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41章 他不是一个好人!

第41章 他不是一个好人!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回到院中的黄雄英,便发现一个人已经在院中等着自己,不是别人,正是老爷子身边的侍卫,蒋瓛。


蒋瓛看见黄雄英,连忙迎了上去,恭敬道:“公子!”


“我爷爷呢?”


黄雄英看了一眼蒋瓛,问道。


对于老爷子身边这个侍卫,黄雄英自然是信得过的。


蒋瓛连忙回道:“公子,黄(皇)爷让我过来接您,他在聚宝山的庄子等您!”


“哦——”


黄雄英哦了一声,他最近这段时间忙着盐和酒的事情,倒是把那庄子给忘了,老爷子说要把那庄子交给自己打理,自己却从上次之后就没去过。


一路上,蒋瓛没有多说一句废话,而是始终神色恭敬的坐在一旁,这让黄雄英很是喜欢。


这才是一个属下该有的样子。


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别问,知道办好主子交办的事情就行!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那我们走吧!”


事实上,黄雄英真的很喜欢那个庄子。


跟着蒋瓛上了马车,两人便往聚宝山下而去……


一边漫无目的的想着,一边欣赏着窗外的景色,马车很快就到了聚宝山下的庄子前。


“公子,到了!”


蒋瓛恭敬的帮黄雄英掀开马车的门帘。


郭氏兄弟也差不多是这个品性。


黄雄英不禁有些纳闷,老爷子上哪找这么多好属下的?


不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黄雄英也不会多问,就像他是穿越过来的,还穿越到了一个死人的身上,他能说吗?


进入宅子中,并没有见到老爷子,问了老徐之后才知道,老爷子这是又给田里除草去了。


“嘿,老爷子真挺勤快的!”


黄雄英笑着说了一句,便让老徐去给自己准备一身裋褐,换上之后便往田里去了。


黄雄英点了点头,便走下马车,庄子一如他上次来的那样,并没有什么变化。


要说有变化,那便是门口那狗子,见到他不喊了,而是趴在地上,看了黄雄英两眼,便不再理会。


老爷子上次说了,要是再对他大孙叫唤,就宰了吃,兴许这狗子是怕了……


黄雄英喊了一声,便走了过去。


朱元璋抬眼一看,这才站直了身子,手中还拿着一把杂草,对走过来的黄雄英笑骂道:


“臭小子,咱不是说把这庄子交给你打理了吗?怎么这地里的草是越长越多,除了咱上次跟你除的那一块,其他的都没有动过!”


来到田间,便看见一道身影在田间认真的除着草。


黄雄英看着,心中不免升起一抹敬佩,他可以看出来老爷子在朝中的地位不低,但依旧能身体力行,放下身段下地,确实不多见。


“爷爷!”


“还好,还好,这才刚刚开始,孙儿可不止是想赚钱那么简单。”


黄雄英一边说着,一边走进田里,田里的水一如既往的清凉。


朱元璋除草也除得有些累了,便走到田埂上去,脱下布鞋甩了甩上面的泥水,嘴里说道:“你那两样东西是好东西,可是呀,咱不喜欢!”


走近的黄雄英呵呵一笑,解释道:“爷爷,我这段时间不是忙着别的事嘛,所以就没有时间过来看了。”


“哼!”


朱元璋轻哼了一声,道:“是那盐和酒吧?咱都听说了,你那两样东西啊,京师的权贵都抢疯了,怎么,赚了不少银子吧!”


“因为呀,你那东西都给权贵们享受用去了,对老百姓,没啥作用!”


黄雄英闻言微微一怔。


老爷子关注的点果真和常人不一样,说的也确实有几分道理。


“为啥?”


黄雄英露出疑惑的神色。


只见朱元璋放好布鞋后,在田埂上的一张躺椅坐下,一边用手中的草帽扇风,一边对黄雄英道:


黄雄英继续道:“我只是想利用这两样东西赚上一笔钱,好做其他的事情,然后就把制盐的配方交给朝廷,让咱大明的百姓,以后都能吃上干净的盐!”


“嗯……”


听了黄雄英的话,朱元璋这才点了点头,咧嘴笑道:“好小子,你有这份心,不错,是咱的好大孙!”


黄雄英笑道:“爷爷,我刚不是说了嘛,我可不止是想赚钱那么简单!”


“哦?”


朱元璋露出几分好奇的神色。


他倒是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


自古以来,盐课都是历朝历代的一项重要税收,大明自然也不例外,所以朝廷对于盐课的管制都是非常的严格。


但即便是如此,仍有许多官员和民间商人勾结,贩卖私盐,从中牟利。


“不过……”


朱元璋话锋一转,道:“这盐啊,可不是简单的东西,关乎国计民生,若是朝廷得到你的制盐之法,恐怕就会有人不安分了,想要借这个东西谋取钱财,能不能让大明的百姓都吃上干净的盐,可不好说哦!”


黄雄英闻言,不禁露出思索的神色。


想到这里,黄雄英对老爷子又多了几分敬佩。


古人有古人的智慧,即使你是来自于后世,知道得更多,但若不从这个时代的角度去思考,那就是有失偏颇的。


“孙儿刚刚确实托大了!”


若是自己的这一批精盐全权转到官府这边,那么市面上就必然会出现两种品质天差地别的盐,底层的老百姓能吃上盐就不错了,又怎么可能吃上精盐?


况且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绝对会让许多人铤而走险,出现更多贩卖私盐的行为。


自己刚刚说,让大明的百姓都吃上干净的盐,确实是有些纸上谈兵,信口开河了!


他大孙说的是对的,只要有更好品质的盐出现,那么当前市面上的那些盐就会被权贵们所摒弃,国家税收的大头就会转向精盐,粗盐就会更进一步的向底层开放。


能让底层百姓吃上便宜便利的盐,即使是粗盐,这也已经是天大的功劳了!


而这些,都是他朱元璋的大孙带来的!


黄雄英认真的回道,不过转而又道:“但是孙儿的制盐法上交朝廷,也不是没有好处,虽然不能让所有老百姓都吃上好盐,但至少能让他们吃上更便宜的盐!”


“嗯。”


朱元璋表示同意的点头。


朱元璋不动声色的问道:“那你说说,对于那些官商勾结,意图利用精盐中饱私囊的官员该怎么管理?”


“嗯……”


黄雄英再一次露出思索的神色,他确实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要知道,自古以来,老百姓吃盐都是一大难题,特别是在他生活的元末,那会处于底层的他有着最深切的体会,有时候一两个月都吃不上一口盐,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他的二爷爷甚至因此全身水肿,差点儿死掉……


如今他大孙称得上是为天下万民谋了一个大大的福祉!


想到这里,朱元璋的心中一阵骄傲,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知道什么东西给多了都不好,包括赞扬。


因为这话是民国大师孟森说的。


在大明的后期,随着统治阶级的日益腐败﹐皇室﹑宦官﹑贵族﹑官僚们见持有盐引有利可图﹐纷纷奏讨盐引﹐转卖于盐商﹐从中牟利。这一现象被称为“占窝”。这种现象愈演愈烈﹐破坏了开中制度﹐也严重影响了政府的财政收入。


到了后来的大清,更是直接改为商买商卖的包销制度,官府只负责监督监督和行盐纳课,从而逐渐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群体,盐商。


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参与到大明朝的管理上去,不过如今遇上了老爷子,倒是可以说说自己的见解。


思量片刻,黄雄英道:“孙儿以为,对于盐务的管理,当前洪武皇帝提出的开中法已是极好,既开中,又兴商屯,既给军,又垦荒,孔子所谓‘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惠而不费。’真谋国之至计也。”


事实上,黄雄英的话绝非刻意奉承。


以利益最大化的盐法,直接导致了官吏勒索成风,私盐盛行,盐法紊乱,官商勾结,盐商贿赂盐官,巴结盐官的行为大大助长了官场的贪污腐败之风。


一直到了黄雄英前世所处的那个好时代,盐再一次由国家专营,这也让困扰了华夏几千年的吃盐问题得到了彻底的解决。


所以,黄雄英的话有刻意奉承吗?一点也没有!


对于盐商和皇权来说,双方在利益方面达成了共识,形成了盐商与皇权共生的现象。


不可否认,盐商的出现,带动了明清时期其他手工业、商业的发展,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经济的繁荣。


但是其弊端更加的严重。


朱元璋目光灼灼的看着黄雄英,他没想到黄雄英看问题竟是如此的深入,就像上一次的西南土司问题一样,一语道出了根本所在。


如果说上一次是经过深思熟虑,那么这一次绝对可以说是即兴作答。


自己对于这个问题也有过深入的思考,这才明悟其中的根本所在,如今大孙竟在仓促之间就给出了回答。


而这个时候,听了黄雄英的话,朱元璋再也藏不住了,脸上的皱纹不自觉的都化开了,好一句真谋国之至计也,简直让他心中比灌了蜜还甜。


朱元璋笑眯眯的道:“还有么?快说!”


黄雄英继续道:“孙儿以为,为什么老百姓吃盐难?最根本的原因是卖盐的收入,成为了国库收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朝廷能够摆脱对盐课的依赖,那么老百姓吃盐问题,将会彻底得到解决!”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限制,不是你明白道理就行的,盐课问题延续了上千年,绝非一朝一夕就能改善的,需要整个社会的生产力提上去才行。


“还有么?”


朱元璋眼中满是鼓励的神色。


咱大孙果然是咱老朱家的麒麟儿啊!


朱元璋心中惊叹的同时,也是轻叹了一口气:“这个问题咱也想过,但是咱大明从蒙元的手中接过了一个烂摊子,方方面面都需要庞大的开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啊!”


黄雄英深以为然的点头。


朱元璋笑道:“很妥当,只是……太轻了!”


黄雄英一怔,只听朱元璋道:“这些贪官还有黑心商人,胆敢以作为民生的盐进行贪墨,单单处死他们太轻了,应当一律抄家,妻女充入教司坊,而且地方官府记录在案,家中子孙一一律打为贱民!”


“……”


黄雄英点了点头,继续道:“若是孙儿的制盐之法上交朝廷,孙儿希望朝廷能够对盐务加强监管,形成一套监管体系,大理寺,督察院,巡盐御史,地方盐政官员层层监管,若是有人敢贪腐,涉及到谁一律严惩不贷,无论是官员还是黑心的商人,明正典刑,昭告天下!”


朱元璋听着露出了微笑,道:“就这样?”


黄雄英想了想,道:“孙儿只是随感而发,若有不妥之处,还请爷爷指正!”


朱元璋笑了笑,道:“大孙是不是觉得咱的法子太狠了?”


不得黄雄英答话,朱元璋便继续道:“你还是太年轻了,没见过百姓们的惨状,咱年少那会,蒙元当政,横征暴敛,咱的家乡发生了天灾,可是官府不但不救济,贪墨赈灾粮款不说,反而加重赋税,导致多少百姓活活饿死,甚至易子而食啊!”


说到这里,朱元璋的眼眶微微发红:“你太爷爷太奶奶他们,就是活活饿死的,咱的二爷爷是吃观音土撑死的!”


黄雄英怔住了,这也太狠了吧?


大明等级制度森严,贱民就是最低的那一等,不得参加科举,不得为士,不得务农,不得经商,甚至不得务工。


成为贱民,那就相当于永世不得翻身。


黄雄英不敢想象……


“行了,咱看你呀,怎么看都不像是种田的料,别拔了,咱还是摸螃蟹吧!”


朱元璋站起身来,结束了沉重的话题。


黄雄英沉默了。


是啊,自己出生在一个好年代,虽然有些辛苦,但终归没有饿过冷过,易子而食这四个字,光是听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想想那些饿疯了的人们,那会是什么心境?


“以后你就知道了!”


黄雄英说着,把手中的杂草往田梗上一放,撅起屁股,就去掏螃蟹。


“嘿,身子倒挺实诚!”


“爷爷你可别小看我,我种田也是一把好手!”黄雄英笑道。


“呵——”


朱元璋轻笑一声:“拔个草像拔萝卜一样,还好手?咱看好嘴是真的!”


饭桌前,朱元璋一边拿着一只螃蟹咔吧咔吧咬着,一边问向黄雄英。


“嗯。”


黄雄英点了点头。


朱元璋乐呵呵的笑了起来,趿拉起湿哒哒的布鞋,走入田中……


……


“蓝玉去找你那了?”


蓝玉去他酒坊那里并不是什么秘密的事,好多权贵子弟都是因为蓝玉去了,这才去他那里买酒的。


他本来就想着跟老爷子提起蓝玉,没想到老爷子先提起了,这倒是让他省了不少事。


“你觉得蓝玉这人怎么样?”


老爷子看似不在意的问道。


黄雄英想了想,道:“蓝玉……他不是一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