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二十一章 看不透

第二十一章 看不透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呵——”


看见黄雄英和朱元璋,周骥阴沉了一天的脸终于笑了:“小子,我还以为你跑了了呢,算你有种,还敢回来!”


“本公子一向以德服人,给两条路你选!”


“要么制盐和制酒的配方给咱,咱可以既往不咎,要么让咱把你和这老头打一顿,丢到秦淮河里去喂鱼!”


周骥昨天刚刚被朱元璋狠狠的抽了一顿。


头上的伤口还没有好。


不过此时,周骥却是鼻孔朝天。


很嚣张。


“找死!”


郭珍和郭玹两兄弟低吼一声,顶到了周骥的面前。


周骥倒也不气,笑眯眯的说道:“怎么,又想殴打本公子了?哼!这一次本公子可不怕你们!”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上一次吃过亏,这一次周骥可是做足了功夫,带了二十好几号彪形大汉,对黄雄英手中的配方志在必得。


制盐和制酒的配方,那可是价值连城。


说着,周骥看向了黄雄英:


“英哥儿,考虑得怎么样了?”


没有人再可以看不起他,没有人再敢对他指指点点!


所以周骥不顾头上的伤,一大早就带上人马,匆匆赶来黄府,堵着黄雄英。


若是得到它,那绝对是财源滚滚,而且他周骥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周骥在这些开国功臣的后人之中,地位可以说是相当低的了,这让他心里一直不服气,若这一次能够成功,他周骥就能彻底翻身,功成名就。


周骥闻言双手一摊,笑嘻嘻的道:


“老头,别误会,本公子可没有欺负你们,本公子这是在帮你们,你看,你大孙是军籍,又不能经商,手中攥着宝贝也没用,但在咱的手中不一样,咱可以成就一番大业,而且咱也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爷俩的!”


“周骥,江夏候的儿子是吧?”


朱元璋示意让郭氏兄弟退下,淡淡的看着周骥:“你以前就是这么欺负咱大孙的吗?”


周骥嘴角一歪:“老头,别给脸不要脸,记得咱上次说的么?要是惹恼了咱,不剥了你的皮,咱就不姓周!”


说着,周骥的脸完全沉了下来,凶光毕露。


朱元璋看着周骥,平静的眸子下杀意涌动:“如果咱大孙不给呢?”


“呵——”


“哼,装神弄鬼!”


周骥不知为何,眼前这老头竟让他莫名的有些心悸,当即喝道:“来人,把这疯老头和这臭小子给咱绑起来!”


“好,很好!”


朱元璋点头,轻叹了一口气,道:“周德兴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郭氏兄弟怒吼一声,当即拉开了架势,护在朱元璋和黄雄英的周围,躲在暗处的锦衣卫也只等老爷子一声令下。


一时之间,剑拔弩张,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二十几号壮汉一时间把朱元璋和黄雄英团团围住。


“大胆!”


众人闻言一愣,只见一直没有说话的黄雄英站了起来,走到两队人马的中间,一脸风轻云淡的对郭氏兄弟说道:


“郭珍和郭玹是吧,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干什么?干什么?”


不料这个时候,一道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刚刚想夸黄雄英懂事的周骥,一张大脸顿时僵住了。


黄雄英直接打断道:“周公子你也真是的。”


郭氏兄弟闻言一愣,只听黄雄英说道:“就算是条狗你也不能说打就打,更何况人家是江夏候的儿子呢!”


“你……”


若没有自己在场,他大孙可是处于绝对的劣势。


“好小子,面对强敌,临危不乱,从容不迫,随咱!”


“伤还没好利索呢,又想跑来找打?!”


“呵——”朱元璋闻言笑了,他之所以有这个耐心和周骥这等小人物说话,就是想要看一看他这个大孙到底是怎么应付这个事情的。


黄雄英轻笑一声,道:“都可以,你挑。”


“嗯?”


朱元璋心中乐呵,不动声色的做一个吃瓜观众。


而另外一边,周骥脸色黑得跟锅底一样,重重的哼了一声:“黄雄英,咱不跟你逞口舌之利,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么交出配方,要么交出这疯老头!”


“你……愿意把配方卖给我们?”


周骥一脸狐疑。


周骥愣住了,本以为还需要软硬兼施一番,甚至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就算你最再硬,落到他周骥手中,自然有办法让你开口。


没想到黄雄英回答得这么干脆。


“英哥儿,早这样子不就好了嘛,和气生财,那老头打我的事我也不计较了,呵呵……”


不料这时候,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


黄雄英点了点头,笑道:“卖就卖吧,谁让周公子平时这么关照我呢?”


周骥闻言,顿时两眼放光,和身后的管事互望了一眼,随即露出一副如沐春风的笑容:


他本以为他大孙有办法对付这狗东西,没想到竟是认怂。


这让他心中一阵失望的同时,杀气腾腾而起。


“不行!咱不答应!”


朱元璋不知何时已经变得一脸阴鹫。


朱元璋完全不理周骥,把黄雄英拉到身旁,低声问道:


“臭小子,你真的打算把配方卖给这狗东西?”


“呵——”


周骥轻笑一声:“老头,要不是看在英哥儿的份上,老子今天非把你扒了皮扔到河里喂鱼不可!”


是啊。


他以前没权没势的时候,被这些狗东西欺负了,不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吗?


黄雄英点了点头:“那不然呢,等着这狗东西把你扔到河里喂鱼啊?”


闻言,朱元璋心中突然一阵刺痛。


还有在乞讨那会,他穿城越村,挨家挨户乞讨,每敲开一扇门,对他都是一种考验,因为面对他的往往只是白眼,冷嘲热讽,对朱重八来说,敲开那扇门可能意味着侮辱,但不敲那扇门就会饿死。


如今他大孙和他当时面临了同一个问题。


还记那会,还是朱重八的他,也是和黄雄英差不多年纪,眼睁睁地看着亲人一个一个死去,而他却无能为力。


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


所以他就更加的心痛,他受过的苦,他不要他的儿孙们再去受。


朱元璋看着黄雄英,道:“雄英,那些东西都是你辛辛苦苦钻研出来的,怎么能便宜了这狗东西,放心吧,咱会帮你处理的。”


那就是生命的尊严和生存的压力,哪个更重要?


他太能理解此时的黄雄英了。


黄雄英笑了笑,道:“老爷子,记不记得我说过,我要让那狗东西把从我这拿走的十倍奉还!”


朱元璋顿时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他一向双目如炬,此刻却发觉自己竟有些看不透他这个大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