


他要让眼前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看看他朱允炆的聪明。


想到这里,朱允炆开口道:“皇爷爷,孙儿听说河南,山东灾情严重,朝廷钱粮缺口巨大,孙儿苦苦思考,终于想出了一个法子,不知可行否?”


朱允炆微微一笑,侃侃说道:“商贾趋利不假,但也有他们的命脉,除了钱粮,他们更看重的是什么?是地位,是名声!”


这话倒是不假。


得到朱元璋的许可,朱允炆暗暗松了一口气,脸上也变得自信了起来,道:“皇爷爷,朝廷缺钱,何不让商贾们募捐?商贾们手中的钱粮可不少!”


朱元璋点了点头,问道:“自古商贾趋利,怎么让他们募捐?”


朱允炆收到眼神后,声音都变得大了起来:“既然商人渴望地位,那么我们就可以用地位换取他们手中的钱粮,皇爷爷何不让吏部放出一官半职来,对于此次募捐积极者,可许诺让他们担任!”


事实上,这是他与黄子澄,齐泰连夜商议得出的法子。


自古重农抑商,商贾虽然有些钱财,但在士农工商中却是排在最末的,这也让商贾们更加的渴望名声和地位。


朱元璋向朱允炆许了一个往下讲的鼓励眼神。


“你……”


朱元璋刚想要开口,却又止住了。


朱元璋听罢。


脸上的那一丝期待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朱允炆微微一怔,他有些意外。


因为皇爷爷的反应,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因为他忽然觉得没必要了。


沉默片刻,朱元璋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咱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若是赞同,怎么没有半点笑容?


若是反对,怎么又没有半句教导的话语?甚至都没有生气。


“是,皇爷爷。”


朱允炆躬身告退,心中一片迷茫,根本就不知道皇爷爷心中想着什么。


朱允炆一路退下,一路想。


看着朱允炆离去的背影,朱元璋轻哼了一声:“卖官?大明朝廷,还没有低贱到这个程度!”


现在完全没有表示……


到底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一大早。


朱元璋就把傅友德叫来了。


“炆儿啊炆儿,你这性子,做个富贵藩王,挺好……”


……


不多时。


一路上,朱元璋闭目养生,不知道是昨夜累了,还是在想些什么,傅友德也不敢多问……


两人上了马车,就往皇城外而去。


马车便在聚宝山下的一处庄子前停了下来。


“琉璃?”


朱元璋突然低声吐出两个字,让身旁的傅友德一脸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