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看我如何悲情抢男人 > 第99章 有其他办法

第99章 有其他办法

作者:安知 返回目录

就在这时,鹌鹑蛋从白小见衣领里面钻出来,站在白小见的肩膀上,“亲亲,恭喜你们又一次挑战成功哦!”


“我问你,这灵兽用叶思清的血能救活么,救活之后,雪域灵兽是不是也会成叶斯清的神兽?”白小见扭头问鹌鹑蛋。


“亲亲,不需要哦!雪域灵兽王并没有死哦!它只是暂时身体虚弱,修为减少了些哦!所以不需要男主给它换血哦!”鹌鹑蛋认真地给白小见解释道。


“修为减少,你确定?”白小见这会儿还记得这破蛋给她说的每个灵兽王都会许诺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镇族之宝。


听起来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


太好了。


这灵兽王不用死了。


密林灵兽王还为此丢了性命。


“亲亲,是的呢!每个灵兽王守护的东西不一样,在丢失宝之后,付出的代价也不一样哦!”鹌鹑蛋一脸严肃地给白小见解释道。


白小见琢磨了一下。


他们就可以安全地离开这个地方了。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叶思清听到白小见这么一说,顿时松了一口气,心头地负罪感觉也因此减轻不少,“是么?”


见到白小见开心地合不拢嘴,叶思清也不经意地笑了,心情变得格外好。


“行了,没你的事了。”白小见一挥手,瞬间将鹌鹑蛋拍飞,兴奋地和叶思清分享这个好消息道。


“叶思清,这雪域灵兽不会死了,我们又成功完成一项任务了。”白小见兴奋地给叶思清说道。


只要在完成剩下的几下任务。


叶思清“咚”的一下,直接倒在雪地里面。


“叶思清。”白小见心头噶噔一响,整个人瞬间懵了,“叶思清你怎么了,被吓我啊!”


感受到叶思清的手心的温度越来越凉,他体内的内力正在逐渐的消散。


“当然,还有三天,只有三天了。”白小见掰着手指头,看着叶思清,“只要我们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面顺利地完成任务,我们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时间不走,我们得抓紧时间,走吧!”


白小见伸手就去拉叶思清,谁料,叶思清的手直接从她的手心里面滑过。


白小见微微一愣,心生疑惑,回头一看。


叶思清身体里面的内力还在不断地消散。


为什么会这样?


“叶思清。”白小见看着叶思清苍白的脸,心头乱成一团乱麻,眼泪直接从眼眶里面滑出,“安希儿,我们必须马上回去。”


白小见心头越来越慌,她当即将叶思清从地面上扶起来,将体内的内力慢慢地传输给叶思清。


没有。


没有一点用。


若是现在回去,也就意味他们认输了。


他们安家的荣誉也会因此收到损害。


她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需要灵泉的泉水救叶思清。


“可是。”安希儿看着叶思清现在这个样子,心情五味杂成,她也想要救叶思清。


可是他们现在正在比赛,比赛一但开始,也就在无回头之路了。


安希儿被打的踉跄地退后好几步,捂着胸口,猛的一咳,吐出一口血,捂着胸口,看着白小见。


“说啊,到底什么关系。”白小见急的眼泪滚出眼眶,一把拽住安希儿的领口厉声质问,“安希儿。”


慌。


“不行。”安希儿毫不客气地拒绝白小见,“不能终止灵境探险,一但终止灵境探险,我们安家的荣誉就会一败涂地,我父亲的长老之位就会被有心之人篡夺。”


“你们安家荣誉,你父亲的长老之位?”白小见听到安希儿这么一说,顿时觉得可笑之及,体内的火气就在这一刻“轰”的一下窜起来,“那些比起人命来,又算得了什么东西,安希儿你们安家会变成什么鬼样子与我何干,与叶思清何干,我们凭什么要为了,你们安家口中所谓的荣誉而卖命。”


“说啊!”白小见一怒之下当即运用着上古神力,一招朝安希儿打过去。


果然人都是自私的。


不管是她和还是安希儿。


她为了回家,安希儿则是为了家族的荣誉。


从所谓有的慌,这种慌乱甚至连她自己都摸不清,这其中的缘由。


大概是害怕叶思清真的死了的话,她会回不了家的原因吧!


本想骂安希儿的话落到嘴边,既然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安希儿心头顿时慌的不行,她一把抓着白小见,“你要干什么,不能把叶思清送回去。”


一但送回去,他们安家的名誉就会一落千丈。


白小见毫不客气地从安希儿手中抽回手,看向安希儿,心头顿时觉得可笑至极,“我要干什么,与你无关。”


所以她又有什么资格骂安希儿呢!


真正有资格骂安希儿的人此刻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呢!


“算了。”白小见松开捏着安希儿衣领的手。


白小见置若罔闻,她当即把叶思清从雪地扶起来,将他托在背上,无语地看了安希儿后,背着叶思清,艰难地离开。


雪纷纷洋洋地洒着,白小见背着叶思清艰难地行走在雪地,梅花落雪,在苍茫的雪地里面,点亮一抹耀眼的血红。


叶思清好像做了一个梦。


“白小见。”安希儿想要拦住白小见。


“小藤妖。”白小见一声令下,小藤妖当即放开雪域灵兽王,听到白小见命令后,快速地将安希儿捆绑起来,让她动弹不得。


“放开我。”安希儿顿时气的不行,急的不行,眼见着白小见要背着叶思清离开是,她连忙喊道,“白小见,你给我站住,不许回去。”


就见一个穿着素衣的和尚,正盘腿坐在一块草坪上,手中正在敲打着木鱼,木鱼正前方,是一根正在河塘里面垂钓鱼竿,他的身侧放在一个草帽。


就在这时,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到了。”


“谁在说话?”叶思清拨开挡在他眼前的一道道白雾。


梦里面,白雾茫茫,梵经诵起,余音绕梁,轻敲木鱼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


不知道是在钓鱼,还是在给鱼超度,又或者是给鱼诵经。


好奇怪的一个和尚。