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十二章 绿光

第十二章 绿光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紫禁城,奉天殿。


朱元璋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找黄雄英了,但是他走不开。


因为今日,边关传回了一道加急文书。


“四川建昌,月鲁帖木儿反,合德昌、会川、迷易、柏兴、邛部并西番土军万余人,杀官军男妇二百余口,掠屯牛,烧营屋,劫军粮,率众攻城。”


月鲁帖木儿,本是元代遗臣。


洪武年间月鲁帖木儿臣服于明朝,并向明朝进贡,明朝任命其为建昌卫指挥所并给予优待。


建昌南接云南省,东连乌蒙,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朱元璋看罢加急文书,抬起头来是,一双眼睛早已如刀锋般锐利。


紫禁城中,天子用于召集诸将的战鼓声隆隆响起。


京师一共有两面鼓。


“来人,召诸将上殿!”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咚咚咚——


咚咚咚——


如龙吟一般的鼓声落下。


一面是刚刚敲响的,用于召集战事起时召集武将的。


另外一面则是有名的鸣冤鼓,设在午门外,天下百姓若有冤屈,皆可敲响此鼓。


一个个身披铁甲,腰佩宝剑,脚步声铿锵有力,昂然上殿。


“臣,冯胜参见陛下!”


殿外,诸多武将已经来到。


哒哒哒——


“臣,周德兴参见陛下!”


“臣,蓝玉……”


“臣,王弼参见陛下!”


“臣,傅友德参见陛下!”


“……”


一声声慷慨激昂的吼声在奉天殿中响起,身披战甲的大明朝将军们,对龙椅上的老人单膝下跪行礼。


“臣,耿炳文……”


“臣,李景隆……”


为首的几位,早已白发苍苍。


但依旧气势冲天,眸子如鹰眼一般锐利,睥睨天下。


尔后。


一个个整齐有序的排列在大殿下方。


“都到齐了?”


朱元璋淡淡出声。


龙椅上。


同样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轻轻的抚摸着那柄追随他数十年,杀敌无数的宝剑,嘴角噙着一抹不屑的微笑。


“很好!”


朱元璋坐直了身子,双手搭在御案上,扫视了一眼台下众将,轻笑道:“有人,反了!”


“回陛下,到齐了!”


宋国公冯胜朗声回道。


突然。


“哈哈——”


那样子,仿佛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大殿中,一片安静。


那些头发花白的老将军们,也跟着笑了起来,仿佛是听到了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


龙椅上,朱元璋也笑了,笑得一颤一颤的。


奉天殿中,传出了一阵大笑声,正是宋国公冯胜。


紧接着。


朱元璋收起了笑容,目光变得锐利,扫视着殿下收起笑容,目光如狼似虎般的老少将军们:


“四川建昌,月鲁帖木儿反,谁人愿往?”


好一会。


“他娘的,都别笑了!”


“好!很有精神!”


朱元璋满意的点头……


“臣愿往!”


大殿中,所有武将齐刷刷的跪下,就是几个头发斑白的开国老臣也当仁不让。


……


而此时,江夏候府。


接下来便是一众武将互不相让的据理力争。


最终,朱元璋决定由凉国公蓝玉率陕西步骑,会四川都指挥使瞿能军马征讨……


“嘿嘿,有意思!”


周骥一脸坏笑:“你看你看,这个姿势有意思。”


周德兴入朝面圣,不在府中。


周骥溜到了小娘的房间,怀中抱着一个美妇人,正津津有味的看着手中的画本,另外一只手在美妇人凹凸有致的身上上上下下,美妇人不时发出娇嗔。


而且这些画是连贯的。


连在一起看,简直是妙不可言。


美妇人看了一眼,小拳拳锤在周骥的胸口,娇嗔道:“讨厌!”


周骥手中的画本据说是来自东瀛倭国,最近在京师的权贵之中很是流行,画中的女子栩栩如生,模样美艳,就是那些男的丑陋不堪。


“嗯。”


美妇人两颊红润,媚音如丝。


“这个妙!这个秒!”


周骥一边用力揉着,一边坏笑道:“要不咱试试这个?”


却在这时。


“少爷,少爷?您在里面吗?”


“哈哈——”


周骥扔掉书本,一把抱起美妇人,就往他老子的床上而去。


大概几分钟过后。


周骥一脸满足的从屋内出来,看见候在外边的管事,脸立即变了个样:


门外传来了一声轻呼。


周骥自然听出来是他下面的管事,当即呵斥道:“滚,就是天塌下来了,也要等老子办完事再说!”


管事干笑两声,凑上前来,低声道:“黄雄英那小子,说是不卖咱盐和酒了。”


“啥?”


“瞧你这衰样,老娘死了,还是怎么了?”


“嘿嘿——”


而且不仅仅是银子的问题。


自从搭上了黄雄英这条线,周骥的身价可以说水涨船高。


周骥眉头猛的一皱,一张脸阴郁得可怕。


黄雄英可是他的财神爷,要知道如今他制作出来的盐和酒,有多少卖多少,而且多贵都有人买。


周骥如何不气?简直气得一张本就不好看的脸都变形了,恨恨道:


“那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想换主了不成?”


以前多少对他不屑一顾的权贵,如今都求着他,让他给他们留一些好货。


如今告诉他,黄雄英断供了?


“从军?”


周骥冷哼了一声:“那臭小子怕不是想自立门户吧?”


“不是。”


管事摇头,回道:“他说,他要去从军了。”


“废物,一群废物!”


周骥鼻孔张大,咬牙骂了一句。


说罢,周骥眼珠子一转,问道:“怎么样,请的那帮老家伙,有没有整明白那臭小子制盐和制酒的手法?”


管事摇头道:“没有,我已经逼着他们一天到晚照着样品整,可是始终整不出那味。”


没多久。


管事便叫来了几个凶神恶煞的壮汉。


随后,周骥看向管事,眸中凶光尽现:


“叫上几个弟兄,随咱走一趟,臭小子,软的不吃,咱只能请你吃硬的了。”


周骥便撞上下朝回府的老子,江夏候周德兴。


只见周德兴也不高兴,一脸铁绿,整个人身上都冒着绿光。


周骥带上几人,便往秦淮河畔而去……


刚出门口。


周德兴冷哼了一声:“又让蓝玉那混蛋抢了风头,这一次从四川得胜归来,那混蛋尾巴还不得翘上天?”


周骥知道他老子说的是打仗的事。


周骥忍不住问道:“爹,怎么了?”


“哼!”


周德兴说完,就气冲冲的进入府中。


周骥才懒得管这些,他现在的心思,全都在黄雄英的身上……


“爹,边关苦寒,您老人家坐镇京师,指点江上不好吗?”


“你懂个屁!”


……


另外一边。


同样是下了朝的朱元璋,已经出现在了黄雄英的宅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