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斗罗之我的武魂实在太会玩! > 第二十章:裂爪金甲虎:“狗贼,你阴我!”(白倾尘:你能咋滴?)

第二十章:裂爪金甲虎:“狗贼,你阴我!”(白倾尘:你能咋滴?)

作者:不会哭的男孩 返回目录

夜幕降临,繁星当空。


“奇了怪了,这裂爪金甲虎到底跑哪去了?怎么这么久都还不回来?”


在为亚索搞定两个魂环之后的白倾尘花费了一个时辰就找到了裂爪金甲虎的老巢,然而却没有发现裂爪金甲虎的身影。


起初白倾尘还以为是外出去吃下午饭了,但是他这花儿都快等谢了还没有等到裂爪金甲虎的回来。


“不等了,再等下去估计等到明天都等不到。”


等的已经不耐烦的白倾尘决定外出寻找,虽然这是下下策之选,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明天他还要去和那群妹子分赃,呸,是获取属于他的那一份启动资金。


裂爪金甲虎身形起码有着近八米的体长,在月光的照射下,它身上的那一层金色麟甲散发着幽幽的光泽,行走在月色下的裂爪金甲虎显得是那么的狰狞,那一双在黑暗中浮现的幽蓝色瞳孔给人一种不寒而颤的感觉。


不过让白倾尘不淡定的都不是这些,而是裂爪金甲虎嘴里叼着的一只魂兽,这只魂兽竟然比它自身的体型都还大,起码有着近十米的躯体。


而就在白倾尘准备动身离开的那一刻,等待了许久的裂爪金甲虎回来了。


“靠,说曹操曹操到。”


然而这些都还没完,白倾尘发现在这只裂爪金甲虎的身后还有着两只体型小了一些的裂爪金甲虎,一只六米多,看样子应该是它的妻子,而另一只四米多的应该就是孩子了。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还好,没有超出我的预料太多,母的只有三千年,小的一千年多一点。”


经过一番判断,白倾尘发现这只魂兽竟然是一只八千年级别的暗影幽豹,要知道白倾尘眼前的裂爪金甲虎只有这个五千年级别,五千年级别干掉八千年级别是一个怎样的概念?


这让白倾尘倒吸了一口凉气,本来有着十成把握的他瞬间只有九成把握了,毕竟这玩意看起来属实有些恐怖了。


极寒草是一种带着极寒之气的植物,这种植物是裂爪金甲虎最不愿意靠近的植物,因为这种植物会将它们的体内的力量混乱。


裂爪金甲虎是一种带着金属性的魂兽,寒过极刚,这种极寒之气会让裂爪金甲虎体内的金属性力量混乱,从而达到实力被削弱一半的情况,而白倾尘就是利用它们的这个弱点才有有恃无恐。


早在白倾尘发现裂爪金甲虎没有在老巢的时候,他已经将磨碎后的极寒草丢入了裂爪金甲虎的老巢中。


磨碎后的极寒草无色无味,只要这一家三口进入其中,不出一分钟就会中招,到时候白倾尘就可以嘿嘿嘿了。


不久之后,为首的裂爪金甲虎叼着暗影幽豹进入了巢穴,剩下的一母一子也紧随其后的进入其中,看到这一幕,白倾尘露出稳了的表情。


就那么静静的等待了一分多钟,一股暴躁的力量瞬间从前方那漆黑的洞中涌出,伴随着三道痛苦的声音,那一家三口瞬间跑了出来。


虽然白倾尘获得了亚索的第一、二魂环,但是魂力提升的却不多,吸收两枚魂环只让白倾尘提升两级的魂力,如今白倾尘只有二十二级的魂力,如果不靠极寒草和召唤师技能和两大剑术,那他遇上一家三口的裂爪金甲虎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所谓只要胆子大,贞子放产假,作为穿越者白倾尘心大的一批,干就完了。


而为首的那只裂爪金甲虎站在原地甩着头,似乎想要将吸入的极寒之气从体内甩出,但是作用微乎其微。


这一刻,白倾尘动了!


肉眼可见,三只裂爪金甲虎体面的金色麟甲只见散发着一道道耀眼的光芒,它们的面目满痛苦,这一刻,白倾尘就知道成了。


最小的那只承受不住体内力量的混乱,在蹒跚了几步之后,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而剩下的两只也是情况不好,母的那只步伐蹒跚,来到自己孩子身边趴下,试图想要为它缓解痛苦。


而就在昊天锤砸向小裂爪金甲虎的时候,一直趴在它身边的母裂爪金甲虎瞬间挡在了它的身前。


“吼!”


“昊天锤!”


白倾尘直接唤出昊天锤,对着最小的那一只裂爪金甲虎丢去,虽然昊天锤如今没有魂技,但是好在重量贼重!挨上一下估计的够呛,就不用说本就是动惮不得的小裂爪金甲虎了,这一锤下去,若是打中头,估计的当场升天。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实力被削弱一半且体内剧痛的裂爪金甲虎来不及躲闪,白倾尘的一击直接在它的腿部留下了一个血洞。


白倾尘没有留手,点燃召唤师技能直接使用,夹杂着真实伤害的伤害让裂爪金甲虎更加痛苦。


带着痛苦的嘶吼,母金裂爪金甲虎被一锤干翻在地,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而与此同时,白倾尘手持疾风之刃,在御风之力的加持下,以极快的速度冲向裂爪金甲虎。


“第一魂技--斩钢闪!”


下一刻,澎湃的魂力在裂爪金甲虎的体内涌动,带着锋利、沉重的力量在它的裂爪上凝聚,看到这一幕之后的白倾尘眉头一挑。


“这是它的魂技,这招要是挨上了,估计得当场升天。”


基础的御风剑术在这一刻被白倾尘发挥的行云流水,很快,白倾尘在躲避裂爪金甲虎攻击的同时在其身上留下了无数伤痕。


体内的疼痛和体外的疼痛让裂爪金甲虎疯狂了,到这种地步,不用想也知道自己被阴了,仇恨涌上脑海,幽蓝色的瞳孔散发出浓郁的杀意。


“好家伙,还好这玩意被削弱了,要不然这一击不死也得重伤。”


“不过,也应该结束了!”


顷刻之间,六道恐怖的光刃扑面而来,御风之力涌动,白倾尘躲开了五道光刃,但是最后一道极为刁钻,白倾尘实在是躲不掉,于是只能使用第一魂技的被动技能抵挡。


第一魂技的防御性剑意护盾将这刀光刃个抵挡了了下来,但是其后坐力也当白倾尘闷哼一声。


“我丢!”


昊天锤瞬间飞了出去,而下一秒白倾尘将剑圣的双刀之刃召唤而出,他以刁钻的手法将蕴含了无极之力的双刀之刃也丢了出去!


御风之力涌动,白倾尘再次靠近,早在之前的攻击中,白倾尘已经累计了两次斩钢闪,伴随着最后一击的斩钢闪,狂暴的风之力在瞬间凝聚在疾风之刃的刀身上。


白倾尘单手一招,一旁落在地上的昊天瞬间飞到他的手中。


“第一魂技--哈萨给!”


带着极其狂暴风之力的风龙卷顷刻飞出,瞬间将眼前的裂爪金甲虎给吞噬,风之龙卷瞬间将裂爪金甲虎卷了起来,锋利的风之力不停的分割着它,伴随着痛苦的惨叫,裂爪金甲虎缓缓的失去了生息,直到其一动不动,风之龙卷才消散。


一刀一锤,封死了裂爪金甲虎的退路,而在这一刻,召唤师技能虚弱瞬间使用,裂爪金甲虎直接焉了。


而这就是白倾尘的最后一击!


搞定了为首裂爪金甲虎,白倾尘将目光看向了剩下的一母一子。


裂爪金甲虎的尸体沉重的摔在地上,一枚紫色的魂环悄然涌现,裂爪金甲虎,卒!


“砰!”


“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