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35章 皇储之位,非皇太孙莫属!

第35章 皇储之位,非皇太孙莫属!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黄雄英打量着那老头,那老头也在打量着黄雄英。


瘦骨嶙峋,但腰板却挺得老直,一身褂子虽然有些旧,但洗得干干净净,神色间有几分傲气。


是个读书人!


老爷子不会是给自己找了个教书先生吧?


老人自然便是刘三吾。


刘三吾也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要带他来见一个少年。


难道说,改土归流之策便是这少年提出来的?


正想着,只见那少年问向皇上:“爷爷,这位是?”


爷爷?


这少年叫皇上爷爷!


一声爷爷,直接让刘三吾的瞳孔放大。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皇上来之前,已经嘱咐过他,让他不要暴露皇上的身份,这让他心中疑惑,如今一个少年又叫皇上爷爷?


眼前的这人,竟与太子有几分相似!


不对……


自己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少年!


这让刘三吾心中惊涛骇浪。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竟能让刚失去太子的皇上如此上心!


太子?


虽然感到眼熟,但不敢往那个方面去想。


朱元璋笑笑,向黄雄英介绍道:“这位是翰林学士刘三吾,号坦坦翁。”


“这是咱大孙,雄英!”


刘三吾如今虽然已有七十岁(虚岁),但记忆力却非常的好,思维也还非常的敏捷,这与他长期保持阅读的习惯有关。


阅读,不仅能让人开阔眼界,还能让人思维敏捷,让整个人变得更加的有气质。


此刻的刘三吾,就像最初见到黄雄英的朱元璋一样。


像!


太像!


不,不是像!而就是当年那孩子!


轰!


这句话就像是一道惊雷,在刘三吾的头顶炸响。


大孙!雄英!


他,就该是,而且也只能他是,大明朝未来的皇帝!


刘三吾就是这么古板。


就在刘三吾目光灼灼的看着黄雄英的时候,黄雄英也是饱含惊讶,同时也尊敬的看着刘三吾。


大明朝根最正,名最顺的皇太孙!


刘三吾激动得袖中的手微微颤抖,他饱读圣贤,最看重的就是礼仪孝悌,尊卑有序,如今皇太孙还活着,那么就不会再有该立谁为储君的问题。


因为眼前的少年,就是毫无争议的储君!


但是对于文人,朱元璋始终保持着一份尊敬。


为何?


因为这个时代的文人有风骨!


尊敬不是因为刘三吾身居高位,而是他算得上是这个时代文人的代表。


洪武皇帝武人出身,并不太喜欢文人。


尤其讨厌古板的孔孟之道。


……


他们或许是古板的,或许是愚忠的,但也是最有风骨的!


他们不能像武将那样,征战沙场,保家卫国,他们甚至手无缚鸡之力,但是……


有兢兢业业,公正廉洁,堪称为官楷模的刘三吾!


有抬棺死谏的钱塘!


有被称为读书人种子,后来因为拒绝为朱棣写即位诏书,被朱棣施以车裂之刑,并且灭了十族的方孝孺!


华夏的精神,华夏的文化,也正是因为有着一代代像刘三吾像周树人这样有风骨的文人,才得以传承,才得以生生不息。


“学生见过学士大人!”


黄雄英整理了一下衣服,恭敬行礼。


有时候,他们手中的笔杆子比枪头还硬!


就像后世有一位学医的青年叫周树人,一次,他大抵是病了,横竖都睡不着,坐起身来,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学医救不了国人


于是毅然弃医执笔,试图唤醒当时昏聩的国人!


只见黄雄英身体肃立,双手合抱,俯身深深鞠了一躬。


刘三吾的眼眶却湿润了。


这个时代的文人,不看重钱财,唯独看重的是名声,是尊敬!


“公子,万万不可!”


刘三吾连忙想要伸手扶住黄雄英,这可是皇太孙,未来大明的皇帝,他又如何受得起?又如何敢受得起?


不料朱元璋却挡住刘三吾,微微摇头道:“没事。”


如今再见学生,已是一名挺拔的少年,如何不让老师老怀欣慰?


“走,咱屋里说去!”


朱元璋大手一挥,带头进了屋内。


“好,好孩子!”


刘三吾连忙扶起黄雄英,上下打量着,眼中尽是欣慰。


十多年前,皇上就让他时不时的到大学堂教导皇子皇孙,当时太孙朱雄英也在,所以说,皇太孙正儿八经的算是他的学生。


朱元璋呵呵一笑,道:“你不是说过,你老爹说,咱是个了不起的人,怎么,忘了?”


“是,爷爷了不起!”


黄雄英竖了一个大拇指,把朱元璋逗得大笑。


黄雄英让郭氏兄弟沏了一壶茶上来,如今有了郭氏兄弟,很多事情他就不必亲自动手了。


“爷爷,没想到你人脉这么广,竟然把学士大人都请来了!”


黄雄英放下茶碗,笑道。


洪武皇上有多了不起,需要他来证明吗?


“臭小子!”


朱元璋笑骂了一句,道:“咱把坦坦翁带来,是因为咱把你对付西南土司的计策告诉了他,他其中有些问题,想要找你说道说道。”


刘三吾看呆了,他眼中深沉威严,杀伐果决的皇上此刻竟像是一个寻常人家的爷爷一般。


黄雄英问道:“爷爷,您把德高望重的学士大人叫来,不会仅仅是证明您很了不起这么简单吧?”


刘三吾一口茶差点儿没喷出来。


黄雄英对于刘三吾还是相当尊重的。


这个态度让刘三吾非常的满意,捋着胡须笑道:“公子言,对西南土司进行改土归流,这固然是个治本的好办法,但是如今西南叛乱未定,若是这般,恐会引起更多的土司叛乱,所以改土归流,是否有些纸上谈兵了?”


一旁的朱元璋点头。


“正是如此。”


刘三吾笑着开口道:“还望公子不吝赐教!”


“学士大人言重了!”


朱元璋立马会意,看着黄雄英的眼中满是鼓励,道:“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咱保证,今天这屋子里说的话,一个字也不会传出去。”


来到这个时代,黄雄英还是相当谨慎小心的。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规则,在你没有改变这些规则的能力之前,只能遵守。


刘三吾说得不错,一旦朝廷实施改土归流,就差不多相当于废除土司,那些土司又怎么会甘心?


单个叛乱不说,联合起来发动更大的叛乱都有可能!


黄雄英看了一眼朱元璋。


听了朱元璋的话,黄雄英这才开口道:“土司制度由来已久,由唐朝的羁縻制度延伸演变而来,为什么要采取这个制度呢?是因为边疆的内部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相对于中原落后许多,所以不能用中原的方式去进行统治,就交由当地的土司进行统治。”


“说得直白一些,就是一国多治,总结来说,土司的特点就是接受朝廷印信,子孙世袭,世镇其地,世护其民,守卫疆土听从调遣,需要定期朝贡并且不享受朝廷俸禄待遇!”


“在土司统治下,土地和人民都归土司世袭所有,土司各自形成一个个势力范围,司法、财政、行政、兵事都可以自治,对于当地人民予求予取,掌握一切生杀大权,除了不能登基称帝,其他一切甚至比照皇帝,而且只需要象征性的向朝廷缴纳微薄的赋税。”


你来自于后世,只是说明你比这个时代的人知道更多,见识更多,并不能说明你比这个时代的人更有智慧。


相反,这个时代没有手机,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娱乐,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


胡言乱语,或作非为,有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没想到,皇太孙对于土司制度竟有这般深入的了解,特别是一国多治这个词,精准干练,怕是朝中许多人都说不出来。


而且三言两语之间,便总结出了土司的特征。


在两人火热的目光下,黄雄英继续说道:“如果朝廷贸然推行改土归流,必然会遭到当地土司的反抗,然而你们忽略了重要的一点。”


朱元璋和刘三吾听着都是连连点头。


朱元璋毫不掩饰眼中的赞许之色。


而刘三吾捋着长须的同时,心中暗暗赞叹。


说着,黄雄英拿过朱元璋喝茶用过的茶碗,和自己的茶碗放到一块,指着朱元璋的茶碗道:


“这个是土司,土司世代为官,独霸一方,更有一些土司专横不法,对境内人民实行政治压迫和经济掠夺,土司之间为争权夺利挑起械斗或战争,导致生灵涂炭。”


“土民在土司的治理下,过得远不及中原的百姓,甚至可以用凄惨来形容。”


忽略重要的一点?


朱元璋和刘三吾听了都是一愣。


只听黄雄英侃侃而谈道:“土司和他们治下的土民,其实代表了两个团体。”


“还有对土民进行优待,原来土司只交纳很少的贡赋,而将残酷掠夺属民所得的大量银两尽收于己。改土归流后,变革赋役方法,废除原来土司的征收制度,实行与中原一样的征收制度,如此一来,土民所受的剥削就会减轻,生活就会变好,生活变好了,谁没事还整天闹叛乱?”


“总之一句话,便是分而治之!”


“延展开来说,朝廷还可以暂时给土民实行减税和贷给种子、耕牛等优惠政策,如此,便会推动中原的一部分百姓移民,原来开发水平极低或较低的边远山区也得到了很好的开发!”


“所以,朝廷推行改土归流,必须要派遣有能力的官员,一方面要对土司采取恩威并施的方法,让土司主动接受实施改土归流为上策,以武力强行解决为下策,根据土司们的态度给以不同的处理,对自动交印者,酌加赏赐,或予世职,或给现任武职。对抗拒者加以惩处,没收财产,并将其迁徙到上述六省以外的省份。”


说着,黄雄英指着自己的茶碗,道:


“至于土民,则是另外一套政策,那便是推动他们汉化,所谓汉化,便是通过设置官学、书院、义学等构建教育体系,给与少数民族士子资助及科举名额优惠,重视对先儒先贤的祭祀,颁令禁止土民诸多宗教祭祀活动及风俗习惯,推行汉文化的三纲五常及忠孝节义观念等等途径。”


如果说他初听改土归流这个方法是感到惊艳,那么现在的他,就是叹服。


他完全没有想到,他的大孙并非灵光乍现,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形成了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案。


这个方案之成熟,就是六部尚书也不见得拿得出来。


“这般政策推行下来,不仅解决了土司难题,还会让边远地区得到发展!”


黄雄英长长的一番话说下来,整个屋子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朱元璋眼中的赞许之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震惊。


作为一个有手段,在位已经二十几年的皇帝,朱元璋知道,一个成功的皇帝,学问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治国的手段和长远的眼光!


就拿他来说,他是地道的泥腿子出身,学问高吗?


不高!


而且最难能可贵,也是最打动朱元璋的是……


眼光!


眼光之长远,思维之缜密,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改土归流的关键所在,提出分而治之的策略,而且详尽可行!


甚至皇太孙的冷静和手段,比宽厚仁德,经常顾虑重重的故太子朱标,更得朱元璋的心。


就比如对待土司,朱标也许会用更加柔和的手段,而大孙雄英则是更加的无情狠辣。


一个国家的主人,就应该冷静而有手段!


但是你说他不会治国吗?


朱元璋自问无愧于心,当得起圣上的名号!


太子朱标在朱元璋心目中是完美的,然而此时此刻的皇太孙朱雄英又何尝不是?


朱元璋心中除了激动,还是激动……


而刘三吾此时看着黄雄英的目光完全变了,死死的盯着黄雄英,额头冒出细细的汗珠。


这番话语中,面面俱到,他竟挑不出任何瑕疵!


不需要顾虑太多,一切从大局出发,胆敢阻碍的荆棘,雷霆手段,一律清除!


好圣孙!


就这番话语,他敢打包票,如今他的这些儿孙当中,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来,包括燕王朱棣!


但是,朱雄英皇太孙的身份就直接把燕王老四的身份压得死死的了。


所以……


皇储之位,非皇太孙朱雄英莫属!


他来到这里之前还比较看好朱允炆,但是如今见到了朱雄英,而且从这番话中,他完全可以看得出来,太孙朱雄英不是朱允炆之流能比的!


也许……


北地的燕王尚可一比!


说着,刘三吾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裳,冲黄雄英一抱手,躬身就拜了下去:


“公子,三吾受教了!”


黄雄英一愣,也没有想到刘三吾来这么一出,连忙站起身来,扶起刘三吾:


此时,正主黄雄英说得口水都干了,拿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润润嗓子,然后看向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的刘三吾,问道:


“学士大人,还有其他问题吗?”


刘三吾从沉思中醒来,突然爆喝道:“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殿……公子实乃大才!”


“使不得,学生如何受得起学士大人如此大礼!”


刘三吾站直身子,肃容道:“古人云,学无老少,达者为先,公子一番话令三吾茅塞顿开,受益良多,此时的三吾便是公子的学生,公子受得起!”


一旁的朱元璋看着刘三吾,心满意足的微微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