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真不想做皇帝 > 第59章 悔青了肠子

第59章 悔青了肠子

作者:青山羊 返回目录

“县尉大人,里面请!”


李靖本就有和县尉私聊的意思,见县尉也这么想,心头暗喜的同时,笑眯眯地指了指聚义厅。


黑风口和别的土匪窝一样,为了自欺欺人,或者是忽悠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入伙,都有这么一个开会的大房间。


并且,还是最大最豪华的一间。


一只眼混得不错,这个聚义厅自然很有档次。


这里虽然称不上是雕梁画栋的,但所有的材料都是上好的那些。


尤其是一只眼经常做的椅子,上面还真的铺着一张虎皮!


正常情况下,县尉肯定会坐上一只他之前经常坐的虎皮椅子。


你坐上面我坐下首都是应该的,你就别推辞了!


我比你痴长几岁,就舔着脸自称老哥,称呼你为老弟,还想着给你说一句掏心窝子的话。


这以后啊,你尽量不要冒险。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但,他为了显示对李靖的尊重,却没有这么做,相反却把李靖推到了上面。


李靖刚想推辞,县尉却正色说道。


“李靖,你又成了为国杀贼的功臣,这次立功还真大。


“啊,这……”


李靖看着县尉一本正经的样子,知道他是好心一片,但想到对方还是严重低估了自己的实力和潜力,不由得尴尬一笑。


“谢谢老哥关心,我以后肯定会注意的!”


真要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让村民们冲锋陷阵即可!


你这么有才华,真要是被那个不开眼的小土匪弄死了,我和周县令肯定会很伤心,你们村的村民们、尤其是你的妻妾肯定都很难过哇!


相反,你若是不冲锋陷阵,而是留得有用之身在后面指挥,对朝廷的功劳肯定更大!”


看破不说破!


其实,县尉很想问问李靖,刚才的战斗经历。


但,他知道这是李靖的秘密,李靖不一定愿意说,为了避免尴尬,就没有多问。


县尉见状,这才松了一口气,接着再次瞥了瞥门外练兵场上的那些脑袋瓜子和无头尸体。


其实,县尉早就凭借着专业的眼力,看出不少玄机了。


这些土匪的脑袋和身子虽然都搬家了,但明显是先被人扭断了脖子,然后又被砍掉了脑袋。


不,我还是告诉他们,这土匪丧尽天良,眼看着要被消灭,临死之前烧掉了所有的粮食。”


剿匪、平寇、杀蛮,这三种事情和生产一样,都是朝廷和各地官府工作上的重中之重!


世道太乱了,愿意冒险参战的人不多。


“老弟,话不多说,既然战斗结束了,就按照咱们之前的约定,战利品你八我二。


不不不,我只愿意拿两成的金银,至于其它的战利品,你拿走便是!


要是有人问起,战利品为什么没有粮食,我就告诉他们,在战斗中因为到处起火,粮食都被烧掉了。


不可避免地,各地都出现了杀狼冒功的现象。


至于战斗结束后有人私藏战利品,更是没人多问,这早就成了一种惯例。


真要是深究的话,本来就没多少人愿意参战,要是没有了这种隐形福利,愿意参战的人数更是少得可怜!


为此,无论是哪一级部门,都不愿意深究战斗的细节,从而打消壮士们的积极性。


一句话,参战人员的战斗汇报,基本上没人怀疑。


反正,一切功劳的评定,都要用贼人的脑袋数量说话!


这个大领导这么会来事,李靖自然乐于和他搞好关系。


更何况,通过这种双赢的合作,尤其是以战养战的策略,李靖更容易实现心中抱负!


其实,说句难听的,李靖只希望县尉做的,就是给他提供关于各地土匪的情报,仅此而已。


李靖想着这些县尉之前给他科普的常识,真诚一笑。


“既然老哥你这么大方,我也就不扭扭捏捏的了!


我还要告诉老哥,以后但凡还有机会,咱们真的再合伙多干几票啊!”


李靖见县尉急着走,想到安排村民们拉货的计划,更是心头狂喜。


“那好,请老哥跟我来!”


很快,县尉和两个心腹,就见到了十两金子、以及五百两银子。


当然了,李靖打算先灭掉全乡范围内的土匪,然后再将注意力集中在周围那些乡。


“好说好说,我是这么想的,你们这些功臣也累了大半夜了,肯定需要休息。


老哥我不方便老是耽误你们的时间,想着这就带人回去,你看……”


再然后,县尉就当众砍掉了一只眼的脑袋。


县尉感觉到差不多了,再次和李靖道别,又勉励了村民们一番后,就带着两个抬着战利品的捕快,八个抬着土匪脑袋的捕快,笑眯眯的向山下走去。


每个捕快能分到三两银子,捕头能分到五两。


让李靖瞠目结舌的是,县尉明知道自己私藏了不少,居然还想着少拿一点,态度还很坚决!


李靖见状,只好又留下一些。


接着,两个人再次统一了关于战斗、战利品方面的口径。


其实,县尉他们还没有下山,李靖就开始组织大伙,挖掘一只眼藏起来的那些粮草。


青壮们经历了刚才的砍头历练后,因为也算是见血了,气质都明显发生了蜕变。


但,当他们看到这么多粮食后,还是和之前一样,都频频呆立当场。


县尉自然要多拿点,还得私底下送给周县令一点,用于充公银子是二百两出头。


至于那十两黄金,自然是县尉和周县令的!


下一步,县尉打算拿着县令签名的文件,亲自押送这些战利品和土匪脑袋去郡城走一圈。


伴随着山下一阵阵说笑声,王富贵从村里带来了很多拉货的村民们。


不出李靖意料之外,保长高全也来了。


他和那些没敢参加这次行动的村民们一样,满脸都是懊悔。


旋即,等他们再次听说,自己果然还能再分到一些钱粮后,更是面露狂喜。


很自然的,他们跟着李靖混的决心越来越大。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他们唯恐被李靖拒绝,更担心全家人早晚会被饿死,于是就干脆给李靖跪下,并且再三发誓。


甚至,他们为了显示诚意,居然把额头磕的血肉模糊的。


“东……东家,求求你给我全家一条活路吧!”


当然了,高全虽然很懊悔,但因为不差钱,程度严重比不上村民们。


他们都快被饿死了,眼睁睁的看着敢于跟着李靖参加这次行动的村民们的样子,早就悔青了肠子。


一些心思活泛的,尤其是白天吵着闹着要解除长工关系的村民,还纷纷找到李靖,想着改变主意。


“要是东家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东家的,东家什么时候想要,什么时候拿走便是!”


“东家,求求你了,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全家真的会都饿死的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