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45章 六百里加急!

第45章 六百里加急!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七三分?”


“对啊,黄公子七,我三!”


李景隆笑呵呵的说道。


黄雄英看了一眼眼前白花花的银子,又看向李景隆,道:“曹国公,五五分账就可以了。”


“诶,那怎么行?”


李景隆笑道:“盐是公子制出来的,我只不过就是跑跑腿而已,能够分得三成,我都觉得很过意不去,要不我拿两成好了!”


黄雄英笑了,道:


“曹国公深明大义,实在是让草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就按曹国公的意思,七三分。”


说实话,黄雄英实在是没有想到,李景隆对自己竟这般放低姿态。


黄雄英点了点头:“我正有此意。”


“要不这样,曹国公,你去帮忙物色一个场地,我们就开始大规模的生产精盐!”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不用那么麻烦!”


懂事得让他都不得不有些好感了。


难怪后来朱允炆这么喜欢他了,此人的行事说话,确实让人很舒服。


看见黄雄英答应,李景隆这才笑呵呵的坐了下来:“黄公子,盐运司那边今早又派人过来催盐了,你看我们是不是该扩大生产了?”


怎么打起仗来就成废物点心了呢?


“好,那就有劳曹国公了!”黄雄英笑道。


“哪里哪里,能跟着黄公子赚钱,是我李景隆的荣幸!”李景隆笑呵呵的回道。


李景隆大手一挥,道:“我家里的地方多得去了,回去我就让人整理出一个场地里,场地一定,咱们就抓紧时间生产,这每一粒盐呐,可都是银子啊!”


李景隆说着眼中发光。


黄雄英看得出来,李景隆是爱财之人,竟舍得与自己三七分成,这份眼光和胸襟还是不错的。


黄雄英微微眯起眼睛,问道:“你可听说过淮安府?”


“当然知道了!”


李景隆毫不迟疑的回道:“明祖陵就在那儿,我怎么会不知道!”


黄雄英微笑的看着李景隆,道:“想不想赚大钱?”


“想!”


李景隆毫不犹豫的点头。


李景隆一脸疑惑。


黄雄英道:“淮安府朱桥镇那里又块地,我想让你帮我拿下来。”


“地?”


“哦——”


黄雄英点了点头,他倒是把这茬给忘了,朱元璋一统天下建立明朝后,于洪武十九年在淮安洪泽湖西岸建祖陵,追封并重葬其祖父朱初一、曾祖朱四九和高祖朱百六三代帝后。


“你问淮安府干什么?”


看着一脸不解的李景隆,黄雄英笑道:“那地里可有好东西呢!”


“什么好东西?”


李景隆越听越迷糊了,这黄雄英在京师呆着,怎么就知道四百里外的地里有好东西了?而且是什么好东西,值得跑四百里?


李景隆更加疑惑了:“去那么远拿块地做什么?”


说到这里,李景隆就不由得想起黄雄英之前想发设法从周骥那里拿下的方山,方山虽然鸟不拉屎,但好歹也靠近京师,多多少少也有点用。


现在却跑到淮安府去,还朱桥镇,从京师到那里少说也有四百里,去那儿那块地,不纯粹是有钱没地花吗?


根据后世科学家们的探测,那里的盐矿储量高达两千五百亿吨,这就算是放在后世,也都是了不得的资源。


矿盐,几乎可以说是这么多类盐当中历史最短的,一直到清朝中期才被开发出来。


而且矿盐这种东西,纯度好,杂质少,品质甚至更在海盐之上。


黄雄英笑笑,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事实上,黄雄英说的淮安府,后世隶属于江苏省,那里拥有着全世界最大的盐矿。


而这个盐矿的中心就位于朱桥镇。


“告辞!”


李景隆起身告辞。


“等等。”


看着黄雄英高深莫测的样子,李景隆也就不再多问,道:“什么时候去,黄公子派人通知我一声便是!”


“黄公子若没有其他事,那我就先回去让人捣腾好制盐的场地。”


黄雄英点了点头:“曹国公慢走!”


接下来的日子,黄雄英把酒这一块交给了郭氏兄弟。


两样东西都交出去了,黄雄英也落得清闲,直接跑到聚宝山那儿的庄子住下了。


在城里住久了,到城郊住上几天,真蛮舒服的。


黄雄英叫住了李景隆,道:“制盐的场地一定要大,越大越好!”


李景隆一怔,随后点头道:“明白!”


……


其实小冰河时期从元末就已经开始,到了大明朝中后期达到巅峰。


在大自然的伟力面前,这个时期人们的能力真的是微乎其微,犹如蝼蚁一般!


所以黄雄英还是想要尝试着去改变一些东西。


不过黄雄英可不闲着。


他要让老爷子看看,他真是一把种田的好手!


黄雄英寻思着,自己要做点不一样的东西出来,毕竟自己来自后世,种种瓜果蔬菜也没什么稀奇的,他要整点不一样的东西出来。


所以他只能想着,如果玻璃大棚在小冰河时期变得更加严重之前,能推广出去,或许能起到一些作用。


想到这里的黄雄英也不再犹豫,说干就干。


第一件事情,就是烧玻璃!


所以,他让老徐在当地找了好些个村民过来,他想要造一个玻璃大棚。


天气寒冷,除了御寒以外,还需要有东西吃。


如今黄雄英手上可没有什么神奇的种子,若是他有,他早就交出去了。


不过华夏也有华夏的玻璃,不过那叫琉璃。


琉璃是珍贵的装饰品,人们又叫它五色石,状若玻璃,但是工艺又不一样,制作的工艺始终掌握在皇家的手里,民间很难得到,所以这个时候的人们把琉璃甚至看成比玉器还要珍贵。


老徐找来人,黄雄英便开干……


玻璃在这个时期的西方已经出现,但依旧没有完全成熟,大块玻璃的工艺还没有出现。


偶尔有少量的玻璃制品流入大明,但那都是稀罕物。


况且在朱元璋明令禁海,片板不能入水,所以就更加稀少,几乎可以说是绝迹了。


这些天,应天府都是阴雨连绵。


今年的雨水似乎下过了头,整个应天府都是阴沉沉的,仿佛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不过现在的黄雄英也管不了那么多……


他并不着急,因为玻璃大棚要到冬天才派上用场,现在才是六月份,有足够的时间给他去倒腾。


这些天,老爷子倒是没有过来找他。


黄雄英估摸着老爷子兴许是家里的事太多了,没有时间过来找他。


简直是不可思议!


就在这天下午,一辆马车停在了庄子门前,老爷子来了。


还没进入院子,就能听到院子里的喧闹声。


几天的功夫,黄雄英就烧出了第一件玻璃制品。


很简单,只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玻璃球。


不过这个晶莹剔透的玻璃球,莹如水,坚如玉,已经让老徐还有一众村民惊叹连连,他们眼中的神物,竟然用一些沙子烧烧就烧出来了。


好不容易抽出点时间,朱元璋就过来了。


心中带着几分期待,朱元璋带着蒋瓛就走进了庄子,一进庄子,就看见黄雄英在庄子里的空地上搭了一个棚子,指挥着人忙里忙外的。


认真的大孙,真帅!


“嘿,这臭小子又在搞什么名堂?”


朱元璋不自觉间,脸上的皱纹都化开了,每次去见他大孙,就是他最放松的时候,而且每一次见到他大孙,他大孙都能给他惊喜,这是他很期待的。


这些天,他确实是事务繁忙。


“爷爷!”


黄雄英顿时露出高兴的神情,笑道:“我可想死你了!”


“嘿!”


朱元璋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看了好一会,都不知道他们在忙活些什么。


“雄英,忙啥呢?”


朱元璋出声,这才让黄雄英转过头来。


“哦?”


朱元璋好奇的同时,眉宇间是止不住的笑意,任由黄雄英带着他。


进入屋子,黄雄英拿了一个玻璃球,放到了朱元璋的面前。


朱元璋咧嘴一笑:“你这小嘴还真是抹了蜜,是不是真的想咱啊?”


“那还能有假?”


黄雄英笑着上前,扶着朱元璋的手:“走,爷爷,我带你去看一样好东西!”


黄雄英有些期待的问道。


不想,朱元璋的眉头却突然皱了起来,声音也变得低沉:“大孙,你赚钱就为了买这些中看不中的玩意?”


黄雄英:“……”


“这是?”


朱元璋一下子瞪大了眼珠子,接过黄雄英手中的玻璃球,细细看了起来,晶莹剔透,明如清水,坚若璞玉。


“怎么样,喜欢吗?”


黄雄英也不想老爷子生气,当即便道:“爷爷,您先别生气,这东西,是孙儿造出来的。”


“啊?”


朱元璋微微张大了嘴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黄雄英:“你造出来的?”


老爷子关注的点果然跟常人不一样。


还没等黄雄英解释,朱元璋就就有些动怒了,沉声道:“喜欢个屁!这玩意有什么用?能吃吗?有了两个钱就去买这琉璃回来,是想讨好咱吗?咱告诉你,大可不必!”


看着显然在压抑着心中怒火的老爷子,黄雄英不免有些感慨,老爷子还真是质朴,看得出来老爷子如今很有地位,但能保持这样的初心,着实不简单。


只见仓库的地上,摆放着许多,各式各样的玻璃制品。


粗略看一下,至少有几十件之多。


这些都是黄雄英这段时间的试验品,有大块的玻璃,也有着不同形状,颜色不一的玻璃。


黄雄英点了点头,道:“若是不信,您跟我过来看。”


朱元璋微微眯起眼睛,将信将疑的跟上了黄雄英,然后进入了一间小仓库中。


眼前的一幕,让朱元璋愣住了。


可是,这琉璃他也知道,在外面卖得很贵,专门是那些权贵们买回去作装饰用的,怎么这么容易就造出这么多来?


如果这些东西都拿出去卖的话,那可值不少钱呐!


半晌,朱元璋才强压下心中的震撼,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这些,当真都是你制造的?”


朱元璋看得眼都花了,眸中是掩饰不住的震惊。


看来大孙没有说谎啊!


这些真的都是他造出来的!


黄雄英自然是看出了老爷子的疑惑,当即道:“爷爷,其实这个并不是真的琉璃,他只是跟琉璃长得很像罢了!”


“不是琉璃?”


朱元璋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黄雄英,琉璃这种东西他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刚刚,他竟然一时之间分不清。


黄雄英点头道:“不然您以为呢?都是我买来的?爷爷,这个东西,我想做多少,它就有多少!”


这个被民间视为宝物的琉璃,竟然可以大批量制造?


朱元璋的认知有些被颠覆了。


朱元璋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黄雄英,问道:“大孙,你想用这些东西干什么?”


黄雄英笑笑,道:“以后您就知道了!”


他总不能说自己想要做玻璃大棚,如此一来,怕是解释半天都解释不清楚了,还是等实物出来再说吧。


简直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黄雄英继续说道:“其实制作这东西并不难,只需要用专门的一种沙子配合上一些东西就能烧出来,孙儿也是偶然发现的。”


“这些东西现在来说可能还值钱,但是一旦制作这种东西的技术流传出去,将会变得一文不值!”


朱元璋越说越大声,这还是黄雄英第一次见老爷子发火。


黄雄英心中苦笑,连忙道:“爷爷,您误会了,孙儿是有别的用途,决不会用这东西去敛财的!”


闻言,朱元璋的怒火才稍稍平息下来,一双仿佛能洞穿人心的眼睛看了黄雄英片刻,这才开口道:“当真?”


“混账!”


没想到老爷子却突然怒了,指着黄雄英:“你……是不是想拿出去卖了敛财?”


“你还真是掉钱眼里面去了,咱你搞了一个商籍,不是让你操奇计赢,蝇营狗苟的,咱说大天的话你都没听进去吗?你是一双驴耳朵吗?!”


黄雄英点头应道。


他看得出来,刚刚老爷子是动了真怒,那气势让他都有些惊到了,如果自己真是去谋不义之财,恐怕老爷子打烂他屁股都有可能。


而这个时候,朱元璋气也消了,对黄雄英道:“刚刚是咱误会你了,是咱不对。”


黄雄英回道:“您见孙儿欺骗过您吗?”


朱元璋这才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嘱咐道:“要是让咱发现你去骗百姓们的钱,咱就立马把你的商籍收回来,懂吗?”


“孙儿明白!”


朱元璋粗大的手掌落在黄雄英的肩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咱大孙还真是天纵奇才,盐,酒,还有现在这个琉璃,你还真是让爷爷大开眼界啊!”


到这个时候,朱元璋才由衷的发出赞叹,他大孙身上的那股灵气,就是他也不得不服。


刚刚他之所以发这么大火,其实更多的是爱护。


“爷爷心怀百姓,孙儿受教了!”


黄雄英说的是心里话,眼前的这些玻璃制品若是在这个时候放出去,可算得上是巨额的财富,可是老爷子第一时间想的却是百姓。


“好大孙!”


朱元璋笑着对黄雄英道:“走,带咱去好好瞧一瞧,咱大孙是怎么造出来的……”


……


应天府紫禁城,承天门外。


他对自己这个孙儿是一千个,一万个满意,心中早就决定要将江山社稷交给他。


可越是这样,他就越不想自己的孙儿误入歧途。


他想要他的孙儿成为一个千古圣君,不能留下丝毫的污点……


官差跑道这里的时候,胯下那匹快马,陡然扬天一声悲嘶,京师口喷白沫,前腿一软,向前瘫倒在地。


那官差也随着倒下的快马,被掀翻在地。


官差挣扎着爬起,举着那份已被汗水浸湿的六百里加急奏折,踉踉跄跄向守门护军奔去。


一个风尘仆仆,身上衣服满是泥土的官差不断挥鞭猛抽胯下的快马,向京师的方向疾驰。


外五龙桥。


“啾——”


守在这里的护军同理从官差手中抽出那份奏折,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只见奏折的封套上赫然粘着三支羽毛,羽毛下写着:


六百里加急!


“六百里加急……六……”


官差一边气喘吁吁的跑着,一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呼喊。


终于,那官差倒在承天门门洞外。


护军统领急对身边两名护军喊道:“快,搀起他,送午门!”


话音落下。


两名护军架起官差,紧跟高举奏折的统领,向皇城内飞奔而去。


此刻,彤云密布的天空,一道电光直掣天际,远处传来隆隆的闷雷声。


京师的天已经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