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二十章 考较

第二十章 考较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咳咳咳——”


朱元璋一口饭没喷出来,反倒是呛到了,猛地咳嗽了起来。


“爷爷,您没事吧?”


黄雄英连忙站起来,抚着老爷子的后背,帮他顺气。


好一会。


朱元璋终于咳定,一双虎目瞪着黄雄英:“臭小子,你是想气死咱!”


黄雄英撇了撇嘴:“那不是您让我随便选的吗?”


朱元璋转念一想,还真是自己说的,随后瞥了黄雄英一眼,道:“咱警告你,不许打皇室公主的主意,不然咱打断你腿!”


“放心吧老爷子,咱如今都没想着要娶妻,又怎么会去打皇室公主的主意呢?”


朱元璋瞪了黄雄英一眼,这才端起汤喝起来。


别说。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还真鲜!


黄雄英宽慰着老爷子说道:“娶妻之事,日后再说吧。”


朱元璋轻哼了一声,板起了脸。


黄雄英见状,给老爷子盛了一碗汤:“爷爷,这汤可鲜哩,一会凉了就不好喝了。”


朱元璋抬起头,看着黄雄英:“你觉得朝廷的户籍制度不好?”


黄雄英摇头,道:“洪武老爷子从元蒙贼子手中抢回江山,此时社会刚经历了战乱,经济凋敝,田园荒芜,流民失所,户籍和土地册籍散失严重,户口变动较大,导致朝廷的赋税和徭役无法征收,若没有严密的户籍制度,咱大明朝就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经济发展、稳定社会秩序、保障国家的赋役。”


听了黄雄英的话,朱元璋两眼放光的看着黄雄英:“你这话,从哪学来的?”


喝完汤,朱元璋用手拿起一只螃蟹嗦了起来。


一边嗦着,一边若有所思,突然开口问道:“小子,还打算去从军吗?”


黄雄英轻叹一口气:“说实话,咱又何尝不想留在爷爷身边,可是咱是军籍,不去从军又能干啥?”


这着实是难能可贵。


“哪里不成熟?咱家里那几个就说不出来!”


说着,朱元璋笑眯眯的看着黄雄英:“咱考较考较你,嗯……”


黄雄英笑笑,道:“孙儿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看看书,再结合当前的局势,多看,多想,多学,只是一些许不成熟的看法。”


朱元璋一脸欣喜的看着孙子。


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大孙在宫外生活了十年,学问竟没有拉下。


黄雄英摇头:“倒也不是,只是我的看法有些与众不同,不太敢说罢了。”


这么一说,朱元璋就更好奇了,道:“你尽管说,咱向你保证,绝对不会传出去,即便是说错了,咱也不会责怪于你!”


事实上,在彻底确定黄雄英的身份之后,朱元璋也想深入了解一下自己这个大孙,看他是不是真的有潜力掂起大明的江山。


朱元璋思索片刻,问道:“前两日西南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月鲁帖木儿反叛,朝廷派蓝玉出征,这事你怎么看?”


黄雄英看了眼朱元璋,回道:“老爷子,这等国之政事,咱还是少说为妙。”


朱元璋板起脸:“你信不过爷爷?”


黄雄英点头,继续道:


“咱大明朝自建立以来,西南就一日没有安宁过,当地的土司或是土人,几乎是隔三差五的进行叛乱,虽然朝廷每次都能平定叛乱,但耗费的军马,钱粮不再少数。”


朱元璋深以为然的点头。


只见黄雄英沉默片刻,便点头道:“蓝玉这一次出征,无论孙儿怎么看,蓝大将军定然会大胜归来,但孙儿想要说是,朝廷以大军镇压西南叛乱,只是治标不治本。”


“哦?”


朱元璋目光灼灼:“那你说说该怎么办?大胆说!”


“孙儿觉得,朝廷应该设法削弱这些世袭土司的实力,使他们不敢造次。”


“嗯?”朱元璋点头,眼中除了深深的震惊以外,全是惊喜。


黄雄英的一番话,一语中的,直接切中要害,一下子就总结了西南常年动乱的根本原因所在。


西南诸蛮,虽然他看不上眼,但确实是他的一块心病。


就像是一只耗子,老虎稍微一打盹,就时不时的来骚扰一下,虽是伤不着根本,但着实难受。


黄雄英继续道:“西南的问题在于土人不肯归化,所以朝廷在西南册封了许多世袭的土司,这些世袭的土司山高皇帝远,自然而然的,他们就成了地方上的土皇帝,拿这一次月鲁帖木儿反叛来说,他归顺朝廷后,却又不想被朝廷管辖,对权力和待遇的不满,是其发动叛乱的主要原因。”


黄雄英继续道:“想要削弱这些这些世袭土司的实力,朝廷可以效仿汉朝时期的做法,在西南实行推恩令。”


“推恩令?”


朱元璋一愣之后,缓缓点头:“这倒是个好法子。”


朝中许多大臣,一说到西南叛乱,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如何去剿灭叛乱,怎么进兵,怎么安抚,却没有从根本上去考虑这个问题。


这一下子就勾起了朱元璋心中熊熊的好奇之火。


朱元璋静静的看着黄雄英,想从黄雄英口中听到不一样的答案。


要知道自己大孙还只是个孩子,就能有如此见地。


着实是让他惊讶了一把。


“还有么?”


所谓推恩令,其实并不新鲜,那是汉武帝为了削弱各大诸侯使用过的法子,也就是诸侯王死后,除嫡长子继承王位外,其他子弟也可分割属地的一部分土地,从而分裂诸侯的权利。


这套用到西南土司的身上,倒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这个法子,朝中倒不是没有人提过,但换作从自己大孙的口中说出来,给朱元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朱元璋再一次缓缓点头。


这也不是一个什么新鲜的法子,早在一千多年前,也是在汉朝的时候,名将班超就曾采用过这个方法对付西域。


并借此一举平定当时西域诸国,重启丝绸之路。


朱元璋眼中的欣喜之情毫不掩饰。


黄雄英点了点头:“推恩令是其一,其二朝廷可以采取以夷制夷的策略。”


“以夷制夷?”


“还有?”


朱元璋兴奋的看着黄雄英:“快说!”


黄雄英点了点头:“这第三道策略,便是改土归流。”


朱元璋捋着长须,看着黄雄英的眼神中,欣赏之情溢于言表。


要想成为大明的储君,学问是一方面,谋略和眼光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若有所思的朱元璋,黄雄英想着既然说了,那便索性说完,便道:“其实,孙儿还有。”


三个政策,一个紧接着一个,环环相扣,直至将土司之难题彻底解决。


且不论是否真的实用。


就凭这份见解之独到,眼光之长远,心思之缜密,就足以让朱元璋侧目。


“改土归流?”


这一次,朱元璋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这个法子,倒是闻所未闻,快跟咱说道说道。”


黄雄英回道:“改土归流,其实就是在前面那两道策略的基础上,逐步取消土司世袭制度,任命有任期、可调动的流官,随之进行清查户口、丈量土地、核实赋税等工作,也就是实行和内地相同的地方行政制度。”


一顿午饭,爷孙两人竟吃了近半个时辰。


吃完午饭,爷孙俩今天也累得够呛,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


一觉醒来。


咱老朱家出了一个麒麟儿啊!


朱元璋看着黄雄英,眼睛都快要笑没了……


不知不觉间。


刚回到黄雄英在秦淮河畔的小院,他们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西斜的太阳,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黄金。


爷孙二人上了马车,打道回府。


落日熔金,晚霞似火。


不是别人。


正是昨天被老爷子打得头破血流的周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