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 第二章 搞哭了?

第二章 搞哭了?

作者:反游猫 返回目录

两人寻着酒香,来到一处宅院前。


嘟嘟嘟!


傅友德上前敲了敲门。


不一会。


门开了,一个明眸皓齿,身材高挑匀称的少年走了出来,明亮的眼睛在门外两老头身上打量着。


另外一边,朱元璋刚想要开口,整个人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怔住了。


熟悉。


好熟悉的面孔!


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朱元璋没由来的在心头升起这种感觉,那是一种直觉,总觉得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少年,可是在脑海中搜寻,却一时间没有答案。


这让他不由得陷入了思考和回忆当中……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特别是带头的这个老者。


已是花白了的胡子梳理得一丝不乱,嘴角眼睑都有了细密的鱼鳞纹,只浓眉下一双瞳仁炯炯有神,显得深不见底。


黄雄英看着呆呆望着自己的老头。


门外两人一看就不是寻常百姓,那股雍容自信的气势,非久居上位者,不会有。


这是个了不起的人。


说到了不起,黄雄英便想起他爹黄铁牛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黄雄英心中微微一惊。


原来一个人的气势可以如此的足,不怒自威,黄雄英真切的体会到了。


“皇爷?”


傅友德轻喊了一声,把莫名愣住的朱元璋叫醒。


你爷爷,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嗯……八九不离十了。


这就是他死鬼老爹口中那个了不起的,十几年都没有回过一趟家的爷爷了。


绝对……


黄爷?


听到这声称呼,黄雄英彻底笃定了。


“进来吧。”


闻言,朱元璋和傅友德都是一愣。


错不了了!


回过神来的朱元璋还没有开口,黄雄英淡淡的声音已经响起:


这少年似乎能够预料到他们的到来一样。


什么情况?


互相望了一眼,两人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不解。


自己啥都还没说呢。


屋内,黄雄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坐吧。”


带着疑惑,两人不动声色的跟着黄雄英来到宅院的厅堂中。


门外,数十双眼睛,瞬间将这处不大的宅院紧紧盯住……


这个奇怪的少年,到底欲意何为?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话语权一直都掌握在黄雄英的手中。


朱元璋和傅友德两人什么世面没见过,如今的这一幕倒是让他们觉得有些诡异。


“啊?”


朱元璋还是有些懵。


“咳咳。”


黄雄英清了一下嗓子,看着朱元璋道:“多少年了,终于知道回来了?”


看着满腹狐疑的朱元璋,黄雄英本就一肚子的火气,更旺了,声调也变得冷了不少。


“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已经死了!”


回来?


什么回来?咱来过这里吗?难道咱真的认识这个奇怪的少年?


咱儿子,确实是死了!


看着露出哀伤神色的朱元璋,黄雄英轻哼了一声:


儿子死了?


朱元璋原本满是疑惑的眼中,露出一抹哀伤。


“对,看得出来,你是个人物!”


“可是这么多年了,你哪怕一下都没有过问过你儿子,现在你儿子死了,你回来还有什么用?”


“难过?你还知道难过!”


“你知不知道,你儿子最崇拜的人就是你,他生前给我留的最后一句遗言,就是你爷爷,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


傅友德满头的问号,一脸的懵逼。


“没有用了,你做什么都没用了,知道吗?”


黄雄英说着说着,情绪开始有些激动。


而且是骂当今圣上?!


说的还是圣上最忌讳的那件事情!


这是干什么?


自己和皇上就想进来喝口酒,怎么一进屋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终于反应过来的傅友德,终于站了出来,对着黄雄英呵斥道:


“够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傻子!


这少年不是个傻子,就是存心找死!


“你闭嘴!这里没你的事!”


然而黄雄英却不买账,他今天定要替他那死鬼老爹好好出这口恶气。


傅友德已经敏锐的觉察到,老爷子情绪上发生了变化。


原本已经开始有走出丧子之痛的迹象,现在一下子又被拉了回去,一张已经布满皱纹的脸,彻底的沉了下来。


“黄老爷是吧?”


黄雄英打断了傅友德,看向一脸阴沉,但并不说话的朱元璋:“原来你还知道你姓黄,那你知不知道,你儿子死前是多么想见你一面?”


“无知小儿!”


傅友德气得吹胡子瞪眼,像看傻逼一样看着黄雄英:“你知不知道这是皇……”


“你以后都见不到你儿子了,知道吗?是再也见不到了!”


听到最后这一句话,朱元璋如钢铁一般的心破防了,一股浓浓悲伤如潮水席卷而来。


“每次跟我说起你,他都是毫不掩饰的一脸崇拜,就算是死前,最后一个说的也是你!”


“你不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吗?血浓于水的道理你不懂吗?我不管是什么原因,你都不应该不回来见你儿子最后一面,因为……”


就算他是这世间最了不起的大人物,他依旧没有办法阻止最挚爱的儿子病死。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是啊!


见不到了,再也见不到了!


“儿呀,你他娘的怎么就走了呢?你就这么走了,你让你老子以后该怎么办呀!”


“你好狠啊,你走了是一了百了,竟狠心让你老子六十多岁了,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咱儿子没了!咱儿子没了!”


朱元璋嘴里喃喃,豆大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从他那变得浑浊的眼中不断落下。


朱元璋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悲伤得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


在太子病死直至下葬的整个过程中,他从未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的释放着自己悲伤的情绪。


“六十多了,你老子六十多了!以后怎么办呀!”


“不孝子呀不孝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啊……”


但是在这里,在一个不认识的少年面前,他终于可以放下一切,像一个普通父亲那样,尽情的倾泻那早已满溢的悲伤。


“呜呜呜——”


因为他是朱元璋!他是大明朝的洪武皇帝!


天子的威仪,皇帝之尊,让他不能在百姓臣子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


这回轮到黄雄英傻眼了。


搞哭了?


整个屋内,都是老爷子那痛彻心扉的哭声。


此刻的朱元璋,身上帝王的威势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悲伤的,老年丧子的皓首老人。


就是黄雄英也被感染了,鼻头发酸。


“难道是我误会了他?他真的有什么苦衷,不能赶回来见儿子最后一面?”


情真意切,饱含深情,而且带着无尽的委屈。


这哭声骗不了人,这是一个老父亲对逝去儿子无比深沉的爱与追思!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一大把年纪,还为儿子哭成这样,着实也是一个可怜人!”


想着,黄雄英快走两步,把手搭在老爷子的肩膀上,用力的握了一下,咬了咬嘴唇,开口喊出两个字:


“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