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十七章 皇爷爷变了

第十七章 皇爷爷变了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夜幕降临,黑暗笼罩大地,罪恶的,见不得人的东西就开始慢慢滋长。


天空中又下起了雨。


今年的雨水,似乎特别的充足。


紫禁城,浣衣局位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此时的浣衣局已经完成了一天的工作,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人。


唯独一个小房间还亮着点点星火。


火光摇曳之间,映出房内的两道身影。


房内。


一个女人趴在周骥的胸口,娇嗔道:“爷,今天怎么了?这么用力,把咱都弄疼了。”


周骥目露凶光:“今天在外头,被一个疯老头打了。”


“谁这么大胆啊,敢打我们江夏候的宝贝儿子?”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爷——”


女人轻抚着周骥:“你的样子好可怕哦,吓到咱……啊……”


话还没有说完,就又被周骥按了下去……


女人的手划过周骥的脸庞,轻佻的说着话。


“哼!”


周骥冷哼了一声:“我管他是谁,敢打我周骥,我就让他死!”


御书房内。


朱元璋还在挑灯翻阅着奏折。


自从太子朱标走了以后,各大事物全都压在了这个头发已经斑白的老人身上。


屋内好不热闹,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屋顶一双眼睛正盯着他们。


那双眼睛的主人怀中拿着一本画本,将屋内发生的一切,一滴不漏的都记录了下来……


……


“查清楚了!”


蒋瓛躬身,恭敬的回道。


朱元璋这才放下折子,看向蒋瓛:“说。”


他想着明日带黄雄英去个地方,所以今晚要将这些事情处理得七七八八了,他这个心才放得下。


这个时候,蒋瓛进来了。


朱元璋眼皮子都没抬,问道:“查清楚了?”


朱元璋面无表情,眸子却甚是骇人,一只大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那是老爷子以前佩刀的位置。


蒋瓛知道,老爷子要杀人了。


当初他还跟着毛骧的时候,老爷子在杀李善长,还有胡惟庸的时候,就是这个动作。


蒋瓛微微抬头,恭敬回道:“周骥确有和浣衣局女官来往,这是卑职刚刚记录下来的,陛下请过目。”


朱元璋接过画本,看了两眼,一把将画本扔在了地上。


“周德兴啊周德兴,你养了一个好儿子啊!”


他如何不明白,宫闱之事,从来都是皇家大忌。


朱元璋想了想,继续道:“那狗东西先让他再活两天,没有咱的命令,谁都不许乱动,下去吧。”


“卑职告退!”


朱元璋吸了一口气,道:“蒋瓛,此事万不可外泄,懂吗?”


“卑职明白!”


蒋瓛连忙回道。


看来是与宫外那少年有关啊……


蒋瓛心中想着,但嘴上却是一句不敢说,一句不敢问……


……


蒋瓛微微一怔后,连忙告退。


要按老爷子以前的性格,现在就该把那周骥抓起来,送进大牢严审了。


还留他活两天?


吕氏看着朱允炆手中已经快要冷掉的面,微微皱起了眉头:“先放下吧,娘亲有话想要跟你说。”


“嗯。”


朱允炆乖巧的点头,然后放下手中的面。


这个时候,东宫的灯也都还亮着。


“娘亲,皇爷爷说他没空……”


朱允炆端着一碗面回来,小心翼翼的看着神色不悦的母亲吕氏。


“你不说,咱也知道。”


吕氏自言自语道:“咱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面皮薄,不喜欢刻意去讨好你皇爷爷,可是你知道吗?”


“你父亲走了,就剩下咱娘俩了,咱这以后啊,就只能依靠你了,懂吗?”


吕氏看着已经长开了的儿子,轻叹一声,把朱允炆拉到了身边坐下。


“是不是觉得咱天天让你去给你皇爷爷送面,很烦啊?”


朱允炆微微垂下头,没有说话。


“否则咱娘俩,以后在这宫中,就没有立足的地方!”


朱允炆抬起头,眼中噙着泪花:“娘亲,你说的孩儿都知道,可是……”


朱允炆擦了擦眼泪。


朱允炆握紧拳头,点了点头。


吕氏压低声音,望了一眼老爷子的奉天殿:“儿呀,你知道娘这么些年辛辛苦苦为了啥?为的全都是你呀!所以,你一定要给咱争气!”


说着,吕氏咬紧了牙关:“你父亲是太子,而你是太子的长子,那便是大明朝最合法的继承人,该是你的东西,就必须是你的,不能让人家给抢了,否则……”


几乎每日,皇爷爷都要召见他一次,亲自询问功课,亲自教导他如何为人处世。


但是现在……


皇爷爷不仅没有召见了,自己三番五次送面过去,都还遭到了拒绝。


“可是,皇爷爷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孩儿总感觉皇爷爷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


说着,朱允炆微微抽泣起来。


在这几天之前,他一直都是老爷子的心尖宠。


“娘亲,好难啊,孩儿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朱允炆越说越委屈,眼泪扑簌簌的流下。


吕氏却一把板正了朱允炆微微弯下的身躯,厉声道:“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你现在是娘亲唯一的依靠,要振作起来!”


仿佛那些恩宠,一夜之间就消失了一般。


这让他如何不委屈?


加上吕氏这么一说,朱允炆的委屈一下子就化成了泪水,流了下来。


“娘,你……”


朱允炆抬起头看向吕氏。


吕氏压低声音,道:“咱得到消息,你皇爷爷这些天,一有空就往秦淮河边上的一处宅院跑去,想来,你皇爷爷的变化,跟那宅院里的人有关。”


朱允炆闻言,用衣袖擦了擦眼泪,努力的控制着不让自己抽泣。


但是生理反应,还是让他忍不住一抽一抽的。


吕氏看在眼里,心中一阵刺痛,叹息道:“儿呀,你可不能一点小挫折就没了心气啊,咱这些天也不是闲着的。”


朱允炆默默点头。


吕氏爱惜的摸了摸朱允炆的脑袋,终于露出了笑容:


“儿呀,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做你皇爷爷的好孙儿,其他的你不用管了,娘回帮你处理好的。”


“那会是谁?”


朱允炆露出疑惑的神色。


吕氏微微摇了摇头:“娘亲暂时也不知道,娘亲这两天一直在想,但始终想不通透,咱得找个机会去看一看才行。”


第二天一早,天空已放晴。


雨后的清晨,空气终是格外的清新。


不管昨夜睡得多晚,朱元璋都是按时起床。


“娘……”


朱允炆喊了一声,扑进吕氏的怀中……


……


上了宫里备好的马车,就往秦淮河畔而去。


他以前去的时候,都喜欢走路。


这一辈子,他不知道走了多少路,放牛走的路,乞讨走的路,化缘走的路,打仗走的路……


昨夜处理了一夜的奏折,让朱元璋此刻已经变得有些浑浊的眼睛,布满了一根根细细的血线。


深吸了几口空气。


朱元璋的精神显得非常好。


数都数不清。


他喜欢走路,但是今天却意外的坐上了马车。


因为他想要带他的大孙,去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