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34章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第34章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获得了商籍,又拿下了方山,黄雄英已经准备好要一展宏图了。


不过想要开发方山,需要的钱财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所以黄雄英的当务之急,是要把酒和盐这两样东西的生意给做起来,这样才有足够的钱去做一名煤老板。


事实上做一名盐商比挖煤要赚钱得多。


但是黄雄英并不想利用盐去长期的去赚钱。


因为盐,对于这个时代而言,不仅关乎民生,还关乎国本。


朝廷需要通过控制盐来控制整个社会,而且盐税收入巨大,是一个国家财政收入极重要的一部分!


而李景隆的作用其实就像是一个中间商,而且打着曹国公李景隆的名头,官府也不敢压黄雄英的价钱。


黄雄英的计划是利用盐赚到一部分钱之后,就把制盐的方法上交给朝廷。


毕竟盐这种东西,牵扯太大,而且上交给朝廷,也算是为大明朝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情。


如果任由私人控制食盐买卖,很容易造成不良影响,不利于社会的稳定,官方控制的话更易于平抑盐价,稳定市场,稳定社会!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所以,黄雄英卖盐是通过了曹国公李景隆的关系,搭上官府这根线,通过官府来卖盐。


也就是说,黄雄英负责制盐,终端销售还是官府。


这东西在后世本就是奢侈品,也只有权贵才消费得起。


放在这个年代更是稀罕。


要赚,那就赚权贵的钱,因为权贵的钱多,而且好赚。


至于酒这种东西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酒水这玩意,不像盐那样是必需品,朝廷的管控也不会那么严。


而黄雄英酿出来的酒,是根据系统给予的茅台制酒法制作出来的,堪称极品。


应天作为大明的都城,是天下最繁华的地方。


大通街临近皇城,街道宽阔笔直,地面上铺着青石板,应天府最热闹的一条大街之一。


街道两边,大抵都是三层楼高,挂着各类招牌的商铺。


带上郭氏兄弟,黄雄英便出了小院。


有了酒水,还需要找一个地段好一些的铺面,盘下来或者租下来,好销售酒水。


应天府,大通街。


黄雄英带着郭氏兄弟便走了进去,铺子里,一位颇有几分姿色,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百无聊赖的坐在柜台前。


“公子,需要些什么?”


铺子里面原本是卖胭脂粉黛的,小姑娘看见公子哥打扮的黄雄英进来,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连忙迎了上去。


卖粮的,卖布的,卖糖的,买酒的,还有卖各类胭脂水粉的……


小摊小贩叫卖声,络绎不绝的行人,让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热闹,那么的有生活气息。


走了小半条街,就看见一间挂着转让牌的铺子。


看来这间铺子的主人应该是个文艺爱好者。


黄雄英对这干净典雅,充满文艺气息的装修倒是相当的满意。


黄雄英收回目光,看向小姑娘:“我想盘下你们这间铺子。”


黄雄英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打量了一下整间铺子。


整间铺子布置的相当雅致,古色古香的装修,四周挂着字画点缀。


看起来压根不像是买胭脂水粉的,反倒是像卖字画的。


“可以。”


黄雄英点了点头,他对这间铺子感觉不错,等一下也无妨。


小姑娘赶紧请黄雄英和郭氏兄弟坐下,然后拿了些点心上来,礼数颇为周到,看来是大户人家的下人。


“哦,这样子啊,可是……”


小姑娘面露难色:“可是我家小姐还在雅间中抚琴,不方便打扰,我又做不了决定,要不公子您在这里稍等一下?”


黄雄英仔细一听,确实能听到二楼的雅间传来的琴声。


见黄雄英听得认真,小姑娘有些骄傲的道:“你们可真是幸运,能够听到我家小姐抚琴,多少公子哥费尽心思都听不到呢!”


黄雄英闻言笑笑,道:“好琴好曲,只可惜……”


“可惜什么?”


黄雄英闲来无事,便细细的听起雅间中传来的琴声。


琴声悠扬婉转,时而如清泉滴落,时而又如春雨般绵绵不绝,显示出抚琴人高超的技艺。


如今的他音律之道满级,自然能够听出其中奥妙。


黄雄英道:“你家小姐琴艺高超,但是太过于注重技巧了,没有能够将自己的感情倾注其中,空有技巧,却不能深入人心,有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


“想来你家小姐年岁不大,尚未经历情爱之事,不能掌控这种幽怨的小曲,倒也能理解。”


黄雄英说得算是客气的了,没想到小姑娘却怒目相视:


小姑娘的眉头微微皱起。


“只可惜,这曲子并不适合你家小姐。”黄雄英笑道。


听了黄雄英的话,小姑娘不高兴了,嘟着嘴道:“那你倒是说说,哪里不合适了?”


小姑娘见黄雄英一副你不懂,懒得跟你说的样子,气得牙痒痒,怒道:“你们走吧,我们家铺子不卖给你这种不学无术,还自以为是的人!”


一旁的郭珍闻言,气不过的说道:“我们家公子才貌双全,你还真是有眼无珠!”


小姑娘微微昂起头颅,嘴角一翘:“长得倒是一表人才,只可惜是个绣花枕头!”


“不懂装懂,我们家小姐的琴艺是全京师最好的,岂是你们这种庸人所能欣赏的?哼!!”


黄雄英笑笑不说话。


他知道这小姑娘压根就不知道音律之道,多说也无益。


罢,黄雄英便转身带着郭氏兄弟离开了铺子。


小姑娘一脸不屑,在后面挥舞自己的小拳头……


黄雄英前脚刚走不久,一个明眸皓目,玉面粉腮,顾盼间美目盈盈的女子从雅间中走了出来。


郭珍闻言,顿时怒不可遏,指着小姑娘争辩道:


“你……”


话还没有说出口,黄雄英便压下郭珍的手:“算了,本公子不跟小姑娘一般见识,我们走。”


徐妙锦不仅生得貌如天仙,还天资聪颖,精通诗词歌赋,尤其是弹得一手好琴让人称道。


朱棣有点也像朱元璋,就是喜欢小姨子。


在徐皇后去世后,朱棣当即下旨召徐妙锦进宫,想要立徐妙锦为后,不过却被徐妙锦写了一封《拒永乐帝书》给无情的拒绝了。


“婵儿,怎么了?刚刚这外头怎么吵吵闹闹的!”


说话的正是魏国公徐达之女,徐妙锦。


徐妙锦是徐达的三女,同时也是朱棣燕王的小姨子。


徐妙锦闻言嫣然一笑,有些好奇的问道:“他怎么说?”


她对自己的琴艺是非常有信心的,不过刚刚的弹奏确实有些不和她心意,但具体哪里不对,她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


“那公子说,那曲子不适合小姐,虽然小姐的琴艺高超,但没有感情,还说什么小姐年纪不大不懂情爱,为赋新词强说愁什么的,你说气不气人,不懂装懂!”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哼——”


此时,婵儿轻哼了一声:“小姐可别说了,刚刚来了个人,说是想要盘下我们铺子,可是他非说小姐弹的曲子不好,我气不过,就跟他吵起来了。”


对啊,就是这种感觉!


一语点醒梦中人!


自己想了好久都不得要领,那人竟然能听出其中玄妙,看来也是精通音律之人!


婵儿现在想起来都还气呼呼的。


不想徐妙锦整个人却是微微怔住了。


为赋新词强说愁?


她在京师每每抚琴,得到全是赞誉与奉承,让她听得都烦了,有人能够指出她的缺点,实在是太难得了!


只有知道自己的缺点,才有可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婵儿看见徐妙锦愣住,忍不住道:


古有高山流水遇知音,彩云追月得知己!


如今竟有人能听懂她的琴声,实在是让她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感觉。


正所谓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赶跑了?”


徐妙锦有些焦急:“他什么时候走的?!”


婵儿一脸迷惑的挠了挠头:“就在你刚刚出来的时候……”


“小姐,你也用不着这么生气,这种人我们不理他……”


婵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徐妙锦抓住了手臂,“那个人呢?去哪里了?!”


婵儿一怔,呆呆的道:“被……被我赶跑了……”


婵儿追了过来,缓了一口气,问道:“小姐,怎么了?”


徐妙锦摇头谈了一口气:“婵儿,你这一次可能是把我的知音给赶走了。”


“知音?”


不等婵儿把话说完,徐妙锦提起罗裙,跑出门去。


可惜。


那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婵儿微微张大了嘴巴。


她刚刚不仅把人赶跑了,还骂那人是绣花枕头,没想到那人竟被小姐视为知音?


看来自己确实是有眼无珠!


婵儿一脸懵,小姐什么时候找了个知音,她怎么不知道?


徐妙锦看了一眼婵儿,道:“那人能够听出我琴音中的不足,实属难得,可惜没有机会跟他好好交流一番了!”


“啊?”


要知道能让小姐看上的人可不多,而且还是个俊朗的公子哥,听说前不久,燕王又表达了想要迎娶小姐的意向,可把小姐给愁坏了。


若真有这么个小姐能看上的人,不说别的,至少燕王那边就好交代了。


不行,无论如何都要把那公子给找回来……


想到这里,婵儿脸上有些委屈,安慰徐妙锦顺便自我安慰道:“小姐放心,那人想买我们家铺子,一定还会再回来的。”


徐妙锦颇有些遗憾的点了点头。


而婵儿则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那人给找回来。


……


黄雄英带着郭氏兄弟又转了一圈,最终相中了一家铺子,不过那铺子不卖,只租。


办完事情,三人便直接打道回府。


当黄雄英回到小院的时候。


便看见小院里多了两个人,一个自然是他爷爷,另一个是比他爷爷看起来还要老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