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真不想做皇帝 > 第17章 洞房花烛夜

第17章 洞房花烛夜

作者:青山羊 返回目录

“当家的,你……你觉得人家长得怎么样呀?”


陈雨舒仔仔细细的洗完脸之后,羞红着脸刚刚坐下,就这么小声的来了一句。


此刻,她虽然很脸红,但却一直硬着头皮盯着李靖。


很明显,她非常关心李靖对自己的看法!


她跟着李靖回家送信的时候,她妈抓住那点短暂的时间,给她说的很清楚。


姑爷日后肯定会纳妾,纳一个很可能都刹不住,所以你必须不能让那些小妾比你先生孩子!


早点要孩子,越早越好!


要是让哪个小妾先给姑爷生下长子,你哭都找不到地方!


上了床后,先用枕头捂住脸,接下来啥都听人家的!


感觉到有把握了,再考虑拿走枕头,甚至是配合问题……


不过,刚开始上床的时候,她必须要先矜持一点,千万不能和李靖那样着急忙慌的,也尽量不要咋咋呼呼的,就好像疯子一样。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最好的办法,就是等李靖第三次说睡觉的时候,她再羞羞答答的点头。


陈雨舒虽然多次发现这种好现象,但心里还是没什么底。


另外,她想着接下来的各种大场面,越来越心慌,越来越害羞。


陈雨舒想着母亲的这番叮嘱,思绪早就飘到接下来的洞房花烛夜。


李靖没少打量她的身子,还老是盯着她的眼睛看。


就是有一点,你有点瘦。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要多吃饭才对。


李靖迎着陈雨舒的复杂眼神,眉角一挑。


“舒舒,我不止一次给你说过,你长得真的挺漂亮的。


咳咳……


舒舒,你不会不愿意,让我看到最好看的你吧?”


就像你做晚饭之前我给你说的那样,咱们又不差钱,你可千万别从吃这一方面省钱哇!


我相信,等你再胖一点后,你肯定会更好看的!


但,她吃着吃着,感觉到李靖对自己的好,畅想着日后的美好生活,再和进这家门之前的悲催日子一比较,又眼泪吧啦的。


毕竟,她跪求李靖娶了她的时候,说的很清楚,她吃的很少。


“真的假的呀?”陈雨舒见李靖对自己评价这么高,自然满心欢喜,“那……那好,这以后贱妾就多吃点吧!”


话音未落,陈雨舒就开始拼命扒饭。


李靖心软,看不得陈雨舒哭,假意咳嗽一声后,又推了推陈雨舒面前的酒杯。


“舒舒,来,陪我走一个!”


没想到,李靖却以这种理由让她多吃,她想拒绝都找不到借口!


“咳咳……”


李靖估计了一下,市面上的这种白酒,也就是十五度左右。


烈度虽然超过了他穿越前喝过的大部分啤酒,但却被他穿越前喝过的绝大部分白酒吊打。


陈雨舒很聪明,李靖虽然没有责怪她流泪,但却主动把眼泪擦干,接着就一口喝下这杯酒。


这个时期,因为酿酒技术也不发达,白酒的度数很低。


陈雨舒毕竟是单纯如白纸一般的好女孩,此刻,猛然一颤后,居然浑身哆嗦个不停,俏脸还严重发红发烫。


她下意识的想要躲避,但想到李靖马上就会成为她的丈夫,只好羞红着脸承受。


让李靖哭笑不得的是,这白酒就算是度数很低,但陈雨舒明显第一次喝,因而居然老是咳嗽。


李靖见状,赶紧轻轻地拍打陈雨舒的后背。


传说中的那些窑姐,虽然经常和不同男人那样,但关系明显不正常,算不得数。


……


甚至,她还把李靖的这种动作,看成是李靖急着洞房的信号!


当然了,在她看来,这种动作只能发生在夫妻之间!


找到好婆家了!


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饭后,陈雨舒再次谢绝了李靖帮忙刷碗的建议,说啥都要自己动手。


她谢绝李靖的时候,想到李靖居然这么好,若非极力控制的话,极有可能会再次嚎啕大哭。


于是,她麻利的刷完碗筷后,先是欲言又止了一段时间,然后就按照母亲的交待,低眉垂怜的坐在床上。


天已经黑了,李靖在陈雨舒坐在床上之前,已经点燃了一大堆红蜡烛。


再一次的,陈雨舒在心里发出慨叹。


她发誓,今晚就算羞死在床上,也得尽最大努力,从而怀上李靖的孩子!


更何况,她通过对李靖的了解,尤其是全场看到李靖杀蛮子、以及杀死那五个土匪的大场面后,早就成了李靖的头号小迷妹!


当家的这么有能耐,日后或许真的不差钱,多点几只蜡烛没什么的。


就因为这些蜡烛,陈雨舒不免又心疼了半天。


但,她唯恐惹得李靖不高兴,根本不敢劝他灭掉几只。


就在陈雨舒耷拉着脑袋,畅想着接下来做新娘子的时候,李靖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回来后就直接关上了屋门。


关门声虽然不是很响,但陈雨舒想象着接下来的各种大场面,小心脏砰砰直跳。


只不过,等会睡觉的时候,因为房里太明亮,他肯定能看到自己的脸,甚至是身子,好难为情呀!


“吱嘎!”


甚至,就连脖子和耳根等处,也都血红血红的。


陈雨舒心里忐忑,下意识的捏紧了手指,手指节都被捏的发白,但却浑然无知。


就好像,她的心口处,多了一只调皮的小兔子一般。


而她的俏脸,还变得血红一片。


不不不,新郎不急新娘急!


陈雨舒很希望,李靖直接疯疯癫癫的向她扑来,从而让她努力的尽一个做妻子的义务。


更让陈雨舒忐忑的是,李靖居然老是看她,但却老是不走过来。


皇帝不急太监急!


难道,他和自己一样,也啥都不会?


这不无所谓吗,两个人一起摸索就是!


可惜的是,李靖光是看着她,既不动,也不说话。


什么情况啊?


明天一大早,这张白床单肯定会晾在院子里。


重点在于,白床单就算是努力洗过了,但上面的红色梅花却怎么都洗不干净!


两个人一起努力,还愁洞不了房吗?


陈雨舒想到这,再次看了看身下的白床单。


这纺车和织布机虽然是县令大人送的,还很新,但听我妈说,新机子必须要先磨合一段时间才好用呢!”


陈雨舒说着,幽怨的看了李靖一眼,接着就走向西屋。


陈雨舒虽然很想这就和李靖一起探索,但身为黄花大姑娘,唯恐李靖笑话自己,却不好意思这么做。


“当家的,现在还早,贱妾也睡不着,先织点布吧?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陈雨舒要做的,那就是坐在小凳子上,用纺车把棉花抽成棉线。


在李靖扫货的时候,陈雨舒虽然很羞涩,但为了体现自己不是累赘的事实,却小声提醒李靖,让他多买点弹好的棉花。


毕竟,她扛不住县令大人的命令,说出自己想要一辆纺车和织布机的要求时,县令大人很爽快的拨给她一套。


等棉线积累的多了,就将棉线安装在织布机上,然后就开始织布。


“舒舒,你先等一下!”


陈雨舒还没走到西屋,李靖就赶紧把她叫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