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五章 父子对话

第五章 父子对话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好啊!”


黄雄英应了一声后,便回头打了两壶酒给朱元璋。


“好孩子,咱走了!”


“等等……”


黄雄英叫住了就要转身离去的朱元璋,后者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算了,下次你来得时候再说吧。”


“嗯。”


朱元璋点了点头,便转身出门。


拿着两壶酒,出了门的朱元璋就递给了身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黑影。


“蒋瓛,拿好咯!”


“是,皇爷!”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蒋瓛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揣入怀中,皇爷说拿好,就是用命他也会护好这两壶酒。


大明朝锦衣卫第二任指挥使,蒋瓛(读环,又读夜,又读呀,这里读环)。


“蒋瓛。”


“属下在!”


在老爷子的面前,他温顺得像一只猫,小心翼翼的跟在老爷子的身后。


三人步入紫禁城,已是黑夜。


“咱要你去调查一个人,就是咱今天下午见的那孩子,黄雄英。”


“属下遵命!”


听到老爷子的叫唤,蒋瓛连忙凑了上去。


朱元璋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一双虎目看着蒋瓛:


“属下记住了。”


蒋瓛恭敬的回答,他知道这话的意思是,要悄无声息的将那少年祖宗十八代都摸清楚了。


蒋瓛连忙拱手回道。


朱元璋补充道:“记住咯,好好查,仔细查,将那少年的来历彻底查清楚,还有,不能惊动那孩子,懂吗?”


“把酒给咱,去吧。”


朱元璋将蒋瓛打发走,将手中两壶酒其中的一壶递给了傅友德。


说实话,他也好奇这少年到底什么身份,竟让老爷子如此大费周章。


不过他也深刻的意识到一点,不该问的,千万别多问,他就是老爷子手中一个工具人,莫得感情。


“好了,今天陪咱出去转了一天,也累了,早点回去歇息吧!”


“陛下,您也早些歇息。”


“友德,那孩子有心,给了两壶,这是你的,咱可不能贪了你的!”


傅友德嘿嘿一笑,接过酒:“谢陛下!”


朱元璋突然出声叫住了才走两步的傅友德:“你觉得,那孩子真的是咱大孙吗?”


转过身来的傅友德沉思片刻,缓缓说道:“像,那孩子确实很像,但是这怎么可能,皇太孙走的时候,陛下和臣都在场,除非……”


傅友德一脸关切的说道,说罢便转身离去。


“友德……”


傅友德道:“除非皇太孙得神仙点化,死而复生,又或者当时是假薨,不过这都是不太可能的事。”


朱元璋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


“除非什么?”


朱元璋一双虎目紧盯着傅友德。


朱元璋叹了一口气,忽然想到什么,道:“如果是真的,怎么办?”


“这……”


傅友德继续道:“陛下,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两个长得相似的人也不奇怪,也许真的就只是一个巧合,不要……不要抱太大希望。”


“咱明白。”


如果是真的,怎么办?


一个已经消失了十年的皇太子,突然出现了,将会让整个原本已经捉摸不定的局面,变得更加的混乱。


傅友德一时语塞。


是啊!


朱允炆是次子,不过是庶出,但他的母亲吕氏尚在。


朱允熥是三子,但却是嫡出,只是母亲也已经走了,身后还有一些舅舅们支持。


太子突然薨逝,储君之位空虚。


而故太子目前确定尚在的有四个儿子,其中有望继承大统的是朱允炆和朱允熥。


而除了这两个以外。


老爷子自己还有一堆的儿子。


而两人的能力对比,朱允炆又稍稍占据优势。


毕竟从小没有了母亲的教导,朱允熥性格怯懦,而且年幼,根本没有争锋的胆气。


太子在的时候,尚能压得他服服帖帖的。


如今太子走了,谁又敢保证,四皇子没有窥探皇位的心思呢?


而在这些儿子当中,最有出息的自然便是那镇守北平的四皇子,朱棣!


朱棣征战沙场多年,手握重兵,如今镇守国门,军中威望极高。


不敢想象!


想到这里,傅友德心中一颤。


然而就在这个混乱的局面中,再加上一个死了十年归来的皇太孙?


这局面……


但是,这真的可能吗?


老爷子这是思孙心切,多虑了啊!


老爷子这是既期盼,又担心啊!


看得出来,在几乎没有可能的情况下,老爷子还问了这么一句,心中是多么的期盼,他的大孙能够回来。


朱元璋点了点头,随机转身往宫内走去。


傅友德望着朱元璋略微有些佝偻的背影,摇头叹了一口气……


傅友德道:“陛下,还是静等蒋瓛的消息吧,莫要想太多了。”


“嗯。”


朱元璋并没有回自己的寝宫,而是来了这里。


此时已是深夜,送走太子的东宫显得有些冷清,夜风微凉,鼓动朱元璋的衣裳,让他更显得高瘦,但身上那股气势却不减。


……


东宫。


一路上,昏昏欲睡的太监宫女纷纷惶恐的行礼。


朱元璋并没有理他们,径直的往供放太子灵位的宫殿而去。


“万岁!”


“皇上!”


“皇祖父!”


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领着一个十四五岁,白白净净的少年匆匆忙忙赶来,拜在朱元璋的面前。


大殿前。


“圣上!”


朱元璋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吕氏眼睛微微一斜,暗暗看了一眼身旁的朱允炆,朱允炆连忙会意,当即磕头道:“皇祖父,让孙儿陪您吧!”


自然便是吕氏和他的儿子,朱允炆。


“不用理会咱,咱想跟标儿单独处会!”


吕氏还是有些不甘心,因为这是接近皇上最好的机会。


在皇上最脆弱的时候,很容易就让朱允炆走进他的心中。


“是咱说得不够清楚吗?”


朱元璋一双眼睛跟明镜似的,如何看不清吕氏的小动作:“你们都下去吧!”


朱元璋眉头皱了起来,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不必了,咱已经吃过了。”


想要以后有更多的机会,想要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那么这段时间是重中之重。


吕氏微微笑着,道:“皇上忙了一天,一定还没吃饭吧,我让炆儿去下碗面,一会给您送过去。”


因为据她的了解,朱元璋一天到晚都是处理政务,相当的辛苦,吃放常常是颠三倒四的,而且如今因为太子的事,朱元璋更是没有胃口。


原本以为自己的小心思想得通透,没想到皇上竟然吃过饭了,而且隐隐有些不耐烦。


吃过了?


吕氏微微一愣。


只剩下朱元璋一个人,还有一块刻着‘懿文太子朱标之灵位’的牌位。


“儿啊,咱来看你了。”


看到这里,吕氏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连忙带着朱允炆退下。


空荡荡的殿内。


朱元璋笑骂了一句。


不知为何,今天去了一趟黄雄英那里,大哭了一场,似乎也释然了许多。


朱元璋缓缓走到灵位前,把灵位拿了下来,用袖子在灵位上擦了擦,然后找了个台阶,直接坐了下来。


“你这臭小子,你舒服啦,可是你老子还要继续受罪啊!”


“你说奇不奇怪?”


“那臭小子还把咱臭骂了一顿,搞得咱哭得稀里哗啦的,你说这都什么事啊?”


“你知道咱今天见到什么了吗?”


“咱今日啊,见着了一个和你好像的小子,他那模样就像是咱太孙长开了一样,而且……他的名字也叫雄英,黄雄英!”


“你要是还在,该多好啊!”


“他要真的是咱太孙,该多好啊!”


“你不知道今天的事多有趣,那孩子竟然认咱作爷爷,真是个有趣的孩子,你要是还在,咱带你……”


朱元璋抱着灵牌絮絮叨叨的说着,说着说着,嘴角那不自觉露出的一抹微笑僵住了。


朱元璋用他那大手撑着,抱着灵牌,站了起来,走到放贡品的桌前,也不避讳,直接就拿了两个祭拜的酒杯,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下。


将灵牌放到自己的面前,朱元璋用袖子将杯子擦了擦。


说到这里,朱元璋沉默了。


沉默了好一会。


一股浓郁的酒香,瞬间扑鼻而来。


“好酒!”


“那孩子给了咱一壶酒,今天咱就是被他那酒香吸引过去的,咱爷俩喝一杯?”


说着,朱元璋倒了两杯酒。


一股灼烧感在喉咙间炸开,仿佛一团火在燃烧。


眨眼之间。


朱元璋赞叹了一声,拿起酒杯往嘴里就是一灌。


烈酒入喉。


“他娘的,好烈的酒啊!”


高浓度白酒自元朝开始出现,是元军在入主中原,从蒙古那边带来的。


朱元璋一张老脸瞬间涨红。


眉头紧皱了好一会,朱元璋才长舒一口气:


朱元璋好好品味了一番,这才对这灵牌道:


而刚刚朱元璋喝的酒又醇又厚,香气浓烈,酒随烈,但入口绵柔,下喉很顺,和元蒙的烈酒简直是云泥之别。


但是味儿太糙,下喉之后异常的冲头。


“儿啊,那小子酿的酒真是好喝,来,你也尝一尝!”


说着,朱元璋拿起灵牌前倒满的酒杯,往地上一撒,喃喃道:


“儿啊,你说他会不会真的是咱大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