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三章 做人呢,最重要是开心!

第三章 做人呢,最重要是开心!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从进门开始,傅友德就感觉脑瓜子晕乎乎的。


到现在。


他算是搞明白了。


这个少年死了个爹,而且还有一个常年在外,听起来颇有身份的爷爷。


他敢情是把圣上错认为是他那多年未归的爷爷了。


不过……


这阴差阳错的,却无形之中在圣上的伤疤上撒了一把盐。


让圣上痛哭不已。


事实上,对于太子的突然病死,作为太子太傅的他,又何尝不是伤心欲绝。


太子朱标天资聪颖,宽厚仁德。


在天下百姓臣子的心目当中,是下一代君主的绝佳人选,就是他的那群弟弟们,也对他心服口服,包括在沙场颇有建树的四皇子朱棣。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还有……


这一声爷爷,着实是把他都叫懵了。


傅友德忍不住望向朱元璋,想要看一看他到底什么反应。


可就是这样一位近乎完美的储君,却溘然长逝。


圣上能不伤心痛哭吗?


只是,这小子把手搭在圣上的肩上是几个意思?


黄雄英也有些动情了,他与黄铁牛的关系极好,前世起点孤儿院出身的他,俨然已经将黄铁牛当亲爹,对于眼前这个老人,他完全可以感受到老人对儿子那无比深沉的爱。


然而自己刚刚却说那样的话,刺痛一个丧子的父亲。


着实不该。


只见朱元璋缓缓抬起泪眼,看向黄雄英,呆呆的看了一会,突然泪水更多了,扑簌簌的往下流,哽咽着道:


“诶,好孙儿!咱的好大孙!”


“爷爷……”


“嗯……”


黄雄英点了点头:“爷爷,您这么远赶回来,一定饿了吧,我下面给您吃!”


说着,黄雄英转身向厨房走去。


“对不起,爷爷,我刚刚……”


“孩子!”


朱元璋轻轻的拍了拍黄雄英的手:“不必说了,咱都懂!”


“是啊——”


朱元璋长出了一口气:“这他娘的哭一哭,舒服多了!”


傅友德斟酌片刻,开口道:“有句话,微臣不知当讲不当讲。”


痛哭了一场,朱元璋心情似乎好了一些,看向傅友德。


“友德,咱刚刚是不是失态了?”


傅友德摇了摇头:“没有,这是人之常情,圣上若是憋着,微臣这才担心呢!”


“嗯。”


朱元璋点了点头,片刻后看向厨房的方向:“友德,你觉得这孩子咋样?”


傅友德微微一怔。


朱元璋瞥了傅友德一眼:“诶不是,什么时候猛夺罴虎,动生风雷的颖国公,也变得扭扭捏捏的了?”


“老了……”


傅友德尴尬的笑了笑,随后认真道:“我们都已经老了,但还是需要往前看。”


傅友德想不明白,既然想不明白,那就照实说吧。


“这孩子,有些特别。”


“哦?”


已经活成人精的他,如何看不出圣上对这孩子的喜爱?


不过让他疑惑的是,他们两刚一进门,就被这少年莫名其妙的劈头盖脸一顿骂,陛下怎么会对他生出这样的感情的?


陛下欣赏他的孝心?还是陛下……


朱元璋点了点头。


谁说不是呢?


在他洪武皇帝面前完全不怵,还敢指着痛骂的,这天底下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了。


朱元璋一下子来了兴趣:“说说看,哪里特别?”


傅友德想了想,道:“这孩子看起来十七八岁,却给人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


“嗯。”


“不过什么?”


“不过就是有些气盛!”


闻言,朱元璋笑了:“不气盛能叫年轻人吗?想当年咱还是乞丐的时候,不也想着要推翻那吃人的大元吗?”


光是这一点就不简单。


要知道多少能人,在他朱元璋面前都是吓得屁滚尿流的。


看着朱元璋满是兴趣的目光,傅友德继续道:“而且看得出来,这孩子对他父亲很孝顺,是个不错的孩子,不过……”


不能吧。


一大把年纪还来这套?


而且老爷子家里的儿孙,光说儿子就有二十几个,用得着来外面认一个?


“现在想想,还真是胆大包天得可笑!”


老爷子终于笑了,可是傅友德还是搞不明白,老爷子对这小子的喜爱之情到底从何而来?


难道就因为这小子够特别,成功引起老爷子的注意?


傅友德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


老爷子看了一眼傅友德,如何看不穿他心中那点小心思,笑了笑,道:“你这老小子是想问,刚刚那孩子叫咱爷爷,咱怎么就答应了?”


傅友德点了点头,不忘拍马屁:“果然什么都逃不过圣上的眼睛。”


不过要说,还真有一个。


镇守云南的沐英。


不过那是马皇后收养的,如今老爷子也想来一个?


朱元璋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看见黄雄英端着两碗面走了出来。


“爷爷,吃面!”


黄雄英将一碗滚烫的面条放到朱元璋面前,然后看向一旁的傅友德,问道:“这位是?”


“哎——”


朱元璋轻叹一口气,站了起来:“友德,你觉得这孩子像不像……”


话说到一半。


“谢谢。”


傅友德点头致意,目光却始终停留在黄雄英的脸上。


英俊,帅气!


“哦,这位是……老傅,你爷爷的老友。”朱元璋介绍道。


“原来是老傅,来,吃面!”


黄雄英招呼傅友德,也给他面前送了一碗面条。


像已故的太子爷!


那眉眼之间的英武,和太子爷简直一模一样!


原来如此!


可是像什么呢?


对了!


傅友德陡然瞪大了眼珠子。


傅友德还在想,另外一边,朱元璋已经吃上了面。


“滋溜!”


朱元璋也不管面烫,扒拉着大口吸了一口面。


傅友德一下子明白了,难怪老皇爷会对这小子另眼相看了,原来是当成了一种慰藉啊!


不得不说,长相也是一种天然的优势啊!


这小子要真能认老爷子为爷爷,以后可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黄雄英给朱元璋递来了一个大蒜头,笑道:“老爹生前就爱吃蒜,我寻思着,老爷子您应该也爱吃。”


“哈哈——”


朱元璋笑着接过蒜头,剥了一个,扔进嘴里:“吃面不吃蒜,味道少一半!”


“嘶——香!”


朱元璋口中冒着热气,大口的嚼了起来,还不忘说道:“蒜,有没有蒜,给咱来两瓣儿蒜!”


“早给您备好了!”


“哈哈——”


朱元璋再次笑了,用筷子翻了翻面条,道:“你小子,还真是会逗人开心!”


事实上,黄雄英心中真的把朱元璋当爷爷了。


“你奶奶还在世的时候,每次给咱擀面条吃,都给咱准备好一小碗蒜头,你小子有心了,咱好久没有吃上这么好吃的面了,真是让人怀念啊!”


朱元璋一边闷头吃,一边说道。


黄雄英笑着回道:“您要喜欢吃啊,我以后常下面给您吃,不过老爷子,不是我吹,我会做的好东西多着呢,您要是光吃面,那可就亏大了!”


看着其乐融融的爷孙画面,一旁吃着面的傅友德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黄雄英。


这小子还真是心思通透。


多少人想要逗老爷子开心,却没人能办到,没想到这小子一碗面,几句话就解决了?


就冲刚刚那让人心碎的痛哭,黄雄英就已经认了这个爷爷,而且也很心疼这个爷爷,老年丧子,这是多大一份悲凉。


黄雄英笑着说道:“呐!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朱元璋笑着点头:“嗯,是这个理儿!”


除了长相的优势,这小子可不简单呐!


难不成是有备而来?


他已经识破老爷子的身份,想要来骗六十多岁老爷子不成?


想到这里,傅友德出声问道:


“少年郎,还未请教,你叫什么名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