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十五章 杀意

第十五章 杀意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黄雄英的小院外。


周骥拉开管事,走到黄雄英的面前,鼻子抽了抽,笑咪咪的道:


“好香啊,英哥儿,刚吃饭呢?”


伸手不打笑脸人。


黄雄英点了点头:“家里来了客人,有什么话在这儿说就行了。”


“哦——”


周骥拖长了声调,作恍然状,道:“英哥儿,咱明人不说暗话,听说你不给咱供酒供盐了?是有这么回事吗?”


“是的。”


黄雄英回答得很干脆。


周骥也不恼,而是微微眯起眼睛,道:“怎么了?是嫌咱给的钱不够么?那好,从明天开始,佣金提高一层!”


周骥眉头微微皱起:“好好的,怎么突然要去从军了?”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黄雄英回道:“我是军籍,从军是早晚的事,晚去不如早去。”


“不是。”


黄雄英摇了摇头:“我要离开京师,去从军了。”


“可不要忘了咱爹是谁!”


周骥不忘补充了一句,拍了拍黄雄英的肩膀。


“呵——”


周骥轻笑了一声:“我当什么事呢,不就是个户籍么?咱帮你搞定,咱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有什么事找我周骥,天塌下来也能给你扛起来!”


可谓是恩威并施。


至少周骥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这样的话术只在宫里当个闲差,实在是大材小用。


这话说得还算巧妙。


一来告诉黄雄英,自己可以帮他搞定户籍的问题,二来提醒黄雄英,他周骥还有一个牛逼哄哄的老爹,江夏候周德兴。


“哦?”


周骥嘴巴一噘,微微点头道:“也行,咱听说蓝大将军又要出征了,咱可以介绍你到他的门下,以后有出息了,可不要忘记咱。”


不料黄雄英却是一脸坚决的道:“不必了,我心意已决。”


周骥这短命鬼很快就要死了,还拉着他老爹一起陪葬,黄雄英可不想受到什么牵连。


这些都是他周骥卖出去的人情债,要还的。


不料黄雄英还是摇头拒绝:“不必麻烦周公子了,我自己应付得来。”


周骥还是非常欣赏黄雄英的,小小年纪就能捣腾出如此厉害的东西,就算到了军队,一样大有可为。


不过可要知道……


周骥摸了摸下巴,话锋一转,道:“你离开京师之前,可否把制酒和制盐的配方……给咱?咱不会亏待你的。”


“不行。”


周骥心中顿时升腾起一股怒火,不过还是被他按压下去了,嘴角微微扯了扯,笑道:


“也行,咱英哥儿长大了,翅膀也硬了,不过嘛……”


周骥眸子猛地一聚,盯着黄雄英:“咱叫你一声英哥儿,是因为咱确实欣赏你,不错,你确实也有些才华,可是人呐,不能跟天斗!”


“你懂我意思吗?我周骥,就是你的天!”


黄雄英想都没想,直接一口回绝。


“嗯?”


迎着周骥紧逼的目光,黄雄英突然展颜一笑,道:“还天呢?我看你他娘的是准备上天了!”


“你……”


黄雄英依旧是一脸的淡定。


既然已经决定撕破脸,那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敬就不吃吃罚酒!很好!”


周骥拳头捏得咯咯直响,一张已经开始扭曲的大脸凑近黄雄英:“今天我周骥就把话放这里,制酒和制盐的配方,咱要定了,天皇老子来了也不管用!”


周骥一张脸瞬间沉了下来,甚至开始有些扭曲。


他没有想到,黄雄英翻脸比翻书还快。


话还没有说完。


啪!


黄雄英往后退了一步,道:


“你他娘的别把脸靠那么近,你丑得一批……”


黄雄英一愣,微微转头。


只见自己身后,老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手中操着一根手臂粗细的木棒,木棒上还往下流着鲜血……


陡然的一声闷响,那张靠过来的又丑又大的脸庞,瞬间远离了黄雄英的视线。


紧接着,便是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头破血流!


周骥惨叫一声,滴落在地,显然被这一棍直接打蒙了,捂着流血的头部,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朱元璋。


突如其来的一棍,让在场的几个人都傻眼了。


就是黄雄英也没有想到,老爷子这么暴力,毫无征兆的暴起,一棍就闷在周骥的头上。


啪!


又是一声闷响。


“老头,你他娘的敢打我?!”


说着,周骥挣扎的爬了起来,扑向朱元璋。


朱元璋淡淡说着,手持木棍,却像是拿着一柄宝刀一般,眼神阴郁得可怕,仿佛一头随时吃人的老虎。


虽然头发已经斑白,但是那睥睨的气势却让人莫名的心悸。


在几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周骥再次发出一声惨叫,倒飞出去,额头上淙淙的流着殷红的血液,顺着已经完全扭曲的大脸流下。


“咱打的就是你!”


咱大孙也是你这样的人能够染指的吗?


朱元璋越想越气,操着棍子,又是狠狠一棍下去。


说得神一点,老爷子此刻的身上,简直有武侠小说里描述的那种“杀意”。


狗东西!


然而……


人头已经被干成了狗头。


“啊——卧槽!”


周骥挣扎着躲避,好不容易爬了起来。


闷不吭声的,操起棍子就是往头上砸。


砸得还是江夏候的宝贝儿子!


周骥带来的那个中年管事已经吓傻了。


这老头怕不是疯了吧?


周骥已经快疯了,布满鲜血的脸庞显得异常的狰狞,恶狠狠的盯着朱元璋。


中年管事凑了上来,低声道:“公子,好汉不吃眼前亏,要不咱先回去,回头再来收拾他们!”


周骥来之前,怎么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竟有人敢打他这个江夏候的宝贝儿子,而且还是个老头,所以就只带了中年管事一个人。


“老头,你这是在找死!”


周骥咬牙切齿的撂着狠话。


不过此时的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口中的疯老头,眼底已经布满了杀意。


周骥被砸得头晕目眩,不过他还能意识到如果自己不走,能被这疯老头子活活砸死。


“一个疯老头,一个傻小子,你们等着,我不剥了你们的皮,我就不姓周!”


打了周骥,黄雄英倒是淡定得很,笑眯眯的看着朱元璋:


“可以啊,老爷子,看不出来你身手还不赖。”


“我们走!”


周骥狠狠的瞪了朱元璋和黄雄英一眼,在中年管事的搀扶下,离开黄雄英的宅院。


黄雄英苦笑一声:“欺负倒说不上,只是他爹是周德兴,应付起来有些麻烦。”


“哼!”


“那可不?”


朱元璋看向黄雄英时,脸上的杀意消散,淡淡的问道:“他们以前就是这么欺负你的么?”


看着安慰自己的黄雄英,朱元璋心中突然一阵刺痛。


什么江夏候,什么周德兴,全都算个球。


朱元璋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喃喃道:“江夏候,周德兴?”


黄雄英点了点头:“没错,就是洪武老爷子的发小,不过爷爷您也别担心,孙儿自有办法解决。”


原来在宫外的这十年,雄英是这么过来的!


是啊。


此刻的朱元璋,只心疼他的大孙。


钻心的疼。


自己以前还给人家放牛的时候,不也是受尽了白眼和欺负么?


咱历尽千辛万苦,从死人堆里爬起来,一直爬到了皇帝这个位置,为的是啥?


为的就是不让人家欺负!


想到这里,朱元璋面皮微微抽动。


心中的杀意腾腾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