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真不想做皇帝 > 第18章 真是羞死人了呢!

第18章 真是羞死人了呢!

作者:青山羊 返回目录

“啊,当家的,你……你想给贱妾说啥啊?”


陈雨舒正耷拉着脑袋想着心思,快步向西屋走去。


李靖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让她吓了一大跳。


猛回头,陈雨舒羞羞的看着李靖,见他老是盯着自己的身子看,再次想到了洞房大业。


此刻,她很期望,李靖急不可耐的把她拉到床上,然后……


李靖两世为人,还做过好多年的雇佣兵,识人无数。


不吹不黑,他在识人辨人这一块,还算是有一套!


他虽然做不到一眼就能看穿陈雨舒的想法,但却能看的差不多。


“啊,当家的你想……


那好吧,贱妾就先闭上眼好了!”


陈雨舒虽然满脑袋都是问号,但却不敢打破砂锅问到底,只好听话的闭上了美眸。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更何况,陈雨舒还是个淡村如白纸的好女孩,还是没见过世面那一种。


“嘿嘿,舒舒你先闭上眼!”


李靖见陈雨舒这么紧张羞涩,为了缓解气氛,当即想到一个好主意。


当家的想要做什么呢,难道……


就在陈雨舒绞尽脑汁考虑的时候,突然感到李靖在碰自己的脑袋瓜子。


非要形容一下的话,他正在往自己的长发上插什么东西。


李靖淡淡一笑,接着小跑着奔向床头柜。


陈雨舒本来以为,李靖让她闭上眼,是因为想着把自己抱上床,然后就开始洞房。


没想到,李靖并没有这么做,相反却跑了起来。


所以,就算是银簪子,甚至是金簪子,也比不上这个!


这是当家的送的,自己就算是死了,也得保护好它!


当家的真是太好了,居然还能想到这一茬。


难道是簪子?


或者是,当家的早就为自己,不,为他未来的妻子准备好了一个桃木簪子?


这毕竟是当家的做的,本来还不会属于自己。


当时,他杀死这五个小土匪之后,看出这些土匪明显刚刚为非作歹完,当即想到贼不走空的道理。


李靖就趁县令等人不注意的功夫,以检查他们有没有死翘翘为由,玩了一波顺手牵羊!


“舒舒,你现在可以睁开眼了!”


但,没看到他买簪子呀?


陈雨舒不知道的是,这并不是桃木簪子,而是金的!


李靖之所以能拥有金簪子,原因自然是来自于对那个土匪小头目的缴获!


满眼都是温柔!


女为悦己者容!


李靖正在为这种眼神沉迷,接着就面露哭笑不得的笑容。


李靖帮陈雨舒弄好簪子后,淡淡一笑。


此刻,陈雨舒因为和李靖距离咫尺,能清晰地闻到他身上的气味,甚至还能感受到他的体温和呼吸,既非常激动,还非常的紧张,身子又开始轻微的哆嗦起来。


她听到李靖的声音,矜持了一下后,接着就睁开双眼。


但,渐渐地,她的美眸上又蒙上了一层水雾。


这还不算,她的身子还一颤一颤的。


有情况,这个大傻妞又要哭!


入眼处,陈雨舒居然小跑着冲向那个小青铜镜。


接着,她认认真真的对镜自恋。


蓦然间,她猛然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陈雨舒貌似听到了李靖的这番话,又貌似没听到。


她深呼一口气后,猛然转过身,一边忙不迭的擦眼泪,一边极其温柔的压低了嗓子,还下意识的看了看房外。


“当家的,这首饰太贵重了,我得把它藏起来!


李靖哭笑不得的看着陈雨舒,幽幽说道。


“舒舒,不就是一个金簪子吗,这才哪到哪?


难道我会告诉你,用不了多久,你肯定能穿金戴银,整天穿各种绫罗绸缎,整天吃大鱼大肉吗?”


李靖看着陈雨舒如临大敌似的样子,真是哭笑不得。


“你先玩一晚上,明天早起后,我再帮你藏起来好了!”


李靖说这番话的时候,再次想到了一个公理:


现在世道不太平,贱妾虽然很喜欢这金簪子,但可不敢让外人看到呀!”


陈雨舒说着,还死死地盯着那个大木柜。


“噗!”


但,在这个时代,丰硕的女人才更受欢迎。


毕竟,这种壮实的女人,更容易生男孩!


而那些瘦弱的女人,很多人不仅怀疑她们生不出男孩来,甚至怀疑她们连女孩都生不出。


女人,天生对首饰、化妆品、衣服免疫,就算是这些东西都堆满屋子了,但还是感觉不够用的,或者是感觉拥有的还是太少!


他想着这些,看着陈雨舒的窈窕身形,不由得眼睛一亮。


不吹不黑,陈雨舒的身段真的不错,用窈窕苗条来形容没什么毛病。


“舒舒,我想……想和你商量一点事。”


“啊?”陈雨舒误以为他要急着洞房,重重的点点头,羞羞的看着他,声音越来越低,“当家的,你不用给贱妾商量。


反正,不管当家的你想干啥,贱妾啥都听你的!”


陈雨舒喜不自禁的把玩着这根金簪子,见李靖老是打量自己的身子,很想马上躺在床上,然后用枕头捂脸……


但,她谨记母亲的匆忙教诲,还是打算走被动路线。


就在陈雨舒心神恍惚的时候,李靖尬笑着挠了挠头皮。


但,她却不停地用眼睛的余光看着李靖,很想被李靖拉上床……


李靖看着陈雨舒这羞羞答答的样子,加上早就看出她是淡村如白纸一般的好女孩,自然越看越欢喜。


“舒舒,我之前就说好了,我买的这些布啊,你可不能全都用在给我做衣服上。


陈雨舒话音未落,就猛然垂下头。


与此同时,她那刚刚恢复正常的脸色,又变得羞红一片。


她实在是有点手足无措,再次下意识的捏紧手指。


就在这时,让陈雨舒纳闷的是,李靖突然走向一旁的书桌,然后开始写字。


为什么会这样啊,接下来不应该是洞房花烛夜吗?


可是,当家的为什么还要写字呀,难道他们读书人就喜欢那种文绉绉的调调?


这布这么多,你也得给你自己做几身。


另外,过几天你回娘家的时候,记得给你妈带去一点。”


陈雨舒耷拉着脑袋,再次听到李靖这些话,知道他不是和自己客套,更是感动的一塌糊涂。


也就是说,当家的正在写什么诗词歌赋的,还是写给自己?


哎呀,真是羞死人了呢!


就在陈雨舒既感动又害羞,还疑问重重的时候,李靖尬笑着对她招招手。


“舒舒,你快过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