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二十九章 不该管的事,别管!

第二十九章 不该管的事,别管!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奉天殿内。


朱元璋一脸阴鹫,看了一眼蒋瓛指甲缝中没有洗干净的鲜血,沉声问道:“招了?”


蒋瓛躬着身子,回道:“回陛下,招了!”


说着,蒋瓛递上了一本册子:“陛下,卑职已将周骥罪状整理完毕,请陛下御览!”


“嗯。”


朱元璋接过蒋瓛手中册子。


凑近火苗,看了起来,表情平静得让人害怕,好一会,才叹了一口气:“丑事啊,丑事!”


自古以来,这深宫之中从来不缺丢人的事。


无论哪朝哪代,深宫从来都是是非之地,这里有着天底下最寂寞的一群人,也有着不能见到阳光的勾当。


蒋瓛连忙拱手领命。


“记住,要快!咱不想见到,咱那老伙计到咱面前哭哭啼啼的!”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还有,别让咱那老伙计走得难受,留个全尸,替咱跟老伙计说一声,让他像个男人一样,痛快点,别在小辈面前丢脸,让他放心,咱会让他一家老小整整齐齐的。”


朱元璋对于这方面已是十分的小心,但还是难免出了这一档子事。


朱元璋脸色虽然平静,声音却冷得像刀子:“咱把这件事交给你去办,江夏候周德兴教子无方,秽乱宫女,江夏候府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卑职明白!”


蒋瓛刚想要离去,却被朱元璋叫住了:“那狗东西不是说要剥咱的皮吗?你就把他的皮剥了,扔到城门去喂狗!”


“明白!”


蒋瓛领命,躬着身子,退出了奉天殿。


“卑职遵旨!”


蒋瓛拱手领命。


“等等。”


吕氏点了点头。


蒋瓛这才躬着身退下几步,然后才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看着蒋瓛的背影,吕氏愣住了。


出了奉天殿,蒋瓛整个人的气势陡然换了一个样,嗜血的眸子宛若一条猎狗……


“臣,见过太子妃!”


在门口处,蒋瓛见到了吕氏,连忙躬身行礼。


御书房中。


朱元璋正望着窗外的月牙儿发呆。


思绪一下子飘到了几十年前,那个蛙声四起的夏天,也是这样的一个月牙儿,他和周德兴光着屁股在河里摸青蛙……


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自己来得好像真不是时候!


刚想要让安公公不要去通报皇上自己来了,但却发现安公公已经进去了。


在皇帝身边多年,安公公察言观色可以说是炉火纯青。


朱元璋的脸上仿佛覆盖了一层霜,片刻后,淡淡道:“咱累了,让她回去吧。”


“奴才这就去转告!”


想着想着,朱元璋的嘴角都不自觉的微微翘起……


却在这时,一个宛若老妇一般的声音响起:“陛下,太子妃来了!说是怕您熬夜辛苦,特意给您送蜜水来了!”


安公公原本脸上的笑意,在朱元璋目光看来的那一刻,彻底消散,惶恐的低下了头。


安公公忙躬着身子退出。


殿外。


吕氏正在来回踱步,心里算计着刚刚出去的蒋瓛,与这一次周骥的事情是不是有关,若是有关,那绝对不是小事。


安公公连忙想要退出,却听到朱元璋清冷的声音响起:


“告诉她,不该管的事,别管。”


“是!”


吕氏镇定了许多,一会进去送了蜜水就出来,决不可多言。


正想着,安公公迈着小碎步,快步走来。


吕氏连忙整理了一下衣服,换上了端庄的脸色,挤出一抹笑容,就想要迈步而上。


不行!


自己在老皇爷面前谨小慎微那么多年,不能为了一个周骥冒风险。


心中打定主意。


老皇爷崇信故太子,爱屋及乌,所以对她这个太子妃一向都是和颜悦色的。


以前自己来送吃的,陛下都是直接让她进去,顺便问问炆儿的情况。


可是今天……


“娘娘请留步!”


安公公连忙喊了一声,让吕氏一怔,只听前者道:“陛下说他累了,娘娘请回吧!”


吕氏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嗯?”


吕氏又是一怔。


安公公抬起眼睛,瞥了一眼吕氏,继续说道:“陛下说,不该管的事,别管。”


看来周骥那边确实是出大事了!


吕氏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从一个庶女出身的妃子,爬到了如今掌管东宫的太子妃,可不是人人都能够做得到的。


心中正算计着,只听安公公说道:“陛下让奴才给娘娘句话。”


难道他早就看穿了自己来时最初的意图?


一定是了!


老皇爷虽然年纪大了,但心里却跟明镜似的,看得比谁都清楚明白。


说完,安公公便转身离去了,他不用看也知道吕氏的脸色。


吕氏有些茫然了。


陛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最近到底怎么了?


是被人下了降头,还是祖上的哪座坟被人坏了风水?


吕氏一路走,一路想。


自己这一次真的鲁莽了!


想到这里,吕氏不免有些失魂落魄。


自己的儿子不知为何让老皇爷冷落了,而现在自己好像更是惹恼了老皇爷,否则不会给出这句警告意味十足的话。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想要直接去看一看的想法,因为在周骥这件事情上,自己已经鲁莽了,这一次,自己不能再鲁莽了。


看得出来,老皇爷对那院中的人格外重视。


越是这样,她就越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鲁莽行事,否则逃不过老皇爷的眼睛,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将会付之一炬。


但是始终想不明白。


难道还是因为秦淮河畔小院中的人?那到底会是谁呢?


吕氏心中的好奇之火腾腾而起。


周德兴真是又急又气,急的是自己的宝贝儿子还正关押在刑部大牢,气得是自己竟然在小妾的床底发现周骥裤子,上面还有一摊污迹。


“来人,给咱将这不知羞耻的女人拖出去,浸猪笼!不,浸到粪坑里面去!”


周德兴老脸红了又绿,怒不可遏的嘶吼。


看来对于秦淮河畔的小院,要从长计议了……


……


江夏候府。


却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道声音。


“锦衣卫指挥使,蒋大人到!”


“蒋瓛?”


“不要……不要……老爷不要!我跟周公子是清白的,老爷你要相信我……”


小妾蓬头垢面,歇斯底里。


不过几个强装的下人,还是架起瘦弱的她,往门外而去。


话音落下片刻。


蒋瓛便带着一队身着飞鱼服,腰挎长刀的锦衣卫鱼贯而入。


“下官蒋瓛,见过侯爷!”


周德兴眉头猛地一皱,喃喃道:“这么晚了,锦衣卫指挥使来干什么?”


“把这女人拖下去,择日再浸!”


周德兴脸色铁青的看了一眼小妾,随后对管家道:“去,让他们进来!”


蒋瓛淡淡的回道。


这个态度,让周德兴的眼睛猛的眯起:“怎么了?是咱儿子出事了么?”


蒋瓛没有说话,而是递过去了一本册子。


“蒋大人,有什么事,进屋坐下再说吧!”


江夏候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蒋瓛作为锦衣卫指挥使,乃是朝廷二品大员,况且还是直接听命于皇上,就是江夏候也不敢小觑。


“不必了!”


正是记录周骥罪状的那本册子。


周德兴连忙接过,打开一看,下一瞬,瞳孔猛地缩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