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九章 往事

第九章 往事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黄铁牛的墓前。


一老一少并排站着,身后是穿便服的廖氏兄弟。


黄雄英点上三根香火,拜了拜:


“老爹,咱来看你了,你看看谁来了,你最崇拜的老爷子也来了。”


朱元璋微微躬身,对死者表示敬意。


廖氏兄弟暗暗咂舌,这黄铁牛真的可以冒青烟了,皇帝老爷子亲自来祭拜他。


“老爹,你一生辛苦,兢兢业业,到头来也没享几年的福,希望你在天上能好好享福,下辈子能投到个好人家,最好是天潢贵胄,不用再那么辛苦……”


黄雄英一边烧纸,一边说着。


从此便开始了长达二十五年的太子之路。


老太子,从来都是最难当的,对上要面对皇帝,对下又要顾及兄弟臣子,还要肩负大家的拳拳期望,稍有闪失,就会招致流言。


但是,朱标做得很好,堪称完美。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一旁的朱元璋听着,心中也是难免一阵悲戚。


他儿子虽然是天潢贵胄,但也一样是兢兢业业,辛苦了一辈子。


从十三岁开始,朱标就被立为太子。


但如今一切都没了……


烧完纸,黄雄英回头看向一脸悲伤的老爷子,安慰道:“老爷子,莫伤心了,是个人啊,他都得死,就是咱大明朝最尊贵的太子爷,前不久不也薨了么?”


“哎,生死无常,伤心的总是活着的人。”


他没有让皇上失望,没有让大明的臣子失望,没有让他的弟弟们失望。


他是老爷子这辈子最大的骄傲。


他本应开辟风华无双,日月永昌的大明朝。


看着黄雄英,朱元璋缓缓问道:


“孩子,能跟咱说说你和……你老爹的事吗?”


“爷爷,告诉您个事,您别激动,其实……”


闻言,朱元璋点了点头:“是啊,太子也走了,皇帝老爷子也是个可怜人呐!”


时间不能抹平悲伤,但能将悲伤深藏。


如今的朱元璋已经释然了许多,他现在需要的是往前看,是要给他创立下来的大明朝,找一个优秀的继承者,再用自己的余生,为这位继承者扫清一切障碍。


“老爷子,别激动。”


黄雄英连忙宽慰朱元璋:“我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我待我老爹和亲爹一样,以后我也一样把您当作亲爷爷来孝顺的。”


朱元璋怔怔的看着这张情真意切的脸。


黄雄英想了想,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其实,我不是我老爹亲生的!”


“什么?”


朱元璋一下子瞪大了眼珠子。


老爷子这辈子最看重的就是家人。


这孩子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是朱元璋,是大明朝的皇帝,他这是真心把自己当成了家人。


不过事关大明朝的皇太孙,他不得不一万倍的谨慎。


像!


太像他大孙了!


而且他能看得出来,这孩子对他的感情,假不了。


朱元璋想到了什么,问道:“那你老爹是从哪里捡到你的呢?”


“老爹没说。”


黄雄英摇了摇头:“我只记得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老爹家里了。”


“好孩子。”


朱元璋看着黄雄英,一脸的慈爱:“你这份心意咱懂,不管是不是亲生的,咱以后啊,都会把你当作亲孙儿!”


不管这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大孙,朱元璋以后都会爱护这个孩子,不让这孩子受委屈。


这个词,让朱元璋心头猛地一跳。


他的皇太孙朱雄英也是在十年前,八岁的时候薨逝的。


“你是在十年前到你老爹家的?”


“那……那会你多大?”


“八岁吧。”


八岁?


朱元璋听到这里,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对上了。


都对上了!


“是的。”


“那会大约是什么时候?”


“大约在冬季吧。”


“孩子,再好好想想,还记得什么?比如你亲爹亲妈是谁?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信物之类的?”


黄雄英还是摇头:“没有,这要是有,我也想知道,我亲爹妈到底是谁?”


“哎——”


朱元璋暗暗压下心头的激动,继续问道:“那你还记得,你八岁以前是在什么地方生活的吗?”


黄雄英摇头道:“不记得了,八岁以前的事,我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朱元璋有些急了,但还是耐心的道:


差一点。


就差一点了,他就能确定黄雄英的身份。


朱元璋明白,自己垂垂老矣,如今的大明朝需要一个合法的,优秀的继承人。


朱元璋听罢,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太阳要下山了,咱走吧。”


朱元璋的脸上难以掩饰的失落。


因为此时的他心乱如麻。


回到皇宫的时候,天上就如同他的心境一般,电闪雷鸣,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


来到奉天殿,朱元璋终于见到了这两天一直心心念念的身影。


黄雄英不明所以,搀扶着老爷子,往家里走去……


……


回道秦淮河畔的小院,朱元璋也没有久呆。


蒋瓛弯下腰,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的回道:“回皇爷,查……查出来了。”


“进屋说。”


朱元璋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子自己的御书房。


锦衣卫指挥使,蒋瓛。


看着急忙上前的蒋瓛,朱元璋冷哼了一声:


“废物!咱让你查个人,你他娘的查了整整两天?查出来没有?”


蒋瓛尽量的控制着,不让自己发抖,回道:“回皇爷,卑职查到黄小郎君,并非黄铁牛的亲生儿子!”


“这咱知道!”


朱元璋的眼神冷冷的盯着蒋瓛:“还有什么?”


蒋瓛连忙跟上……


朱元璋坐下,整个人完全变了个样,一双眼睛凌厉得吓人。


“说吧,都查到什么了?”


蒋瓛知道自己指挥使的位置应该是保住了,放松了不少,继续道:


“卑职还查到了,送葬那日风雨大作,整支队伍无奈只得在山下的城隍庙中过夜,那一夜,电闪雷鸣,大雨瓢泼,这一夜,正是黄铁牛领的班。”


“怀王安葬之后,黄铁牛就辞去了宫中侍卫的职务,在京师做些零活为生。”


蒋瓛冷汗已经打湿了后背,他知道自己再说不出老爷子感兴趣的东西,他这锦衣卫指挥使要丢。


蒋瓛连忙道:“还有黄铁牛原本是边军,退下来后在宫中任侍卫,怀王薨的时候,作为送葬的护卫,送怀王往钟山!”


听到这里,朱元璋的眼睛微微眯起:“继续说。”


蒋瓛忙道:“卑职还查到了一个人!”


“谁?”


“当年黄铁牛送黄小郎君去请求救治的大夫!”


“就这些?”


朱元璋微微眯起眼睛,显然对这个调查结果不是很满意。


因为光凭这些,还不足以证明黄雄英就是当年死去的皇太孙,朱雄英。


“回皇爷,卑职这一次行事极为小心,没有惊动任何人,也没有惊吓到任何人!”


蒋瓛无形之中为自己辩解了一下,为什么需要两天的时间。


他也知道兹事体大,万不能走漏半点风声。


“人呢?”


“已经带到行宫候着了。”


朱元璋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忽然想到了什么,道:“没有吓到人家吧?”


果然,朱元璋满意的点点头:


“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